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16分家风波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8:54 字数:3274 阅读进度:1331/1780

梁健去了城郊,梁父梁母在那边。他和项瑾的事情,梁健还没告诉他们,他要怎么告诉他们?

梁健到的时候,唐一竟然也在。两人见面,各自惊讶。

趁着梁母去沏茶,梁父去拿水果的时候,唐一告诉梁健,是老唐托他多过来看看。他还问梁健:周家的事情怎么样了?

提到周家,难免想到周明伟。

梁健控制不住地脸色有些难看,唐一看到,微微皱了下眉头,诧异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有。”梁健生硬地回答。唐一盯着他,显然不信,但也没多问。

梁父拿着水果出来了,随后梁母也拿着茶过来了。

闲聊了几句家常后,梁健咬咬牙将希望他们去太和市,帮助照顾霓裳的事情说了出来。梁母好奇,问:“那项瑾也一起过去吗?”

“她不过去。她要去美国。”梁健回答。

梁父接着问:“上次不是说身体已经开始康复了吗?只需要吃药和静养就可以了吗?怎么又要去美国了?”

梁健迟疑了一下,回答:“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身体重要,还是去那边放心一点。这次去,她可能要在那边待上很长一段时间,霓裳就只能辛苦你们了。”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一家人不用说两家话,而且我们也挺乐意的。现在年纪大了,就想有个小的在旁边闹腾闹腾。”梁健说道:“就是项瑾,年纪轻轻就生这个病,虽说现在看好了,但以后身体肯定是比不上以前了,想想就让人心疼。还有你……”梁父瞪了梁健一眼:“项瑾现在是特殊时期,你要多关心关心!不要整天一心扑在工作上。工作虽然重要,但是家庭更重要!有家才有国!”

梁健只能点头说是。

唐一在一旁看着他,若有所思。

与梁父他们一起,三句不离项瑾和孩子。梁健心中抑郁,没待多久,就找了个借口出来了,唐一也跟着一起出来了。

走到外面,唐一就问:“你和项瑾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梁健扯了扯嘴角,没答话。唐一哪里能不明白,叹了一声,岔开了话题:“那你今天住哪里?”

梁健本想说住这里,但想到梁父梁母都在这边,他们要是看到梁健住这里不去长白山庄住,就算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会多想。

唐一看出了梁健的心思,主动说:“老唐这几天在,之前他还跟我提到你,要不回去看看他?”

梁健无处可去,也就没拒绝。

上车后,唐一给老唐打了个电话,得知梁健也在,老唐约了他们去老宅。梁健猜想,估计是那边房子里有唐靖宇他们吧。

老唐和他们差不多同时间到。看到梁健,老唐上来拍了拍肩膀,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笑着说道:“我听说,现在你们西陵省的省委对你意见很大啊!”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可能我本身就长得不讨喜吧!”

老唐哈哈笑了一声,道:“我儿子不需要讨喜!你要是那边待得不舒心,可以到北京来!”

“好的。等我待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来投靠你!”梁健苦中作乐,笑着跟老唐说道。

老唐转头跟唐一笑道:“看我这父亲做得,够失败吧!”

梁健没去接他这酸溜溜的话。不过老唐今天似乎心情不错。

只是,梁健心情不太好。

老唐也看出梁健心情不好了,收起笑意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有点累。最近太和事情比较多,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梁健回答。老唐不疑有他,道:“那你先休息一下,休息好了,一起吃晚饭。”

梁健也没坚持,唐一安排了人带梁健过去休息。小五也跟着一起。

梁健诧异问他:“你这么长时间没跟你爸爸见面了,怎么不一起多呆一会?”

小五想了一下,道:“没这个习惯。”

梁健没再多问。一到房间,等带他来的人一走,门一关,梁健躺到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他做梦了。

又做梦了。梦里回到了镜州,那间小屋子里,项瑾脚上打着石膏,坐在那架黑色钢琴前,静静弹着梁健叫不出名字又有些熟悉的钢琴曲。

她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如墨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背后,一切看着那么的静谧安好。

梁健下意识地想走过去,想坐到她身边,看看她。忽然,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梁健!”

他一下子身体都绷紧了,转过头去,看到胡小英依靠着门站着,她不再是短发,一头波浪的长发饶有风情的垂在胸前,半遮着她那高高隆起的胸部,一袭黑色蕾连衣裙,贴着她保养得很好的身材,裙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梁健没动,胡小英又唤了一声,声音里比刚才更多了几分柔媚。裙下的双腿交叠着微微磨蹭,那动作,充满了遐想和诱惑,让人口干舌燥。

梁健情不自禁地往那走。可才迈开步子,没走两步,背后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清冷中带着点薄怒。

梁健茫然地转过头,项瑾杏眼圆睁,盯着她,那张精致的脸上因为生气而染上了浅浅的绯红色。

生气的她,也有别样的美。

梁健站在那里,忽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

“梁健,来我这!”

“梁健,你敢!”

“梁健,你不是说,你只想跟我结婚吗?只要你过来,我们立马去结婚!”

“梁健,你骗我!你说你是心甘情愿跟我结婚的!”

“梁健……”

“梁健……”

“啊——”梁健大叫着醒了过来,浑身都是汗,小五从门外冲了进来,惊慌地看着坐在床上大喘气的梁健,问:“哥,你怎么了?”

“没事,做了个噩梦!”梁健摆摆手。

小五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转身出去了,没多久给他拿了一杯水进来,放在了桌上又重新出去了。

梁健起床,走到桌边,拿起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光,才勉强让那砰砰乱跳个不停的心脏重新冷静了下来。他喘了口气,看了看时间,没想到这梦里才一恍惚的感觉,竟是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

已经四点了。梁健走出房门,小五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在玩手机。

梁健看着他,忽然就想到了莫菲菲。有段时间,他们两个关系很好,最近却一直不曾见到小五有什么动静。他犹豫了一下,叫了一声小五,问到:“最近菲菲怎样?”

小五神情顿时尴尬起来,支吾着回答:“我不知道,有段时间不联系了。”

梁健没有多少意外,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问。

小五说:“首长他们在前面,你要过去找他们吗?”

“等等吧。”梁健说。

梁健在后院里转了一圈,唐家这老宅真的很大。梁健转了三十分钟左右,都没有走过任何一个重复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景色,每个地方都在大气中透着精致。院子里人不多,但也不少,每到一个地方都能看到一个身影,或修枝或打扫,都在各自忙碌,有条不紊,不疾不徐。

这就是大家族的底蕴。从这种细节中,就可以看出。

抓到前厅老唐他们在的地方时,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了。梁健进去,老唐立即就说:“饿了没?厨房已经在备菜了。正好唐一说今天那位大厨回来了,你运气好,有口福了!”

看老唐的神色,似乎这位大厨的厨艺真的很好,连他都垂涎三尺。梁健便好奇着问:“什么大厨,这么厉害?”

唐一笑着说:“清廷时候宫廷主厨的后代,做菜手艺有着他自己的独门技艺,确实是外面吃不到的。你爸小时候最喜欢吃他做的菜……”说着他忽然转头看向老唐,笑着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好像你小时候有段时间还闹着要拜老头为师呢,当时为了这件事,老爷子好像没少打你!”

“何止没少打,宗祠都跪过好多天!”老唐说着说着,情绪就低落起来,梁健知道,他想老爷子了。

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几秒后,唐一打了个哈哈,又将气氛调了起来。

三人坐下来,聊了一会,事不凑巧,竟然那唐宁一也来了。

唐宁一一进门,就带着浓重的杀气,嗤了一声,讥讽道:“今天人还真是齐啊!”

老唐看到他,脸上神色冷了下来。

唐宁一一屁股坐到了唐一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缓缓道:“既然人都在也好,还省了我的事。”

“有屁快放,没事就滚!老子看到你就烦!”忽然,老唐厌恶地骂了一句。

唐宁一脸上很快地掠过一抹仇恨的神色,但马上就被讥讽给掩藏了起来。他哼了一声,道:“别一口一个老子老子!做我老子,你还没这个资格!我今天来,是有事通知你们的!”

“你最好有正事。要是还是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说了,省得我还浪费口水要来骂你!”老唐冷冷道。

听老唐这话,看来这段时间,老唐和这唐宁一之间估计没少扯皮。

唐宁一冷笑了一声,道:“我要分家!这算不算正事!”

“你说什么?”先没坐住的不是老唐,而是唐一。唐一皱起眉头,脸色难看,盯着唐宁一,沉声问:“你刚才说你要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