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23你睡书房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6:10 字数:3291 阅读进度:1238/1780

良久,项部长叹了一声,道:“这次回来,除了是先保守治疗调理项瑾的身体状态之外,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让项瑾处理好你跟她之间的感情。”说到这里,项部长停了一会,然后接着说道:“你以前跟那个江中省的姓胡的女的事情,我不想再追究。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对项瑾多一些照顾,多花点心思和时间陪陪她,让她心情好起来。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只要等她病好,哪怕你想要跟她离婚,我都可以保证,绝不追究!”

“爸,只要项瑾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都不会离开她的!”梁健急忙说道。项部长神色缓和了一些,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和声道:“去陪她说说话吧!”

梁健起身告辞出来,上楼去找项瑾。还没走上二楼,手机忽然响了。梁健掏出来一看,是沈连清。

他皱了下眉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沈连清不会给他打电话。他立马接了起来。沈连清开口就说:“梁书记,副市长张启生出事了!”

梁健心里猛地一沉,问他:“什么事?”

“据说是心脏病引起的脑梗塞,具体原因不清楚。目前人在医院抢救,但是情况不乐观!医生说,就算抢救回来了,也很可能会痴呆,严重点有可能是植物人!”沈连清声音沉重无比。

梁健也随着他的声音,心情沉到了谷底。他沉默了一会,缓了缓神后,才开口问沈连清:“你现在在哪?”

“我在医院。”

梁健想了下,道:“有消息了立即通知我。”

挂断电话后,梁健就在楼梯上坐了下来。张启生一直有心脏病,上一次他亲家的事情,他就心脏病发,晕倒在安全出口的楼道里。要不是他和沈连清他们发现得及时,当时他就有可能没命了。

没想到,这么快,张启生就再次病发。昨天晚上,张启生的跟他的那番谈话,明显得告诉梁健,张启生身上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东西。但此刻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从张启生身上再挖掘到什么东西,明显是不太可能了。

梁健叹了一声后,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梁丹。昨晚,他本来想找小五,让他去一趟川边,将梁丹带回来。但,小五应该是去了娄山那边,彻夜未归,电话也联系不上。

梁健想到这里,又拿起手机给小五打了过去,没想到,竟然还是不在服务区。他竟然还没回来?梁健皱起了眉头,小五一下子失去联系这么久,而且招呼都没打一个,不太像是他的风格,别是出什么事了!想了想,他又给沈连清打了过去。电话一通,问了问小五的情况得知还没回,正要嘱咐沈连清抽空去一趟娄山问一问小五的情况时,忽然听得那边有人哭喊,声音不太清晰,但梁健隐约听到了电话一词。

梁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旁边在哭的是张启生同志的家属?”

“嗯,是他的夫人!”沈连清回答。

“她说什么电话?”梁健问。

沈连清道:“张副市长在出事前,正在接电话。”

“谁的电话知道吗?”梁健立即追问。

沈连清道:“您等等。我去问一下。”

梁健拿着手机,手心有些出汗。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张启生这次心脏病发,或许有些不简单!

很快,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沈连清的声音,沈连清说:“张副市长的夫人说是个陌生电话,手机里也没存。她不知道电话里具体说了什么,不过好像提到了他们的儿子!”

儿子?梁健皱了下眉头,昨天晚上,张启生提到过他儿子似乎有些问题。但他没有明说。梁健想了一下,对沈连清说道:“你立即去查一下,张启生儿子的情况。”

梁健挂断沈连清的电话后,想了想,忽然有些不放心。张启生昨天才跟自己透露了罗贯中的事情,今天就出了事,虽然是他的老毛病,但似乎这时间上有些巧合。如果,张启生这一次病危,不是意外的话?

梁健没有再想下去,他立即拿起电话,找到了禾常青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还没接通,项部长从书房走了出来,看到梁健坐在楼梯上,皱了皱眉头,问:“怎么在这里坐着?”

梁健正要回答,电话忽然通了。梁健顾不得回答老丈人的问题,直接就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恐怕有件事情,要麻烦你辛苦一下了!”

“什么事?”禾常青立即问。

梁健道:“梁丹,你还记得吗?”

禾常青又岂会不记得!当即就沉声说道:“有消息?”

梁健说:“是的。有人给了我一个地址,我本来想让我身边的小五去跑一趟,但是他现在有些事走不开,只能辛苦你了!”

“她人在哪里?”禾常青毫不犹豫地问。

“川边!我待会把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马上出发,有问题吗?”梁健问。

禾常青有些惊讶,问:“这么急?”

梁健想了一下,没将梁丹的信息是张启生透露的事情说出来。他说:“当时梁丹能从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从太和市消失跑到了那么远的川边,背后的人实力不可小觑!我担心去晚了,人就没了!”

禾常青犹豫了几秒钟后,沉声应下:“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安排,8点前就出发!”

“好的!辛苦你了!这件事,一定要做到完全保密!”梁健嘱咐道。

“知道了!”

挂断电话,梁健才略微松了口气。低头看去,项部长站在楼梯下面,正看着他。见他放下电话,他问:“怎么?太和那边出事了?”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有个副市长病危了!”

“那你要现在就赶回去吗?”项部长问。

梁健心里其实放心不下太和那边的情况。但是这个时候,如果立马就又赶回太和,恐怕刚才才跟项瑾缓和了一些的关系,立马又会回到原点。

想到此处,梁健朝着项部长摇摇头,道:“不回,明天再说!”

项部长笑了笑,道:“那赶紧上去吧!”

梁健点头。

站起来扭身往上。刚走上去二楼,一抬头就看到项瑾正坐在二楼开放式客厅的摇椅里看书。

这里没有门,刚才他的电话,包括和项部长的对话,她应该都听到了。梁健有些尴尬,深吸了一口气后,缓步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来,伸手将她手里的书拿过来,柔声道:“少看书,多休息!”

项瑾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后,很快移开了目光,伸手又将梁健手里的书拿了回来,道:“已经休息得够多了,我还没病到连书都不能看的地方!”

项瑾略为锋利的话,让梁健有些不知所措。他慌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项瑾抿着嘴沉默。目光盯着书页上某个地方,许久都没动。梁健就那么看着她,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疏离冷淡,让他有些挫败感。刚刚在下面,明明他已经感觉到了她内心对他还是又眷恋,有爱的。可为何,此刻又是这般的冷漠。

正自我开解的时候,项瑾忽然出声:“你要是很忙的话,不用留在这里陪我。我暂时还死不了!”

再次听到这个死字,让梁健心里十分的不舒服。他有些生气地将她手里的书用力地夺了过来。项瑾惊讶地抬头看他,诧异于他脸上的怒色。

“以后不允许再说这个死字!你不会死!我不允许!”梁健盯着她,手用力地捏着她的肩膀。她有些愣神。

此刻这样有些气急败坏,有些霸道,生气的梁健,让她有些陌生。但奇怪的是,这样的感觉,似乎还挺好。她心里有股甜甜暖暖的感觉,在流淌开来,让她忍不住地想要翘起嘴角,弯起眼睛。

但是,当她就要翘起嘴角的时候,她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克制住了。她皱了皱眉头,低头避开他那糅合着怒气,心疼,紧张,害怕等种种情绪的目光,低声道:“你弄疼我了!”

梁健刚才的霸气,瞬间不见,慌忙松开了手。

她依旧低着头。

而他,蹲在那里,一种浓浓的束手无措的挫败感充斥着他。

忽然,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那略微冰凉的指尖,像是有些害怕一样,带着点颤抖在他的皮肤上小心翼翼地游走。

梁健刚才还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又飞上了云端。他连忙抬手将那只手握在了手心,像是慢一秒她就会跑了一样。

他抬头看她,正好迎上她那复杂的目光。

“项瑾,我……”一只手轻轻按在了他的嘴唇上,将他那千言万语都按在了肚子里。

“不要用说的,用做的!”项瑾道。

梁健顿时雀跃,这是项瑾原谅了他,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你放心,我已经知道自己这些年到底做错了什么。接下去,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珍惜我们这个家!”梁健郑重地向她承诺!

两人四目相对,柔情百转间,两人渐渐靠近。就在梁健的唇快要触碰到项瑾时,忽然间,项瑾猛地将他往外一堆,然后嫣然一笑:“晚上你睡书房!”

梁健愣愣地看着项瑾明亮如阳光的笑容,心里顿时涌出无限愧疚。他多久没看到过她这样的笑容了?似乎从他们结婚后,她就没有再这样笑过。

一股浓浓的自责和愧疚感从他心底涌出,让他更加坚定了从今以后要好好珍惜她和这个家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