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55会见华晨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09 字数:3223 阅读进度:1270/1780

不知别人是否记得,梁健被停职的时候,罗贯中曾在他的办公室里耀武扬威过几天。但,不管别人是否记得,梁健都记得。

梁健到的时候,市委办的人已经把办公室打扫好了。沈连清打开门,梁健走进去,便看到窗户开着在通风,地板上,还有些地方留着水印。门左边靠墙放着的立柜上,电茶壶里腾腾冒着热气,黑色皮沙发锃亮锃亮的,似乎重新打了蜡。茶几玻璃上擦得一尘不染,上面放着一盆绿莹莹的植物,竟还开着鲜红的花,像火一样。再看书桌上,该有的东西都有,不该有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后面的书柜里,曾经他放进去的书和零碎的东西,也似乎都在原位放着没有动过。

梁健想,市委办这一番打扫应该是花了心思的。

虽说,这些心思可能只是奉承讨好,毕竟现在他可是省里的一个红人。虽然上面没有明说,可谁都清楚,当初罗贯中倒台跟他梁健有脱不开的关系。甚至,这两天梁健还听到了一个说法,说是梁健来西陵省,就是上面特意安排过来让他来瓦解罗贯中这个贪污体系的。不过,应该没什么人把这个说法当真。梁健听后,也只是一笑而过。

无论当初是因为什么来的西陵,这场仗终究是他赢了。这个办公室,便是他的奖励。

沈连清默默地去给他泡茶,梁健站在原地感慨了好一会儿,才迈步走到书桌旁,坐下来。

茶泡好,还没凉,广豫元来了。

最近的广豫元也有点不太寻常。许久不见,今天的他有些沧桑。人似乎瘦了些,下巴上泛着青色胡茬,黑眼圈也挺重,似乎好几天没好好睡了。

梁健皱了皱眉头问他:“你这是怎么了?”

“哦,这两天有点失眠,没睡好。”广豫元随口回答。他神态自若,并不像是在说谎。梁健也没多想,接过广豫元递过来关于最近工作的报告,看了一眼就先放在了一边,抬头问广豫元:“华晨集团这两天情况怎么样?我看股价好像有回升!”

提到华晨集团,广豫元便神态有些不自然。迟疑了一会,才回答梁健:“华晨集团的问题有些复杂。现在不仅仅是外部问题,还有内部问题。华晨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不是很好,他很可能会借此机会退休。”

“退休?”梁健惊得叫了出来。随即,自觉失态,又压下心惊,尽量平静地问华晨:“他这个时候退休,那华晨集团这个担子谁来挑?”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华夫应该会继承华晨的位子。”广豫元回答。华夫这名字不陌生,当时因为城东项目的事情,梁健跟他接触过。这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但在梁健看来,经验还不足,缺少一点沉稳。如果这个时候由华夫来接华晨的棒,他未必能担得起华晨集团这个重担。何况这个时候,华晨集团易主,对于股价来说必然会有所打击。此时正是虎视眈眈的时刻,华晨这时候退位,难道不是昏招?

而且,对于梁健来说,如果这个时候华晨集团爆出易主的消息,那么城东项目合作破裂,可以说必然的结果了。

难道,真要放弃华晨集团?

华晨集团作为上市企业,实力雄厚。若不是这接连几次的风波,华晨集团和太和市的合作绝对可以说十分优质的。华晨集团带着城东项目的入驻,对太和市现在处于低谷的经济水平是一个很大的拉升。可是,因为罗贯中势力的搅合,华晨集团的股价一跌再跌,资产缩水不少。而股市的动荡,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资产的缩水,更有百姓对这个企业的信任度,这才是关键。

梁健对太和市政府的掌控力度不足,本来就有些人对于城东项目的事情另有想法,如此一来,不同意见只会更大声。

而目前为止,最关键的是娄江源那边。城东项目的事情,应该是之前罗贯中还在位时,刁一民,罗贯中和他之间的一场交易。罗贯中现在倒台,但刁一民还在位子上。这重新审核之路,在娄江源那里,应该是不得不走之路。

梁健本想争取一把,但华晨集团却在这个时候掉了链子。俗话说,强按牛头不喝水。这华晨集团都已经准备放弃,那他梁健一个人再挖空心思的努力没什么用!

可话是如此说,真要让娄江源将城东项目重新纳入审核,梁健却还是有些不甘心的。但虽然不是小气的人,但到底还不够豁达。

梁健抿着嘴不说话,广豫元应该是能感觉到梁健对于这个消息的震惊和失望,他添了添嘴唇,替华晨说话:“这一次罗贯中的事情,华晨的前妻被牵连进去,他的女儿也因为胡东来受了牵连,虽然后来有贵人帮忙她女儿算是没事了。但对于华晨来讲,打击很大。他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亲生女儿,可这女儿到头来却还是怪他。所以他目前状态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我虽然跟他还算熟,但这到底是人家的私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梁健摆摆手,示意他别再说了。广豫元有些尴尬的止了声音。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他:“江源同志要把城东项目重新审核,这件事上次我跟你提过,你了解过了吗?”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才点头:“江源同志最近似乎在跟海滨市的一个房企在接触。这应该是一个因素。”

“海滨市的房企?”梁健皱了皱眉头:“什么实力清楚吗?”

“据说该企业已经有十来年的建筑经验,但我简单查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一些相关的案例。最早的一个案例是三年前的,在海滨市下面的一个县,造了一个安置小区。但该小区后来的业主投诉很多,房屋漏水等问题很严重,甚至有一幢楼还出现了倾斜。但当地政府对此进行核验后,说是地下水抽取过度,地质下陷的缘故,房屋本身并无问题。最近的一个案例是在我们西陵省的,在晋中市那边,也是一个安居工程,目前还没完工。”广豫元的准备工作做得很足。

梁健点点头,道:“你回头把这个企业的资料整理一下发我一份。江源同志还有接触其他的企业吗?”

广豫元摇摇头,答:“目前来看,就这么一个。”

梁健也没多问,广豫元坐了一会就走了。他走后,梁健却想着他刚才说的那个房企的事情。城东那里,河两边面积不小。当初因为希望华晨集团早点进驻,早点把项目敲定,所以征地拆迁合同都是尽快地签好了。而现在,如果华晨退出,娄江源接触的那个房企有这个实力接盘这整个面积吗?

先不说这个房企的建筑质量如何,就先说,如果接不下,剩下的面积怎么办?

那些等着拿拆迁补偿款的公司和个人,可不会因为你们找不到接盘侠,而容忍你们将款项一拖再拖,到时候,款项不能到位,势必又会迎来一场怨声载道。

梁健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有必要再找娄江源慎重的谈一次。无论他之前做了什么,梁健还是希望,他还是有心为太和市的利益考虑的。

只要能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其他的那些,梁健可以暂时不去考虑。

不过,今天娄江源并不在市里。这是他昨天说的。

梁健起身在办公室来回走了好几圈,这滨海市房企的事情,始终让他放不下心。可能也有不甘心的因素。梁健决定,还是再找华晨谈一谈,无论如何,再尝试一把。

意外的是,当梁健拨通华晨的电话,华晨却主动说他在太和,想见面聊聊。

梁健感觉,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如果华晨能够在这件事上坚挺住,那么梁健可以保证,就算重新审核,这城东项目还是华晨集团的。

梁健本想与华晨约在外面,但后来想到,娄江源偷偷摸摸重新审核城东项目,梁健若是拆穿了说,难免不好。不如就用华晨现身市政府,给娄江源表个态,也让他心里有个数。梁健还让沈连清联系了宣传部,让他们拍好照片,做好记录。等梁健这边事情若是谈妥,这些照片和记录,就是梁健给娄江源的有一个态度展示,同时也是为了安稳老百姓的心。

华晨还没到,广豫元就收到了消息。

梁健亲自在楼下等的他,广豫元就站在旁边。

车子一到,华晨走下车和梁健握手笑谈的画面,很多人都看到了。早已准备好的宣传部干事咔嚓咔嚓迅速地用相机记录了这些画面。

梁健和华晨的谈话,安排在了小会议室内。广豫元作陪,沈连清记录。对于梁健这样隆重地排场,华晨也是有些惊讶。刚坐下,便有些尴尬地笑道:“梁书记今天搞得这么隆重,都让我有些怯场了!”

梁健笑答:“华董事是我们太和市将来主要的战略合作伙伴,搞隆重一些也是应该的,正好也定一定那些老百姓的心,省得他们一天到晚的瞎猜测,不放心!”

华晨听了梁健的话后,有些不自然,迟疑着开口:“梁书记,有些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梁健接过话:“我都知道。但你可以先听我说!”

华晨愣了愣,点头:“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