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凌晨惊魂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1:59 字数:3382 阅读进度:1174/1780

≈nb梁健严肃,广豫元也严肃起来。≈nb,无论如何,我都会保证项目的顺利施工的。”

≈nb梁健点头,然后又问:“城东那边,现在征地工作做得怎么样了?民众反映如何?”

≈nb广豫元回答:“还行。大部分人都还是十分乐意接受这次的拆迁,但是还有有少数一部分人,还僵持着。一部分可能是想多从我们这争取点好处,一部分可能也是真的一辈子生活在这,不想搬。尤其是几户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态度十分坚决。”

≈nb梁健听后,想了一会,道:“这次的项目无论如何都是势在必行的。这样吧,回头你安排一个时间,带队去慰问一下这几户孤寡老人,把政府的态度告诉他们。拆迁后,他们的生活问题,统一由政府负责。愿意住养老院的,政府负责承担养老院的费用,另外会给他们一笔赔偿;不愿意住养老院的,由政府统一租房安置,并且每人安排一个看护,但赔偿就没有了。”

≈nb广豫元一一记了下来。

≈nb梁健看着他记完后,又说道:“征地赔偿的事情,可以适当放宽,具体放宽多少,你自己把握。凡是目前已经同意征地拆迁的,只要在一个星期内签订合同的,可以适当奖励。奖励金额,同样你决定。”

≈nb广豫元再次一一记了下来。

≈nb两人又说了一些,正好有人敲门,就结束了这次谈话。广豫元出门,门外小青往里面走。梁健想到之前沈连清说的那句,楼下房间里并没有什么漏水的痕迹,就多了个心思,看着小青收拾东西,就假装随口问道:“之前我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你帮忙收拾上来的吗?”

≈nb小青停下手上动作,站直了回答:“我只负责收拾您的衣服,其余东西是赵经理收拾的。”她说话时,低着头。

≈nb梁健有些诧异她的姿态,想了想,似乎从那一次莫名不见了几天后,小青在他面前的姿态就变了,变得拘谨,小心翼翼,甚至连看他一眼都不太敢。但这念头也只是在他脑海里转了一转,就抛到了脑后,然后琢磨起小青刚才的话。

≈nb梁健的房间里,除了衣服之外,就是一些工作文件,还有一些书。太私人化的东西倒是不多。

≈nb等小青收拾完,她站在那没动,扭捏着,似乎想说些什么。梁健正在整理那些被赵经理放在书桌上的东西,一是查看有没有少些东西,二是查看有没有多些东西。一通查看下来,也没少也没多。刚松了口气,一转头,看到小青站在那里,左手捏着右手,都给捏红了。

≈nb“怎么了?”梁健问。

≈nb小青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才将话说出来。

≈nb她想跟梁健借四千块钱。

≈nb梁健愣了一下。四千块钱也不多,是小事,只是比较奇怪,小青怎么会忽然开口跟她借钱。毕竟两人的关系,也不过是客户和服务员的关系。这一岔神的时间,小青却又忽然说道:“您要是不方便,就算了。打扰您了,您早点休息。”说着,她扭身准备走。

≈nb梁健这人,就是容易心软,尤其是面对女人。见她这样,楚楚可怜又一副有着难言之隐的样子,当即就松口叫住她:“你等等。”

≈nb小青停住。

≈nb梁健问她:“你要四千块钱干嘛?”其实,梁健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他问的时候,已经准备去拿手机给沈连清打电话了。他身上没这么多现金,要借钱,也得让沈连清去准备。

≈nb刚拿到手机,听得小青在那边嗡嗡地说话,声音很小,跟蚊子一样。梁健就道:“你说什么?听不清。”

≈nb小青抬头看了他一眼,两颊很红,都红到了脖子根。她深吸了一口气,左手的指甲都快掐进右手手臂的肉里了。

≈nb“我怀孕了,但是孩子不能生下来。”

≈nb梁健惊了一下,电话也不打了,抬头看她。其实,每个人都会有八卦的心思,又或许,梁健只是可怜小青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他问:“为什么不能生下来?”

≈nb小青咬着嘴唇,艰难地回答:“我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

≈nb梁健皱了皱眉头,看着小青,心里要说没点愤怒厌恶是不可能的。但终归是人家的生活,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这钱,梁健说实话,刚开始还想借,此刻却不太想借了。但小青这肚子里的孩子要是生下来,对这个孩子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nb梁健有些烦躁地朝她摆摆手,道:“钱的事情,你去找小沈。我会跟他打招呼的。不过,就这一次。”

≈nb小青低着头,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然后逃一样的走了。

≈nb她走后,梁健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也没说什么事,就让他准备四千块钱,回头给小青。放下电话,梁健忽然很想念小唐力,霓裳,还有项瑾。想想,自己又有两天没打电话了,心里不由又是一阵愧疚。看了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忙给项瑾打了个电话过去。

≈nb但没想到,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摁掉了。梁健皱了皱眉头,又打了一个,这次响了一下就被挂了。梁健在想,要么有什么事。便将电话放在了桌上,准备等等再打。他就坐在椅子里,看着那个手机,数着时间,大约过了十分钟,梁健再次拨出了项瑾的号码,可是电话已经关机了。

≈nb这下,梁健心里有些慌了。又立即找到项部长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接通。梁健松了口气,跟老丈人问候了一声后,问:“爸,项瑾现在有空吗?”

≈nb项部长回答:“项瑾已经睡了。你找她有事吗?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明天再给她打电话吧。”

≈nb项部长这么说,梁健只好作罢,有些悻悻地挂了电话,坐在椅子里,半天都不得劲,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好像这一次送项瑾去了北京之后,他跟项瑾之间,有些东西就悄然地发生变化了。

≈nb梁健知道自己不称职,无论是丈夫还是父亲,但工作如此,也是无可奈何。若是舍了这份工作,他又凭什么去保障项瑾和孩子的生活。所以说,鱼和熊掌难以兼得,梁健只能更努力,争取早日能寻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nb又胡思乱想了一些之后,梁健就收拾收拾上睡觉了。早上天还没亮,梁健忽然被噩梦惊醒,梦中到底梦见了什么,已经记不得了,只是惊醒的时候,眼角竟然还有泪水。梁健抹了一把,也没了睡意,索性起来,准备去洗把脸,然后去楼下散散步,呼吸下新鲜空气。洗漱好,打开卧室门走出去,目光往沙发上一瞟,吓了一跳。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醒神。不是小五又是谁!

≈nb梁健定了定神,问他:“不是让你在楼下睡,你怎么又上来了?”

≈nb小五揉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不答反问:“您这准备出去?”梁健点头:“下楼去走走。”

≈nb小五立即站起来就往洗手间走,边走边说:“我去洗把脸跟您一起去。您稍等我两三分钟。”

≈nb等小五进了洗手间,梁健才猛地响起,他睡觉的时候是锁了门的,小五又是怎么进来的?梁健有些不淡定了,要是锁了门都能进来,那这锁还能有意义?当即,就走到卫生间门外,扯着嗓子问小五:“我记得我是锁了门的,你怎么进来的?”

≈nb小五口齿不清地回答:“窗户没锁,我爬窗户进来。”

≈nb这太和宾馆虽然没有二十几楼,但也有十几楼。梁健被小五的话,吓了一跳,跑到窗户边一看,窗户确实是开着一扇在透气。打开纱窗,梁健伸出头往下看去,以前不晕高的他,竟看着几十米以下的地面有些晕。

≈nb“回头让人准备一个行军床放在这里,沙发太软,对身体不好。”梁健回头对着正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小五说道。这也算是一种妥协了。

≈nb小五边去拿外套边说好的。梁健没叫醒沈连清,和小五两人穿过没人的大堂,走向花园。门一开,外面凌寒的空气就扑面而来,刺在脸上,有些疼。梁健深吸了一口气,缩了缩脖子,往外走去。小五跟在旁边。

≈nb走了一会,小五在旁边建议:“要不跑几步?会热乎一点。”

≈nb梁健点头,撒腿跑起来。这么多年仕途走下来,原本还算好的身材,如今也疏于锻炼,变得有些累赘了。没跑多久,就有些气喘吁吁了,再看看小五,倒是神清气爽,一点也感觉不出累。

≈nb梁健羡慕地笑了一下,感叹道:“看来我这是老了!”

≈nb小五没接话。梁健抬眼看到不远处有木椅,就走过去坐了下来。刚坐下,忽然听得砰地一声巨响,就在附近的地方响起。梁健惊了一下,问小五:“什么情况?你过去看看。”

≈nb小五犹豫了一下,嘱咐了一声那您自己小心,才朝着刚才声音传过来的地方跑过去,没多久,他就跑回来了,脸色难看。

≈nb梁健见他神色不好,觉出应该是出事了,就问:“怎么回事?”

≈nb小五回答:“有人跳楼了。”

≈nb梁健愣了愣,回过神后,就让小五赶紧报警。趁着小五报警的功夫,梁健快步往酒店大堂走,到了大堂,就将正趴在柜台后面睡觉的值班人员给叫了起来。值班人员原本还朦胧的眼睛,一听有人跳楼,立即就清醒了,脸色惨白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知道梁健吼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忙去打电话给他们经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