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真实数据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3:30 字数:3376 阅读进度:1200/1780

≈nb

≈nb"" ="()" ="">

≈nb卫海的数据报告是让气象局的一个技术人员送到沈连清办公室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报告放下后,也没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像是一尊雕像。沈连清诧异地抬头问他:“还有事吗?”

≈nb技术人员回答:“我们局长说了,让我给梁记做了数据分析后再回去!”

≈nb沈连清看了看他,站起身带着他往梁健办公室去。

≈nb技术人员的数据分析很详细,梁健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听得不是十分明白,但从这些数据中,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这次的降雨量十分大,而且这样大的降雨量,几乎遍布了整个太和市地区。不过,万幸的是,这么大的降雨量,太和市并没有出现大的灾情,除了几次小的山体滑坡之外,最严重的,恐怕就是青阳县的那个矿井塌方事故了。这样的结果,用技术人员的话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nb技术人员分析完后,梁健问他:“这些数据都是你来之前整理出来的?”

≈nb技术人员摇头:“不是的,有些是之前就已经采集好的,有些是来之前整理的,但是报告的话,早就准备好了,只好把数据填进去,然后打印一下就可以了!”

≈nb梁健点点头,让技术人员离开了。从刚才技术人员的话来看,或许万海对气象局的管理方式,确实比较的有效,但就像万海说的,这老天爷下不下雨不是人说了算,那种情况下,让员工去休息,万一有个什么情况,发现通知得不够及时,因此而造成影响,谁来负责?所以,尽管最后的数据报告很详实,梁健依然觉得万海的这种工作态度和方式,都不对!

≈nb梁健将数据报告放到了一边,正好将技术人员送走的沈连清又回到了办公室内,他一边给梁健泡了杯热水,一边问:“既然雨已经停了,要不回去睡会吧?”

≈nb梁健摆了摆手,道:“雨虽然停了,但这水还没退,这个时候还不能松懈!你也通知一下其他人,让各部门再坚持一下,辛苦一下,务必将损失降到最小。”

≈nb沈连清点头。

≈nb“对了,之前听蒋中尉说青阳县那边现在还没将人救出来,现在谁在那边负责现场指挥?”梁健问。

≈nb沈连清想了一下,道:“之前的安排是副市长东方同志在负责,不过之前我在楼里看到东方副市长的司机了,可能已经回来了。”

≈nb梁健皱了下眉头,道:“人都还没救出来,他怎么就回来了!既然回来了,你就去把他叫过来吧。”

≈nb沈连清点头出去通知东方。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东方才过来。来的时候,身上外套也没穿,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裤子穿了一条像是棉裤一样的裤子。梁健看了他这副模样,便问:“这是怎么了?”

≈nb东方回答:“回来的时候车子开不过来,涉水过来裤子都湿了,就换了一条。”

≈nb梁健指了指沙发,让他坐。等他坐下,问他:“青阳县那边怎么样?”

≈nb“我回来的时候,负责救援的官兵还在清障,矿井的塌方很严重,估计还得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将人从里面救出来!”东方回答。

≈nb“那里面的人还活着吗?”这是梁健一直就记挂着的问题。东方沉默了一下,有些无力地摇摇头:“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nb梁健的心沉了沉。这次的大雨,除了城东那位老人之外,目前为止还没出现死亡人员,本以为可以幸运到底,东方的一句话却让这种侥幸破灭了。

≈nb梁健问:“具体人数有了吗?”

≈nb东方抿着嘴不说话。梁健看着他,觉出些不对,沉声问:“有什么问题吗?”东方犹豫了一下,道:“事发的时候,矿井里面还有一半人在作业,所以,里面起码有十七八个工作人员。目前矿井塌方面积很大,人员被困里面已经有七八个小时了,里面空气不流通,恐怕就算没被塌方的石头压到,也会面临窒息的问题。”

≈nb东方说这话时,根本不敢看梁健。

≈nb梁健震惊地看着他,根本不知道是该骂呢,还是该哭一场。这三个人和十七八个人,这不仅仅是数字上的诧异,而是十几条生命的差异,甚至是十几个家庭的差异。

≈nb良久,梁健朝东方挥挥手:“你走吧。”

≈nb东方离开,梁健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不能动弹。按照东方刚才的说法,这十七八个人几乎必死无疑。忽然想起,昨夜梁健还和娄江源在感慨这场雨的好坏,而此刻心里就只剩下难以言诉的沉重,他真的宁可不要那些转折,也不希望这场雨的出现。

≈nb梁健将沈连清叫了进来,神情冷峻地看向他:“青阳县塌方的那个矿井的所有资料,你马上去找出来。我要知道老板是谁,背后是些什么人,这个矿之前的安全检查工作又是谁负责的,最近的一次安检是什么时候,这些资料我都要,你现在就去查,快!”

≈nb沈连清立即出去。他还不知道矿井里压着的不是三个人而是十七八个人。

≈nb当初梁健的关闭中小型煤企的政策过后,太和市那些中小型煤企后来的划归到了一家公司名下,青阳县的这个小矿井也在这个公司名下。但沈连清再稍微一查,却发现这个矿井是承包了出去的。然后他发现的,当初那些划归到这个公司名下的矿井一个个都承包了出去,只剩下少数几个规模还可以的,由这家公司在亲自管理。

≈nb沈连清发现这一点后,本想立即打电话到煤工局那边确认一下,看是不是真的有承包这种事情,但转念又想,既然这个公司敢这么干,肯定是有人在后面给撑腰。否则私自或者将矿井承包出去,这可不是小罪!

≈nb沈连清想了想,按捺住了,又将其余的信息一一收集齐了后,才去找梁健。

≈nb此时,天空已经放亮,只是,将近八点的天空,依然灰蒙蒙的,厚重的云雾飘在上空,让人心里压抑的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再有昨天那样的大雨袭击太和市。

≈nb太和市不比沿海城市,西北部地区本身雨水不多,太和市更加了。对于一个不经常遭受雨水的考验的城市来说,肯定在这方面是疏于防范的。如今好不容易熬过了昨天这将近一天的大雨,抛开其他地方不说,就说太和城区,它的整个排水系统都已经近乎瘫痪,这要是再来一场……梁健是真的怕!

≈nb他一边翻开沈连清准备好的资料,一边问沈连清:“这外面路上的水退得怎么样了?车子能出去了吗?”

≈nb沈连清回答:“目前还没有车能上路。记打算去哪里吗?”

≈nb“想去青阳县看看!”梁健说道。

≈nb沈连清想了一下,道:“我听小五说,有些山地越野可能能上路,要不我去问问,看哪里能借到一辆!”

≈nb梁健点头没说话。沈连清出去想办法,梁健则看起沈连清拿来的那份资料。他看到当初那个将所有中小型煤企名下的矿井全部整合到一起的威海实业将大部分煤矿都承包了出去的事实后,心里大为震怒。和沈连清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想着给煤工局打电话,他更为迅速地考虑到了,威海实业会有这种举动,必然和他背后势力有关系。

≈nb威海实业的老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梁健也曾经怀疑过,这个威海实业会不会和胡东来有关系,但这个怀疑一直找不到证据作为依据,所以梁健也只能放在心里。

≈nb不过这一次,梁健必须得会一会这个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威海市也的老板。

≈nb梁健打了个电话给明德,将青阳县那个塌方的矿井承包者的名字和电话发了过去,让明德立即实施逮捕。同时,也把威海实业的老板名字发了过去,查人底细的事情,公安部门总是要比沈连清方便一些,也更容易查到一些不容易查到的。

≈nb外面街道已成海,梁健没去管明德怎么去抓那个承包者。等沈连清一回来,梁健就拿了东西和沈连清一起出发赶往青阳县。

≈nb沈连清借的是一辆猎豹的皮卡。据沈连清说,这辆车是办公室一个同事家里的。他也是一次无意中在此人的朋友圈中看到了这辆车在涉水的照片,刚才梁健说要去青阳县,他就想了起来。

≈nb车辆的排气孔似乎进行过,开在足有半米深的水中,毫无压力。司机依然是小五。早晨九点左右,街道上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人的场景,还是头一回见到。

≈nb车子一路畅通开出了城区,直奔青阳县。出了城区后,这路面积水的情况就好了很多,尤其是上了国道,出了一些低洼地段之外,很少见到积水。路上的车辆也多了起来。沈连清借来的这辆猎豹,动力十足,在小五的手里,仿佛像是一头脱缰的野马,开得风驰电掣。梁健和沈连清都习惯了小五的速度,闭着眼等待目的地。

≈nb赶到青阳县那个塌方的小矿时,是十点半。中途的时候,车子在路过一个小镇时,在路边停了停,买了个早餐。此刻下车的时候,梁健手里还拿着半个没啃完的馒头。

≈nb梁健一边快速啃了两口,一边走向被拦起来的地方。刚靠近,就被负责隔离这边的武警给拦了下来。沈连清亮出工作证件,立即就放行了。

≈nbr>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