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297证实猜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37 字数:3188 阅读进度:1312/1780

霍家驹这话倒是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看来徐京华和霍家驹之间早就达成协议了。梁健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在心底嘲讽了自己一声,他看过被人当棋子,还没看过自己送上门去给人当棋子的。而他自己,就这么干了一回。

他至今也没想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想在西陵站稳脚,所以想把自己在徐京华这条船上绑得更牢一点?或许有一点,刁一民和娄江源的联盟,现在又多了一个成海,说到底,还是给了梁健很大的压力。

再加上,起初的时候,梁健也没想到,叶家的人会这么固执。霍家驹不至于杀人,这一点是梁健一开始心里就确定的,这也是梁健将录像带交出去,打算将这件事往小了处理的其中一个原因之一。

但最后还是证明,这件事,他把人性看得太阴暗了一些。

事情已经这样了,梁健多少想挽回一下,这也是他找霍家驹的原因。梁健没理会霍家驹的冷嘲热讽,道:“东西确实是我给的徐部长,这总比我直接让公安局上门来找您比较好吧?”

霍家驹沉默。

梁健接着说:“我今天给您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您,叶家的人比较固执,不肯善罢甘休。这件事,是您弄出来的,无论如何,您也该承担责任。至于怎么承担,那就您自己看着办吧!”

梁健说完挂了电话。

他不怕霍家驹不开心,这个时候霍家驹不敢怎么样。

梁健打完电话,就回宾馆了。今天回去的早,霓裳看到他很开心。

陪着霓裳玩了会,然后哄着霓裳睡着后,梁健看了会书,大约十点多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广豫元的电话。

广豫元告诉梁健,徐京华给他打电话了,为了小叶的事情。

梁健问他:“徐部长说了什么。”

广豫元说:“徐部长说,他出一百万,让我摆平小叶的事情。”

一百万!梁健脑子里顿时冒出了霍家驹这个人,他应该是在他的电话挂断后立即就联系了徐京华。这一百万就是霍家驹的态度吗?

梁健心里多少对着霍家驹是鄙视的,憎恶的,可是再想想自己在这件事中的态度,却又觉得自己也没资格去鄙视霍家驹。

梁健道:“既然徐部长这么说了,那你就用这一百万去想想办法,再闹下去,对我们影响不好!”

广豫元叹了一声,为难地道:“但是,这家人,不认钱啊!”

梁健想了下,心一狠,对广豫元说:“你告诉明德,把录像带给叶家的人看。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小叶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但既然发生了,就要面对现实。一百万,是政府看在小叶也为政府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年的份上,补偿给他们的。”

梁健话没说太明白,但相信广豫元和明德应该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广豫元就来告诉梁健,叶家的人已经答应拿钱了。但是那个堂哥要求酒店也赔钱。

梁健皱眉,心里头不悦起来:“他要酒店赔多少?”

“三十万。”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回答。

梁健考虑了一下,道:“酒店那边怎么个态度?”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酒店那边是不同意出这笔钱,他们认为他们也是无辜受牵连的。因为小叶跳楼,他们这两天的生意下降了很多。这件事还会影响多久,都不好说。”

梁健沉默下来,这件事不宜久拖。梁健不仅要防叶家的人闹事,还要防着娄江源这边。万一娄江源这边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时候暗中推一把,把梁健拉下水搞臭名声也不是一件难事。

基于这个考虑,梁健没怎么犹豫,告诉广豫元:“你想办法跟小叶的堂哥去把钱谈到二十万,这二十万,我们出。”

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没说什么。但眼神里多少有些惊讶。

他走后,梁健心里沉甸甸的,这件事没尘埃落定后,始终是不放心的。

但还好,下午的时候,广豫元就回来说,他已经谈妥了,只等钱了。梁健问广豫元,徐部长答应的一百万什么时候打过来。广豫元说,要等一周时间。

一周时间太长,不保险。梁健让广豫元想办法去催。至于另外的二十万,梁健本想自己出,但广豫元说,他会想办法。

梁健也没坚持。

等晚上的时候,他静下来,再去想这几天小叶的这件事情,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在这段时间内,有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这几天才有的,似乎从罗贯中的事件发生开始就已经在默默的变化。只不过,梁健那时并未察觉。那段时间,他处处受制,很多事都被蒙在鼓里,他为了扳倒罗贯中,绞尽脑汁,或许就在那时,心理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这种变化,难说好坏,也难说对错。要说,只能说他随了这个大流。可,梁健心里多少有那么些复杂。

他曾经也自诩是个文青,文青嘛,多少有那么点心里的傲娇,坚持,可如今他将这点坚持给丢掉了,也就是说他再也不是个文青了。

梁健呵呵笑了一声,满是嘲讽。

小叶的事情在三天后,搞定。

梁健心里松了下来。刚松下来,就到了该送沈连清去荆州的日子了。梁健决定自己亲自送过去,组织部那边的话,原本计划是去一个副部长,可是成海提出他要亲自过去,顺便看看荆州。他既然说了,梁健也不好反对。

还没到夏天,荆州的那条娄江里的水已经开始变少,有些地方已经露底。梁健一路看过去,心情也就一路沉重了下来。

到了荆州市政府,一看门口的人,没看到楚阳,一问才知道,荆州下面的一个县里出了点事,楚阳过去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怎么事情这么凑巧。周围人多,梁健也没多问。等会议结束,梁健问了楚阳专门留在这里负责招待的办公室主任韩星。韩星遮遮掩掩的回答,荆州下面的十首县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梁健沉了沉声音,再次问。

韩星支吾了半天,终于说了实话。原来楚阳打算在十首那边挖个水库,但是那个工程队今天早上出事了。已经修了一半的大坝塌了,埋了不少人!

梁健一听,心情一下就到了谷底。这么大的事情,楚阳竟然敢瞒着不汇报。这个韩星也是,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想瞒着不说。

梁健脸色阴沉,让他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

韩星说,十首那边本身就有一个湖,这个湖是前些年挖矿的时候留下来的,这些年慢慢的就成了一个湖。十首那边是目前荆州境内,生态环境算是最好的了,湖里的水也比较清澈,去年大旱,十首的这个湖虽然也差点干了,但到底也没干。楚阳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才动了建水库的念头。

建水库的工程队,是楚阳的一个朋友,楚阳付不出钱,工程队没钱,可能是在水泥方面以次充好了,再加上那边的地质不是很好,才出了问题。

听到楚阳付不出钱,梁健就想到自己之前给楚阳出的那个无赖的主意,心情就更加不好。如果真要较真,这事情梁健都有一定的责任。但这话肯定不能说给韩星听。

梁健让韩星给楚阳打电话,电话打过去,没打通。楚阳说,那边的信号不是很好。

从办公室出来,梁健看到成海,成海毕竟不是自己这边的人,这件事让他知道得太多不好。

梁健想了想,决定先回去。他将沈连清叫到了一边,交代他立即去十首,找到楚阳,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部弄清楚,然后跟他汇报。

楚阳是个好同志,一直以来也都是在为荆州兢兢业业的奋斗,梁健不忍心他因为这件事而受牵连。

梁健想好之后,便跟成海提出回去,成海却道:“要不梁书记先回去?我四处看看再回。”

梁健道:“这荆州现在沙漠化很严重,能有什么好看!而且今天楚阳同志也不在,都没个人能陪你!”

成海笑着说:“走走而已,不用人陪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他笑眯眯地模样,看不出任何心机。梁健便道:“那这样,我陪你走走吧。你刚来这里,一个人走也走不出什么名堂。”

成海便道:“梁书记肯陪,这是我的荣幸。我刚才看了一下资料,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十首县,要不先去十首县吧?”

梁健心里跳了一下。他看成海,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他肯定是刚才听到了韩星说十首出事。

梁健眯了下眼睛,笑着道:“也好!那就去十首吧!”

梁健转头就对送他的沈连清说:“你就不用去了,楚阳不在,你就留在这里主持一下!”

沈连清点头。

沈连清跟在梁健身边这么些年,梁健的心思他自然懂。梁健刚上车,他就去打电话了。

从荆州市政府到十首县,不是很远,但也不近,一个小时的路,也够十首县和楚阳反应了。

梁健到十首县的时候,十首县的县长已经在等了。楚阳也在。梁健看到楚阳,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