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96来龙去脉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36 字数:3196 阅读进度:1311/1780

到了车上,沈连清才告诉梁健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事情还和梁健让广豫元去跟小叶家里人谈有关系。当时,梁健特地交代了广豫元一句,让他注意小叶的堂哥。

小叶的事情内幕,太和市内,除了沈连清和梁健知道之外,只有明德有个大概的猜测。广豫元是不知道情况的,虽然内心也有猜测,但也不敢肯定。

如此去找小叶的父母谈,一不小心就说错了话,然后就激化了矛盾。小叶的堂哥是个混混,手下带了几个人,冲到了酒店,把人家酒店砸了,一定要人家酒店把录像带交出来。这堂哥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跟公安局弄不过,去找了酒店这个冤大头。酒店方面本来就心里没底,毕竟人是在他们酒店里跳楼的,这两天也是焦头烂额。没想到,又躺着中枪,碰到个不讲理的。

酒店的经理没办法,给明德那边打电话。明德去带人。好嘛,本来这堂哥还不敢进总局,这下是进得堂而皇之,进去之后,一言不合,把总局也给砸了。明德问他,难道不怕蹲进去吗?这堂哥回了句:他这辈子也就局子没蹲过,正想进去见识见识。

碰到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德也就没了脾气。明德没办法,只好把电话打到沈连清这边来了。

明德的意思,是希望梁健出面。梁健没同意,将明德和广豫元都叫到了总局外面。就在车里,三人坐下来。

广豫元一坐下就问梁健:“书记,这事情是不是还另有隐情?”广豫元心里多少有些怨气,梁健叫他去处理,却不让他知道内情,结果莫名其妙被对方臭骂了一顿不说,还差点被小叶堂哥给揍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将徐京华抬了出来,道:“这件事,我也没办法,徐部长吩咐保密。”

广豫元意外地看着梁健,明德听到徐京华的名字,他虽不够敏感,但多少也能感觉到一些。霍家驹要离开西陵省的消息早就不是秘密了。

广豫元还没反应过来,还想问,被梁健瞪了一眼。

梁健问他:“叶家那边什么态度?”

广豫元道:“叶家父母不表态,那个堂哥是个混人,认死理,一定要我们给个公道!”

梁健抿着嘴不说话。半响后,明德打破沉默,迟疑着说:“小叶毕竟是我们的干部,如果我们就这么算了,会不会让其他同志寒心?”

梁健看向他,问:“那你有没有想过,事情发生这么久了,他为什么还能沉得住气?”

明德沉默。

这一点,也是梁健一直没想明白的。他一直在后悔,当时没看一下录像带。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道:“把小叶肚子里孩子的dna保存一份,别让人知道。这件事,先压着,一切等到他离开西陵再说。”

明德犹豫了一下点头。广豫元在旁边看了眼梁健,像是猜到了什么。他问梁健:“那现在怎么办?这个堂哥这么闹,也不是个办法。”

“跟他谈!我就不相信,还有谈不好的!”梁健道。广豫元应下。等了会,梁健让广豫元先下去,留下了明德。梁健抱着一丝希望问明德:“我问你,录像带你那边有没有备份?你老实回答我!”

看着明德有些闪烁的眼神,梁健心里微喜。

不等明德回答,他就说:“如果有备份的话,我想看一下。”

明德松了口气,道:“留了一份,那待会到我办公室去看吧。”梁健看了他一眼,明德低下了头。

梁健没说什么。

梁健不知道明德有没有看过,明德将录像带给他设置好播放后,就出去了。梁健坐在椅子里,看着屏幕上空无一人的走廊,静静地等着。

先出现的是小叶。小叶出现后大概十分钟之后,有人来了。起先看不清,不过走近了,就能看到,确实是霍家驹。

这样的结果,不算意外,但还是有些意外。

许是,还是没办法想通,到底这霍家驹为什么就会摊上这么一件事。

霍家驹在房间里带了大概有四十分钟,忽然走廊里出现了霍家驹的秘书,他过来敲了敲门,然后在门口等着霍家驹出来后,两人就走了。

梁健看了看时间,那时候是十二点四十七分。

梁健隐约记得,当时沈连清告诉他小叶跳楼的时间,好像也在这个时间附近,但具体记不清了。

梁健没停,继续往后看,大概七八分钟后,忽然有服务员跑过来开了小叶的那个房间门,进去了大概一分钟不到,就慌张的跑了出来。梁健猜测,那个时候,小叶应该已经跳楼了。

梁健看到这里,没再往下看,他将明德叫了进来。明德站在桌子对面,梁健问他:“你看过了吗?”

明德回答:“没有。”

梁健看了他一会,他的神态不似作假,暂且就信了。又问:“小叶跳楼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明德回答:“报警时间是十二点五十七分。但具体的跳楼时间,估计有几分钟出入。”

梁健没让明德看录像带,而是告诉他,在十二点五十四分的时候,有服务员进过小叶的房间。

明德听完,还是委婉的劝梁健,最好还是能给这件事一个真相。

但梁健也有梁健的难处,他要是没告诉徐京华这件事,自己闷声不响地把这件事给办了,那还好说。但梁健既然已经把录像带给了徐京华,如果这个时候他再将这件事给搞大了,那无疑会得罪徐京华。

梁健明白,徐京华有了这卷录像带,对他登上省长之位是十分有帮助的。这也是徐京华当初为什么要让梁健带着录像带去找他的原因。

梁健也猜测,霍家驹之所以一直没有动静,或许就是因为徐京华已经和霍家驹之间达成协议。

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梁健承认自己走错了一步棋,但已经错了,他不能再错。而且,从时间上看,小叶自杀的可能性很大。

这句话梁健没有说出口。他告诉明德:“小叶自杀的可能性很大,就算我们找到他,并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录像带的事情,你要咬紧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但是,叶家的人这么闹,也不是个办法。迟早,他们会闹到其他地方去!”明德说。

明德这也不是杞人忧天。按照堂哥这个性子,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要是这堂哥油盐不进,梁健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他让明德先出去,先去弄好dna的事情,以备不时之需。他一走,梁健坐在明德的办公室里,想着想着,忽然脑中一亮。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霍家驹秘书杨的电话。

秘书杨接通电话,说话充满小心翼翼地谨慎:“梁书记,突然打电话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梁健开门见山:“我想跟霍省长聊聊小叶的事情。”

秘书杨呵了一声,道:“小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挺可惜的。不过,这事情,跟我们省长有什么关系吗?”

梁健道:“小叶死的时候,已经有身孕了。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秘书杨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听到这个消息,啊地叫了一声。梁健道:“麻烦你把电话转给省长吧。”

秘书杨犹豫了好一会儿,跟梁健说了声等等。他应该是跟霍家驹汇报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回来告诉梁健:“省长说,有什么话让你跟我说好了。”

梁健道:“这不合适吧!再怎么说,省长也曾经是小叶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秘书杨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喝道:“梁书记,人是要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这一点,我相信我肯定比杨秘书清楚。你放心,我说这话是有证据的!”梁健道。

秘书杨忙追问:“什么证据?”

梁健冷笑了一声,道:“这个杨秘书就没必要知道了吧。麻烦你在帮我跟省长说一声,我是真的想跟他谈一谈,当然他如果实在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那我也只好随着叶家的人去闹吧!反正最好要是事情闹大了,我顶多就是一个办事不力,但霍省长就不一样了!”

秘书杨沉默下来。事情的轻重与否,他还是有杆秤的。霍家驹在西陵这几年虽然没什么政绩,这位子也坐得窝囊,但他头上有人,这次离开,多少还能有个完美结局。

曾经有人说,任何一个官都是经不起查的。霍家驹除了小叶这件事,身上多少肯定还是有问题的。到时候事情闹大,有人落进下石,新账老账一起算,他能不能善终就很难说了。

秘书杨应该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到底也不敢冒险,还是将梁健的电话转了过去。霍省长接起电话,口气十分不善:“梁健,你想干嘛?”

梁健道:“我只是替省长考虑而已!”

霍家驹冷笑了一声,道:“废话就不用说了,直接说,你想要什么!”

梁健道:“我什么都不想要。但小叶的这件事,不能闹大了。不然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霍家驹忽然笑了起来,道:“你不是已经把东西给徐京华了,怎么,他难道就没帮你想好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