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89深夜来电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16 字数:3422 阅读进度:1304/1780

梁健也不避讳,点头就答:“是的,确实有些困难,想让秦所长帮忙!”

秦海明瞄了一眼那个木头盒子里的黑色木头,道:“我和梁书记同属于西陵省,梁书记有困难,我能帮上肯定帮!”

“有秦所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梁健笑道。说完,他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让楚阳进来。

“这次的事情,还是由楚阳同志跟你说吧。他比较清楚。”梁健说完,楚阳就进来了。楚阳的目光一碰桌上那个东西,立即就移开了,像是没看到一样。

等楚阳坐下,梁健对他说:“楚阳,你来跟秦所长说说吧。”

楚阳点头,然后将荆州的情况简单地跟秦海明说了一下,又跟他表明了这次过来的目的。说完,他又将梁健之前让他准备的材料拿了出来递给了秦海明。

秦海明接过后,扫了几眼就放了下来。目光扫了楚阳一眼,又迅速转向了梁健,道:“梁书记,你这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梁健心里暗骂这老狐狸,拿了东西还没句爽快话,但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丝毫,依然端着诚恳的笑容,道:“这要是不难,也就不来找你秦所长了对不对?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来求你秦所长,希望你能帮帮忙!”

梁健说完看着秦海明,秦海明微微皱着眉头,一副为难的表情,沉吟良久,却还是不想松口:“梁书记啊,你这可不是一般的难题啊,你这难题……太难了……”

楚阳见他这么一副态度,顿时急了。梁健刚想说话,就被他抢了先:“秦所长,务必请您帮帮忙。荆州五十多万的人,就指望您了!”

秦海明一听这话,顿时脸色有些变化。他皱着眉头对楚阳说道:“楚阳同志,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你是荆州市委书记,这荆州的五十多万人不指望你,怎么还来指望我?”

楚阳被秦海明这么一问,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梁健瞪了楚阳一眼,楚阳知错地低了头。梁健忙赔笑:“不好意思,秦所长。楚阳他不太会说话,你别计较。但,荆州五十多万人,真的只能靠你了,秦所长。务必请你帮帮忙!”

梁健说完,看着秦海明。他坐在那里,一副为难的样子,似乎还不打算松口。梁健看他这样,心里更加不爽了。

但这个时候不能发火,否则这一趟是白来了。梁健目光扫过桌上那木盒子,再看看楚阳,心生一计。他对楚阳说:“楚阳,你出去看看豫元同志,看看他上来了没有。”

这当然是个借口,楚阳刚才说错话,此刻听梁健要支开他,心里虽然不太情愿,但也不敢多言,立马站起来出去了。

他一走,梁健拿起身前那杯没喝过的茶叶喝了一口。茶水入口,淡淡的涩香,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十分不错。

梁健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杯中的茶叶,梁健是喜欢喝绿茶的人,这杯中的也是绿茶。茶水新绿,茶叶片片完整,如竹笋一般,一颗颗整齐地耸立在杯底,看着十分喜庆。

这杯中的茶叶,应该是今年刚有的新茶。而且还是手工炒制的,所以水中有茶叶绒毛十分丰富,隔着玻璃杯看,十分好看。

这绿茶跟红茶不一样,红茶是看制作工艺,绿茶主要看采摘的时间,和炒制的手法。从这杯茶来看,这茶叶从采摘时间,还是炒制的手法上,都是上佳的。

看来,这秦所长也是个会茶的人,当然也不排除送茶的人是个会茶的人。

梁健放下茶杯对秦所长淡淡笑道:“秦所长这茶叶不错。”

秦海明一愣,不懂梁健忽然说起茶,是打的什么主意。他仔细看了一眼梁健,然后笑答:“听说梁书记也是个喜欢茶的人,这茶叶是今年头一批的雨前高山茶。一共也就产了不到十斤茶叶,茶场给我送了两斤。梁书记要是喜欢,待会我匀你一半。”

梁健摆手道:“谢谢秦所长了。不过,我喝茶就是解个渴,也不懂什么茶!秦所长这么好的茶,给我可是浪费了!”说罢,他忽然一撑膝盖,就站了起来。

秦所长看他站起来,愣了一下。

“既然秦所长为难,那我也就不打扰秦所长了。那我先告辞了!”梁健说走,就迈腿。秦海明一看这架势,立即也站了起来,他有些摸不准梁健的套路,不敢随便开口,就道:“梁书记这千里迢迢的过来一趟不容易,就再坐会,吃了晚饭再走!”

“家里事情多,晚饭就不吃了。下回再来拜访秦所长!”说完,梁健就弯腰去拿桌上那个盒子。

秦海明一看,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

梁健一边拿盒子,一边笑着说:“秦所长也看不出这东西是什么,看来也是个不值钱的东西,我也就不放在秦所长这里丢人现眼了!”

说完,梁健拿着盒子就准备往外走。秦海明一见,顿时端不住了,眼珠子一转,道:“梁书记千里迢迢带样东西过来给我长眼,这就是个路上捡的石头,那意义也不一样,所谓礼轻情意重嘛!”

梁健想,他这礼可不轻。

他看向秦海明,道:“秦所长说得对,礼轻情意重。既然如此,秦所长是不是看在我这情意的份上,刚才的事情,伸个手帮一把?”说着,梁健又重新将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他故意放得很重,砰地一声,几乎让秦海明吓了一跳。

秦海明回过神后,立即笑道:“那是自然。这不是有些困难嘛,我得想一想,该怎么解决这个困难!”

梁健见他松口,心里松了口气,心里一边有些看不起这秦海明,一边又惊奇老唐的本事。他刚才也是赌了一把,赌这一把的勇气是基于之前秦海明看到这东西时的反应。

结果证明他赌对了。

梁健重新坐了下来,对秦海明笑道:“只要秦所长愿意帮忙,剩下的困难,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秦海明立即跟着笑道:“梁书记这么说,那我就没什么好怕了。”

“那我就当秦所长同意了!”梁健说完,就决定趁热打铁。秦海明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今天要是不把事情办成板上钉钉的事情,很难保证他日后不后悔。到时候东西送出去了,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梁健还不得气得吐血!而且,这种事,你还没处说理!

梁健立即就提出要跟秦海明敲定细节。如梁健所料,秦海明对这个提议有些抗拒。但梁健坚持,秦海明看在那个木头的份上,同意了下来。

秦海明不情不愿地安排了会议,楚阳将之前准备好的方案拿了出来,与会的除了梁健这边的三个人之外,还有秦海明和秦爱明手下的一个副所长,和一个治沙方面的专家。

专家听到要去荆州治沙,反应倒是很积极。梁健留心了一下这位专家,姓柯,叫柯振。

会议开了三个小时,才最终将沙漠所分队进驻荆州的事情定了下来。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外面天都黑了。梁健一行人在沙漠所的食堂吃了个便饭,就匆匆往回赶。

离开之前,广豫元去了一趟秦海明的办公室,将之前准备的那份备用礼物也留在了那边。

对于秦海明这种人,梁健想来想去,要想让他全心全意地帮忙做这件事,那就只能用利益来砸他了。

原本这第二份礼物是不打算送的。这也是临走的时候,梁健忽然改变的主意,让广豫元送过去的。

这两件事情,楚阳都是看到的,他就当没看到一样。他清楚,梁健这么做,也是为了他的荆州。

回到太和市,已经十点多了。

霓裳已经睡着了,梁健洗过澡,刚到床上,这小家伙就醒了。睁开惺忪地眼,看到是梁健,叫了一声爸爸,就凑过来,两手脖子一搂,往他怀里一钻,又睡着了。

梁健心里一阵柔软,满身的疲惫也似乎一下子就散去了。搂着这小小的身子,刚迷糊着准备睡过去,忽然电话嗡嗡地震了起来。

梁健立即惊醒,拿过电话一看,是美国打来的。

是项瑾。梁健看了眼霓裳,轻轻将她挪到了一旁,然后拿着电话出去接的电话。

“你睡了吗?”项瑾的声音越过千山万水,遥远的传来。

梁健忽然有些想念她,她这一次去美国,已经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这次过去,只是复查,按理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而且霓裳也在国内,她应该很快回来才对的。可她迟迟未归,梁健难免多想。想到,那天送她去机场时,遇到的周明伟,心里便如压了一块石头,有些闷闷的疼。

他勉强扯出一抹笑容,仿佛项瑾能看到,答:“还没。”

项瑾沉默了许久,又问:“霓裳呢?”

梁健回答:“睡了。”说完,顿了顿,又说:“她很想你。我……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梁健本不想问。

“大概……”项瑾又停住了,过了会儿,回答:“快了吧。”

一个含糊的回答,让梁健心里那些不好的念头更加的疯狂。他努力忍着,不让这些疯狂的念头控制着自己说出一些不好的话。

项瑾这一趟去美国,这千山万水的距离似乎又将前段时间的刚刚回升的那点感情温度给磨灭了。两人在电话的两端沉默着。

越沉默,梁健心里的那些念头就越疯狂。越疯狂,他就越不敢开口说话。

这样很久之后,梁健先忍受不住这种难受的感觉,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刚才的睡意彻底没了。他去了外面书房,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靠在椅子里,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城市,有些茫然。

他忽然想,这些到底值不值得。

想着,又转过头去看那扇虚掩着的卧室门。门内是他此生挚爱的女儿,酣甜的熟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