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阴差阳错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2:08 字数:3537 阅读进度:1179/1780

≈nb昨天写完上面那一章的时候,有些感慨,想到了很多。;在这里废话几句。

≈nb有人说,有家才有国。也有人说,有国才有家。

≈nb古人云,家国天下,大家说呢?

≈nb——————

≈nb梁健出门前,给项瑾留了一个字条,放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字条上,写着他的决定,写着他的承诺,写着的内疚还有爱。

≈nb小五已经等在大院外,梁健把车子开出去后,就将驾驶座交给了小五,一路往回赶。路上的时候,梁健给明德打电话,让他把这件案子转到市局来。明德却表现出了为难,迎江区的区委书记和区公安局局长联合到了一起,态度很坚定。

≈nb梁健听后,也不想为难明德,估算了一下自己到太和的时间,让明德到办公室等着。

≈nb北京,项家大院外。

≈nb还是那辆车,还是那个男人,绅士地拉开车门。项瑾走下来,他张开双臂,想拥抱一下,这一回,项瑾退后一步躲开了。男人神色僵硬了一下,而后笑笑,道:“那你进去吧,外面风大。明天我再来接你。”

≈nb项瑾看着他,目光的焦距有些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男人也不急,就那么站着,让她看。好一会儿,项瑾的目光中才重新有了聚焦,她道:“明天我自己去好了。”

≈nb男人眼睛里划过一抹暗色,嘴上笑道:“没事,明天再说好了。”

≈nb男人上车,项瑾转身走向大院。

≈nb进门,看到霓裳被阿姨抱着,正在哭。皱了皱眉头,问:“这是怎么了?”

≈nb阿姨看到项瑾回来,松了口气,一边抱着霓裳往项瑾这边走,一边说道:“梁健有事回太和了,这孩子醒来看不到爸爸,就一直哭,哭了都二十分钟了,哭得人心都碎了!你说,梁健也是,再着急,就不能等孩子醒了,跟孩子说一声再走吗?”

≈nb阿姨只顾着自己宣泄心中刚才被霓裳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的心情,却没有注意到,她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项瑾忽然变色的神情。

≈nb项瑾接过霓裳,没说话,抱着孩子就往楼上走。阿姨在后面喊:“药已经煎好了,我待会给你拿上来,还是你下来喝?”

≈nb项瑾没说话,径直就上了楼。到了楼上,洗手间的门关着,卧室里,唐力已经醒了,坐在地上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正往嘴里塞。仔细一看,是纸。项瑾忙走过去将他手里的纸夺下来,也没看什么纸就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nb唐力没了玩具,再抬头看到平日里总是和蔼可亲的母亲今天却黑着一张脸,特别的凶,顿时嘴一瘪,就哭了起来。

≈nb大孩子也哭,小孩子也哭。项瑾原本强撑着的心,一下子就崩溃了。她努力了这么久从跟梁健结婚到现在,所有告诉自己会好的一切,到如今,病魔的侵袭,丈夫的忽视,孩子的哭声,终于,项瑾还是撑不住了。她摊坐在床上,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nb项部长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场面就是,项瑾如两个孩子一般,靠着床沿摊坐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

≈nb这一刻,他的心,疼得犹如刀绞。

≈nb人总是自私的。虽然,在某些方面,他能理解梁健,他曾经也是这样,对家人多有忽视。可是,此刻,在女儿的泪水面前,他只是一个父亲,也只能是一个父亲。他说不出任何替梁健辩解的话。

≈nb此刻,西京线上。

≈nb梁健坐在车内,忽然左胸处,隐隐的抽疼。他捂了捂胸,皱着眉头。小五从后视镜中看到他的不适,慢了点速度,担忧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nb梁健摆摆手,道:“没事,你开你的。”

≈nb话刚说完没多久。手机上,忽然有短信进来。梁健打开一看,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

≈nb短信是项瑾发来的,很简单的,简单而粗暴。她说:“离婚吧!”

≈nb梁健坐在那里,不能自已。许久,他才回过神,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平静柔和,回:“太和有点急事我回去处理一下就回来,最多三天,你好好照顾自己。”

≈nb他想假装项瑾的那条短信没有出现。卧室里,项瑾蜷缩在床边,哭得不能自已。手机在一旁地上,屏幕亮了亮又暗了。

≈nb梁健坐在车内,拿着手机,看着项瑾的手机号码,始终没能拨出去。终究,心里还是太疼。很多事情,他没办法解释,也解释不了。感情是没有办法用解释来维系的。他唯一希望的就是,项瑾能给他一点时间,给他一次机会,让他证明给她看,他是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的。

≈nb到太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明德和广豫元已经等在梁健办公室了,娄江源也到了。梁健进去的时候,脸色很差。三人都看了出来,广豫元和明德不好问什么,娄江源却是随意一些,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nb梁健摇摇头,道:“没事。说说吧,怎么样了?小沈现在在哪里?”

≈nb广豫元看向明德,道:“明局,还是你来说吧。”

≈nb明德点头:“小沈不在区公安局,具体被带去哪里,暂时还不知道。”梁健一听这话,立即就皱起了眉头,沉了脸色,质问:“什么叫暂时还不知道?你解释一下!”

≈nb梁健几乎从未在他们面前,如此的严厉过。而且,此刻房间内,除了明德和他之外,还有娄江源和广豫元。娄江源和广豫元都诧异地看着梁健,不明白他为何忽然间这么大的脾气,不像往日性格。

≈nb明德脸色红了又白,低着头解释:“区公安局的人把小沈带到外面去审讯了!”

≈nb“带到外面?他们有这个权利吗?除了那四千块钱之外,他们有其他证据证明小青的死跟小沈有关吗?”梁健气势咄咄,明德的脸白了又红,只能唯唯诺诺地回答:“目前没有。”

≈nb“既然没有,他们凭什么关着小沈?你这个市局局长是干什么吃的?啊?”梁健厉声责问。旁边的广豫元和娄江源都看傻了眼,明德坐在那里,无地自容。娄江源看着形势不对,忙出声打岔,替明德说话:“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明德,这样吧,我们现在在这里说再多也没用,还是先想办法把小沈弄回来再说,不然的话,回头他们弄个屈打成招,可就不好了。”

≈nb娄江源的话,给了梁健冷静的时间。心情稍微平静后,他也明白自己刚才情绪过于激动,明德虽然在权利地位上比自己要低一些,但到底也是市公安局局长,常委委员,被自己像训小学生一样训,而且还当着广豫元和娄江源的面,终究还是驳了他的面子,让他难堪了。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又平静了一些后,放缓了口气,跟明德道了个歉:“不好意思,今天情绪不好,刚才一下子没控制住,你不要往心里去!”

≈nb明德低着头,道:“您发火也是应该的,确实是我没做好。”

≈nb梁健没再说话,开始想怎么解决小沈这件事,把小沈给弄回来。就像刚才娄江源说的,这些人明摆着就是不安好心,万一小沈给屈打成招了,那这件事就不好弄了。

≈nb梁健想了一会,道:“要不这样,我们两方面着手。一方面,豫元你和明德一起,去迎江区要人。另一方面,我让常青同志想想办法,要是他们不交人,那就只能非常时候非常行事了。”

≈nb娄江源一听,皱了下眉头,道:“你是想让常青同志……”他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梁健看着他,道:“一个迎江区的区委书记,一个区公安局局长,我想常青同志那边,肯定是有点料的。如果他们要跟我对着干,那我也就只能不好意思了!”

≈nb娄江源皱着眉头,似乎对这方法有些担心,但他什么都没说。梁健等了一会,见没人反对,就让广豫元和明德抓紧时间去办。

≈nb梁健则准备给禾常青打电话。忽然,娄江源说道:“如果回头有人再问起那四千块钱的事情,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说是死者跟你借的。这个锅,既然现在小沈已经背了,就让小沈背到底,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nb梁健听到这话,看向他,问:“为什么?”

≈nb娄江源道:“这些人之所以揪着小沈不肯放,目的难道还不明确吗?”这一点,梁健心里清楚,但让小沈帮他背锅,他做不到。他说:“我知道。但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小沈也不容易,我不能让他帮我担这个风险!”

≈nb娄江源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声:“你呀,这固执有些时候让人喜欢,有些时候还真是让人讨厌!你要想想,小沈是你从永州带过来的人,要是你出事了,他在这里能好到哪里去?但,只要你好好的,那些人就算想动他,也总得掂量掂量。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这话糙理可不糙,你说是不是?”

≈nb梁健道:“那这回,他们怎么没看主人?”

≈nb娄江源道:“只要小沈撑住,他们终归还是会放人的,就是要吃点苦头。”

≈nb“那如果撑不住呢?”梁健反问。

≈nb娄江源沉默了一下,道:“按他的性格,他没问题的。”

≈nb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你也知道小沈是跟着我从永州过来的,我不能让他寒了心!”说着,他就要翻出禾常青的电话,拨了过去。

≈nb这时,娄江源叹了一声。

≈nb梁健看向他,他摇摇头,道:“这件事,背后除了余有为在煽风点火之外,还有省里的人。”

≈nb梁健一听这话,就皱了眉头。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太和随随便便一件事,都能扯到省里的人。原本就不好的心情,顿时就烦躁起来。

≈nb他问:“又是罗贯中?”

≈nb娄江源却摇头:“这次倒不是。”

≈nb“那是谁?”梁健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