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94部长有约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19 字数:3806 阅读进度:1309/1780

梁健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低声吼道:“你想干嘛!”

明德低着头,低声回答:“如果我们说小叶是自杀的话,恐怕这边不好交代。”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梁健怒瞪着他,问。

明德犹豫了一下,答:“我的意见是,查!”

梁健刚才还在努力压抑着的怒火,一下子就压不住了,大声吼道:“查!查什么!你知道当时是谁在房间里吗?”

明德震惊地看着盛怒的梁健,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梁健不知道他心里想到了谁,但其实不难猜。明德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您是说,是霍……”

“瞎说什么!”梁健打断了他的话,瞪了他一眼,道:“这件事,我先回去想想,明天我们再谈!记住,在这之前,小叶只能是自杀的。如果我要是听到其他的话,我拿你是问!”

小五已经将车开到了身前,梁健拉开车门刚要上车,忽然想到一事,便停下来问明德:“小叶怀孕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明德回答:“除了小叶父母之外,只有验尸的法医知道。”

梁健听到这话,刚才的怒火便消散了不少。看来这明德也还不算太笨。他又嘱咐:“小叶的遗体保存好,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动!”

明德点头。

梁健没再说什么,转身上了车。

车子往酒店开的时候,梁健的脑海里一直在回荡之前在病房外小叶父亲对他说的那番话。小叶竟然怀孕了,这一点是梁健所没料到的。但也是这一点,抹去了他内心原本还存在的些许怀疑。

看来,这件事有八成以上都是跟霍家驹有关了,只是,霍家驹凭什么能如此的淡定?

这一夜,梁健一眼没闭。

第二天一早,明德就过来找梁健了,顶着他的两只大眼袋,还有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梁健看到他,就皱了下眉头,道:“怎么这个样子?”

明德的声音里都充满了疲惫:“你走后不久,忽然又来了几个人,非要把小叶的遗体给拉走,刚把这些人给劝走!”

梁健皱眉:“来的什么人?”

“小叶的堂哥吧,社会上混的。”明德回答,梁健给他泡了杯水放到他面前,然后问:“小叶父母什么反应?”

明德有些迟疑,半响才回答梁健:“小叶母亲情绪比较激动,小叶父亲的话,还是比较相信我们的。”

说完,他瞧了下梁健,支吾着说道:“书记,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拖不得!万一小叶的家里人闹大了,我们没错也变有错了!”

梁健坐在那里不说话。其实他昨夜想了一夜,也有些后悔自己将录像带拿给徐京华,他也说不清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他们都是可以没有责任的。可梁健这么一弄,却是把自己搅进了这趟浑水里。

“叶家对这件事知道多少?”梁健问明德。明德犹豫了许久,回答:“小叶父母暂时还不清楚酒店的情况。但是小叶的堂哥已经去过酒店,知道有这么个人。他……”明德支吾起来。

“他什么他,有什么说什么!”梁健喝道。

“他要求我们把录像带拿出来。”明德说道。梁健脸色一下就阴沉下来。

明德见梁健不说话,过了会,试探着问了句:“那录像带是不是还在您这?”

梁健看他一眼,没说话。明德也就不问了。

坐了会,梁健让他先走,明德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还是出去了。

他走后,梁健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一动不动,脑子里就转着小叶的事情。过了会,梁健拿起手机,拨通徐京华的电话。

“徐部长,我是梁健。”

徐京华在电话那头声音平静:“哦,有事吗?”

梁健道:“小叶的事情有了新的变故。”

徐京华沉默了一下,问:“什么变故。”

梁健就将小叶已有身孕的事情说了,并且告诉徐京华,小叶的堂哥似乎知道有这么个人,而且昨天晚上还闹到了派出所那边,要录像带。

徐京华听完,带了薄怒问:“你不是说没人看过吗?”

梁健回答:“是没人看过,但是小叶的堂哥去过酒店,应该是从那边知道录像带的事情。据公安那边说,当时酒店那边有人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进了小叶的房间,但是没看到他什么时候出来。”

徐京华再次沉默。这一次沉默的时间很长。

梁健心里有些着急,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搞不好,这个锅就要他来背。他之前想的简单,所以,现在想着起码要挽回几分。

“徐部长,照着这个趋势,小叶的家里人很可能会把这件事情闹大。”梁健斟酌着说了这么一句。

徐部长开口了:“跟她家里人谈过了吗?”

梁健一下就猜到了徐部长的想法,略一斟酌就道:“昨晚回来之后就面谈过了,对方比较固执,一定要求一个真相!”

“真相是什么,你知道吗?”徐部长忽然问,声音还有些冷。

梁健不太懂徐部长这话的意思,他真的在问一个问题,还是说,这只是一个讽刺句?梁健想了会,决定装傻:“当时房间里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徐部长立即说:“既然没人知道,那这个真相,有难度吗?”

梁健顿时明白徐部长的意思。听他的意思,似乎还是想先以自杀来解决这件事,息事宁人的态度。

梁健心情有些复杂。其实,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但是心里总是有那么点不舒服。可是,他也明白,这录像带也是他交给徐部长的,他最初的意思里,也不能说没有这个想法。

“好了,我还有事,先就这样吧。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徐部长说完就挂了电话。梁健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这句话给梁健带来了某种压力。他在西陵的局势,已经有了刁一民这个敌人,要是再多一个徐京华,那势必会寸步难行。但从某种心理上,梁健又不太想承认这种压力,他想说,反正也不想当这个官了,爱怎样怎样。可是,终究到底,他还是潇洒不起来。

这个位置,对于他来说,还是有某种吸引力。说得好听点,他还是想把该尽的责任尽好。

梁健从椅子里起来,站到窗前,去看窗外的太和市。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不下雨却也没太阳,空气里到处都是粉尘的味道。窗外的风吹进来,呼吸久了鼻孔就有种撕裂的疼。

这空气是越来越差了。

梁健揉了揉干涩的鼻孔,想着徐部长的那些话。把录像带要回来是不可能了,那么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呢?

息事宁人的话,只能靠钱了。

梁健想了会,打电话将广豫元叫了上来。

广豫元一进来,梁健就让他坐。广豫元坐在那,看着梁健,不明所以。梁健依然看着窗外,问他:“小叶有个堂哥你知道吗?”

广豫元摇摇头,答:“没听说,怎么了?”

梁健答:“听明德说,这个堂哥要闹事。”

广豫元听完,面现些许犹豫,支吾着说道:“我今天听说,小叶有个男朋友,她跳楼就跟她男朋友有关!”

梁健立即皱了眉头,问:“谁告诉你的?”小叶男朋友的事情,按说,除了家里人之外,应该没人知道才对。

广豫元对梁健的反应有些诧异,好奇地看了梁健一眼,道:“政府里都在传啊!”

梁健眉头皱得更紧,骂了一句:“传言你也信?以后这种没有证据的话就少听!”

广豫元看梁健脸色不对,没争辩什么,说了声是。

梁健沉默了会,道:“你回头抽个时间,去见一下小叶的家里人,尤其是那个堂哥,问一问他们的诉求。小叶虽然是自杀,但毕竟是我们的员工,从人道上,我们也应该照顾下。”

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犹豫了一下,问:“有没有什么是我需要注意的?”

梁健走到桌子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回头看他:“你觉得应该注意什么?”

广豫元噤声不再说话。

一会后他出去,正好碰上准备过来找梁健的沈连清,便拉住了问:“小沈,梁书记今天怎么了?怎么好像情绪不太对?”

沈连清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小叶的事情吧。”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又问:“小叶的事情是不是另有隐情?”

沈连清看了他一眼,答:“什么隐情?我怎么不知道。”

广豫元狐疑地看了他一会后,扯了扯嘴角,道:“我就是瞎说的。那你忙吧,我走了。”

广豫元说完往楼下走,可心里却是更加的嘀咕。

广豫元走后不久,新任的组织部部长忽然来找梁健了。翟峰进来汇报的时候,梁健惊讶了一下。

让翟峰将人引进来后,一向来人都习惯自己泡茶的梁健,没起身去给他泡茶,也没从办公桌后面起来。只让成海坐。

成海在门口扫了一眼,然后走到梁健对面的椅子上坐了。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看了一眼后,梁健先开口问:“成部长今天过来找我,有要紧事吗?”

成海笑笑,道:“要紧事倒是没有,就是想来请梁书记帮个忙。”

“你说。”梁健笑道。

成海说:“听部里的同事说,我没来之前,都是禾书记帮忙代理组织部的工作。现在我来了……”

梁健打断他:“难道他还没把工作交还给你?”

成海忙笑着说:“那倒不是。只不过,有些工作没交接清楚,禾书记又很忙,我也不好意思去说,就想麻烦梁书记帮忙问一问,看禾书记什么时候有空,我好跟他把工作仔细地对接一下,这弄清楚了,我才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嘛!”

梁健看着这成海,忽然觉得这个人有意思。这事情,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禾常青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交接工作只要成海去说,禾常青没有拒绝的道理。可成海却不自己去说,来找梁健,这迂回的手段,未免有些让人弄不懂了!

他开了口,梁健不好拒绝。就道:“这事情没问题。我待会就给禾书记打电话,让他有空的时候来找你对接下工作。”说完,又问:“还有什么事吗?”

成海笑着回答:“另外还有一件事。”

“你说。”梁健道。

“今天晚上,我在九号公馆订了一桌晚饭,想请梁书记吃个饭,不知道梁书记肯不肯赏脸?”成海笑眯眯地看着梁健。

梁健心底诧异了一下,虽然满心都是小叶的事情,实在是没这个心情去应酬,但成海是新来的组织部部长,梁健若是一开始就不给这个面子,那就是亲手将成海往娄江源那边推。

梁健没犹豫,笑着答应下来。成海似乎很开心,闲聊了几句后,就起身告辞。梁健将他送到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