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64荆州难题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23 字数:3534 阅读进度:1279/1780

清晨,梁健到办公室的时候,荆州市市长楚阳已经到了。一见面,楚阳就来握梁健的手,把去年夏天跟陵阳市协商放水的事情感谢了一遍。完了,又将之前站在另一边角落里的秘书招呼了过来,秘书手里拎着不少东西。

梁健一看,有些傻眼,问:“你这是干什么?”

楚阳憨厚地笑着回答:“您放心,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我们荆州那边的一些特产,带来给您尝个鲜。”

梁健也就没推辞,让沈连清忙去接了秘书手里的东西,拎着去沈连清办公室去了。不然被人看到,不好看。东西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难免风言风语。

进了办公室,梁健亲自给他泡了杯茶,楚阳受宠若惊,刚坐下又赶紧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梁健笑着将茶递过去,然后道:“你坐,在我这不用拘谨。没事。”

楚阳嘿嘿地笑。

坐下后,梁健道:“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有两件事,想跟你谈谈,听听你的意见。”

“不敢!您说!”楚阳道。

梁健笑了笑,然后问:“你在荆州几年了?”

楚阳愣了愣,然后回答:“记不太清楚了,十来年了吧。”

梁健诧异了一下,道:“这么久了啊?”

楚阳咧着嘴笑了一下,道:“在一个地方呆惯了,就不太想换了。”

梁健听后,笑了下,又问:“你今年几岁了?”

“五十二了。”楚阳回答。

五十二,在楚阳的位置上,已经算是一个末期数字了。一般情况,像这个年纪,基本不会再上了。

但,楚阳遇到了梁健。

梁健说:“年纪确实不小了,那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稍微动一动?”

楚阳惊讶地看向梁健。愣了半响,才回答:“您也说了,我这年纪也不小了,不动了!”他说这话时,低下了头。尽管他声音平静,可他内心未必真的平静。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往上,这不仅仅是权力的诱惑,更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能力的体现。

“荆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也空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吧?”梁健说道。

楚阳迟疑了一下点头,回答:“一年半左右了。”

梁健笑着说:“一个市怎么能没有市委书记,你说是不是?”

“是!”楚阳点头。

梁健看着他,打量着。他一身西装,西装看着似乎已经不是很新了,袖扣处有些磨损。头上头发倒是浓密,不过已经有了不少白发。

“喝茶。这茶叶是省里徐部长送的,味道不错。你尝尝!”梁健说道。

楚阳一边说着好,一边端了茶杯尝了一口。

梁健等他放下茶杯,道:“我的意思呢,你知道了。你怎么想的?有没有这个信心?”

楚阳的目光落在身前那杯清香浓郁的茶上,几秒后,抬头对梁健说道:“梁书记这么信任我,我当然有这个信心!”

梁健笑道:“你有那就行!回头我会跟省里反映下,毕竟荆州市也不能一直没有个市委书记。”

楚阳感慨了一句:“本来想干完这一届,也差不多该退了。没想到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再上个台阶。”

梁健道:“年纪有些时候确实是个重要因素,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一个人的品性和能力。你是个能一心一意为老百姓考虑的人,怎么能这么早就退了。”

“梁书记谬赞了!”楚阳不好意思地笑。

梁健起身去拿水壶给楚阳和自己续了点茶水,然后重新坐下来。

“这第二件事,是跟我的秘书有关。”梁健说道。

楚阳看了梁健一眼,道:“您说,只要我能帮上忙。”

“好!”梁健笑道:“我是这样想,他呢在我身边也好几年了,也该放下去锻炼一下。我的意思是考虑让他到你那边,给你做个助理,怎么样?”

楚阳回答:“沈秘书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只要您舍得,我是没什么问题的。”

梁健道:“既然你没问题,那我就放心了!”

梁健找楚阳来,该说的事情说完了。轮到楚阳了。楚阳喝了口茶,犹豫着说道:“梁书记,这转眼又要入夏了,虽然气象局那边预报,说今年雨水很可能比去年要多一点,但荆州的情况您也知道,这两年沙化越来越严重,我不能不未雨绸缪啊!”

梁健知道他的意思,很简单,一个字,水!

去年的问题,梁健和娄江源跑陵阳市,跟他们的张书记,来来回回扯皮了许久,才总算是让他们同意开闸放水。原本约定好,要签好合约,每年什么时候放水,总共放几次水。可后来,因为陵阳市那边迟迟不肯松口,这一拖再拖的,这合约就没签成。

省里本来有个调水工程,后来也没了声音。不过,调水工程也不是小事,拖个一两年,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刁一民新上任,调水工程这么大的政绩,他不可能错过。

抛开这个调水工程不说,单说今年荆州市的水资源问题。今年要是再想去陵阳市那边跟他们要求放水的话,只会比去年更难。张恒可是只老狐狸。

楚阳这话倒是警醒了梁健,看来这问题还真的早做准备。荆州市缺水的问题,主要根源,还是在它沙化严重的问题上。荆州市大量耕地和绿化都被沙漠吞噬,没了植物,地表水无法维持,没了地表水,植物就更加难以存活,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要是想彻底的解决荆州市的问题,最根本,还是打破荆州市的这个死循环。但这死循环,之所以能成为死循环,是因为其中大自然力量的难以抗衡,外加太和市的财力匮乏!总之,就是一句话,没有钱,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难于上青天。

想到此处,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不过面上丝毫没有露出来。他说:“荆州市环境状况恶劣,缺水问题确实严重。你未雨绸缪没有错,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楚阳犹豫了一下,道:“从效果上来说,最好是从其他地方引水。但是荆州境内,如今有水的地方不多,就算有水,也顶多只能保证当地的用水量,要想保证整个荆州,不可能。所以,要说引水的话,还得考虑荆州以外的地方,但是这样的话,成本投入太高。荆州市没钱,我知道,您这里也没钱!”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看来太和市穷得已经众所周知了!”

“不过我相信,在您的带领下,太和市只会越来越好的!”楚阳立即说道。这虽是个马屁,但听在梁健的耳朵里,却是感觉不错。

梁健笑了笑,问他:“那引水不考虑的话,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楚阳回答:“从长远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植树造林。沿着娄江两岸种起生命线,然后慢慢往外扩张。同时,慢慢地停止荆州境内的一些恶劣破坏环境的工业活动。但是这个计划,时间长,见效慢,而且投入也不少。”

植树造林,这个法子,梁健第一次去荆州的时候,就想到过。甚至,后来梁健请了专家过来考察太和市生态环境,专家给出的方案中,也提到过这类方案。

但就像楚阳说的,这个方法见效慢,面对即将到来的缺水问题,这个法子,可以说是毫无用处。但是,这个法子,只要能坚持,相信四五年后,就能初步地改变荆州市的状况了。

这两个法子,都各有各的优点和缺点,梁健皱着眉头,想着怎么把这两个法子综合一下,让它既能解决目前的困境,又能达到生态持续,同时又省钱的目标。

梁健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好主意来。不过,这主意要是这么好想,这荆州市的问题,早就已经解决了。梁健看向楚阳,道:“这样,你今天先回去。这个事情我会放在心上,这两天我再仔细想想,找人咨询一下,你呢也想想办法,到时候我们再讨论。”

“好!”楚阳站起来:“那我就不打扰梁书记了。荆州市的问题,有劳梁书记费心了!”

梁健答:“荆州市也是太和市的,这是我应该的。”

“我先替荆州市百姓谢谢您了!”说罢,楚阳还认真地给梁健鞠了一躬。这还真是吓了梁健一跳,忙站起来,扶住他,道:“你这是干什么!以后不准给我来这一套!”

楚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梁健送楚阳出去,到沈连清的门口。两个秘书在里面聊得似乎很融洽。听到动静,沈连清立即将楚阳的秘书送了出来,还准备了两份礼物。

这礼物,是沈连清准备的。梁健也不知道里面准备了什么,心里暗想,小沈想得周到,不知以后换个人,是不是也能替他想得这么周到。

梁健忽然有些感伤。

楚阳和秘书走后,梁健让沈连清将之前的沈教授来太和考察后给出的方案找了出来,然后拿回去,细细地看了一遍。沈教授当时有仔细考察过荆州。荆州境内的环境问题是目前太和市内最严重的,而且,荆州境内早年煤矿开采过度,现如今,地下空洞,不少地方都出现地质下陷的问题,跟之前新闻报道出来的锡山市问题差不多。

沈教授在方案中提到过,要想彻底解决荆州的问题,必须得要大投入,植树造林是必须的。

但太和市缺的就是钱!

荆州市的问题不能不解决,但怎么解决?

因为修改的章节不能比原章节字数少,所以下面又黏贴了一下:

楚阳和秘书走后,梁健让沈连清将之前的沈教授来太和考察后给出的方案找了出来,然后拿回去,细细地看了一遍。沈教授当时有仔细考察过荆州。荆州境内的环境问题是目前太和市内最严重的,而且,荆州境内早年煤矿开采过度,现如今,地下空洞,不少地方都出现地质下陷的问题,跟之前新闻报道出来的锡山市问题差不多。

沈教授在方案中提到过,要想彻底解决荆州的问题,必须得要大投入,植树造林是必须的。

但太和市缺的就是钱!

荆州市的问题不能不解决,但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