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各方部署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3:54 字数:3475 阅读进度:1205/1780

≈nb梁健想来想去,娄山的这件事,始终有几个点,是他想不通的。第一个点,这么大的事情,胡东来到底是怎么保守秘密的。就算胡东来财大气粗,给了村民万元一户人家,但开采地质资源,可不是绣个花画幅画这种悄无声息的事情,据刚才许单的说法,胡东来在娄山村的动静,估计也有段时间了,为何外面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nb第二点,梁健想不通的是,胡东来的背后,除了罗贯中之外,还有谁?如果就是一个罗贯中,我想胡东来还没这么大的胆子。私自开采,这可是十分严重的事情,一旦被人举报,就算是罗贯中,估计也得思量思量。在梁健感觉,胡东来的背后,除了罗贯中之外,肯定还有人。但,是谁呢?

≈nb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胡东来到底在开采什么呢?

≈nb这些东西,光靠想是想不明白的,得要去查。可是,段时间内想查出这些消息,可能性不大。这件事保密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不可能让梁健一下子就查明白。但,查不清楚这些,梁健很可能会在胡东来的手里栽跟头。

≈nb真相需要时间,可时间在梁健这里,并不多。这是一个矛盾的点。

≈nb梁健忽然站起身,走到办公桌边,拿起手机给明德打电话。

≈nb“你现在即刻到我的办公室来。”梁健说道。电话那头,明德愣了一下,道:“我现在还在外面,暂时赶不回去,您有什么急事吗?”

≈nb梁健道:“无论你现在手头什么工作都暂时放一放,或者交代给其他人。你现在立即出发,到我办公室来,另外,我记得你上次跟我提过,你那边有个专门搞网络技术的研究生对吗?”

≈nb“是的。”明德回答:“需要我带他一起过来吗?”

≈nb“不用。你让他回局里待命就行了,待会会有事需要他帮忙的。”梁健道。

≈nb给明德打完电话,梁健又立即将沈连清叫了进来,吩咐他现在立即去联系一些记者,除了一些报纸的记者外,最好能联系到一两个国内知名网站的记者,让他们准备着,赶不及过来的没关系,可以考虑连线直播。

≈nb沈连清不明白梁健为何突然需要记者,听梁健吩咐完后,问:“那让他们到哪里集合?”

≈nb梁健想了一下,道:“就到楼下集合吧。”

≈nb沈连清应下后,正准备出去,梁健又叫住了他:“对了,让他们穿得运动一点,可能会要些意外情况发生。另外,你再联系两个卫生员,待会随行吧。”

≈nb沈连清不知道娄山的事情,听梁健这么一说,似乎待会情况会比较严峻,有些担忧,问:“梁书记,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梁健点头:“娄山村那边出了点状况,待会可能会有些摩擦。你自己也准备下,待会我们也要一起过去。”

≈nb沈连清一听是娄山村,神色立即就游戏紧张。他可是记忆犹新,娄山村那批人个个都是老油条,个个都出了名的能闹事。

≈nb等沈连清出去,梁健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半响后,他停下来,拿起座机给娄江源打电话。这件事,不是小事,给他知会一声,也让他有所准备。后期如果出什么事,梁健也不至于孤身奋战。

≈nb等梁健将事情在电话里简单地跟娄江源一说后,娄江源惊得声音都提高了好多个分贝:“胡东来吃了豹子胆了?!”

≈nb梁健心想,他何止吃了豹子胆,他估计是吃了一打的恐龙胆了!想归想,嘴上梁健却道:“不管他吃了什么,这件事现在既然我们知道了,就不能任由他这么胡作非为。这不仅是对我们政府的一个藐视,也是对国内法律的一个藐视,而且现在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当地百姓的安危,我们必须得制止他!”

≈nb这话说得有些冠冕堂皇,梁健清楚,娄江源也清楚。娄江源沉默了一下,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nb梁健道:“我已经在让明德赶回来了,具体怎么做,待会听听他的想法再决定。”

≈nb娄江源到底也是一市之长,这一会功夫,心里就已经想明白,这胡东来之所以胆子这么大,肯定是背后有人撑腰的缘故。他说到:“我觉得,这件事得好好处理,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nb梁健懂他所谓的意外之喜是什么。他想了想,道:“但时间不多,我担心时间一长,胡东来将坑一填,来个死不认账,那我们拿他也没办法。”

≈nb娄江源沉默了片刻后,有些不太肯定地说道:“要不这样,我现在即刻去一趟省里,找一下刁书记?”

≈nb梁健想到倪秀云死前的那份录音中曾提到刁一民的名字,心里便生出些犹豫。刁一民,罗贯中,还有张天一,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天没弄明白,梁健这心里就一天对刁一民这个人不放心。虽然他基本可以肯定刁一民和罗贯中肯定不是一条船上的,但难保两个人之间不会有什么交易。更何况,现如今省里的情况,刁一民轻易是不会让罗贯中倒台的,否则,罗贯中落马,省里局势一乱,这水一混,到底是他刁一民捞得鱼多,还是其他人捞得鱼多,可就不好说了。

≈nb梁健想到这里,便对娄江源说道:“先不着急。等我先跟明德商量一下再说。”

≈nb娄江源道:“行,那你们先商量。需要用到我的尽管说,我现在还在外面,大概要晚一点才会回来,到时候联系。”

≈nb“好的。”梁健挂断电话后,想着娄江源刚才的话,他忽然脑海中一亮。刁一民或许不是最佳选择,但有一个人肯定是。而且,就像娄江源所想,胡东来的背后肯定是有人的,罗贯中是不是其中之一,百分之九十梁健是可以肯定的,如此一来,如果省里有人能帮忙给罗贯中捣捣乱,给梁健争取一些时间,或许娄江源口中的意外之喜就不会那么意外了。

≈nb梁健想到此处,不再犹豫,立即找出杨秘书的电话,打了过去。

≈nb“梁书记啊,有什么事吗?”小杨在电话那头轻松笑着。

≈nb梁健寒暄了一句后,直奔主题:“霍省长现在有空吗?我有件事,想跟霍省长汇报一下。”

≈nb杨秘书有些犹豫。

≈nb梁健想了想,立即又说道:“是跟罗副省长有关系的事情。”

≈nb杨秘书听完,道:“那你先等等。我五分钟后给你电话。”

≈nb梁健挂断电话,耐心等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nb手机忽然亮了,梁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便意识到,应该是霍省长的电话,立即接了起来。

≈nb果然,霍家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小梁啊,我听小杨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什么事?”

≈nb梁健不知道小杨是真的没有跟霍家驹提这件事是跟罗贯中有关,还是霍家驹不想再梁健表现出他对罗贯中很感兴趣,但总之霍家驹打电话来了,这就说明,梁健还是有机会的。

≈nb梁健立即就说道:“首长,是这样的,我刚才接到消息,娄山煤矿在我这边一个叫娄山村的地方私自开采地质资源,并且一直隐瞒此事,直到这一次大雨,由于娄山煤矿的开采工作不符合标准,娄山村内发现大面积的地面塌陷,形势严重,才被人发现。”梁健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顿,然后才接着说:“首长,据我所知,娄山煤矿的董事长胡东来,跟我们的罗副省长来往十分密切!”

≈nb梁健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霍家驹沉默了许久后,沉声问梁健:“你有多少把我罗贯中和这件事有关系?”

≈nb梁健回答:“我有十分的把握!”

≈nb霍家驹再次沉默。

≈nb梁健犹豫了一下,又下了一剂猛药:“另外,据目前掌握的消息,胡东来私自开采的,很大可能是什么稀有金属!”

≈nb片刻后,传来霍家驹的声音:“是不是稀有金属这一点,你要尽快地查实!否则,这件事,你跟我说也没什么用!”

≈nb“你放心,我会尽快地查实!”梁健回答:“但,我需要一点时间。”

≈nb霍家驹沉默片刻,开口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nb梁健想了一下,回答:“您只要帮我拖住罗贯中三天时间,让他无暇顾及这边的事情就行了。”

≈nb“三天有点困难。两天吧,我尽量,你尽快!”霍家驹说道。

≈nb梁健心里大喜,连忙应下。

≈nb其实,只要能让梁健派人进入胡东来开采的地方,然后取得样品,到时候就算罗贯中插手也没用了。

≈nb样品一检测,只要测出除了煤矿之外含有其他成分,那么对于胡东来和罗贯中来说,必然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麻烦了。如果是煤矿,胡东来和罗贯中虽然有麻烦,但恐怕上面考虑到娄山煤矿创造的经济价值和罗贯中的地位,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nb所以,样品中的成分很重要。

≈nb梁健放下电话后,又打电话联系了很久不联系的江中故友姚松,让他帮忙联系一家可靠的检测机构,最好是民营机构。

≈nb姚松问他要检测什么,梁健犹豫了一下,告诉他要检测矿石成分。姚松显得有些为难,道:“能检测成分的民营机构有,但有资质的恐怕没有。国营的不行?”

≈nb所谓资质,就是检测结果能不能得到承认。梁健想了一下,道:“国营的不安全。资质没有没关系,只要保证检测结果是正确的就行!”

≈nb“好的。我知道了,我等会给你电话。”姚松说。

≈nb正好这时,办公室门笃笃地响了。梁健来不及跟他寒暄两句就匆匆挂了电话。

≈nb明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