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68会议硝烟(一)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7:28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283/1780

华晨的事情,之后也并非就一帆风顺了。

梁健大张旗鼓地跟华晨来了个会谈,姿态高调,还放出话,华晨集团将会在开工前率先汇款五百万,用于拆迁赔偿。

在梁健的刻意宣传下,这个消息没用几天,就已是满城皆知。如此一来,娄江源就被放到了十分被动的那一面。

如果说之前娄江源提出要重新审核城东项目,算是偷偷摸摸,还对梁健有些心怀内疚的话。那这一次,梁健的行动,算是两人正式拉开了序幕。虽然表面依然和谐,但心底里,都已是各自明镜,一清二楚。

华晨的五百万虽然第二天就打了出来,但到太和市的账上,需要三个工作日时间,正好又遇上周末,这一拖,时间就更长了。

梁健周末去了一趟北京,陪项瑾。等到周一回来,还没到办公室,就已经收到消息。此事,梁健一直嘱咐沈连清要一路跟进,所以这笔款项一出问题,他是最先知道的。沈连清打电话来说,这五百万被财政给退了回去。

梁健一听,就大概猜到了,这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

梁健问他:“那华晨集团那边是什么反应?”

沈连清回答:“知道这个事情后,我已经立即跟那边沟通过了,他们没说什么。那接下去怎么办?如果还是汇到财政那边的话,我担心结果还是一样的。”

梁健想了一下,道:“这样,你和豫元同志两个人分分工,你去联系一下城东原来危房那边的居委会,这笔款直接就打到居委会的财政账户上。等款项一到,就立即发下去。另外,让豫元同志去查一下,款项退回去的事情,财政局那边是谁下的命令!”

沈连清和广豫元兵分两路,梁健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广豫元的电话就来了。他告诉梁健,款项的事情,应该是财政局副局长吩咐下去的。至于这个名叫卢超的副局长是不是受了其他人的指示,广豫元并没有找到证据,也就不好随便猜测。

梁健没说什么,只说知道了。

沈连清问到城东居委会的财政账户后,就立即报给了华晨集团。华晨集团又将五百万转了过去。

沈连清做好这些事后,又拿着之前梁健让其整理的干部资料,去办公室找梁健。

沈连清进去的时候,梁健正在看新闻。忽然他看到一条新闻,貌似是兄弟市锡山市那边出了件大事。

锡山市那边的一个大面积煤区内发生了地质沉降,一夜之间,这原本平整的路面像是遭遇了地震一般,到处都是裂缝,不少居民住的窑洞都出现了各种程度的垮塌。

梁健听到沈连清进来,就问:“锡山市的事情,你知道吗?”

沈连清道:“早上看到了新闻。”

梁健神色凝重,看着电脑上显示的那些照片,记者用黑白的镜头记录了那边的画面,村民无助地站在家门外,明明家就在眼前,却不敢进去,他们的眼神让梁健有种胸口压了大石一般的难受。

这是人类开采过度而造成的后果。虽然事情是发生在锡山,但太和市还有那么多煤矿在运转,梁健不得不未雨绸缪。

他重新回到这里后,由于被华晨集团的事情牵住了精神,也没顾上去处理好罗贯中倒台后而遗留下来的一些事情。煤矿的事情,是已经上演过一次的大戏。这次没了罗贯中这头拦路虎,梁健希望,他在关闭煤矿开采,发展新型生态经济模式的路上能走得更顺畅一下。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沈连清将他手里的资料放到了梁健身前的办公桌上,道:“这是干部资料。”

梁健看了一眼,将其先放到了一边,然后问沈连清:“华晨集团那笔钱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沈连清点头。

“好!那你接下去重点安排一下到时候派发赔偿款的事情。你跟居委会那边好好沟通一下,看这个工作怎么安排方便。危房那片的家庭不少,五百万肯定是不够整个赔偿款的。所以,这一次,尽量要做到公平,不要到时候钱发了还落得埋怨!”梁健嘱咐道。

沈连清认真地点头:“好的。”

梁健点点头,然后话锋一转,问:“煤工局那边现在谁在负责?”

吴万博死后,这局长位置就一直空着。上面虽有消息说人已经定了。定的人,据说还是娄江源推荐给梁健的窦骁。但,文件一直没下来,反正梁健是没看到相关文件。

沈连清说,煤工局那边目前是一位名叫关明的副局长在负责。

梁健点点头,抿着嘴沉默了会后,又问:“娄山煤矿那边呢?现在是什么情况?”

“目前还在停工状态。罗贯中出事后,娄山煤矿就被查了,据说现在还有中央派下来的审计团队在查账。”沈连清回答。

梁健听后,沉吟了一下,又问:“那个威海实业呢?”

沈连清想了一下,道:“好像也被查了,目前的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听下面的人反应,之前转到威海实业名下的那些煤矿,并没有停工,依旧在作业中。”

梁健听后,没说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后,朝沈连清笑笑,道:“好了,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沈连清出去后,梁健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走,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把煤矿这两个字彻底从太和市未来道路上给抹掉。

要关闭煤矿,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太和市目前论煤矿企业个数,除去停业的娄山煤矿,有三家。老牌的同里和红旗,还有那个威海实业名下的那些煤矿。

威海实业被查封,他名下的煤矿还在作业这一点倒是不难理解。之前威海实业将那些煤矿都承包了出去,现在这些煤矿可以说是管理权都在私人手里。上面知不知道这件事情,都不太可能会来管这么细的事情。但是,没了威海实业,那这些小矿,要收回倒也简单。至于那些承包商会不会有意见,梁健倒不担心,没给他们安一个非法营业已经算是梁健的厚道了。

不好处理的是包括娄山煤矿之内的三家大企业。这三家,光员工总和就有万人左右。如果一起关闭,那这些人面临的就会是下岗。这么多人一下子全部下岗,带来的影响,将会是巨大的。

所以说,如果梁健想要对这三大煤企动刀,那么首先要想好怎么解决这上万人的再就业问题。

关于再就业,梁健倒是想到了前几天禾常青请梁健吃的那顿晚饭。那个黑猪养殖,倒是可以弄一弄。不过,黑猪养殖并不能大幅度的解决再就业问题,梁健还得另外再想法子。

这边,梁健来回踱步,想着这个事情的时候。另一边,娄江源已经在去省里的路上了。

上午十点一刻差三分。

娄江源的车子在省政府门口被拦了下来,司机下车登记了一下后,门卫放行,车子缓缓驶进省政府。

娄江源下车后,直奔刁一民办公室。这次来,他有两件事,急于要在刁一民这里获得支持。

刁一民办公室旁边的秘书办公室里,前两天刚被梁健啪啪打过脸的秘书坐在里面跟霍家驹的秘书小杨正在聊天。

小杨坐在他对面,喝着茶,姿态放松,而他却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杨哥,你说刁书记这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他递了根烟过去,小声问。小杨看到他那根烟,摆摆手,道:“我上班时间不抽烟的。我也劝你别抽,没有一个领导会喜欢一个满身烟味的秘书的!”

秘书满脸尴尬,连忙将烟收了起来。

小杨不说话了,继续喝茶。秘书坐在对面,欲言又止,心里是十万个难受。他在这秘书办公室里坐了也有两个星期了。可这刁书记也没说他这工作做得好,也没说做得不好,迟迟都没有一个说法出来。别人碰到他,都会喊一声丁秘书,那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还开玩笑似的喊他二号首长。可他实在没这个自信张嘴应这个声!只要一日没有正式文件,他这位子,便是不稳的。

所以,他想从小杨这里打听打听。可这小杨,竟是个老油条,竟然一句话就给打岔过去了,装作没听到一样。

丁秘书心里一百个不舒服,却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人家是霍省长的秘书,虽然霍省长地位不咋样,但好歹人家是正牌的。而且,现在霍省长和刁书记走得挺近,这个时候他要是跟杨秘书结仇,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丁秘书心里正琢磨着再怎么开口比较好的时候,娄江源已经到了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小杨先转过头去,门是半掩着的。

丁秘书过去打开门一看,是娄江源。他自从搬来这里后,见过一次。那次来,娄江源还送了他一条烟,所以他有印象。

他立即端上笑脸,问:“娄市长你怎么来了?找刁书记吗?”

里面的小杨听到娄市长三个字便知道是谁了,立即也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娄江源看到后面还站着霍省长的秘书杨,忙又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回答小丁,道:“我找刁书记汇报下工作。”说着他看了杨秘书一眼,又立即跟着说道:“霍省长在里面吗?那我等等再来好了!”

杨秘书就说:“霍省长进去也有一会儿了,估计也快了。娄市长你到里面来坐着等吧!”

娄江源进来,杨秘书看了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丁秘书,然后一边笑着跟娄江源说话,一边给娄江源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