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酒店双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51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172/1780

≈nb以前,许是因为隔着广豫元和徐京华,所以每次和华晨的接触,两人都只是围绕着合作或者利益来谈。,许是因为两人都喝了一点酒,倒反而话题轻松,从天南聊到地北,很是投机。华晨言谈之间虽然有些傲气,但难掩他过人的智慧和丰富的经验,加上果断的性格,竟让梁健有种相见恨晚的知音感。可是,到底两人从一开始的接触就不纯粹,所以,即便有知音的感觉,梁健还是下意识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nb两人聊得正好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嘈杂的声音。包厢里,就梁健和华晨两人,小五他们还有华晨的秘书都在隔壁包厢。声音很大,梁健和华晨相视一眼,都看出各自眼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谁都没动。可是,没一大会,这声音不但越来越大,包厢的门,还被砰地砸了一声,很响。

≈nb华晨皱了皱眉头,对梁健说道:“你在这坐坐,我去看看。”

≈nb梁健点头。华晨走到门口,门一开,这外面的声音就更加清晰地传进了房间。梁健听到有人在嚣张地叫喊:“知道老子是谁吗?把你们经理去叫来!”

≈nb华晨走出去的时候,隔壁房间里,华晨的秘书和小五也走了出来。秘书看到华晨走出来,立即走了过来,华晨问:“怎么回事?”

≈nb秘书回答:“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服务员不小心把那个人的衣服弄脏了,然后就吵起来了。”

≈nb华晨看了一眼那个人,走廊里灯光不是很亮,加上围了些人,没看清。跟秘书嘱咐了两句,就准备转身进屋。

≈nb正在这时,不知为何,那边围着的人群里,忽然躁动了起来,像是打起来了。梁健也走了出来,站到华晨旁边,看到那边的躁动,皱了眉头,问:“怎么打起来了?”

≈nb华晨回答:“不太清楚。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nb梁健点头:“也好。”

≈nb秘书听到,连忙去喊小五和沈连清他们,五人聚到一起,正准备走。突然有人从那混乱的人群中,跑了出来,捂着嘴,指缝里还有鲜血渗出来。步伐踉跄地朝着梁健他们这边跑过来,边跑边还往后看,慌慌张张地,华晨和梁健已经避让了,可还是被撞上了。先撞的华晨,后又撞到梁健身上。他们两人倒是没什么事,跑的人却摔在了地上。

≈nb梁健忙去扶,刚扶起,还没来得及问这人怎么样,就听得后面怒吼:“你他妈往哪里跑!”话音落下,一只脚就朝着梁健这边的踹过来。这时,小五动了,抬腿一脚就将那只脚的主人给踹了出去。

≈nb人撞在了墙上,然后又摔倒在地上,好半响都没能爬起来。梁健看了眼自己扶着的这个人,穿着一身酒店服务员的服装,鼻青脸肿的,嘴里血不少,应该是少了不知一颗牙了!

≈nb“去看看。”梁健朝小五说道。小五点头,走过去,将趴在地上起不来的男人,揪住后领子就给拎了起来,冷冷地问:“死了?”

≈nb男人似乎这才回过神来,还没挣脱小五的手,就想骂人,刚张嘴,就被小五一个巴掌给甩了过去,直接给打懵了。

≈nb梁健皱了下眉头,但没出声拦小五,他相信小五会有分寸的。

≈nb男人回过神后,又想骂,小五又是一巴掌,这下男人不敢再开口了。这时,那些看呆的人都回过神来,一个领班模样的人走过来,看了看梁健,又看看华晨,带着点惧色,小心翼翼地道歉:“两位先生,不好意思……”

≈nb“这是怎么回事?”梁健打断了他的话,问。

≈nb领班犹豫了一下,回答:“我们的服务员在上菜的过程中,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先生,弄脏了他的西装。可能是我们的服务员在道歉的过程中态度不够诚恳,惹怒了这位先生,所以发生了一点冲突。这都是我们的错,给你们带来了影响,实在是很抱歉!”

≈nb领导虽口中说是都他们的错,可这番解释,却字字句句都在告诉梁健,我们服务员虽然不小心弄脏了别人的衣服,但这位客户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

≈nb倒也是个有趣的人。梁健多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去看还被小五拎着的男人,那身西装,满身褶皱,挺狼狈,但看不出哪里被弄脏了。

≈nb梁健又看了看自己身边低头站着捂着嘴的那个年轻小伙子,问:“哪里弄脏了,指给我看看。”

≈nb小伙子伸手往西装下端指了指。梁健凑近了一点才看到,原来在西装下摆的角上,有个地方,有些深色,应该是站到了一点汤水什么的。面积不大,大约三四个硬币大小那么点面积。这么点事情,一般人基本上也就是息事宁人了,顶多就是让服务员道个歉,让酒店给点什么补偿也就结束了,能把一件小事闹成这样,也是需要本事的。梁健一边示意小五将人给松了,一边说道:“人家都给你道过歉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把衣服给酒店,让他们工作人员给你拿去干洗,干洗好了再给你送过去,不就结了吗?打人,不至于!”

≈nb男人似乎已经忘了刚才的那两巴掌,听到梁健这话,立即就吼道:“什么叫不是大事?你知道我这西装多少钱吗?我这是巴黎高级定制,就这一件衣服,要四十多万呢!他就是在这里干死干活干十年,也未必能挣到四十万!”

≈nb“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服务员的最低工资是三千六,加上提成什么的,平均每月工资能有六千左右。加上年终奖,年薪大约在八万左右。所以,一般只要五年,他就可以赚到四十万!”领班忽然打断了男人的话,说道。

≈nb梁健听完,不由乐了起来。这时,华晨插进话来:“不过就是四十万而已!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四十万,行不行?”

≈nb梁健诧异地看了眼华晨,虽然四十万对于华晨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和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就施舍出四十万,这好像不太像是华晨能做的事情。

≈nb男人却像是被这话给刺激到了,涨红了脸喊:“你以为你是谁!老子稀罕你这四十万吗?”说罢,又扭头朝那个领班喊:“我要见你们经理!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nb“不好意思,我们经理今天不在。”领班略低着头回答,声音不卑不亢。梁健倒是愈发觉得这领班有趣了。

≈nb“不在?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又喊。

≈nb领班回答:“不管你是谁,我们经理都不在。”

≈nb“好!你信不信,老子今天就封了你的酒店!”男人发狠地说道。梁健惊讶地看了一眼他,好大的口气。但他没说话,他想听听这领班怎么说。

≈nb只听领班抬头朝着男人笑了一下,道:“我信。但我们经理今天还是不在。您要真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那您就封了我们酒店吧。”

≈nb男人被气得不轻,指着领班,连着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就去摸手机,准备打电话。这时,梁健倒也不急着走了。他好奇,这男人到底哪来的底气,竟然这么大口气,要封了这酒店。

≈nb这酒店虽然不是五星,但也是一家三星酒店。自从上次,太和市的那家唯一的五星酒店月亮酒店着火之后,其余几家上星的酒店生意就好了起来。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开始往其他酒店跑。这家三星酒店,虽然只有三星,但在服务和卫生上,却比另外两家四星还要更好一点。只不过因为其位置有些偏远,加上周边环境不是十分理想,所以一直只能定位三星。但无论是三星还是四星,都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说封就能封的。所以,梁健想看看,这男人敢这么大口气,背后到底是靠着谁在撑腰。

≈nb男人打了一个电话,显然没通。于是,更加急躁地打第二个。第二个刚拨出去,忽然有人挤过围观的人群,朝着男人喊道:“王总,你这是怎么回事?”

≈nb说着,他扭头朝另外一边看过来,看到梁健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声音都不稳定了,颤抖着喊:“梁……梁书记,您也……也在这啊!”

≈nb梁健倒是一下子没认出来,沈连清在旁边提醒了一声,他才记起眼前这个人是谁,冷冷笑了一下,道:“王其同志啊!你跟他认识?”

≈nb拆迁办主任王其脸色白了又红,艰难地点头:“认识!”

≈nb王佳楠也听到了王其和梁健的对话,听到王其喊梁健梁书记的时候,已经傻在那了。但转念想到自己的舅舅,这心里的底气又壮了起来。他可是记得,余有为可是亲口跟他说过,在这太和市,哪怕是条龙来了,也得蜷着看他几分面子。

≈nb他又想到刚才被这个梁健手下打的那两巴掌,脸上到现在还在火辣辣的疼,当即心里就有些不痛快,想着,回头一定要在自己那个做部长的舅舅面前说上几句,最好是让他想办法,把这梁健给弄走,也好报了自己这仇!

≈nb王其见王佳楠走神,忙喊他:“王总,还不快点跟梁健打个招呼?”

≈nb梁健摆手:“不用,刚才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了!”说着,他转头看向王佳楠,道:“你刚才说要封了这里,你现在可以打电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