153常委会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49 字数:3279 阅读进度:1168/1780

≈nb13常委会议

≈nb离开山庄的时候,华晨上了广豫元的车。广豫元亲自开车,华晨和梁健一起坐在后面。出山庄的时候,梁健犹豫来犹豫去,还是问到:“华哥,这山庄是你们集团的吗?”

≈nb华晨跟门房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后才回答梁健:“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nb梁健看了看华晨的脸色,车厢里很黑,看不清。他斟酌了一下,道:“这里风景还是可以的,要是能好好包装宣传一下,应该还不错。不过,我竟然从来都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么大一个项目,看来我对太和市还不够了解,我这市委书记做得不称职啊!”

≈nb梁健虽然不知道华晨和宋美婷之间到底有了什么变化,以至于本来说是宋美婷的山庄似乎又和华晨有了关系,但梁健还是能肯定,就算两人和好,宋美婷也肯定不会跟华晨说,曾经她和罗贯中还有胡东来和他梁健一起在这里吃过饭。这无关利益,而是感情和情商问题。

≈nb果然,华晨并没有察觉到梁健话中的那一句谎言,他扯了扯嘴角,道:“这个项目停了有两年了,你刚来太和市还不到一年,不知道也不奇怪!”

≈nb其实梁健想说,这么大一个项目,就算停了两年,梁健也不应该不知道。只不过,这话要是说出来,就有点抬杠的味道了。如今两人,也算是合作伙伴了,这种有伤合作感情的事情,梁健自然不会做。但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梁健还是想了解了解的,毕竟在自己的地盘。只是,华晨明显没有这个兴致跟梁健解释这个事情,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nb华晨特意坐广豫元的车,与梁健坐到一起,要聊的自然不会是家常。不过,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而是他想让梁健帮个忙,解一解如今华晨集团的困境。但,华晨也跟梁健十分认真诚恳地保证了,华晨集团无论如何都不会易姓,它只会姓华。至于华晨如何而来的底气,梁健没有去问。现在,他和华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是华晨集团易了姓,对于梁健来说,是绝对没有好处的。所以,这个忙,梁健没有拒绝的理由。而且,梁健也不想拒接。

≈nb曾经有人说过,为政当官的不好跟从商的走得太近,容易让人诟病。但是,这一路走来,梁健发现一件事——钱这个字在当今社会太好用。这个社会,什么人钱最多?自然是商人。权力是用来干嘛的?自然是用来谋取最大利益的,只不过有些人是谋私利,有些人则是谋公利。但,不管是哪种利益,权力最终的目的还是这个。这一点,或许谁都无法否认。太和市如今最缺的是什么,自然是‘钱’!所以,华晨这条大腿,梁健可要抱紧了。当然,得抱得有技巧。

≈nb华晨让梁健帮的忙,不算难,就是对太和市政府和华晨集团的合作进行大肆宣传。华晨需要股价的上涨,来阻止幕后黑手的不断收购散股。

≈nb而这个忙,对于梁健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华晨集团的进驻对于太和来说,也像是一种宣言,是在告诉其他的投资商:连华晨集团都看好的城市,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nb广豫元将梁健送到了太和宾馆后,梁健也没请华晨下车去坐坐,太和宾馆里眼睛太多,不适合华晨的出现。广豫元带着华晨离开,梁健带着沈连清上楼。一边上楼,梁健一边在想项目的事情。

≈nb城东项目意向华晨集团的事情,梁健曾在工作会议上提过,但还未通过常委会。但如今合同已经交给华晨,虽然合同上盖得不是梁健的私章,但那些程序终归还是要走,也就是说这份合同的事情还得瞒一段时间,尽快把程序走完,才能不落人口舌。有些人,是正愁抓不到梁健的把柄呢。

≈nb出电梯的时候,梁健就吩咐沈连清,立即通知下去,明天下午召开常委会,由梁健亲自主持,重点讨论城东项目的事情。

≈nb常委会来得这么突然,自然有人抱怨。沈连清心里有数,通知的时候,都是话一说完就挂,唯独在通知广豫元的时候,等了等。广豫元问他:“为什么这么突然?”

≈nb沈连清想了想,道:“应该是想早点把城东项目的事情敲定,以免夜长梦多。”

≈nb广豫元听后,没再多问。

≈nb第二天下午,时间一到。梁健就带着沈连清去了会议室,人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就剩一个位置空着。

≈nb梁健看了那个位置一眼,道:“开始吧!”

≈nb坐在明德对面的余有为听了便说:“不等常青同志了吗?”

≈nb梁健低头没看他,回答:“不等了,他有事参加不了今天的会议了。”

≈nb余有为就不说话了。梁健看了看身前沈连清准备的简稿,理了理思路,就将简稿合上,开口说道:“今天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什么事情,大家也清楚。那我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客套话废话咱们就不说了,时间宝贵。”

≈nb下面没人说话。梁健扫了一眼,继续说:“城东项目的事情从计划到现在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没能定下来。这个时间嘛,总是拖着拖着就过去了。俗话说得好,这千金难买寸光阴,我们做事情要果断迅速才对。大家说,对不对?”

≈nb梁健话音刚落,娄江源就接上话:“对。做事情就应该利落干脆,尤其是我们这些在岗位上的,我们拖拖拉拉,造成的可不是小影响。”

≈nb市委书记和市长都这么说了,其余人立即跟着纷纷表态。余有为在这个时候,当然也是不甘落后的,只不过,他心里到底是不是这么想就未必了。

≈nb等他们都静下来后,梁健才接过刚才的话题,继续往下说:“上次我跟大家提过华晨集团。今天的会议主要是让大家对这件事情表个态。如果大家没意见,那就赶紧让华晨集团走程序,早点让这个项目上马开工。如果大家有意见,那我们再讨论讨论,要换投资商就换投资商,要有什么需要华晨集团改进的,也商量改进。”梁健说到这里,停了停,扫了一圈众人,看了看大家略有差异的神色,然后接着说道:“那接下来大家都来说说心里的想法。”说着,他转向余有为,道:“余部长,你可以说是我们今天在座资格最老的一位同志了,要不你来开个头吧。”

≈nb梁健点了名,余有为自然不会拒绝。他先是谦虚了两声,然后道:“既然梁书记让我说,那我就说说。不过,要是说得不对,梁书记可别怪罪我!”

≈nb“你放心。言论自由!”梁健说道。

≈nb余有为点点头,又润了润嘴唇,然后才开口说到:“华晨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在房地产行业的实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华晨集团是多方面发展,这样的集团如果能在太和市投资,这肯定是一件好事。”

≈nb余有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伸手去拿身前的茶杯,准备喝口水。梁健看着他,微微笑着,心里却十分冷静地等着他的但是。

≈nb果然,茶杯一放下,余有为的但是就来了。

≈nb“但是!那是之前,现在的情况,华晨集团身陷囹圄自身难保,如果我们太和市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和华晨集团绑在一起,我认为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余有为说到这里,就看向梁健,道:“梁书记,我说完了。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也不一定正确,毕竟华晨集团这样的大集团内部到底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可能都清楚,说不定,明天这华晨集团就危机解除了也不一定。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是不合适的。我的看法跟梁书记您的有点相左,梁书记不会对我有意见吧!”

≈nb梁健笑道:“怎么会?刚刚我都说了,言论自由,大家随便说随便聊,这里说的任何话,都不会带出这个会议室。”

≈nb“那我就放心了!”余有为笑着说道。

≈nb梁健转向其他人:“那接下去谁来说说?”

≈nb会议室里沉默了下来。梁健扫了一眼,大家都坐在那里,微微垂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身前的那一寸地方,一个个都好像专注无比,只有梁健知道,他们都在等别人先开口。

≈nb梁健笑了笑,看向明德,道:“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先说,那明德你先来说说吧。”

≈nb“啊!”明德惊了一下,看向梁健,见他微微笑着,知道自己这是逃不掉了,心里有些郁闷,想着自己站梁健这一边也不是件好事,这冲锋陷阵的事情总找自己。但想归想,这该说的还是得说。

≈nb明德轻轻咳了一声,理了理思路,道:“我觉得吧,哪个大集团没经过些什么风浪。这次的事情,虽然看着似乎挺大,但华晨集团这么大的一个企业,不可能说倒就倒了。而且,无论从实力还是从其他各方面,华晨集团能跟我们合作,我们应该庆幸,毕竟现在我们市这种状况,很少有企业愿意进来,尤其是大企业。”

≈nb明德话说完,刚才还低着头的耿直忽然就抬头呛声道:“那要照明局长的意思,我们还应该搞个感谢会好好感谢一下华晨集团看得起我们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