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63秘书人选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22 字数:3196 阅读进度:1278/1780

杨弯依旧每日早饭晚饭的伺候,说话温柔,做事有条不紊。看似似乎带着靠近的意思,但总能把握好分寸,唯一把握不好分寸的可能就是她胸前那一对大白兔了。每次都是那么‘放肆’在梁健面前无声地调皮,饶是梁健时不时地提醒自己,偶尔还是会让这偶尔多走漏的一丝春光,弄得有些心猿意马。

周三的时候,华晨打来电话,果然,省里对他们有了动作。据华晨说,省里分别派了三个审计团队分别进驻了他的总公司和两个子公司。政府这边动作十分迅速,审计团队进驻的时候,立马就冻结了他们所有的资金。

还好,在他们冻结的时候,那五百万已经到城东居委会的账户上了。居委会那边在沈连清的监督下,几乎是和款项到账时间差不多的,拿出了一份方案。居委会和沈连清的意见都认为,这次这五百万的派发,最好是梁健和华晨一同出场。

对此,梁健倒也没反对。虽然时间紧张,但如果两人能同时出场,对两人的声誉和华晨集团的宣传都是一个正面的宣传。

梁健让沈连清和居委会那边去沟通,确定好各方面的细节。然后尽快安排。

而这边紧锣密鼓地准备的时候,娄江源那边的年轻干部培训计划倒是已经准备出来了。娄江源让秘书佟大伟送了过来。

梁健看过后,不得不承认,娄江源的方案挺好,该想到的都已经想到了。只不过,在一些细节上,有些模糊。不知是故意留下给梁健填空,还是真的疏忽了。比如,在单位如何推荐优秀干部,和最后培训结束时,获得提升资格的干部选拔这两个环节,也是最重要的环节,娄江源就是比较含糊地带过了。

推荐环节,娄江源仅用一句话提到了,由各单位领导推荐。如何决定这个名额,由各单位领导自行决定。

而至于最后的干部选拔,娄江源提到,由最后的考核成绩决定。考核方式,娄江源没有提到。

梁健想了想,把这两个环节圈了起来,然后加上了自己的想法。在人选问题上,由部门先推荐,然后由市委和市政共同组成一个团队来进行审核。审核过关的,才能参加培训。

在考核问题上,梁健只是将考核方式明确了一下。笔试和面试。面试的主考官,为娄江源和梁健。

为什么亲自出马,这一点梁健是深思熟虑过的。第一,这显示了政府对这次培训的重视,第二,这也杜绝了一些人走后门的行为。

除此之外,梁健只在人选选拔上,增加了一条要求:要求年龄在45岁以上。

年龄超过了四十五以上,其实他们的政治生涯已经不远了。而且,年轻代表了他在行为处事上,会相对更有冲劲。这也是如今这个太和市政府所需要的。

太和市政府就需要有新鲜年轻的血液来冲刷掉他那已经渗入到骨子里去的腐朽。

方案改好后,梁健本想让办公室送过去。但走到办公室门口,梁健又停住了。他想了想,自己拿着方案往娄江源那边去。到了那边,娄江源的秘书佟大伟正好从娄江源的办公室出来,看到梁健过来,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道:“梁书记,你来找娄市长吗?”

梁健点头,正要问是不是方便的时候,佟大伟却抢先说道:“娄市长在里面跟人谈话,您有急事吗?要不我先进去跟娄市长说一声?”说完,假装要转身进去。

梁健叫住他,递过文件,道:“不用去说了,我就是把这个东西拿过来,既然江源同志在忙,那就先给你吧。你回头记得拿给他。”

佟大伟忙低头接过。

“行,那我就走了。你别忘了!”梁健说着要走。

“您慢走!”佟大伟在背后,一切都显得很恭敬。

梁健一边走,一边想。看佟大伟刚才着急的模样,想必娄江源办公室坐着的人,不太想让梁健看到。

那么会是谁呢?

梁健猜了猜,便放弃了。

回到办公室,梁健将之前沈连清拿给他的那份干部信息的文件找了出来,翻了起来。娄江源的方案既然已经出来,那么梁健就更应该趁早将这个方案落实。趁着信任组织部部长还没上任,组织部的权力还在禾常青手里的时候,借着这个便利尽早将该办的办了。

想到这个便利,梁健又想到了沈连清。

看来,沈连清的事情,也应该今早安排了。

梁健想着,就立即去研究了一下,该放沈连清到哪个位置比较好。市里,梁健不太想考虑,将沈连清放得太近,不利于他的成长,也发挥不了他的能力。

下放的话,六区二县一市里面,情况最艰难要属荆州市。荆州虽是县级市,但其经济状况连六区里面经济排最末的山口区都比不上。青阳县和古城县,经济状况差不多,但青阳县多小煤矿,平日里的纠纷和问题相对来说多一点。

梁健想来想去,觉得荆州市可能最为合适。第一,当初他刚来时,为了荆州的水资源问题,下过大工夫。荆州市的市长,为人也不错,对此也念着几分情。沈连清去那的话,相对来说,要比在其他地方容易一些。

而荆州市市长,在位子上也有些年头了,虽然没什么大的建树,但也一直兢兢业业,也该动动了。

梁健心里想好之后,没多久沈连清就从居委会那边回来了。梁健将他叫了进来,让他在对面坐下后,梁健开门见山:“你跟着我也好几年了,我觉得你也该到其他的岗位去看一看,锻炼锻炼!”

沈连清抿着嘴不说话。

梁健有些无奈,他清楚沈连清的想法,调动的事情,以前在永州的时候梁健就跟他谈过。只不过,又过去这么长时间,他怎么这个念头还没变呢?

梁健心里叹了一声,又说:“我想了一下,我觉得你去荆州市比较合适。你自己怎么想?”

沈连清沉默了有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听您的安排!”

梁健看他这样,有点生气,也有点无奈,叹道:“你不可能跟我身边做一辈子的秘书的!”

“我知道。”沈连清迟疑了一下回答。

梁健看了他一会,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说:“荆州市的市长念着去年大坝放水的情,应该与你为难。他在那个位置上也有些年了,也该考虑下给他换个位子了,你在那边好好锻炼,争取早日熟悉工作。”

沈连清第一次抬头看了梁健一眼,他可能也没想到梁健已经想好了整条路。梁健朝他笑了笑,道:“这几年你一直跟在身边,辛苦你了!”

沈连清有些不好意思,忙回答:“这是我应该的。”

梁健哼笑了一声,道:“什么应该不应该,你又不欠我!好了,你出去忙吧。对了,这事的话,你暂时不要对任何人说!”

沈连清点头。

沈连清走后,梁健坐了一会,立即又给禾常青去了一个电话,将他想将沈连清调到荆州市那边的想法说了说。禾常青听后,说:“小沈跟着你也有几年了,按说确实该换换位置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小沈突然调走,你想好换谁来顶小沈的位子了吗?”

这一点梁健想过,但没想出个一二来。这也是梁健给禾常青打电话的其中一个原因,他想让禾常青帮忙出出主意。

禾常青道:“我的建议是,可以考虑下区县的人。”

梁健停了停,问:“有没有具体的人?”

禾常青犹豫了一会,才回答梁健:“我听说小店区的组织部,有一个年轻人,笔杆子不错。”

梁健皱了一下眉头:“笔杆子这种东西,不是我看重的。”

禾常青笑道:“我知道。你听我说完,这年轻人,目前还只是一个副科级,他在组织部呆了已经七八年了!”

梁健皱了眉头,想了一会,才明白过来禾常青的意思。在政府里,你要是有一项能力稍微出众,再有点背景或者自己会走关系的话,又岂会混了七八年还只是组织部的一个小小副科级。

梁健笑了笑,这禾常青明明懂他的心思,却喜欢拐这个弯抹这个角的。梁健笑骂道:“你呀!这是干嘛?给我出考题?”

禾常青笑着回答:“岂敢!岂敢!”

笑过之后,梁健说:“那你回头把这个同志的资料发我一份,我先看看。”

禾常青道:“好的。”

禾常青动作很快,这个组织部的副科长的资料很快就发到了梁健这边。梁健仔细看了看,这个名叫翟峰的年轻人,今年34岁了,文学硕士毕业,太和市青阳县人。34岁,硕士,这样的简历,他本应该有更高的成就。可他,在组织部这样的地方,混了连续七八年,最后却只混了一个副科级。

这样的成绩,梁健几乎可以想象出,这个年轻人会是怎样一个人。资料上,有翟峰的照片,应该拍了有两年了,带着一副金属细边的眼镜,精瘦,眼睛藏在镜片后面,却隐约透着一丝丝的倔强。

小店区……梁健嘴里念了一声,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敲,心里忽然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