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15一场挣扎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53 字数:3304 阅读进度:1330/1780

是错误吗?

这个问题,梁健曾经问过自己,而今天又在问自己。

只可惜,他回答不上来。他以前回答不上来,现在也回答不上来,今后恐怕也回答不上来。

第二天早上六点不到,梁健就从酒店出发了。他又是一夜未眠。小五这两天跟着梁健,也怎么好好休息,也是困倦得,不过他很厉害,开车前狼吞虎咽了四个大肉包子,又喝了半杯浓茶,十几分钟后,人就看上去精神了许多。而梁健,就没那么厉害了。

一夜没睡的梁健,连胃口都倒了,早餐小五给梁健买了一个肉包一个菜包,梁健连一个都没吃完。他看上去,显得憔悴极了,都不像是个三十七岁的人,反而像是一个四十七岁的。眼睛下,乌黑的眼袋,有大又沉重,眉头微微皱着,早上因为精神不济没有好好打理的头发,和那一身没有熨的衬衫西裤,颓废得像是一个一夜间什么都没了的失败人士。

梁健靠在车里,闭着眼,想要睡一会,起码让自己看着没那么憔悴,可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事,家庭和工作,项瑾和胡小英,搅得他脑仁都在疼。

尤其是项瑾那句话。

他该说什么?承认是个错误吗?

梁健不想承认的,可又能如何?事实似乎已经证明了,这就是一个错误。

梁健无声惨笑了一下。

车子到长白山庄,太阳已经爬了很高了。霓裳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有些沮丧地在玩着她的毛绒玩具。梁健远远地就看见了,阳光下那小小的身体,显得格外地孤单,让人心疼。

“宝贝。”梁健喊了她一声。霓裳茫然地抬头,看到梁健的一瞬间,顿时惊喜。大喊着爸爸就起身往梁健这边跑过来。

门内的人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只有阿姨。

梁健抱起霓裳,亲亲脸蛋,刚要说话,忽听得霓裳表情可怜地问:“爸爸,我们能不跟妈妈分开吗?”

梁健心里一震,看着霓裳,一时说不上话来。半响,他勉强平静地问霓裳:“谁说我们要跟妈妈分开了?”

霓裳回答:“是周奶奶说的。”

周奶奶,就是周姨。梁健看了眼站在门口没动的周姨,才笑着宽慰霓裳:“妈妈只是去美国看病,等病好了,就会回来看我们的。或者,等爸爸有空了,我们就去看妈妈,好吗?”

“真的吗?”霓裳问。那紧张的样子,让梁健格外地心疼。梁健点头:“真的。”

“爸爸说到要做到哦,不能骗霓裳哦!”霓裳已经开始笑了。

梁健也笑着点头,可内心某个地方,却格外的疼。

到门口的时候,往常都会问候一句的周姨,今天扭头就进去了。梁健没多想,只以为可能是从项瑾那边听到了什么消息,周姨一直在项家,伺候了多年,项瑾就跟她亲生的一样,同仇敌忾的心理,梁健还是可以理解的。

项瑾没在一楼,梁健问了问霓裳,霓裳告诉他,项瑾在二楼收拾行李。正要上去找他,忽然周姨喊住他:“老项让你去书房找他。”

周姨站在不远处,脸上是今天才第一回出现的那种厌恶鄙夷的神情。

梁健只能假装没看到,将霓裳安排好后,转身去了书房。书房内,项部长站在书桌边,正在看一副字。字是狂草,梁健认得字体,却认不全那几个字。

“爸。”梁健叫了一声。

项部长抬头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的声音后,又低头去看字了。梁健站在那里,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这样的别扭持续了有七八分钟。项部长才将目光从那副字上移开,顺手将字一卷放到了一旁,然后看着梁健,说:“你跟项瑾的事情,我不该插手。但是作为一个长辈,该说的我还是得说。”

“爸,您说。”梁健微微低下头。

梁健对于项瑾的愧疚,或多或少也会转嫁到这个老丈人身上。更何况,这个老丈人虽然当初看不上他,可是梁健和项瑾结婚的这几年里,他也从未做过什么,相反还多多少少帮过他。仅此一点,梁健也应该感谢他。如今他和项瑾走到这个地步,这个老丈人心里也不好受,世界上大部分父母都不会希望子女离婚。

梁健不太敢面对他的目光。

项部长开口没有梁健想象中的严厉:“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真是看不懂。我看不懂你,也看不懂我自己的女儿。我不敢说,项瑾都是对的,我也不敢说,你都是错的。周明伟的事情,始终是我们项家的错,项瑾有错,我也有错。这一点,我在这里跟你道个歉。但是,事已至此,项瑾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这个做父亲的,到底还是要偏向自己的女儿的。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爸,我能理解。”梁健接上话。

项部长愣愣地看着他,几秒后,忽然长叹道:“就是可怜了两个小孩子。唐力跟着我们,肯定不会吃苦,霓裳跟着你,我相信你也不会让她吃苦。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您说。”梁健道。

项部长说:“你每个星期必须要有一天的时间用来陪她。她已经没了妈妈在身边,你这个父亲就更加要用心。项瑾小的时候,我没意识到,也没尽责,所以我不希望霓裳也跟项瑾一样,你跟我一样。”

“爸,我答应您。”梁健低着头回答。

项部长看着他,沉默了下来。他的目光闪烁着梁健看不懂的光泽,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梁健站在那里,心里翻涌的复杂情绪,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要吞噬了。

突然,项部长开口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挺看不上你的。现在看看,你虽然还是挺混蛋的,但有一点还不错。”

梁健诧异地抬头,看向项部长,正要说话,项部长忽然一抬手一挥,道:“项瑾在楼上,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尽快说。”

梁健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嗯了一声,想了想,又给项部长鞠了一躬,这才转身出去。

梁健带上门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屋里项部长的叹息声。

梁健的动作顿了顿,脸上掠过许多悲伤,化不开。

楼上,项瑾坐在床边在发呆,唐力在床上睡得香甜。

梁健站在门口,看着坐在微微透着光的窗帘后面的项瑾的背影,胸口很疼。

他是爱她的。

初见她时,那些场景忽然浮现在脑海里,一幕一幕格外地鲜活,怎么也挥不散。

忽然,眼有些酸。梁健扭过头,轻轻揩了眼角,转回头时,项瑾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两人目光相触,项瑾慌忙扭头去擦残留在脸上的泪痕。

“你什么时候到的?”项瑾问。

梁健站在门口,尴尬地回答:“刚到。”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一刻钟左右。”

说话时,余光扫到了放在角落里的那个大行李箱,箱内已经放满了衣物。心忽然猛地抽搐了一下,疼得梁健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怎么了?”项瑾看到了他一下扭曲的神情和颤抖了一下的身体。梁健强撑着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没事。”

项瑾往前走的步子,又停下了。

梁健忽然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逞这个能。可她都已经停下了。

“明天几点的飞机?”梁健企图让自己的心不那么难受,让此刻不那么尴尬,可话出口,却是那么的苦涩,都苦到了牙根里。

项瑾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答:“重要吗?”

梁健沉默了。

一会儿后,梁健问她:“要不要让霓裳在这里再待一晚上,我可以明天早上来接她。”

“那你呢?”项瑾立即追问。可话出口,她偏过了脑袋,又道:“那你明天早上来接她吧,不过要早一点。”

“好的。”梁健回答。

两人没了话。明明都有一肚子话,只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开这个头。梁健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无言的沉默带来的煎熬,便找了个借口下楼了。

在楼下陪霓裳玩的时候,周姨时不时从旁边路过时,总要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盯着他,那种感觉格外的不自在。

差不多快十一点的时候,周姨忽然开口跟他说话:“你中午要在这里吃饭?”

梁健还没说话,她又立即跟着说道:“我早上不知道你要来,没准备你的那份菜!”

“不用,我待会还有事,马上就要走了。”梁健忙道。周姨冷冷瞧着他。霓裳倒是一下子急了,道:“爸爸,我们马上就要走了吗?我还想和妈妈呆一会。”

梁健努力对她微笑:“霓裳,爸爸待会有事,你先留在这里陪着妈妈,爸爸明天早上过来接你,好吗?”

霓裳睁着大眼睛,眨了两下后,忽然哀伤地说:“那爸爸,你一定要来接我。”

梁健的心很疼。

除了点头,和拥抱,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离开项家的时候,霓裳站在门口,被周姨拉着不让跟出来,听得她在后面,一声声的叫爸爸,梁健根本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就会忍不住。

古人言,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曾也有歌唱: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梁健就想哭一场,狠狠地,用力地哭一场。

坐在车上,泪水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滚落,那么烫,却又那么冷。

人生,就是一场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