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60进退两难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12 字数:3336 阅读进度:1275/1780

等丁秘书反应过来,杨秘书这茶都快端到娄江源面前了。丁秘书一边在心里将杨秘书骂开了花,一边赶忙过去从杨秘书手里接过了茶:“杨哥,我来吧。这在我办公室,怎么好意思让你动手?你快坐着!”

杨秘书笑笑,道:“这房间里论职位,我最小,我动手应该的!”

娄江源听着这二人对话笑了笑,想:这个丁秘书比这杨秘书还是要少点道行。杨秘书给娄江源倒茶,虽然有些越俎代庖的意思,但那时因为你这个丁秘书的待客礼貌没做好。他娄江源在门口说了好几句话,都没开口说请进来坐一坐。人家替他做足了这个礼数,又泡了茶,你丁秘书应该感谢才是。而丁秘书不仅没感谢,反而还话里话外地挖苦了人家。

娄江源心里虽然想着,可脸上却没动声色。三个人坐着聊了没多久,果然如杨秘书所说,霍省长就出来了。

杨秘书立即走出去迎接霍省长去了。娄江源跟着出去,跟霍家驹打了个照面,寒暄了两句。说话时,娄江源闻到霍家驹身上有股浓郁的烟味,而霍家驹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先前他跟刁一民在房间里谈了什么。

送走霍家驹,丁秘书进去跟刁一民通报过后,娄江源才终于走进刁一民的办公室。

娄江源一进去,就闻到一屋子的烟味。娄江源目光一动,便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有不下于七八个烟头。刁一民是个老烟枪这事,省里不知道的人少。不过,平日里他都抽自己的烟斗,今天怎么抽起了烟。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刁一民刚才跟霍家驹谈的事情,并不愉快。

娄江源一边想,一边快速瞄了一眼刁一民,他站在窗边在透气。娄江源往那边走了几步,大概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叫了声刁书记。

刁一民转过头来,将手里没有抽完还剩下的半根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吐出一口烟,问:“什么事?”

娄江源略低了头回答:“有两件事,想请刁书记做个主。”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声音平静:“直接说事情。”

娄江源的两件事,一是组织部部长的人选问题。二是华晨集团的事情。

娄江源简单陈述过后,刁一民慢慢走回沙发边坐下,端起茶杯喝茶,并不说话。娄江源心里没底,站在那里,有些尴尬。

刁一民似乎很喜欢这种心里压迫。他也不说让娄江源坐下,也不接娄江源的话,就自顾自的喝茶,仿佛娄江源在这个房间里就是一团空气,他完全无视了。

过了好长一会,娄江源终于忍无可忍,咳了一声,打破了这种安静,也算是给自己打了打气,开口说道:“刁书记,上次您跟我提过的那个企业,我已经接触过了。我觉得,他们在资质和实力上,跟华晨集团相差得还是比较大的。这一次,如果贸然换掉华晨集团,我担心有些人有意见!”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他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惜字如金:“坐!”

娄江源松了口气,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刚坐下,就听得刁一民说:“你说的有些人,是指谁?”

娄江源犹豫不决,虽然他知道刁一民心里肯定清楚,但他也知道,刁一民为什么要明知故问。娄江源告诉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一边,那么就再也没有回头之路。既然不能回头是岸,那么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往前走!

娄江源心里一狠,开口回答:“太和市的城东项目,是市委书记梁健同志一手弄起来的。现在我横插一手,我担心他有意见!”娄江源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看了看刁一民,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娄江源迟疑了一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说道:“上个星期,他和华晨集团的董事长在市政府举行了一次会面,还专门做了新闻报道,并且对外放话,华晨集团将会在开工前先支付五百万,用来发放一部分的拆迁赔偿款。他们造势造得挺大,这两天华晨集团股价爬升很快,已经有巅峰时期的一半了。这个时候,如果我提出将华晨集团换成安定建设集团的话,恐怕舆论上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压力!”

他说完,刁一民忽然抬手指指娄江源背后,道:“从你后面的厨里拿包烟出来!”

娄江源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那个靠墙站着的斗厨,便站起来,走过去取了包烟拿回来,拆开,抽出一根,递给娄江源,点上后,又将打火机和烟放好,才返回之前自己坐的那个沙发。

屁股还没沾到沙发,就听得刁一民说:“看来,江源同志是对我有意见!”

娄江源心里一惊,忙说:“怎么会!刁书记您误会了!”

刁一民将嘴里的烟吐了出来,灰白的烟雾在房间里袅袅往上,飘到半空的时候,被窗外吹进来的风,给吹成一缕缕散去。

“安定建设是资历浅了点,但是有些时候资历并不一定就代表了实力,这就跟我们的干部是一样的,难道年轻的干部就一定没有年纪大的干部能干?”刁一民看着娄江源缓缓说道。

娄江源忙点头称是。

刁一民继续说:“我们不能因为人家年轻就不给人家机会,对不对?”

“是!刁书记您说得是!是我想得太狭隘了!”娄江源附和道。

刁一民扯了扯嘴角,从鼻孔里笑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往办公桌那边走。一边走,一边道:“安定建设也没那么大的胃口,华晨集团要是真把五百万打过去了,那你让一步也没事!”

娄江源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让一步,那就是让他低头的意思。况且,当初华晨集团跟太和市签的合同,是整个拆迁面积,现如今要是五百万一到位再让他从华晨集团和梁健嘴里去抢块肉下来,谈何容易?安定建设是他刁一民的裙带关系,却要让他去做这种小人行径。

娄江源看着刁一民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选择站在他这一边。如果那时候坚定不移地站在梁健这边,又何来今天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

正想着,刁一民忽然问:“怎么?心里有意见?”

娄江源回过神,正好对上刁一民审视的目光,心里暗暗一惊,忙说道:“没有!我只是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做容易一些!”

刁一民在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听完他的话,道:“华晨集团现在内部有些问题,我会让审计那边关注一下的。”

娄江源一边惊讶,一边忙说:“谢谢刁书记。”

刚才他心里的不舒服,似乎稍微少了一些。虽然,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打一棒子给颗甜枣的手段而已。

“另外一件事呢?”刁一民问。

娄江源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面,对刁一民说道:“余有为同志走后,这组织部部长的位置一直空着,现在梁健同志让纪委书记禾常青同志暂时兼管着组织部。这虽然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但终归不太合适。我认为,还是尽早将人选定下来才行!”

刁一民眉毛一挑,问:“你说梁健让纪委书记禾常青暂时兼管组织部?”

娄江源点头。

刁一民哼了一声,道:“他倒是精明”说完,又看向娄江源,道:“你的反应就没有梁健快,之前他一直不在太和,你应该比他更有这个机会才是!”

娄江源沉默了一下,道:“目前常委里面,能胜任这个任务的,基本都是和梁健同志关系还好的。”

“那看来你这个市长,也做得不到位嘛!”刁一民像是随口说道。娄江源却已然额头见汗,勉强保持平静地回答:“之前没有想到,确实有失职的地方。”

刁一民没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后,道:“组织部部长的人选,省里意见已经有了,应该再过几天就会定下来。”说完,不等娄江源喘口气,就立即问:“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今天就这样吧!”

娄江源想说的两件最重要的事情已经都说了,虽然还有一两件小事,但不提也问题不大。刁一民的脾气,他也摸了个一二,便立即识趣地出来了。

走到外面,娄江源看到自己的秘书等在丁秘书的门口。娄江源朝他疲惫的笑了笑,然后走过去,跟办公室里面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电脑的丁秘书打了个招呼。丁秘书在里面,听到声音抬头看到娄江源,措手不及地站起来,娄江源朝他摆摆手道:“丁秘书不用送,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丁秘书了,下回来请丁秘书喝茶!”

丁秘书还没想好怎么接话,娄江源就已经带着秘书转身往电梯那边去了。丁秘书在后面,有些懊恼自己的表现。但他转念想到,自己现在是省书记的秘书,二号首长,别人恭维自己也是应该的,这么一想,心里的那点忐忑就没了,反而多了些理直气壮的自信。

另一边,娄江源和秘书二人走到电梯门口,娄江源问秘书:“东西送了吗?”

秘书点头。

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秘书就问娄江源:“我刚才在楼下听人说,这丁秘书转正的可能性不大!”

娄江源神色平静,问他:“你听谁说的?”

秘书回答:“应该是办公室的人吧!”

娄江源看着电梯显示屏上显示的往下红色箭头,淡淡说道:“祸从口出,这话听听就可以了。”

秘书神色一凛,立即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