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58并非慈善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10 字数:3353 阅读进度:1273/1780

一行人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梁健扶着朱琪坐上车。没多久,朱琪就睡着了。车子开到市里,小五问梁健朱琪住哪里。梁健叫了朱琪好几次都没叫醒。梁健没办法,就让小五先带人到太和宾馆。到了太和宾馆,梁健刚准备让小五去叫两个服务员来将朱琪弄进去安排房间休息,话要出口的时候,忽然想到了那位经理杨弯。他顿了顿后,说出口的话成了:“你去跟前台说一下,让他们把杨经理叫过来。”

小五立即就去了。没多久杨弯就出来了。杨弯依然是那身白衬衫包臀裙。白衬衫似乎永远解着三个扣子,胸前那片雪白的肌肤在手臂晃动间,若隐若现,偶尔还能看到那容易引人犯罪的乳沟。

杨弯走过来敲了敲梁健的车窗。梁健下车,对杨弯说道:“市委宣传部的朱部长在车里,她喝多了。你帮忙安排一下。”

杨弯立即明白了梁健的意思,道:“行,没问题。那梁书记,你先上去休息吧,让司机把车开到底下停车场就行了。”

梁健便走了,杨弯跟在梁健后面进了宾馆。梁健回到房间后没多久,杨弯就来敲门告诉梁健,朱琪已经安排在了他隔壁的隔壁。

“谢谢,辛苦了!”梁健一边说道,一边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视线落到她伟大的胸前。

梁健很不争气地就想到昨天的那碟桂花糕,那种香甜软糯的感觉回味在舌尖时,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还真是没用啊!

杨经理似乎能看穿人心一般,变魔术一般从边上推出了一个小餐车,上面放着两碟小点心,其中一碟就是桂花糕。还有一杯水样的液体。

杨弯说:“这是我让厨房准备的一点点心,和一杯蜂蜜柠檬水。我给您送进去吧!”

梁健有种被人看透的尴尬,他一边假装镇定地让开门,让杨弯推车进去,一边道:“昨天不是说了么,这种事以后让其他的人做就可以了。”

杨弯微微笑着:“我总是要过来的,就顺手带过来了!”她放好点心,又端起那杯蜂蜜柠檬水,递到了梁健的面前。

梁健接过。刚要说话,杨弯微微低头,道:“那梁书记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梁健想说的话被噎在了喉咙口。

杨弯走后,梁健喝了一口那蜂蜜水,又转头去看了看那碟桂花糕。

梁健再次想到了禾常青对杨弯的那三个字的评价,忽然间有了些认同。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呢!

这一夜,安然而过。清晨六点半,梁健睁开眼,外面阳光灿烂。梁健走出卧室,茶几上那两碟点心还在。梁健笑了笑,转身进了洗手间。

过了会,沈连清带着早餐来敲门。梁健诧异:“今天的早餐怎么在你手里?”

沈连清回答:“我刚电梯出来碰到那位杨经理过来送早餐,我就接过来了!”

梁健没说什么。沈连清一边拿着早餐进屋,一边说道:“朱部长好像还没起,要不要我去叫她过来一起吃早餐?”

沈连清一提,梁健才想起,昨天晚上朱琪也是歇在这里的。再看早餐,显然比以前三人份要多。应该是杨弯特地让人多准备了一份。

梁健想了想,道:“我去叫吧。”便出门,走到朱琪门前,抬手敲了敲。第一回,没人应。第二回,没人应。第三回……

“等一下!”朱琪有些慌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片刻后,门才咔哒一声开了。朱琪衣衫有些不太整齐,头发也有些凌乱,看到门外的梁健,几秒的茫然诧异后便是慌张和手足无措。梁健无意让她难堪,便主动解释:“你昨天喝多了,我也不知道你住哪,没办法让司机送你回去,只好把你安排到这里来了!”

朱琪脸颊微红,躲着梁健的目光,回答:“昨天是我失态了,我不应该喝那么多的。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梁书记见笑了!”

梁健笑笑,道:“没事。谁都有个烦心的时候嘛!对了,你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吧。我就你左手边第二间。”

朱琪点头。

梁健回到房内,大约一刻钟后,朱琪过来了,她又恢复了平日里那个带着点自信高冷的宣传部部长。

吃过早饭,准备出发去办公室。梁健问朱琪:“一起走吧?”

朱琪拒绝了:“梁书记先过去吧。我得回去换身衣服!”

梁健朱琪之所以拒绝,换衣服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被人看到早上她和梁健坐同一辆车来上班,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虽然梁健心里一片坦荡,但朱琪谨慎也属正常。

梁健也不勉强,自己坐了车就走了。朱琪在他走后不久,也匆匆离开了那里。

梁健刚到办公室没多久,就收到消息,华晨集团已经将五百万打过来了,预计三个工作日内就会到太和市这边的帐上。梁健立即让沈连清跟相关负责人打了招呼,郑重嘱咐,这五百万是专款专项,没有他的批示,任何人都不能动。

这边嘱咐好后,既然华晨集团钱已经给了,那么该梁健做的事,梁健也得做对不对。梁健拨通了唐一的电话。这帮华晨集团的事情,也只能来靠唐家做了。

唐一接通梁健的电话就说:“有什么事要我做?”

唐一的直接虽然让梁健有些不好意思,但并不讨厌。梁健回答:“还是之前跟你说起过的华晨集团。华晨集团目前是我这边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但有公司在针对华晨集团搞恶意收购,这会影响到我这边项目的进度。我希望你能帮这个忙!”

“忙可以帮,但不是无条件的!”唐一毫不犹豫地回答,似乎早有准备。梁健楞了一下,问:“什么意思?”

唐一顿了一下,叹了一声,道:“梁健,唐家不是开慈善的!你知道,你一句帮忙,我需要去动用多少人脉,多少资源吗?”

梁健明白这件事不容易,可是以唐家的势力,就算不是轻而易举,难道不应该是毫无难度的吗?而他作为唐家培养的接班人,为何唐一要跟他谈条件?

梁健心里有些不好受,像是受了欺骗。一边花言巧语地哄他签了那个跟卖身契一样的东西,一边却又立即开始讲条件,这简直就有些欺人太甚。

梁健越想这心里的火气就越大,脑子一冲动,张口便说:“既然你唐家要让我来做这个接班人,那是不是你唐家就应该无条件地支持我的事业?”

唐一笑了起来,道:“梁健你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你真的不懂?”

其实,梁健的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此刻唐一这么一说,不由得脸上有些烫。他怎么不懂。他懂。

只不过,他还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和定位调整过来。在他眼里,唐家还是唐家,他还是他。他们不是一体的。可在唐一眼里,唐家是唐家,梁健也是唐家。

华晨集团的事,不是碰碰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情。梁健或许都没有办法具体去想象,唐一答应帮这个忙的话,唐家需要付出多少人力财力。

梁健是知错就改的好孩子。跟唐一之间相处久了,唐一的宽容和智慧,有时候就像是个长辈,而他也确实是个长辈。所以,梁健也没觉得有什么放不下脸面架子的,立即就跟唐一道了歉,然后问他:“您有什么条件,您说。”

对于梁健从你到您的变化。唐一笑了笑,没说什么。他说:“条件的话,我会跟华晨集团亲自谈。你只要做个中间人,搭个线就可以了!”

这样也好,省得梁健在转述的时候,在华晨面前不好意思。梁健立马就跟华晨联系了一下,跟他说了一下唐一要找他谈事情的事情。

梁健不知道唐一跟华晨是怎么谈的,具体谈了什么。总之,后来下午的时候,华晨给梁健打了个电话,问梁健:“梁书记,你这隐藏得够深啊!”

梁健以为他知道了他和唐家之间的关系,尴尬地笑了两声。正在想说点什么好的时候,华晨忽然又道:“华斯集团在美国那边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大企业,没想到你竟然能联系到他们帮忙!真是让我太意外了!”

梁健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后,就顺着他的话说道:“不过是凑巧而已!凑巧而已!对了,他们跟你怎么谈的?”

华晨声音略微沉重了一点:“他答应注资帮我们拉高股价,但是他要求拥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可不是一个小数位。要知道,华晨手里也没有这么多的股份。梁健吃了一惊,唐一这胃口可是不小,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啊!

想到这,梁健的脸上都有些火辣辣地。他尴尬地问:“那你同意了?”

“嗯,同意了!不过,股份谈到了百分之二十。”华晨说道。

百分之二十,虽然还是很多,但相对来说,已经好了很多。梁健松了松气,刚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委婉地表示下歉意,华晨忽然接着说道:“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华斯集团和我们华晨集团本身就非亲非故,他们肯出手,我就很感激了。二十的股份虽然多。但比起其他选择,已经算好了。我想得开!”

“你想得开就好!”梁健再次松了口气,道。

华晨笑了笑,又问:“梁书记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专门谢谢你!”

梁健忙道:“饭就暂时不吃了,留着等我们大获全胜的时候再吃。”

“好!那就等大获全胜的时候再吃。”华晨的声音似乎又有了之前的那种自信飞扬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