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93有孕在身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18 字数:3246 阅读进度:1308/1780

浅浅忽然说要去洗手间,站起来的时候,也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没走稳,突然身形一晃,便往梁建怀里栽过来。梁健下意识地伸手去搂了,淡淡的香味流淌过鼻尖,低头看怀里,浅浅犹如一只小兔,惊慌却又羞涩地伏在那里,脸颊红得像是夏天时绯红如火的晚霞。

“梁健,我……”浅浅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她叫他梁健。这一声,将梁健心底最后一丝理智也给赶走了,他几乎就要陶醉在此刻她带给他的这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中。

“噔噔噔——噔噔……”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安静得只剩两人略微粗重的呼吸声的房间中显得格外刺耳。梁健瞬间清醒了过来,看了看怀里还有些迷茫的浅浅,将她轻轻地从怀里扶了起来,道:“你的手机在响。”

“哦!”浅浅似乎这才回过神,忙去找自己的包,翻出手机后瞧了一眼手机显示的名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手将电话挂断后,她抬头对梁健说道:“我去个洗手间。”

目光里还有羞涩,脸上还有红晕未褪,可脚步却匆忙起来。她一走,梁健长舒了一口气。他应该感谢那个电话,要不是这个电话,他今天搞不好就得拜在这浅浅姑娘的石榴裙下。

看着桌上这一桌没怎么动的菜,再看那已经喝得见底的红酒,梁健心里忽然清醒过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或许并非是不准确的。

如此一想,梁健便不敢再多留。想了想,从包里拿了张纸,给浅浅留了个字条,就匆匆走了。

穿过院子,走到前面的时候,正好碰到从外面进来的玉兰。梁健朝她笑了笑,玉兰叫住他:“梁书记怎么是一个人?浅浅姑娘呢?”

梁健道:“她在打电话,我有点急事。”

玉兰目光怪异地看他一眼,道:“那梁书记慢走,下回再来。”

“好的。多谢老板娘招待。”梁健一边说,一边又打量了一眼玉兰,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妩媚的女子。

梁健担心浅浅追出来见到尴尬,便匆匆离开了那里。

坐到车上开出去没多久,徐京华的电话就来了。

梁健沉了沉气才接起电话:“徐部长。”

“听说你把浅浅一个人给留在那里了?”徐部长开口就问,有些兴师问罪的问道。

梁健只好扯了个谎:“刚才家里给我打电话,说是小孩子发烧了。她妈妈在美国,就两个老人在,实在是不放心。”

徐部长道:“这倒也是情有可原。不过,你把人家姑娘一个人扔下了,这也不对。回头好好跟人家赔个不是。”

“是!首长教训得是。我待会就给她打电话赔礼道歉!”梁健忙道。

“你记得就行。”徐部长说完就挂了电话。梁健给浅浅回了个电话,将刚才跟徐部长说的借口,又跟她说了一遍。浅浅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听着有些疏离,两人间之前房间里的那番旖旎,似乎又只是一场梦。

梁健没有多想,浅浅是他不能碰的。先不说这姑娘是徐部长带来的,就是看在项瑾的面上,他也不应该。

梁健再次在心底感谢了一下那个电话。

回到太和没多久,梁健刚准备睡下,忽然接到明德的电话。明德说,小叶的母亲醒了,闹着要见领导。

梁健道:“你不就是领导吗?”

明德支吾着说道:“您最好还是过来一下比较好。”

梁健皱了下眉头,问:“为什么?”

明德犹豫了几秒,才说小叶母亲醒来后就一直在说,女儿是不可能自杀的,肯定是被别人害死的。她知道女儿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她觉得小叶的死跟这个男朋友有关系。

梁健听完这些,心里咯噔一下,就想到了霍家驹。难道小叶母亲知道些什么?根据明德所说的,小叶母亲未必知道霍家驹这个人,但到底掌握了多少也不好说。最最关键的是,万一小叶母亲不甘心,铁了心要将事情闹大的话,就比较难办了。

梁健还是决定去一趟。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明德站在病房门口,神色憔悴。看到梁健过来,忙迎了上来,轻声道:“人在里面,闹了两个多小时了。”

“辛苦你了。”梁健看他一眼,道。明德忙说:“这是职责所在,应该的。”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口,门缝里传出哭声,嘶哑沉痛。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去。明德在身后小心地嘱咐:“她的情绪不稳定,您最好别靠太近!”

梁健没说话,走进去看到一个头发散乱的中年女人蜷缩在床上,旁边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双手抱着头。

听到声音,男人先抬起了头看向了梁健。

明德在身旁介绍:“你们要见领导,领导已经来了。”

听到声音,女人停止了哭泣,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梁健,空洞的目光一下子有了聚焦,用力地盯着梁健,像是要将梁健身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到脑海里。

梁健不太喜欢被她用这样的目光看,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女人一下就从床上冲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梁健面前,弯腰就要给梁健磕头,一边弯腰一边嘴里还嚎了起来:“领导,你要为我女儿做主啊!我女儿死得冤啊!”

女人的动作太快,梁健实在是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女人双手抱住了他的脚,让他动弹不得。

梁健虽然怜悯他们痛失爱女,可是这样的方式,真的让人无法冷静下来。梁健皱着眉头忍着心底的烦躁,道:“你先冷静下来,这样子的话,我们没办法说话。”

女人根本听不进,男人本也想跪下来,听到梁健这话倒是停住了。女人已经失去理智,梁健只好看向男人道:“把你夫人扶起来,这样子的话,我只能走了。”

男人这才去拉自己的夫人,好不容易扶起来后,女人还在那边抽噎,气都喘不过来的模样,让人又心生怜悯。

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女人冷静下来。梁健开口问他们:“你们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女人又要哭,旁边明德许是听了这一夜听得烦了,喝了一声:“哭有什么用!哭能把你女儿哭回来吗?”

女人愣在了那里,虽然明德这话有些伤人,但确实有用。

一会儿后,女人开始说话。

她说,小叶怀孕了。梁健震惊地转头去看明德,明德低了头不敢看梁健。显然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但他没告诉梁健。

女人还说,小叶怀孕的事情,她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小叶告诉她,她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她本来想跟他一刀两断,可是没想到她怀孕了。她说要跟他谈判。

女人还劝小叶,把孩子打了,把这个男人给忘了,重新开始。小叶是个固执的人,她觉得无论如何,男人多少应该有个态度。女人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大骂那个让小叶怀孕的男人。

梁健见她情绪已经失控,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没多久,小叶父亲也走了出来,叫住梁健:“领导,等等。”

梁健站住,等着小叶父亲过来。

小叶父亲第一句话是:“您是梁书记吧?”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点头:“我是。”

小叶父亲抹了下眼角,哽咽道:“小叶喜欢上有妇之夫是她不对,可是罪不至死啊!梁书记,小叶以前常跟我提起您,说您是个很有能力,很会为百姓着想的好官。我求求您,帮帮我们,小叶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她是个很乐观的女孩子,她是不会自杀的!”

小叶父亲说着说着,就要给梁健跪下了。梁健忙扶住他。他心里多少有些震动,之前因为小叶调动的事情,小叶还跟他吵过,没想到她在家里人面前是这么说他的。再想到自己今天的作为,梁健忽然有些愧疚。

他对得起小叶对他的那句评价吗?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弄清楚事情真相的!”梁健安慰他,小叶父亲再三谢过后,回去陪病房里嘶声痛苦的妻子。

梁健站在那里,心里十分复杂。

明德在身后轻声道:“酒店那边,有好几个服务员都看到出事前,曾有个中年男人进小叶的房间。”

梁健回过神,瞪他一眼。明德立即噤声。

梁健快步往医院外面走,明德紧随其后。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梁健才觉得压在胸口的那块大石松了松,能喘口气了。

这口气还没吐出来,明德又在旁边说:“小叶有身孕的事情,我也是晚上的时候才知道的。本来想通知您,但当时这边小叶母亲闹了起来,就忘了。”

梁健没说话,他忽然觉得明德有些烦。这明德人虽然不错,工作也还算稳重,但怎么就这么没有政治敏感度呢?

梁健让他将录像带拿回来,又勒令他必须要将这件事的消息封锁住,无论从哪一点,他都应该品味出,这件事必然是涉及到了某些重要的人。

可他却不停地在耳边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他想干什么!

梁健在心底吼了一声,然后顺着台阶快步往下走。可这明德不知是真没看出梁健此刻的厌烦,还是装傻,竟又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