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61暗地较量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12 字数:3483 阅读进度:1276/1780

三大煤企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关闭。近万员工,几千家庭都等着这份工作吃饭。梁健一时想不到好的计策,就先将此事放了下来,等下次,将人聚到一起,好好的聊一聊这个话题。

但三大煤企不动,威海实业名下的那些小煤矿却是可以动的。第一,这个名正言顺,第二这些小煤矿的安全等各方面都不达标,要是放任不管,万一再发生类似之前青阳县的事情,那就后悔莫及了。

梁健组织了一个小型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目前煤工局的负责人关明,暂代了张启胜工作的刘韬和许卫军,还有沈连清。

沈连清虽然当秘书能让梁健完全的信任,他的工作也做得更好。但沈连清不可能一辈子做梁健的秘书。而且,梁健很可能会在这边结束后,离开这个圈子,那么沈连清的未来,梁健也是时候该考虑了。

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梁健打算让沈连清也正式参与,负责监督,也算是给他一个锻炼和表现的机会。如今,禾常青在兼管组织部,想要将沈连清安排出去,还是不成问题的。

会议时间一到,关明这个重要人物就迟到了。

梁健心里虽然不悦,但只是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会议开始,梁健将他想要关闭威海名下煤矿的想法一说,除了刘韬没什么反应之外,许卫军和关明是相互看了一眼。

梁健看着两人眼神传递,便问:“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先听听。”

许卫军看向关明,关明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威海实业的那些煤矿,当初都是省煤工厅直接处理的,根本没从我们这边走程序。如果现在要关的话,按规定,应该要从省煤工厅那边走。”

关明这话,一半是事实,一半是因为他不想担责任。

梁健怎么会不懂。他笑了笑,道:“要按规定的话,当初威海实业的那件事,你首先就该治个渎职罪!”

梁健这话说得心平气和,可关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许卫军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开口帮关明说话:“梁书记,这威海实业的事情是上面决定的,关明同志实际上也影响不了什么!”

梁健看向他,道:“影响不了,难道不应该跟我汇报吗?再说了,威海实业后面将这些煤矿都承包出去这件事,难道你关明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关明低了头不敢接话。许卫军也不说话了。

梁健看了两人一眼,又道:“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今天也不是为了来追究谁的责任的。总之,要做的事情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就一个要求,要快要彻底!做得好,之前的额事情我既往不咎,做的不好,那就别怪我不给面子。”

“您安排吧。”许卫军看看关明,道。

梁健道:“这件事,刘韬总指挥,你们两个人协助,沈连清就给你们打打下手!要是人手不够,跟明德同志那边借,我会跟他打招呼的。”

许卫军和关明听到梁健让沈连清也参与这次的事情,都有些惊讶,纷纷转头看向坐在一旁没说过话的沈连清。就连从会议开始,连侧目都没有的刘韬也看了一眼沈连清。

许卫军干笑了一下,道:“连清同志每日工作那么忙,我们哪里还好意思让他打下手。”“没事。小沈也不可能一辈子给我当秘书。他在我身边也有几年了,是该让他历练历练了!”梁健笑着说道。

许卫军和关明都面有变色。梁健这是相当于在告诉他们,他要把沈连清放到外面替他去独挡一面了。

看来,近日这人事上应该很快就会有变动了。关明想着这个,立即就想到了自己。吴万博死后,煤工局局长的位置空了这么久,上面迟迟没有消息,看来他这局长之梦是不太可能了。

想到这,关明就有些羡慕沈连清。他觉得沈连清运气好,靠上了一颗大树,这今后的仕途看来是不用愁了。

关明又想到自己。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个副局长当到头了?关明显然不情愿。可他没有什么靠山,想要摘掉这个副字,太难!

关明在想的时候,许卫军也在想。许卫军想的是,梁健最可能将沈连清放到哪个位置上?下放到下面区里县里?还是说,就在这座大楼里找一个有利的位置?

此时,刘韬却笑着说道:“年轻人多给点机会,多锻炼锻炼应该的。小沈,你还不赶紧谢谢梁书记?”刘韬见沈连清有些失神,便出言提醒。

沈连清回过神,立即谢过了梁健。梁健这件事,没跟沈连清打招呼,看他低着头跟他道谢,梁健知道沈连清心里肯定是有些不舒服的。不过,这点不舒服,他应该自己能处理好。

细节的事情,梁健就让刘韬去安排了。会议开始之前,梁健就跟刘韬就这件事打过招呼了。她早有准备,梁健听到一半,觉得刘韬的方案十分靠谱,便放了心,去做其他的事情了,这件事就完全交给了刘韬。

等娄江源从省里回来后,刘韬和许卫军他们四人已经定下方案,决定三天后就开始强制执行。

许卫军会议解散后,就立即跟娄江源那边报了信。娄江源到了之后,就直接来找梁健了。

那会,梁健正准备下班回宾馆。刚走到门口,正好看到娄江源和他的秘书过来。梁健笑问:“江源同志找我?”

“可能要耽误你几分钟,方便吗?”娄江源也笑着说道。

梁健让开门,道:“进来吧。”

秘书留在了沈连清的办公室里。娄江源进门后,梁健又亲自给娄江源泡了一杯茶,用的还是徐京华送的那个茶叶。

娄江源接过来后,就放在了茶几上。梁健在他左手边坐下,看着他问:“江源同志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娄江源点头:“确实有两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你说。”梁健道。

娄江源看着身前的那杯茶,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来这是之前梁健告诉他刁一民送的茶叶。他说:“第一件事是我想跟你聊聊干部培训的事情。这一次的事情,让我深刻意识到了干部素质的重要性。一个干部,除了能力之外,各方面素质也很重要。另外,这次的事情之后,机构内干部短缺的问题也愈发的严重,培训年轻干部在我看来,是迫在眉睫的事情。”说到这里,娄江源顿了顿,然后问梁健:“梁书记,你觉得呢?”

梁健看着娄江源,觉得今天的他,跟之前的他不太一样了,甚至跟那天晚上的他也不太一样了。如果说,那天晚上的他,还有一丝歉疚的话,那今天在他身上就看不到了。今天的他,有点像初认识的时候,但更加具有攻击性。娄江源今天的话,主动而且还强势。

梁健心里泛起些复杂的情绪,他一直认为,他和娄江源之间能够这样一直琴瑟和谐下去。可他忘了,在政治上,信仰这种东西是很脆弱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梁健不怪娄江源,只是有些失望和难受。

他很快就将心底这一缕复杂压下,然后微微一笑,道:“培训年轻干部的事情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那,江源同志你是怎么想的?你先说说看!”

娄江源沉吟了一下才回答:“我认为,可以让各部门推荐一到两个年轻干部然后组织上集中培训,成绩优秀的,可以破格提升。”

这个念头,如果娄江源和梁健之间还是那种和谐的关系,梁健必然是双手称赞。可是,如今两人关系不同往日,梁健必然要多想一些。

方法是好方法,但娄江源在太和的时间要比梁健长,在常委里面梁健或许局势要比娄江源好,但是出了常委,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到时候,娄江源暗中安排一下,参加培训的都是他的嫡系,等到培训结束,就是破格提升的时候。梁健到时候是提升还是不提升?提升,那就是给自己挖坑,不提升,那就是不守信用。

但,此刻如果不答应,那梁健就会显得小气。如果传出去,必然落人口舌,让人诟病。别人会说,他梁健不想给年轻干部机会。这样的话一旦传出去,那梁健的名声可就不好了。

梁健想,答应还是得答应,但如何推荐,推荐的条件,如何考核,如何提升,都要仔细地做好规定,审核要严格。

梁健一边想,一边回答:“这个办法不错,可以试试。不过,我这几天手上事情多,培训班的事情,就只能辛苦你了,怎么实施你可以先想一想,到时候我们再开会商量一下怎么样?”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点头应下。

“那另外一件事呢?”梁健问。

娄江源沉默了两秒钟,才开口:“我听说,你想处理威海实业名下的那些煤矿?”

对于娄江源对这件事的知情,梁健毫不意外。许卫军是市政秘书长,他肯定一出门就跟娄江源那边通了气。

只不过,这件事跟娄江源没什么关系。威海实业也是罗贯中的,娄江源不应该主动找上梁健,相反,他避嫌才对啊!

梁健好奇地问他:“江源同志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娄江源道:“这个倒是没有。对于这些煤矿的关闭,我一直都是十分赞同的。毕竟这些煤矿在安全施工等方面都是不达标的。我就是想问一问,对于那些煤矿工人,梁书记你是怎么安排的?”

这梁健倒是还没想好。这次关闭的都是些小煤矿,工人不多。他们在这里的失业,对于太和市的整个用工市场来说,压力不大,应该很快就能消化。所以,梁健也就没有花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但此刻娄江源提到了,梁健要是回答他还考虑过,这面子上就难看了,更是在娄江源面前失了一手。

————————

周末琐事多一些,更新就慢了一点。会努力调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