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终要抉择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2:16 字数:3454 阅读进度:1185/1780

梁健没看就让吕萍推了进来。 吕萍将菜都摆放到桌上后,站在离梁健比较远的地方,小声地问:“梁书记,那您先用,我先不打扰您了。”

梁健看向她,她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害怕。梁健皱了下眉头,基本上能猜出她为什么害怕,心中不喜。但也不想和她多费唇舌去解释些什么,有些事,时机到了自会真相大白。

他挥挥手让她出去。吕萍走后,梁健一边让小五叫沈连清上来吃饭,一边自己坐到桌边,去掀盖子。掀第三个的时候忽然发现里面的盘子上放着的不是菜,而是一张纸条。

梁健拿过纸条,打开看了一眼,就立即僵在了座位上。

纸条上写着:你想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吗?这一行字的下面,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梁健立即去找手机,可一时慌乱之下,竟找不到手机。梁健心烦意乱,急得大吼:“手机,我的手机呢!”

仿佛只要慢一秒,他就会永远都不知道倪秀云真正死的原因。

倪秀云的死对于梁健来说,是心中的一块疤。虽然倪秀云不能和项瑾胡小英比,但倪秀云确实是梁健到太和之后第一个朋友。她和广豫元陈杰他们不同。甚至,在她身上,梁健曾感受到一种温暖,是一种孤身奋战在异地他乡内心感到孤独无助忽然有人出现,告诉他他并不孤独的温暖。可她死了,而他虽然怀疑她不是自杀,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但却无力去推翻这个结果,给她一个公道。

可现在,忽然有这么一丝机会放在面前,梁健那颗原本已经绝望的心再次燃起希望。

小五惊讶于他忽然的失态,忙找到手机给他递了过去。梁健从他手里一把夺过,忙照着纸条上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他拿着纸条的手一直在抖,抖得他都看不清纸条上的数字。

电话终于拨通,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地声音,梁健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放在火上在烤……

就在他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不等对面说话,梁健就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你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冷静,像是笃定了梁健一定会打电话来一样,道:“我知道,不过你别急,我是有条件的!”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梁健不意外。许是他的冷静影响了他,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状态的不对,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心底的激动,尽量让自己平静地问:“什么条件,你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道:“很简单。陈青是自杀的。”

陈青就是小青的全名。梁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当即就沉下了脸色,这个人说不定就是之前来找陈青父母的那个人,同时也肯定和陈青的死有着直接关系,甚至,很可能陈青就是他杀的!梁健想着这些,心里怒火中烧,咬着牙,问:“你是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想知道倪秀云怎么死的,陈青就必须是自杀的。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倪秀云是怎么死的!”电话那头冷冷说道,口吻笃定。

梁健不服气不甘心,质问:“你凭什么就这么肯定我不能自己查出来!”

那头笑了笑,道:“我想你应该已经找你的岳父帮过忙了吧?他跟你说了什么?”

梁健的心沉了下去。

“如果你想查清楚倪秀云死亡的真相,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如果你答应,明天我希望看到陈青自杀的结案消息。”那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拿着电话呆愣地坐在那里,不知如何进退。

倪秀云死亡的真相,和陈青的公道,他该如何选!

“发生什么事了?”小五在一旁见梁健神情不对,担忧地问道。

梁健回过神,看了看他,苦笑了一下,道:“没事。”他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小五,可能是因为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在倾向于前者,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他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个凡人,有私欲,有缺陷!

夜里,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楼下的那片黑黝黝的花园,心里沉甸甸得难受。他忽然很想念项瑾。

想起她最后发来的那三个字,胸口又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

梁健扭头看着桌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将手机拿了过来,找到项瑾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响了两下被摁掉了。

梁健愣愣地看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画面,疼得难受。缓了好久,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还好吗?我还要一点时间,才能把事情处理完。等处理完就来陪你,等我好吗?”

短信过去,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丝毫回应。

梁健拿着手机等了许久,终究还是只能将手机放下。夜里,熟睡中,忽然惊醒。梦里,他听到有人在耳边说:“梁书记,你是个好人!”可这声音刚落地,忽然又变成尖利的大喊:“梁健,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梁健,你不得好死!”

醒来后,梁健一身冷汗。靠坐在床上,再也难以入眠。就这么坐到了天亮。

七点左右,沈连清上楼来,和他一同出现的还有陈青的弟弟。梁健看着站在沈连清后面的陈青弟弟,不由诧异,问:“有什么事吗?”

陈青弟弟有些犹豫,年轻的脸上露出些难以启齿的尴尬和愧疚。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没关系。”梁健看出了他的迟疑,便开口鼓励。陈青弟弟低着头,不敢看梁健的眼睛,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爸妈说,我姐的案子他们……他们不打算追究了!”

梁健震了一下,皱眉问他:“为什么?”

陈青弟弟摇了摇头,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爸妈突然说准备回老家,还说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我觉得我应该上来跟您说一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又补了一句:“我猜测,可能跟昨天那个来找我爸妈的人有关系。”说着,他又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昨天半夜迷迷糊糊看到我爸在打电话。可能就是给那个人打的!”

梁健心中蔓延着无法言喻的复杂。陈青父母忽然放弃追究的决定,替梁健做出了一个选择。原本的犹豫,难以抉择,此刻变得顺理成章,心安理得。可,真的心安理得吗?

梁健不愿意去深想,藏起心底的那些复杂情绪,问陈青弟弟:“那你怎么想?”

陈青弟弟迟疑了一下,回答:“其实昨天那位明局长来我们谈话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我姐姐……我姐姐她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陈青弟弟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梁健的问题,但意思已经表达很明确。他也打算放弃了。

梁健心底里却没有太多的放松,涌起的是更多的负罪感。他克制着,问陈青弟弟:“那你们现在就打算走了吗?”

陈青弟弟点头。

梁健道:“那我叫人送你们吧。”

陈青弟弟忙摆手拒绝,梁健还是坚持让沈连清联系明德,让他派人送他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至于陈青的遗体,也会随后送去。

陈青弟弟走后,梁健坐在那里,呆坐了很久。趁着小五去开车的时候,沈连清也出了门,房间里就剩下他一人的时候,梁健拿出手机找到昨天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

这一次,电话接通的很快。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梁健皱了皱眉头,问:“请问这个号码是你的吗?”

女人的普通话带着不知哪里的方言,有些含糊:“是我的,你是谁?”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我找昨天跟我打电话的那个男的。”

女人沉默了一下后,忽然咯咯笑了起来。梁健被她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忽听得她说道:“先生这口味,我怕是提供不了。”

梁健一听,心头一怒,正要挂电话,却听得她接下去的话是:“不过有一句话,我可以送给你。”

梁健停住准备按下结束通话的手指,问:“什么话?”

“只要你做到他的要求,他自然会来找你。”

这种被人拿捏在手里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可却又无可奈何。倪秀云的案子,目前来看,那个人手中的线索,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可真的要拿另一个人的公道来换倪秀云的公道吗?

梁健于心不忍,却也是真的不甘心!

将近十点的时候,明德来找梁健。他已经陈青父母还有陈青弟弟送回老家。明德告诉梁健,陈青家很苦。苦到什么程度,他们住的还是四五十年代的那种土坯房。房顶上盖的是防水布和稻草。冬天没暖气,夏天没冷气,里面是冬冷夏热。

梁健有些诧异,如今这年代,真正很穷的人已经不多。他想了下,道:“回头让小沈去联系下相关部门,能补助的补助一点。”

明德沉默了一会,忽又开口,问梁健:“陈青的父母已经决定放弃追究真相了,这事情您知道了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点头:“早上听陈青那个弟弟说了。”

“那您怎么想?还查不查?”明德问。

梁健迟疑着,反问明德:“你现在是案件的主要负责人,你怎么看?”

明德想了一下,道:“这件案子到目前为止,虽然有很多的疑点,但线索几乎没有,就算想往下查也很难查。而且,从太和宾馆的监控来看,出事那天晚上确实只有陈青一个人在天台上。从目前有的证据来看,倾向于自杀。现在,既然家属都已经不再追究,我觉得,案件到此结束,也可以接受。”

明德的话,像是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倒了梁健心中那杆早已倾斜的天平。梁健深吸一口气,对明德说道:“好,那就结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