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51远未结束(二)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02 字数:3380 阅读进度:1266/1780

叶华婷跟着胡东来的时间不短。胡东来的一些事情,她应该知道一些。只不过……

梁健犹豫了一下,问华晨:“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华婷会在胡东来的身边做事?”

梁健说完,看着华晨。华晨抿着嘴,许久没有说话。良久后,才叹了一声,道:“一言难尽,不说也罢。”

华晨不想说,梁健也不好勉强。这毕竟是他的家事。

可是,城东项目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梁健不甘心。今天处处碰壁,他更加不甘心。

梁健还想说些什么,华晨却态度很坚决,梁健话还没出口,就被华晨用话堵住:“梁书记你也是个父亲,如果是想劝我的话,就不必了!”

梁健的话到了嘴边只好又吞了回去。

话已至此,梁健多坐已然没有必要。走出那个院子,梁健站在门口,再次感觉到一种无力感从脚底爬上来,蔓延至全身。

头顶的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被厚厚的乌云给遮住了,本来还算温暖的天气,没了太阳,竟一下子又有了几分凛冬的寒意。

小五的声音忽然传来:“哥,上车吧。”

梁健看向站在车旁,拉开了车门等着他的小五,忽然想到了唐家,想到了那张纸。

梁健忽然想,是不是只要他签下这个字,那么如今牵绊他的这些阻力都会消失?

他告诉小五:“我想走一段。”

小五抬头看了一眼天,道:“可能会下雨。”

梁健也抬头看了一眼,才一会儿的功夫,云层就比刚才厚了不少,透着乌色,似乎真的要下雨呢!这天气,还真是说变就变!

梁健迈步下了台阶,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他需要想一想。

一路走,风吹在脸上,有点冷。脑子里也有点乱。一边是自己的不甘心,和唐家所拥有的权力带来的美好,一边是他心里的别扭,和项部长那边的压力。

如何取舍?何去何从?

亦或者,索性抛开一切,就带着项瑾和孩子,做一个平凡普通人。不去管太和是不是能走上正轨,不去管城东项目是不是能成,去他丫的城东,去他丫的太和,去他丫的刁一民……

可是,他真的能放下吗?

梁健不断地,反复地问自己这个问题,可始终都无法得到一个坚定的回答。他知道,他自己不甘心。

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一滴雨落到了脸上。梁健一抬头,又一滴滴了下来,看来是真下雨了。

小五停了车,拿了伞跑过来给梁健撑上。梁健看了他一眼,问:“你觉得,我来掌管唐家的话,合适吗?”

小五笑了一下,回答:“我小时候,唐一常说一个词,熟能生巧!”

“有些事是需要天分的。就好像当官这回事,我就觉得,我少了点天分!”梁健说完,自嘲地笑了笑。

小五却认真地摇了摇头,道:“您不是少了天分,您是自己还没想明白。”

梁健诧异地看了小五一眼,问他:“那你说,我该想明白什么?”

小五沉默了一下,回答:“这个我说不好。不过,以前听首长说过一句话。”

“你说。”

小五看着梁健回答:“在其位谋其政。”

梁健愣了愣后,心里仔仔细细地将这六个字反复琢磨了几遍后,看向小五的目光里多了些惊讶。

别看他平时话不多,更多时候只是做做他的司机。可是,他从来旁观很多事情,心里其实很清楚。

梁健懂小五的意思,他这话想表达的意思,其实跟之前项部长还有老赵曾经跟梁健说过的,差不离。

但,梁健一直不想面对的,是这句话中所谓的谋其政,其中的政又是什么政!

梁健只是,单纯地想为当地百姓做点什么。他到太和之后,先是想办法解决娄山和娄山煤矿的那件事,后来又想关闭部分中小型煤矿,从根源上改善太和的生态环境,争取还太和市人民一个蓝天,最后,他想引进企业投资,带动太和的经济,改善太和的经济环境。可他做的这些,在很多人眼里,都成了一种挑衅。很多人看不惯,认为他在装腔作势,认为他在哗众取宠,想要打压他,他反抗了,他错了吗?

他错了吗?

梁健不得不承认,他错了。错在哪里呢?错在他太过认真?

雨开始大了,啪啪啪地砸在伞面上,却没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不过是有节奏的嘈杂。

梁健深吸了口气,带着湿气的空气吸入胸腔,倒是忽然让他有些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下。梁健抬眼看去,刚才厚厚的云层,此刻中间又似乎薄了点,透了点光。

梁健想,这世上的事情,大都应该都跟此时的天气一样,本来的晴空万里,说不定哪里飘来一片乌云,然后就开始噼里啪啦的小雨,大雨小雨暴雨谁也说不好。不过,雨总是又停的时候,再多的乌云,也总有散的时候。

总有散的时候?什么时候?

梁健又问自己。

这个社会,就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就拿这一次和罗贯中的事情来说,如果他没有一个放在古代可以说是官拜一品的老丈人,他根本就见不到老赵,更别提老赵给个面子查这件事。哪怕他手里捏着再多的证据又如何?就算梁健把他手里这些证据全部抛到公众面前,在这个死的都能说成活的的社会,证据也能成为伪造的。所以说,他之所以能赢罗贯中,归根究底,就是因为他有一个即使退休了依然还有余热的老丈人,若不是他,这场仗,输的必然会是他梁健。

当然,梁健明白,这次的事情里,唐家肯定也暗中出了力。唐一不提,梁健心里也清楚。

这些梁健一直不肯承认的东西,此刻全都一清二楚地摊开在自己面前时,即使难看,梁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

这是一个靠关系的社会。做坏事要靠关系,做好事,同样也要靠关系。

这话虽然难听,但却是是个事实。

梁健苦笑了一下,心里最后的那些侥幸和矫情,也终于连同这场雨一样,一起滚到了泥土里。

梁健扭身往车里走。坐到车里后,梁健看着前面开车的小五,打死心底最后的那一丝犹豫,问小五:“你累吗?不累的话,现在去一趟北京。”

小五没说话,但十几分钟后,车子已经开到了高速入口。

到北京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梁健让小五联系了唐一,问清楚位置后,直接找了过去。梁健的突然到来,对唐一来说,似乎并不意外。

他看到梁健后的第一句话是:“想通了?”

梁健诧异了下过后,点头:“是的。不过,我有条件。”

“你说。”唐一爽快答应。

梁健本想直接说,让唐家想办法恢复他市委书记的身份,并且摆平城东项目的事情,但转念一想,这些事情太细,不合适。梁健迟疑了一下过后,问唐一:“华晨集团你应该知道吧?”

唐一点头:“好像有过接触。”

梁健道:“他们集团现在有些危机,我想让你帮忙度过这次的危机。”

唐一看着梁健,笑了笑,问:“还有其他的吗?”

梁健摇头。

唐一笑着看了他一会后,道:“我本以为你的要求会更多一点,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

梁健道:“这也不是件小事。”

“不管是不是小事,总之我会办好的。给我两天时间。”唐一道。

梁健点头后,想了想,又想提醒唐一一句关于华晨女儿叶华婷的事情,但又想到唐一素来对他的事情比较清楚,华晨集团一直跟他多少有些牵扯,集团的情况,唐一应该早就已经摸清楚。梁健便又将话吞了回去。

唐一问他:“你这次来就为了这件事?”

梁健点头。

唐一说:“这件事,打个电话也能解决。”

梁健看着他接过话:“对我来说,这个决定很重要。”

唐一笑了笑,表示理解。

过了一会,他有个电话进来,唐一出去接了。一会儿后,他回来,忽然问梁健:“蒙蒙听说你在这,要过来见见你。对了,你们晚饭应该还没吃吧?”

梁健点头。

“那就一起去吃个晚饭吧。”唐一说完就去安排了。

蒙蒙没多久就到了,看到梁健,有些开心。蒙蒙和上次在美国相见,情绪上,气色上都好了不少。

一见面,蒙蒙便故意打趣梁健:“哥,你说给我找的男朋友呢?带来了吗?”

梁健只能不好意思地笑,这件事是他食言在先。蒙蒙也无意为难他,打趣了一句过后,便扯开了话题。四人坐了下来,吃了顿饭,唠了些家常后,梁健便提出要回长白山庄。

蒙蒙竟也提出,说要跟着一起去。

梁健有些为难。第一蒙蒙是唐家的人。第二,蒙蒙与项瑾项部长他们也才只是在美国的时候见过,并不是很熟。唐突将她带过去,有些不合适。但蒙蒙看着梁健,水光闪闪的大眼睛盯着她,故意装出可怜兮兮地模样,梁健也不好意思拒绝,更何况之前男朋友的事情,他也食言在先了。

梁健犹豫了一下后,便对蒙蒙说:“这样吧,我先问下你嫂子。她的身体你也清楚。”

梁健说完去给项瑾打电话,项瑾得知他在北京后,有些惊讶。梁健告诉他蒙蒙要与她一起过来后,项瑾倒也没什么不快,反而有些开心。梁健仔细一想,项瑾待在长白山庄,那里虽然空气好,但到底冷清。这几日,虽然余悦他们在,但也没有整天陪着说话。蒙蒙去了那里,多少能陪她说说话,也能聊解些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