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峥嵘西部行_193山谷夜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3:58 字数:3248 阅读进度:1208/1780

朱大勇没有从梁健嘴巴里听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有些失望,眼睛里的那明亮的光芒有些暗淡,刚才的兴奋也瞬间冷却,又开始犹豫。

梁健的心里不免生出些烦躁,这朱大勇明显贪心很大,既不想给梁健透露口风以防得罪娄山煤矿的人,又想把那两百万牢牢实实地捂在口袋里,可是世界上哪能有这种鱼与熊掌兼得的好处。

语气沉了些,道:“你要是不想配合,我也不为难,但到时候上面问起来,我也就不方便帮你们说话了!毕竟,你们总得要有让我帮你们说话的理由对不对?”

朱大勇紧张而又尴尬地搓着手,梁健看着他。

等了大约有一分钟时间,梁健失去了耐心,不准备再在这朱大勇身上浪费时间,正要起身离开,朱大勇倒是松口了。

他说:“这入口我是真不知道,他们口风很紧,要不是今天出了事,平日里我们根本见不到他们人,更别说入口在哪了!我估计,除了他们自己人,谁都不知道这个入口在哪里的!”

梁健听着他的话,心里忽然有些想不明白。无论是挖什么,这地底下挖东西,都是大工程,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娄山村的村民整天生活在这里,难道真的就一点动静都没听到过?梁健狐疑地看着这朱大勇,猜测着他刚才这话的真假。

朱大勇似乎看出了梁健的不相信,苦着脸道:“我说得可都是真话,您要是不信,你可以把其他人叫来问问,我可是一句话都没瞎说。不过,当时娄山煤矿的老板找到我们的时候,提到过一句话。”

梁健不喜朱大勇的啰嗦,催促道:“什么话,赶紧说!”

朱大勇忙回答:“他说过,娄山西面的地方,不准我们去!其实这两百万,主要也是买我们在娄山西面的那些地。他说了,不管我们在那里种了什么,从签合同的那天开始,那边都不能再过去的!我觉得您要是想找那个什么入口的话,肯定在那边!”

梁健皱了下眉头,不太明白这朱大勇所说的娄山西面是什么地方。娄山村所在的位置,包括娄山煤矿的位置,都叫娄山。这是一块很大的面积。

他疑惑地看着朱大勇,问:“你说的娄山西面,是在哪里?”

朱大勇转身一指娄山村背后的那座不高的山,道:“就是那边啊!娄山的西面,我们村上大部分人家的地都在那一块!”

梁健这才明白,朱大勇所谓的娄山是座山,和梁健概念中的娄山不一样。梁健立即就让沈连清去叫明德,这时,朱大勇想走,被梁健拉住:“你别急着走,待会等人来了,你带我们过去!”

朱大勇满脸的不情愿,梁健笑了笑,道:“你要是不愿去也没关系,我让秘书陪你回大院里,你跟他们一起等着,待会车来了,你就跟他们一起走!”

朱大勇一听这话,立即就换了张脸,口中说道:“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明德很快就赶来了,身后带了三个人,梁健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人,明德解释:“其余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我让他们继续搜寻了。刚才小沈电话里说有新发现,在哪里?”

梁健指了下朱大勇,说:“他说,娄山西面那块有点情况。”

明德跟梁健一样,听到这娄山西面也是愣了愣,梁健简单跟他解释了一下后,一行人赶紧朝着娄山西面出发。

出了村子,就是山路。虽然是冬天,但这地上的枯草却是比夏天还要难对付,尤其是晚上。明德的手下拿着强光手电在前面照着路,小五走在梁健的前面,然后是梁健,朱大勇,明德,最后是沈连清。

走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一行人到了一个岔路口,前面的人照了照面前的两条路,扭头问后面:“怎么走?”

梁健转身看朱大勇,朱大勇喊:“往西面走!”

又走了一会,前面的人忽然停下了。

“怎么回事?”明德喊道。

“前面走不过去了,路被拦住了。”前面的人回答。梁健和明德一同走上前去一看,长长的铁丝网从他们面前往两边延伸,也不知道一直蔓延到哪里。

梁健和明德相视一眼,明德道:“应该就是这边了。”

说话间,明德手下的一个警察伸手就准备去抓那铁丝网,想翻过去。小五一个箭步上去就抓住了他。

“可能有电!”小五一边沉声说道,一边抬手左上的位置指了指。众人抬头看去,昏暗中,一块正方的铁块上面,涂着鲜红的闪电标志。

明德皱了下眉头:“这不会真有电吧!”

“试试就知道了!”小五说着,一甩手就扔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出去,物体撞在铁丝网上,除了啪啦的声响外,还有一丝丝明亮的火花,在黑暗中,格外的耀眼。

梁健和明德的脸同时凝重起来,明德咬牙切齿地说道:“这王八蛋,吃了豹子胆了吧!还真敢通电!”

梁健冷笑:“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看的!”说完,他扭头问小五:“有没有办法进去?”

小五犹豫了一下,道:“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找到开发或者发电机,把电给断了。”小五说到这里就停下了,梁健追问:“第二个呢?”

小五回答:“第二个有些危险,要不这样,我一个人进去,你们在外面等着。”

“你先说。”梁健想了一下,道。

“从下面爬过去!”小五回答。

他话说完,明德已经让手下的人动手开始在挖了。没一会儿,铁丝网下面就已经挖出一个大坑,小五看了看梁健,也没劝,走到铁丝网旁,就从下面钻了过去。然后是沈连清,明德的两个手下,接着是朱大勇。朱大勇站在坑前,迟迟不肯下去,看着梁健,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个太危险了,一不小心这命都会没的,我不过去!”

梁健没理会他,直接对明德说道:“私自买卖国家土地,要判多少年来着?”

明德会意,张口就答:“最少得十年吧!如果情节严重的,二三十年也难说!”

朱大勇这下真是要哭了。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不是,不钻也不是。梁健又道:“这里结束后,我让明局长给你搬个好市民奖,奖金十万!”

“十万也买不了一条命啊!”朱大勇带着哭腔。

“是买不了,不过两百万呢?”梁健说道。

朱大勇脸色白了白,站在那里,挣扎犹豫了许久,终于一咬牙,喊了声:“钻就钻,你个市委书记都不怕,我怕什么!”

朱大勇有惊无险地过了,然后是梁健,明德,最后是另外的那个警察。所有人都过去后,大家沿着刚才的路继续往里走,越往里,这地形似乎就越高。因为是夜里,也看不清两边的情况,梁健皱了眉头,扭头对明德说:“这么找不是个办法,你把人都叫过来,想办法把那个电网给拆了,对这里进行地毯式搜索,今天天亮之前,必须找到入口。另外,把胡东来控制起来!”

明德有些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道:“现在就控制胡东来,会不会太快了?目前还没有任何能明确指控他的证据!”

梁健看着他:“我们有没有证据,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好!我现在就去打电话!”明德犹豫了一下,咬牙说道。说完,走到一旁去打电话。梁健看了看漆黑的周围,然后问朱大勇:“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朱大勇回答:“这里是个山谷,我们现在才走了一半,越到里面就越小,刚才他们搭铁丝网的地方,就是出口。这两面山上,在解放以前,都是坟,一下雨,冲下来的都是骨头,还有些瓶瓶罐罐。那时候大白天进来都渗人。后来,村里想了个办法,把这山上种了树,这情况才好些。不过,我建议我们再走一段,就不要再往里走了。”

梁健问:“为啥?”

朱大勇看了看四周脸上浮现出一些恐惧的色彩。梁健皱了皱眉。

“到了里面,这地下都是坟,都是一个个的坑,回头一不小心掉坑里了,吓到了倒还是个小事,万一摔断个胳膊腿啥的,就完了!”朱大勇说到这里,忽然压低了声音,凑近了一些,对梁健说道:“我跟你们说,这里面好有些邪门的,我们村里那几个胆大的,都在里面吃过亏,要我说,你们就别冒这个险进去了,等天一亮,多叫些人来,什么入口不入口,一找就找到了!”

梁健没理会他,转头去看明德,明德还在打电话。忽然,有人喊了起来:“有鬼火!”

梁健顺着声音看去,果然,不远处的空中,飘着几簇绿油油的火焰,忽亮忽暗。朱大勇立即就往人堆里钻。

看来朱大勇说的应该是真的,这里应该坟墓很多。梁健想,或许胡东来将入口选在这样的地方,就是冲着这里坟墓多所给周围人带来的恐惧这一点来的。

梁健更加深信,入口就在这里。

过了一会,明德走回来,低声对梁健说道:“人已经在过来了。胡东来那边,能不能把人找到还不好说。那我们现在怎么说?在这等,还是先出去?”

“就在这里等吧。”梁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