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56你死我亡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09 字数:3349 阅读进度:1271/1780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道:“男人,要是连自己的事业都保不住,又凭什么去保住家庭?从哪里跌倒,就该从哪里爬起来!何况,华晨集团还没输呢,华董事就这么急着认输,合适吗?”

梁健这话,可谓丝毫没有留情。华晨有些尴尬,看了广豫元一眼,仿佛在责怪他与梁健多说。

广豫元却无视他的责怪,附和着梁健说道:“我觉得梁书记说得挺对。有些话本来不想说,但今天到这个份上了,我也说几句。你和美婷早就离婚了,这么多年,你早该放下了。再说华婷,她也大了,做什么选择就该承担什么后果。她不理解你,那是她不懂事。但是,你不一样,你应该清楚。华夫是不错,但到底年轻,华晨集团现在前有狼后有虎的,他一个不慎,就成了罪人,你于心何忍?”

华晨面色难看,广豫元的话将他的一切都扒光了在梁健面前晒了出来,难免自尊感觉受挫。但他到底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

他看向梁健,犹豫了一下,问:“华晨集团现在情况不乐观,你确定还要拉着我这艘破船?”

梁健笑了笑,回答:“没这些事情之前,对于太和市来说,你这华晨集团算得上是一艘巡洋舰。如今出了事,这巡洋舰可以说是出了问题,但未必就是破船了。所谓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你这骆驼还没死,我怕什么?何况,我对自己很自信!只要你这骆驼没死,我就有把握救得回来!”

华晨的眼睛眯了眯,似乎是梁健这有些嚣张的宣言让华晨找回了一些往日的自信。他重重地喊了一声:“好!”

梁健一笑,伸出手去,与他握在一起,道:“那就先预祝我们合作成功!”

握过手后,两人又重新冷静下来,静静地细谈这次合作的一些细节问题,包括,如何让华晨集团这头病骆驼重新好起来。

许是梁健刚才的那番话,让华晨对梁健有了信任。梁健问他目前集团存在的问题是,华晨回答得毫不隐瞒。

他说:“目前集团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有公司在背后恶意操纵股价,意图收购。另外一个是,公司内部有人恶意泄露公司机密,公司的账目也有问题。但目前为止还没找到真相。这个问题也是最严重的问题,公司账目中的问题做得很严谨,要不是一次偶然,我很可能到时候被带走了都不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还好,发现得及时。”

这么大的公司,账目出现问题,那可就是大问题,很可能会涉及到经济犯罪问题。梁健之前不知道这个问题,此刻听说,心里立马也是沉了沉。他看了一眼广豫元,广豫元神情中并没有惊讶,显然应该是之前就知道了,可这么大的事情,他并没有跟梁健明说,显然是有意隐瞒了。虽然不知道他这隐瞒是因为华晨集团,还是因为其他什么,梁健都暂且相信他对自己,对这件事是没有其他心思的。

梁健沉吟了一会后,对华晨说道:“有公司恶意操纵股价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但集团内部的事情,我就不太好插手了。”

华晨一听梁健能帮他解决恶意收购的事情,一边惊喜,一边却又觉得不敢全部相信。

能有胆来吃他华晨集团,就算是股价跌到了谷底,那也不是一般的企业能吃下的。有这个实力的企业,国内目前为止不超过一个手。而这样的企业,他们的董事长接触的都是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在他看来,梁健背后只有一个已经退休的项部长,又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能量夸下这样的海口。

不过,疑惑归疑惑,华晨在犹豫过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对于他来说,目前华晨集团陷入困境,虽然他一个人孤注一搏,也未必会输。但他和梁健是合作伙伴,此时若是表现出怀疑会不利于后期的合作,索性不如就先相信他一次。就算梁健没做到,只要能牵扯住一段时间,让他有个喘息的机会,先处理内部问题,那么等他缓过这口气,外部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虽然华晨眼底的惊疑是一闪而过的事情,但梁健还是看到了。他能理解华晨对他的那一丝不信任。说实话,要是他没有答应唐家,那么他今天绝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他也没有去跟华晨说什么,等过几天结果出来,华晨的怀疑自然会不攻自破。

这些说完,梁健找华晨谈话的另外一个主题也该提上来了。

梁健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说道:“既然我们还能继续合作,那我就提一个要求。我希望,你那边能尽快地往我这边转账五百万。”

华晨惊讶了一下,广豫元也是惊讶了一下。就连记录的沈连清都看了一眼梁健。

广豫元犹豫着问:“梁书记,这五百万是用来干嘛的?”

这也是华晨想知道的。所以广豫元一问,华晨就看着梁健。

梁健微微一笑,道:“用途嘛,跟我今天隆重迎接华董事的道理是一样的。不过,这笔钱不是给老百姓看的,是给某几个特定的人看的。毕竟,你我是签了合同的,只要我们之间这合作关系敲铁实了,那么旁人想要撬这个墙角,也的先掂量掂量自己手里那根撬棍结不结实!”

梁健说完看着华晨,看到他脸上有犹豫,梁健毫不意外。他笑了笑,继续说道:“要是华董事不放心,我可以私人给你写个欠条,要是这一次我们这合作没成功,那我私人还你五百万,怎么样?”

华晨也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收梁健这欠条。但他不收,梁健却还是写了。这是为了给华晨打一记强心针,也为了华晨能够在接下去解决内部矛盾的事情上能够全力以赴,不遗余力。

虽然五百万对于梁健来说,有点重。不过,这也算是梁健的孤注一掷。若是梁健真能把华晨集团和太和市的合作敲铁实了,那么他在市政府内,就算是真正的站稳了脚跟,娄江源即使站在刁一民那里,也始终是被他压了一头。

这一头一压,那么今后他在市政府的工作开展就会相对来说顺利很多。

虽然说,曾经两人关系和谐,可以说是朋友,如今就这样针锋相对,事事都要防备他,有些不太好。但政治就是政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是梁健这些年辗转各地,看似风光实则憋屈的经历后所总结出来的经验。

该谈的东西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废话自然就不多说了,梁健又亲自送华晨到了大楼下,看着华晨上车后才离开。

回到办公室,梁健立即让沈连清将之前的谈话整理一下,把关于华晨集团问题的那一段删了,也把五百万欠条的事情删了,再美化一下,就成了华晨集团要求加快合作进度,主动提出要先转账五百万,敲定合作一事,并且也是为了支持市委书记梁健的工作,方便拆迁工作的进行,和赔偿款的派发。

稿子刚写好,宣传部那边整理好的图片也送过来了。梁健挑了几张,和沈连清的稿子一起重新交给了送图片过来的朱琪,叮嘱她要尽快发出去,并且要加大宣传力度。

朱琪接过稿子和图片后,却坐在那里,欲言又止。梁健看向他,诧异地问:“有事?”

朱琪这才开了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梁健道!

朱琪便道:“组织部部长的位置一直空着,如果余有为同志回不来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跟上面反映,让他们早点安排人过来接手组织部的工作?”

朱琪这话乍听上去似乎没什么矛盾,可她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明显就是心里有些心虚。如果她真的关心组织部的工作,那么她又心虚什么呢?她作为一个宣传部部长,市委常委,完全有权说这句话。所以,她在心虚什么?

梁健想起,他刚来这边时,曾怀疑过朱琪和余有为之间有些怪异。后来也曾试探过朱琪和余有为之间的关系,当时朱琪的反应,梁健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不过之后,朱琪在工作上,也比较主动,梁健也就算是刻意地不再关注过她和余有为之间的问题。再后来,一堆事出来,梁健就将此事给忘了。

而这一次,朱琪这看似毫无破绽的问题,却被她的眼神出卖了。

余有为被抓,朱琪应该是慌了。她看似关心组织部的工作,实则是想打探,余有为是不是能安全回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朱琪跟余有为之间应该是真的有问题。

梁健心里一琢磨,便道:“我已经跟省里反应过了,目前的打算是先让禾常青同志兼管一下组织部的工作。”

“那省里怎么说?”朱琪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梁健道:“省里啊!目前还不清楚。”

朱琪听后,哦了一声,有些失望。愣了几秒才重新调整表情,状若无事地站起来,跟梁健告辞。

梁健没有拆穿她,看着她出去后,心里想着,朱琪和余有为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余有为被带走也有段时间了,如果朱琪有什么重要问题,那么朱琪断不可能还能坐在这里。难道余有为还没松口?

梁健觉得余有为不像是这么‘坚贞不屈’的人!

又或者,余有为并没有将朱琪供出来?从那次试探,朱琪的反应来看,余有为和朱琪之间,应该是有什么两性关系的。而且,朱琪对于余有为的感情很可能更多一些。

但关键是,余有为像是这么重情的人吗?

好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