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02山顶日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40 字数:3312 阅读进度:1317/1780

梁健看了许久后,鬼使神差地回复:“没有。”

短信发过去后,犹如泥沉大海,许久都没有回音。梁健等了一会没有回复,就将手机放到了一旁,回房休息。

刚躺下,忽然听到手机在外间响。梁健走出来一看,是明月打过来的电话。

梁健拿着手机犹豫着,直到声音停下,还没接起来。梁健以为明月打一个就不会打了,正要转身回房间,电话又响了。

梁健接了起来。

明月的声音在那头听着有些嘶哑,问:“是不是打扰你了?”

梁健回答:“没有。”然后又问:“你怎么还没睡?”

明月回答:“你不是一样还没睡?”

梁健不问了。两人捧着电话,沉默了一会后,梁健正准备挂电话,明月忽然说:“要不去看日出?”

梁健愣了一下,问她:“你在哪里?”

明月道:“我说我在你住的酒店楼下,你信吗?”

“我不信。”梁健回答。

明月嗔了一声道:“你这个人不好玩。”

梁健顺口就回答:“那是因为我没想着跟你玩!”这话出口,明月沉默了。梁健 略一回味,明白过来,这话味道有些不太对。

便转移话题,问她:“你刚说看日出,去哪里看?”

“你同意了?”明月有些惊喜,“那我来接你。十分钟后楼下见。”明月说完就挂了电话,这风风火火的样子,还真不像之前那两次接触。

梁健皱了下眉头,放下手机,有些愣神。

去还是不去?

他还是去了。为了不引人注意,梁健找了一件不常穿的便装。找出这条便装的时候,他还愣了好几分钟,所以到楼下的时候,迟到了。

明月开着一辆白色的跑车,十分的引人注目。她坐在车子里,看到梁健,立即招呼梁健坐进来。

梁健也没客气,坐进去后,明月一打量他,道:“你穿这身比你穿西装要年轻很多!”

梁健没接她的话,心情还沉浸在刚才看到这套衣服时的那种难受中,无法自拔。明月看出他的心情不好,也不多说话。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像箭一样带着嗡鸣声射了出去,梁健被惯性带得整个人压在椅背上,好一会儿这种感觉才消失。

不过这么一刺激,梁健倒是回过神来了。他诧异地看了眼明月,女人开车这么猛,他真的没怎么见过。

此刻的车速没有一百八起码也有一百六了。因为是深夜,大街上根本没什么车,所以还算好。梁健的潜意识里,或许也想释放一下,所以并没有拦阻。

车子一路往城外开,出了城就往东去,然后顺着公路到了城外的一座不高的山。山虽不高,但视野不错。车子沿着盘山公路一路开到山顶。山顶有个很大的平台,平台中央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庙。庙里的灯已经亮了,有沙弥拿着把扫帚借着渐亮的天光,打扫着平台上的树叶灰尘等。看到车子上来,停下了动作。

看到梁健和明月下车,他远远地朝着梁健和明月揖了一揖,又继续扫他的地。梁健看着那个身材瘦小的沙弥,忽然想,他这样的年纪,却在过这样的日子,他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向往山下的生活?

明月见梁健看着那个小沙弥发呆,忽然轻声说道:“这里的沙弥,大多都是孤儿。少数几个也是家里太穷养不活送过来的。这个寺里的住持以前是个书法家,后来去了少林寺出家,五十岁的时候,一次云游到了这里就留在了这里。现在二十年都过去了,时间真是快啊!”

梁健诧异地转过头,看着明月脸上的感慨,问:“你好像对这里很了解?”

明月微微一笑,道:“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梁健吃惊,不敢置信地看着明月。明月无所谓地笑了笑,对梁健说:“走,日出大概还要一个小时,我带你去见见住持!”

梁健跟在明月旁边,进了寺庙的大门。大门里,建筑虽然透着古朴味,但是不像其他的寺庙,倒是没什么奢华的味道。

明月带着梁健轻车熟路地就往前面的大殿后面绕,绕过大殿是僧人住的厢房。大部分房间里的灯都已经亮了,有些房间里已经陆陆续续地走出人来,不少都是年纪不大的沙弥,也有些中年的僧人,但不多。这些人看到梁健二人,先是愣了愣,而后看清是明月后,那几个年纪大点的都笑着跟明月打招呼,叫她宛姑娘。

梁健想到,之前明月曾对他说,可以叫她宛宛。

很快,梁健就见到了明月口中的那位住持。按照明月的说法,这位住持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可他看着却只有六十岁左右的年纪,在一盏简陋的电灯下,光头锃亮。看到明月,住持明显惊喜了一下,笑着问:“你怎么过来了?”然后目光看到梁健,微微眯了一下后,道:“原来还有贵客,快请坐。”

梁健和明月在住持对面坐下。

住持跟明月闲聊了几句后,就将目光落在了梁健身上,道:“梁书记,家中人可都还好?”

梁健一愣,住持认出了他倒也不是十分奇怪,可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他们之前见过。梁健想不起两人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便问:“我们之前见过吗?”

住持微微一笑,道:“算算应该也有三十多年了吧。”

梁健又惊了一下,要是这么说,差不多是在他很小的时候见的。梁健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想象着他的身份。三十多年过来,梁健的变化有多大不用说,可此人却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他,这说明什么?

一瞬间,梁健就对眼前的人多了一分警惕。住持却一直微笑着,和蔼可亲,看不出任何一丝攻击力。

梁健又看了看明月,她脸上没什么波澜,对这件事,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

如果是这样,那么明月今天将他引来此处,恐怕也并非那么简单。

这么一想后,梁健更加警惕。

住持似乎看出了梁健心中的警惕,笑了笑,便站起来说要去上早课,先出去了。

他一走,梁健便问明月:“你特意将我引来此处,不会真的只是来看日出吧?”

明月反问他:“要不然呢?”

要不然呢?梁健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明月站起来说:“我去听早课,你去不去?”

梁健一人坐在此处也不合适,就跟了过去。

早课是在前面的大殿里上的。原本空旷的大殿,坐满了人。大约有二十多个沙弥,和七八个中年僧人,最前面做的是那位住持。

梁健和明月进去,他眼皮都没抬,闭目盘坐着,一声不响。等梁健他们刚坐好,他开始诵经,然后下面的人也跟着念。

明月也合十跟着念经。梁健不会,但一人东张西望有些无礼,便合了十,闭上眼。不曾想,这淡淡的檀香之中,经声灌耳之下,心竟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梁健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他很享受这种放空的感觉。忽然,旁边有人推了他一下,睁开眼,早课还在继续,明月看着他,轻声说:“日出快开始了,我们出去吧。”

梁健跟着明月出去,果然天边已经开始泛红。

明月领着他字平台边找到了一块大石头,两个人爬了上去,坐着静静地等待日出。

天边的红色,由浅到深,到最后,跟快要烧起来一样,然后太阳终于出现了。

两人静静地看着,谁都不说话,直到太阳完全的蹦出地平线。明月才伸了个懒腰,道:“我以前每天早上都要在这个大石头上坐着看日出,最近好多年没看过了。这里的日出还是和以前一样。”

梁健有些好奇明月的身世,但这是人家的私事,梁健也不好打听。两人聊了几句,就进去和住持他们告辞,离开了那里。

明月将梁健送到快到太和宾馆的地方,梁健让明月停车。他下车的时候,明月递过来一样东西,拿报纸随意包着。

梁健问:“这是什么?”

明月说:“住持让我给你的。”

梁健不想收,明月却道:“住持说了,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

梁健忍不住心中好奇,接了过来。明月一脚油门,车子就走了。他拿着东西,回到酒店,正好遇上几天不见的杨弯,看到一身休闲装的梁健,有些惊讶,问:“书记这么早?”

梁健点点头:“睡不着,出去走了走。”

说完准备走,杨弯忽问:“怎么这两天我没看到霓裳和阿姨他们?他们回去了吗?”

梁健停住脚步,点头回答:“是的,他们回北京了。”说完,梁健想到之前杨弯对霓裳的照顾,便又道:“前段时间,多谢你帮忙照顾。”

杨弯看了一眼梁健,眼神里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梁书记这么说就见外了。那您先去休息一下吧,我让厨房给您准备早餐。”

梁健点头。他往电梯走,她在后面看。

梁健站到电梯里,转过身,她还站在那里,看着他。

回到房间,他看着明月给他的那个包着报纸,巴掌大小。梁健犹豫了一下,拆了开来,里面是个木盒子,打开木盒子,里面用丝绒包着一个铜板大小的圆玉,上面没有洞,但是有字。

梁健仔细看了看,因为有磨损,看不太清。梁健研究了一会,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便将其先收了起来,打算等以后有空的时候,亲自去一趟那个庙里问一问那个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