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30一把钥匙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6:19 字数:3220 阅读进度:1245/1780

许单虽然颓废,但到底脑子还在。不等梁健问,他就开口说道:“你既然知道了我女朋友的事情,那你应该也已经查到了我女朋友的父亲是谁。他在死前掌握了很多重要证据。这些证据,大部分都在我手里!你想要没问题,除了帮我这个忙之外,我还有一个要求!”

梁健忙道:“你说。”毫不犹豫。

许单终于放下手里捧着的那个咖啡杯,抬头直盯着梁健,道:“还我丈人一个公道,他不该是这样的一个下场!”

梁健没有满口答应。吕南的死虽然有疑问,但是到底真相如何,不好说。而且时间过去了一年,有些事查起来难度会很大。他对许单说:“我尽量!”

许单看了他一会后,站起来,道:“今天晚上,我会把那两千万的证据先发给你,其他的,等你帮我办好出国的事情后,我会再给你。”

梁健也跟着站起来,正要说话,忽然一直没说过话的禾常青拉了他回去,低声说道:“他现在回去不安全。”

梁健诧异地看了一眼禾常青,他似乎有什么发现。不过,他好像也不打算当着许单的面说,梁健便也没问,开口叫住了许单,道:“这样吧,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许单没拒绝。禾常青忙让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等着的办事员,把许单先送回去。他们走后,梁健问禾常青:“怎么了?你之前不是说没什么安全问题吗?”

禾常青道:“这个是跟你打过电话之后才知道的事情。你知道许单从胡东来那里,总共拿了多少钱吗?”

梁健心里顿时惊了一下,听禾常青这话的意思,许单和胡东来之间,应该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他忙问:“多少钱?不是两百万吗?”

禾常青笑了下,道:“我们都太小看这个小伙子了。五百万!他从胡东来那里总共拿了五百万!”

梁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胡东来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给他这么多?”

“许单的手里应该有很关键的证据,而且,胡东来肯定知道他手里有这些东西!”禾常青神情严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许单拿这些东西去威胁胡东来了?”梁健惊讶地说道。禾常青回答:“有很大的可能!”

梁健皱了眉头,道:“但是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而且,刚才提到出国的问题,他说自己没钱。我觉得他不是说谎,他很可能是真没钱!如果胡东来真给了他五百万,那么这钱去了哪里?”

禾常青犹豫了一下,道:“这个很可能跟他的女朋友有关系。她有朋友有赌博的习惯,据说前段时间外面欠了很多高利贷,经常被人追债!”

梁健再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虽然这个结果倒是让很多疑问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但是,还是让人意外。

梁健问禾常青:“那你刚才说他回去不安全,是指追债的人?”

禾常青摇摇头,道:“罗贯中似乎已经知道吕南当时死的时候,还藏了很多证据。这些证据目前都在许单手里,要查到许单身上,估计用不了多久,到时候,罗贯中肯定不会放任许单就这么拿着这些证据,他现在虽然年纪大了有些猖狂,但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他从来不抱侥幸!”

梁健听后,摇头说道:“既然胡东来早就清楚许单手里的牌,那么罗贯中也肯定早就将许单的底细摸清楚了。如果他要动手,估计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说着,梁健便有些有心,罗贯中要是真要对许单下手,光靠刚才禾常青手下的那两个办事员,未必能顶什么用。最安全,还是得尽快将许单和他的家人转移保护起来。

梁健将自己的担心跟禾常青说了。禾常青说交给他来处理。

离开那里之后,梁健去了医院。张启生入院到现在,他还没去看过。只沈连清去过几次。张启生和明德不在同一个医院。梁健去的时候,张启生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苏醒。他的夫人一个人坐在监护室外面的休息椅上,低着头,神态疲惫。

他的夫人并没有察觉到梁健的到来。许是想到了躺在里面还未脱离危险的丈夫,又抹起了眼泪。

梁健见状,摸了一张餐巾纸,正要递过去,忽然不远处转角的地方走出来一个女人,拎着一个囊囊鼓鼓的布袋子,朝着这边走过来。还没走近,就开始喊:“妈!”

梁健转头看去,走过来的女人脸有点熟。梁健略微一愣后,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谁,李春发的大女儿,张启生的儿媳妇。

女人也认出了梁健,尴尬而又勉强地朝梁健笑了笑,问:“梁书记,你们是过来看我爸的吗?”

张启生夫人听到声音,抬头看到梁健,立即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偏过头把眼泪擦了,跟梁健道歉:“不好意思,我没看到您!”

梁健拦住她:“没事。”说着,把餐巾纸递了过去。张启生夫人不好意思地接了。

梁健慰问了几句,正要琢磨着,要怎么开口问比较好的时候,李春发的那位大女儿忽然问:“梁书记,方便吗?”

梁健讶异地看向她,愣了愣后,道:“方便。”

两人走远了一些,梁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她抿着嘴,似乎还有些犹豫。梁健大概能猜到她想说什么,心里难免有些焦急。忍不住就道:“是不是跟你的公公有关?”

李春发大女儿点点头,道:“我怀疑我爸他这次病发不是什么意外。”

“理由呢?”梁健问。

她迟疑了一下,回答:“他出事之前,曾交给我一把钥匙。说让我保管好,万一他出事的话,就让我把这个钥匙交给省日报的一个名叫黄涛的记者。但是,我爸出事这两天,我一直在找人打听这个人,都没打听到。想来想去,还是交给你吧,也算是完成了我爸的嘱托!”

说着,她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她将其中的一个比较小巧的银色钥匙弄了下来。钥匙拿在手里,她却没递过来。

梁健顿时意识到,她应该还是有条件的吧。

现在的人,凡是觉得自己手里有点东西的,都会讲条件。比如当初城东的居民,又比如之前的许单,再到眼下的这位李春发的大女儿。

梁健没急着开口,他要等她先开口。

两人就这么大眼对小眼的看了会儿后,李春发的大女儿有点扛不住了,躲开了梁健的目光,道:“我有个小小的要求!”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要求!”她转回目光,不太自信地看着梁健,道:“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现在就把这个钥匙给你!”说完,她还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生怕梁健不同意,掉头就走。

对于她这种没什么底气,且没什么经验的表现,梁健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人呐,总是容易在稍微对自己有利的局面里将自己看得过于重要。

不过,对于李春发女儿那个未说出口的要求,也不妨听听,看在张启生那天晚上愿意来找他的份上。梁健便说:“你先说要求。”

李春发女儿对于梁健没有满口答应,有些失望。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钥匙,犹豫了一会后,咬了咬牙,道:“我就是想让你把我爸从精神病院放了。前几天我去看过他,他在里面过得一点也不好!”她说着抬头看向梁健时,竟是眼泪汪汪的模样。虽然当初李春发的事情闹出了许多乌龙,但梁健到底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眼前这女人也谈不上恨不恨,甚至连讨厌也算不上。此刻看她可怜兮兮,梁健忽然怀疑自己是否过分较真了些。可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就算梁健是个普通人,李春发这结果,其实也不算严重。

正在梁健准备松口答应时,李春发女儿又说了一句话:“当初也不是自己想要砸你的,他是受人教唆的!他是个老年痴呆,他懂什么!”

梁健心里震了震。他记得,当时她来替李春发求情的时候,他就问过她为什么李春发要拿石头砸他,他们素昧平生,更是无冤无仇。

当时她的回答时,他父亲发病的时候有些不合理行为是常有的事情。梁健记得清楚的一句话是,她当时说他父亲有时连她儿子也要打。当时,梁健心里虽然对她这句话没有全部信,但也有了七八分的相信。此刻,再听到她透露出当时的真相,梁健心情十分复杂。

他看着她,道:“那你先说说当时那件事的真相吧!”

她似乎并不打算说出这个事实,对于自己刚才的口快,她脸上依然还有惊讶和懊恼没有褪去。听到梁健的问题,她支吾着迟迟不肯说出真相。

梁健看了看她手里的钥匙,然后缓缓说道:“你公公出事前的那一天晚上来找过我,他跟我说了很多,所以说这个钥匙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所以,你也不用拿这个钥匙来跟我做交易。不过,你的要求不是不可以考虑,条件么,就是当时你父亲砸我那件事的背后真相。只要你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我就可以立马让他们把你父亲放了!”

她犹犹豫豫,终究还是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