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07义无反顾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5:08 字数:3229 阅读进度:1222/1780

娄江源看一眼梁健,然后朗声回答:“我觉得您没有权力命令梁书记停职。您一个人不能代表整个省委常委。”

罗贯中听后,笑了起来,道:“是吗?那要不这样,我现在当着你们面给刁书记打个电话,征求下他的意见,看他是怎么决定的。他应该能代表省委常委了吧?”

罗贯中说完,他的秘书立即就将手机拿了上来。罗贯中按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很快电话就被接通,是刁一民的秘书祁秘书。

“罗省长啊,书记在开会,您有什么事吗?”祁秘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那一句罗省长,让梁健心里忽然间咯噔了一下。

谁都不喜欢这个副字,更何况罗贯中。他将霍家驹压在下面这么些年,却迟迟没能将他挤掉。他是在西陵省几乎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可也许正是他的气焰太张扬,让他这省长面前的这个副字一直迟迟未能摘掉,而他在副省长的位置上也连着呆了许多年。他心里面,对这个副字有多耿耿于怀,是可想而知的。

而祁秘书作为刁一民的秘书,职位所需求的严谨,表明了他不可能在这个称呼上犯这样的错误,除非两人间的关系不一般,或者说祁秘书有求于罗贯中,所以刻意地讨好。

而无论是这两种之中的哪一种,对于梁健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刁一民可不是徐京华。他对梁健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有时看似支持,有时又看似嫌弃。在这样的状态下,祁秘书在他和罗贯中两人之间的站队上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而,一句罗省长,已经在预告梁健,祁秘书很可能已经站在了罗贯中那一边。

不知为何,梁健忽然就想到了前段时间太和宾馆的陈青一案。他记得,当时祁秘书打过一个电话。想到这个电话,梁健又忽然想到了后来出现的那个神秘年轻男子,脑海中忽然一亮,就在有些东西将要呼之欲出的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刁一民的声音。

“贯中啊,你有什么事吗?”刁一民要比罗贯中年轻,可他在喊罗贯中‘贯中’时,那种自然的感觉,毫无违和感。

罗贯中微微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刁书记,打扰您开会了。是这样的,我现在不是在太和嘛,这个市委书记梁健在娄山村这件事情上态度十分固执,我本意呢是想让他先回去冷静几天,将这边的事情先交给市长娄江源同志负责,但是,他们觉得我没有这个权利命令梁健同志回家休息,所以我只好向您求助了。”

刁一民立即接过话:“既然你觉得梁健应该回去冷静一下,那就让他回去冷静一下吧。”

“好的。那就不打扰刁书记了,您忙!”罗贯中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刁一民忽然问:“你现在开着扩音吗?”

罗贯中停住正要按挂断的手指,回答:“是的。刁书记还有什么指示吗?”

刁一民又问:“梁健就在边上?”

罗贯中看了梁健一眼,所有人都看了梁健一眼。

“他在。”罗贯中回答。说话时,他微笑的嘴角,含着无尽的嘲讽和胜利之后的得意。

梁健依然冷静。他自走进这会场开始,便是孤注一掷的一盘棋,这样的结局,也在那胜负两个结果之中。

刁一民的声音继续从电话里传来:“既然在旁边,那我就借这个机会,跟他说几句,省得我再让秘书联系他了。”

“嗯,您说好了,他就在旁边听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三秒钟后,刁一民的声音重新响起:“梁健啊,我知道你对工作有着十二分的热情,但工作是工作,不可以和私人感情放在一起。这一次娄山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等娄山的事情结束,组织上会考虑你的去留问题。这段时间,你也好好想一想,调整一下自己。另外,我听说你的妻子得了癌症,正好你也趁着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家人。毕竟,工作虽然重要,家也同样重要。我们不能因为工作而亏待了家人,对不对?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你可以随时跟组织上提,能帮的我们尽量帮!”

刁一民的这番话充满了官腔的味道。梁健对刁一民曾经的那种感觉,也在此刻荡然无存,只觉得他和眼前这个罗贯中的嘴脸,几乎无差。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已经忘记了谨慎,而一个还记得保持着吃相。

梁健眯了眯眼睛,道:“多谢刁书记关心。我知道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吧,我还要开会。”电话很快就被挂断,罗贯中将手机递回秘书手中后,看着梁健的目光中,不像下面人看向他的那种混合着同情的嘲讽,他是赤毫不掩饰的嘲讽。

“我说梁健,你妻子都得了癌症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跟我抬杠!我还真替你那个老丈人原来的项部长不值,怎么就瞎了眼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了你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罗贯中淡淡地说着。

梁健放在身侧的拳头慢慢握紧。他不知道,刁一民是怎么知道项瑾得了癌症的事情。这件事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他相信项部长也绝对不会将此事大肆宣传。那么刁一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但无论是怎么知道的,可刁一民明知道电话是公放,却毫无顾忌地提到这件事,其中居心……

梁健心底里暗暗冷笑一声,看来这些人的嘴脸还真是差不多啊!刁一民对他态度如此大的转变,说不定和项部长的退休也有关系。在他们看来,他梁健没了靠山,在官场,也不过就是个简单的市委书记。如此的话,既然梁健不听话,那还留着干嘛!

梁健深吸一口气,慢慢压下心底的愤怒,对罗贯中说道:“刚才刁书记也说了,公归公私归私。我妻子的事情,是我的家事,怎么样都不用罗副省长来评价,我谢谢罗副省长的关心。另外,刚才刁书记既然已经同意将我停职,那么我就等组织上的文件下来。等文件下来,我即刻离开这里,遵从组织决定,好好回家休息。但在这之前,就请恕我暂时没办法将此事交给其他人。好了,今天我该说的都说完了,那我就不打扰罗副省长开会了。先告辞!”

梁健说完,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在旁人看来,或许是狼狈地逃离,但他自己内心知道,这不过是在义无反顾地继续走向那条不能回头的路。

这十几二十分钟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梁健在这条不能回头的路上,果断而又决绝地奔跑着。这是他和罗贯中的战争,在此刻彻底搬上了战场,扬起了硝烟。只是不知,是否会很快落幕。

刁一民的这一个电话,看似结局已定,但真的已经定了吗?

梁健走出会议室后,脚下的步子就慢慢慢了下来,最后站定在电梯面前。有某个科室的科员从旁路过,看到梁健,叫了一声梁书记。

梁健恍若未闻,沈连清勉强笑着跟其打了个招呼,等人走远后,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梁健的神色,良久后,忍不住担忧地询问:“书记,您没事吧?”

梁健回过神,朝他微微一笑,道:“我没事。”

沈连清惊讶于他此刻还能如此自然地笑,但内心却也因为他这一笑,而忽然间平静了下来,没有了刚才忐忑。他忽然明白,为何两人岁数相差无几,而梁健能做市委书记,他却只能是一个秘书。机会和境遇是一部分,自身实力也是一部分。

电梯叮地一身打开,梁健却没进去。沈连清刚要提醒,梁健忽然转身,边朝着安全出口走,边说道:“打电话给小五,让他现在就回来。”

沈连清一边匆忙地掏手机,一边问梁健:“书记,我们这是去哪?”

梁健健步如飞一般,沈连清话音刚落,他已经转身进了安全出口内,沈连清忙跟了过去。梁健一口气直接到了一楼,他需要这样的运动,来让自己刚才脑海灵光一现出现的想法思路变得更加清晰。

后面沈连清又要打电话通知小五,又要跟上梁健的步子,追得气喘吁吁。

好不容易梁健在门口停下,沈连清又问:“书记,我们这是去哪?”

梁健眯起眼睛,看着透过门口玻璃射进来的无力阳光,道:“去北京!”

沈连清啊了一下,诧异地看着梁健,又问:“现在去?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小五联系上了吗?他什么时候到?”梁健问。

沈连清回答:“他估计得要一会,电话不是他接的。他在地下。那边已经安排人去叫他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又舒展了开来。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也不急在这一时。梁健站在这没有温度的阳光里,想了一会,问沈连清:“娄山村的村民在哪个房间?”

“他们就在二楼。”沈连清回答。

“走,我们去看看。”梁健道。

沈连清点头。走去二楼的路上,梁健忽然想到一件事,他这一去北京,胡东来估计是没办法再留在手里了,所以他得先做准备才行。

想了想,他问沈连清:“之前那个高格的手机号码,你是不是存着?”

沈连清点头:“是存着。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