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92竹楼旖旎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18 字数:3219 阅读进度:1307/1780

路上的时候,梁健好多次都在想,他是不是变了,变得冷漠,功利。

车子快到省政府的时候,徐京华忽然电话直接打到了梁健的手机上,告诉梁健,让他直接去沁海园。

沁海园是一家茶楼,梁健没去过。在手机上找到位置后,立即就赶了过去。到了沁海园下车,梁健让小五把车子停好就在车里等,自己拎着包往沁海园那座颇具特色的竹楼上走。刚走上台阶,便有一个女人从门里迎过来,问梁健:“是梁健吧?”

梁健仔细看她一眼,看着三十来岁的女人,唇红齿白,一双眼睛虽不大,却别具风情。高挑的身材裹在一身墨绿的一字领连衣裙内,露出圆润的肩头和性感的锁骨,衬着雪白的肌肤,算得上是个尤物。

梁健点头,答:“是我。你是?”

美女嫣然一笑,目光轻轻扫过他的脸颊,道:“首长在梅园等你,你跟我来吧。”说完,扭身就往里面走。梁健跟在后面,看着她踩着一双裸色的高跟鞋,扭动的细腰下是圆润饱满的臀部,风情诱人。

这竹楼前面看着不过是一排楼,大约十来间屋的样子,可是穿过正堂,绕过一汪青翠欲滴的碗莲,再撩开一幕藏蓝的帘布,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向两边蜿蜒的回廊围着一个足有几百平米的大院子,院子内小桥流水叮咚,亭台楼榭错落,仿若一下子进入了古时人家。在红色的灯笼映衬下,显得韵味十足。

美女领着他往右沿着曲折的回廊,转了两个弯后,忽悠转到了另外一个院子内,院子里不同刚才的富贵气象,但株株似桃又似梅的树上,开满了粉红的花朵,微风轻拂而过,香气醉人。

美女带着梁健从这树丛间穿过,来到一座独立的小竹楼前,竹楼牌匾上写着梅园二字,大家的书法,笔触遒劲,浑然天成。

美女推开门,没进去,站在了门边。梁健谢过之后,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竹楼里也是别有洞天。

徐京华从一个屏风后绕出,叫住了准备关门离开的美女:“玉兰,再送一壶上次那个茶过来!”

玉兰笑着朝徐京华点点头,便关了门走了。

徐京华这才转过身招呼梁健:“去里面坐吧。”

到里面刚坐下,徐京华便问:“东西带来了吗?”

梁健点头,将东西从包里拿出来,郑重地放在了徐京华面前。徐京华瞄了一眼,又问:“没人看过?”

明德那边应该是能保证没人看过的,不太确定的是宾馆那边。但这一点,很难确定。梁健迟疑了一下,还是朝徐京华点了点头。

徐京华眯了眯眼睛,对梁健说道:“我出来之前,跟霍省长碰了个面,我看他情绪不错,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你会不会是弄错了?”徐京华说完便看着梁健。梁健心中微微咯噔一下,霍家驹情绪稳定?难道是他弄错了?

他的目光扫向桌上放着的录像带,心里有些不确定的打鼓。没有看到录像之前,对于霍家驹的那些怀疑,都是基于对巧合的猜测。梁健原本十分肯定,但被徐京华这么一问,心里忽然又不太确定起来。如果小叶的死真的跟霍家驹有关,那么他不可能会这么平静!这么一想,梁健也觉出了一些异常。如果小叶的死跟霍家驹有关,那么小叶跳楼之后,霍家驹最应该做的是留在太和,掌握情况好实施应对才对,为何反而是逃一般的离开太和?这种心理素质,不太像是他一个省长会有的。

梁健越想,心里就越打鼓。他抬头看向徐京华,不太确定地问:“难道跟霍家驹没有关系?”

徐京华说:“你先说说,你怀疑霍家驹跟那个跳楼的女干部有关系的依据是什么?”

梁健将他的依据说了出来,包括之前小叶调动的事情。徐京华听完后,问梁健:“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事,除了霍家驹之外,还有一个人也能做。”

梁健微愣之后,立即就想到了霍家驹的秘书小杨。但再一琢磨,要是是小杨的话,也有些不对。为何小叶跳楼之后,霍家驹就立刻离开了太和。这一点,是小杨没有办法所掌控的,难道是巧合?

梁健再次将目光看向了那盒录像带,犹豫了一下,道:“到底是谁,录像带里应该能找到答案。”

徐京华却在这时神情严肃起来,他十分认真地告诉梁健:“今天你待会从这里出去之后,就要忘记录像带这件事。”

梁健看了徐京华一眼,他的意思他明白,就好像他跟明德说的那句话一样。

但徐京华的郑重,却让梁健原本转移到了小杨身上的怀疑又全部重新放到了霍家驹身上。如果真的只是一个秘书,徐京华不至于要这么慎重。

梁健刚才还不确定,此刻已经确定下来。他抿着嘴坐了一会后,问徐京华:“那这个录像带,徐部长打算怎么处理?”

徐部长看着梁健,刚要说话,忽然门笃笃响了。

门外传来玉兰的声音:“首长,我进来了。”

然后是门开的声音,玉兰的高跟鞋带着蹬蹬的声音,慢慢走过来,然后在梁健身边的软垫上,轻巧地跪下,将一个精致的青花瓷壶放到了梁健面前。然后又拿出两个小巧的青花瓷杯,一人一个放在了他和徐部长的身前。

玉兰刚要倒茶,被徐部长打断:“先放着吧,你把这个带上。”

徐部长指着桌上被梁健装在文件袋里的录像带。梁健的心跳了一下,看了徐京华一眼,他神情淡定,脸上看不出什么想法。玉兰什么也没问,将那文件袋往茶盘上一放,然后就扭着她的细腰出去了。

她门一关,徐部长就说:“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他看着梁健。梁健心里虽然有些说不清的情绪,但还是点了点头。

徐部长微微一笑,指了指那个瓷壶,道:“这茶叶是今年刚出的第一批黑茶,据说很养生。你尝尝看。”

梁健拿起瓷壶,给徐京华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徐京华端起茶杯后,梁健才跟着端起茶杯浅浅地啜了一口。入口茶味清淡,但回香浓郁,且涩味很淡,几乎喝不出来。

“怎么样?”徐京华放下茶杯,笑问。

梁健回答:“回香甘甜醇厚,很不错。”

徐京华笑得满意,道:“待会让玉兰给你准备一斤,你拿回去喝。”

“谢谢徐部长。”梁健道。

徐京华抬手看了看时间,道:“我还有点事,你晚饭还没吃吧?”

“我没关系,您有事您先忙。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梁健说着就要站起来。徐京华抬手示意他坐下,道:“你在这吃了晚饭再走,我已经跟玉兰交代过了。另外,浅浅最近问了我好几次你的消息,今天你过来,我就把她也叫过来了,这个时间她差不多也到了。”

梁健怔愣了一下,看向徐京华,后者看着他的目光里,有些梁健不想明白的味道。

梁健感觉有些愤怒,可这些愤怒,却又不能释放出来。梁健勉强笑着站起来,将徐京华送出门。

他刚走不久,那个美女玉兰就带着浅浅来了。浅浅穿着一身米白的连衣裙,她似乎钟爱这个颜色,站在玉兰身边,一个清纯,一个妩媚,竟十分养眼。刚才的那股火气,面对着这两个难得的女人,却也不好意思再发作。

玉兰朝着梁健暧昧一笑,然后就出去了。

门一关,房间里就剩下浅浅和梁健两个人,多少有些尴尬。浅浅有些拘束地站在那,梁健见她那样,便招呼她过来坐。

她坐下后,梁健便问她:“听徐部长说,你有事找我?”

昏暗的灯光下,浅浅白皙的脸颊上泛着两抹红晕,煞是好看。她略低着头,一缕发丝垂在脸侧,安静美好的模样,让人不忍打扰。

“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浅浅的回答让梁健诧异了一下。原本以为徐京华应该只是个借口,但没想到,浅浅还是真有事要找梁健帮忙。

梁健刚要问什么事,门又敲响了。

是服务员过来送吃的。

菜是徐京华让玉兰安排的,据服务员说都是这里的特色菜。陆陆续续地上了十多个,每个分量都很少,但很精致。

末了,还上了一瓶红酒。

梁健瞄了眼那红酒,就知道这玉兰心里想的是什么。他问浅浅:“要喝点酒吗?”

浅浅犹豫了一下,回答:“喝一点也好。”梁健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动手倒酒。

浅浅虽说有事想让他帮忙,但却迟迟不说什么事。梁健连着问了两次,都被浅浅给岔开了。渐渐的,这一瓶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梁健倒是喝得不多,浅浅喝了不少。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脸颊更红,连脖子都红了,甚至红到了胸前的那一片雪白上。

许是酒壮人胆,梁健虽没喝多少,但这目光却有些不太老实,总是不受控制地往浅浅胸前那染了绯红的风光上瞧。

浅浅是个肌肤白皙的女孩子,平日里打扮青素,虽好看,看久了却也觉得略微少些风情。但此刻酒色一染,却是多了些妩媚的味道,让人移不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