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81省委考察(已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06 字数:3325 阅读进度:1296/1780

华晨见梁健一直没说话,又道了一次歉。梁健虽然心里多少对华晨有些埋怨,但也知道,这件事,他也已经尽力了。于是,宽慰了几句。

挂断电话后,梁健想了很久后,有了决定。事情已经这样了,结果已经无法更改。既然如此,梁健就得认命,然后在这个结果上,尽量往好的方面争取。

上班后,梁健立即让广豫元来见他。

广豫元一进门,梁健就问他:“华晨集团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广豫元点头回答:“早上已经接到电话了。梁书记……”梁健打断了他的话,他清楚他接下去要说什么。这件事已经这样,梁健不想追究谁的责任。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少见的事情。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手段不够好。

梁健对广豫元说:“这样,你尽快把安定建设的底细查一查,要查清楚。查清楚后,再想办法跟他们负责人接触一下,尽量摸清楚他们对城东河北面那块地的意图是什么?这两件事要尽快。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太被动。太和市现在百废待兴,城市规划这一块,十分重要,不能乱!”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广豫元说着就要走。

梁健叫住他,又道:“你跟华晨熟,有些话我不方便说,你方便说。城东项目的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我们就认命。但,城东南面的地还是他华晨的。我希望,他能尽快振作起来,城东南面的那块地,无论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还是重新规划,要尽快落实好!”

“好的!我会去跟他沟通的。”

广豫元说完,立刻就去办梁健交代的事情了。

他这边刚走没多久,明德忽然来了。上次让他查的小店区那个金友明副区长的事情有结果了。

明德拿着经侦队的报告放到了梁健面前。梁健没看,只问明德:“问题严重吗?”

明德开了个玩笑:“要按照法律,那能判个无期了,可要是按照行情的话,也不算太严重。”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在我这里不讲行情,只**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梁健将那份报告又原封不动地放回到了明德面前。

明德有些尴尬。梁健喝了口水,开口说了句话,也算是给他一个台阶。

“上次那些警校学生,是不是快毕业了?”梁健问。这也是他刚才突然想起来的。

明德愣了愣后,立即明白梁健在说的是谁了。他忙道:“是快毕业了,人员分配上,我已经安排好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确认明德是真的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后,就不再多说了。先等明德去安排,要是不好,到时候再说。

明德没坐多久就走了。

原本计划是周五去沙漠所。沈连清已经和沙漠所都已经确定过时间了没问题,那边也已经准备好等他们过去了。

可是周四下午,梁健忽然接到消息,说明天早上,省书记刁一民和秘书长要过来考察。这可是突然袭击。

梁健虽然自己偶尔也会有突然袭击,但这样的突然袭击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也还是会觉得有些烦躁。

梁健不想去揣测刁一民这样的突然袭击是不是存在刻意。但既然说要来,梁健这边肯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剩下的时间不多,梁健立即给广豫元打电话,让他过来商量这件事情。打完电话后,想了想,还是让沈连清通知了市政府那边。沈连清过来汇报,说娄市长也已经收到消息了,不过他现在有点事,要晚点才能过来。

梁健没说什么。这个时候,娄市长要是耍脾气,故意拖延时间,这要是明天接待不合格,到时候他娄江源脸上也不会有什么光。对于这一点,梁健相信娄江源应该还是能明白的。

广豫元来了后,梁健跟他讨论了一下如何接待的问题。因为省里来的电话,并没有透露刁一民的整个行程,只告诉了明天会来,大概几个人来。至于来几天,具体考察些什么,梁健都问了,可对方就是不说。

梁健也不好强求,他心里大概能猜到,刁一民这是给他出难题呢!

但不管是多难的题,梁健都得去做。既然他不说,那么一切就按照最高的规格去准备。他不说几天,那所有的准备都按照一个星期去准备。哪怕刁一民再闲,他总不可能在这里待上一个星期吧。其实,连待上三天的可能性都不大,一天的可能性最大。因为明天是周五,很可能是早上来,吃过晚饭就回去。但以防万一,梁健跟广豫元讨论的时候,让按照七天去准备。

两人谈到住宿的时候,娄江源来了。

两人那次工作会议之后就没再见过面。再见面,梁健依然是和从前一样,起身笑迎,然后泡茶。娄江源也客套地笑了笑,客气了两句,态度跟两人没分道扬镳之前差不多。

看此刻这场面,像是之前那些为了一些小事翻脸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两人都装傻,广豫元自然也会装傻。

梁健示意广豫元见之前两人商量好的事情跟娄江源汇报了一遍,然后问他:“娄市长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好补充的?”

娄江源看向梁健,问:“省里没说考察是几天吗?”

“没说。”梁健道:“所以以防万一,我们还是按照最大可能天数来准备了!”

娄江源没说什么。

既然他没意见,梁健他们进行刚才的住宿问题。太和市原本唯一的那家五星级酒店之前经历过火灾过后,到现在还没修复好。刁一民住进去不合适。按照梁健的意思是,住太和宾馆,安排总统套房。但娄江源虽然没有直接说,但话里话外还是有点觉得太和宾馆的规格稍微低了一点。

但太和市内,确实已经没有更好的住宿条件了。所以,也就这么定了下来。又敲定了一些小细节后,广豫元就赶紧下去安排了。

梁健又跟娄江源讨论了一下,刁一民下来可能要去考察的地方,定下来后,又赶紧让沈连清去通知这些地方,明天之前务必要做好准备。

如此一圈忙下来,将所有能想到的都想好后,已经深夜了。梁母已经打了很多个电话过来,问梁健什么时候回去。霓裳一直闹着爸爸不回去,不肯睡。梁健心疼却又无可奈何。这一忙完,立即归心似箭。

回去的路上,忽然想到,之前忙着准备明天考察的事情,竟忘了交代沈连清让他通知沙漠所那边。连忙问沈连清,沈连清也忙完了。

沈连清一边承认错误,一边赶紧给沙漠所联系人打电话。可连着打了两个都是没人接。看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想必都已经睡了。

沈连清没办法,只好先给人发了一条信息,大概告知了一下情况。另外,只能等明天早上再打电话道歉了。

回到酒店。一进门,就看到梁母在沙发上歪着身子坐在那里打盹。听到开门声,立即跳了起来。揉着眼睛看到是梁健,才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了,又开始心疼。

梁健看了看,没看到霓裳,以为霓裳已经在里面睡了,便忙让梁母赶紧回去休息。梁母也是困得紧,没说什么就走了。

梁健赶紧洗了澡,裹了浴巾,一进卧室,看到床上躺着的人时,顿时吓了一跳,刚才的倦意一下子就清醒了。

床上躺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儿。小的自然是霓裳,大的是杨弯。杨弯穿着一件宽松的裙子,因为睡着的缘故,裙摆都缩到了臀下,隐约可见下面紫色的内ku。两条雪白匀称的大腿,在微弱的灯光下散射着魅惑的光芒。

上半身,虽然短袖的裙子包裹得很好,可霓裳整个脸贴在她那饱满得像是要撑破的胸上,很难令人没有遐想。

杨弯似乎睡得很沉,似乎没有察觉到房间里忽然进来了个人。梁健想了想,也不好去叫她,便轻手轻脚地去衣柜拿了衣服换上后,去了沈连清和小五的屋子,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梁健六点就去办公室了,所以也没和杨弯照上面,也就避免了尴尬。

又匆忙准备了三个小时后,梁健这边终于收到了消息,说省书记的车已经上高速了。

梁健没有去高速出口等的打算,不过市政府门口还是要等的。同时,让明德加强下从高速出口到市政府这段路的安全管理也是必要的。最后,就是需要一辆车到高速出口处帮忙引导下路。这个任务,梁健安排给了明德,让明德安排一辆警车去就可以了,不用太大的声势,避免引来更多的注意。免得本来没人想干什么,这么一弄后,倒反而有人干了点什么。永州市现在这么一个状态,表面看似平静,其实隐藏的问题也很多。梁健虽然跟刁一民之间关系不好,但刁一民毕竟是省书记,要是出点乱子,刁一民一不开心,给梁健使点绊子,梁健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所以,该做的面子工作还是得要做的,

大约十点一刻的时候,明德那边传来消息说,刁一民的车子已经下高速了,往这边来了。梁健立即按照之前定下来的,估算着时间,早早地就到市政府门口等着了。

最近这天气渐渐回暖,十点多的太阳,已经有些烫了。梁健在太阳底下站了有二十分钟,穿着西装的身上除了一身汗。

终于,那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带着后面三辆省委的车姗姗来迟。

一行人早已望穿秋水,看到车,心里松口气的同时,又都将心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