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24搬家事宜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05 字数:3248 阅读进度:1339/1780

楚阳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第二天楚阳就从省里回来了。楚阳来办公室找梁健,梁健没见他。楚阳在这件事情里的表现,梁健多少还是不满意的。

楚阳在门外站了有一个多小时才回去。翟峰看着不忍,进来跟梁健说了三次,被梁健发了一次脾气才不敢再提。

楚阳回来后第二天,成海就出院了。出院当天就去省里了,梁健想,他应该是跟刁一民去汇报这一次的事情了。

这次的事情闹这么大,背后有不少是成海的推波助澜。否则就靠一个胡全才,他就算野心再大,也是翻不了多少浪花的。

朱老板自然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禾常青将他交给了明德,判刑前一天,梁健去看了他一次,正好碰到他的妻子和孩子。

朱老板的儿子,长得虎头虎脑,但性子倒挺安静,也挺乖巧的。妻子长得普通,但身上透着股温婉的感觉,言谈礼貌得体,给人感觉很不错。梁健嘱咐翟峰,让他想办法多照顾下这两人。

这件事情过去,梁健稍微清净了一段时间。每天就是按时上班下班,下班就陪女儿。他们也从太和宾馆搬了出来,搬到了金色水岸。翟峰帮忙找的房子,挺大的,有一百四十平,在一楼,还带个小院子。搬进去之前,翟峰找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将院子里整顿了一下,又搬了些植物过来,倒也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很不错。霓裳很喜欢这个小院子,搬进来第一天就拉着梁健说要在院子里放一个秋千。翟峰听在了耳朵里,第二天就不知去哪里搞了一个木头秋千来放在了院子里,霓裳看到了,高兴得手舞足蹈,第一次在翟峰脸上亲了一口。翟峰这小伙子,被霓裳这么一亲,还不好意思了。梁健在旁边看着,心情很不错。对翟峰,自然在情感上有了些变化,以前总觉得他和沈连清是没办法比的,当然现在也总是差一些,但霓裳是梁健的软肋,是梁健的心头肉,不管翟峰是有意还是无心,但能让霓裳开心,梁健还是感激他的。

过了几天,成海竟拿着一份礼物上门来给梁健来贺乔迁之喜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成海送礼上门,梁健要是板着脸赶人家出门,就太不识趣了。只能收了礼物,请人家进门坐了会。

成海倒也没多呆,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

成海这一送礼物,梁健忽然想到,该请客吃餐饭。搬家那天,翟峰和杨弯,广豫元还有禾常青都帮了不少忙,该请一请。

但梁健也不想搞得太隆重,便和梁母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家里做个家常便饭,将浙几个人叫到一起,吃顿家常便饭。

当天晚上,除了广豫元等这几个帮忙的人外,梁健还叫了明德。明德带着礼物上门,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这顿便饭,也将梁健的圈子给大概的显示出来了。餐桌上,成海笑而不语地坐在那里,目光时而看看这个时而看看那个,眼里闪烁的精光,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梁健看到了,但也不想多想。前段时间楚阳的事情,加上他和项瑾之间的变故,让他觉得有些心力憔悴。如今一切平息,他只想先平静一段日子。

九点多的时候,霓裳闹着要让梁健陪睡觉,其他人都识趣地离开了。梁健哄睡了霓裳后,忽然想抽一根,在家里翻来翻去翻了好一通才找到一包烟,拿了一根,刚走到院子里,低头要点火,忽然背后传来梁父的声音:“方便吗?聊几句?”

梁健转过头,看到梁父扶着玻璃门的门框站在那里,看着他。

梁健放下手,点点头。

梁父走过来,手一伸,道:“给我也来一根。”

梁健诧异地看他一眼,道:“您不是戒了吗?”

梁父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还不抽的吗?”

梁健笑了起来,伸手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抽了一根递给了梁父,然后再点上火。

“呼——”一团白烟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梁父咳嗽了一声后,忽然开口:“你跟项瑾是不是离了?”

梁健一惊,拿着烟的手蓦然一抖,强颜欢笑:“没有,怎么会?”

“行了,别骗了!”梁父瞪他一眼,又猛地抽了一口,紧跟着就是咳嗽。梁健慌忙去拍他的背,梁父咳了好一会才停下,喘了口气,道:“之前在宾馆的时候,我们不在一个房间,我虽然有点感觉,但也不好确定。但搬到这里这么多天了,我就没见过你跟项瑾打过电话。倒反而是白天你上班的时候,项瑾给你妈打过两个电话。你真当我们老糊涂了是不?”

“爸!我只是……”梁健想要辩解,可话才开头就被梁父打断:“离了就离了吧。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太看好你们。项瑾是个好姑娘,可是她不适合你,或者说她不适合你这个工作!”

梁健再次惊讶地看着梁父。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项瑾的时候,可不要说是多开心了。怎么今天还说出不合适这话来了,听着怎么都有种马后炮的感觉。不过,到底是自己的父亲,这话梁健也就是在心里想想,没说出口。或许,他也只是想安慰自己而已。

梁健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父接着说道:“项瑾去美国了还回来吗?”

“回来吧,应该!”梁健其实也不太确定。总有种感觉,项瑾以前就像是只关在金丝鸟笼里的金丝鸟,而如今,鸟笼的门已经打开了,她已经飞了出去,她还会飞回来吗?

想着,梁健忽然就想到刚才梁父说的那句话。他说,项瑾不适合梁健的这个工作。仔细一琢磨,这话似乎还挺有那么几分道理。

项瑾其实是一个很有理想的姑娘,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逃到镜州和他相遇。可跟他结婚后,他连一次旅游都没有给过她。她的生活除了孩子还是孩子,她想做的,应该很多吧?梁健想到此处,又觉得其实他对项瑾一点也不了解。他不知道项瑾喜欢什么,也不知道项瑾的理想是什么,他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知道项瑾心里在想什么。

或许,就像梁父说的,呆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一只鸟笼将她给禁锢了。而她要的,应该是那片无垠的湛蓝天空,她要翱翔。而他却没办法给她提供飞翔的跳板。

或许,如今这样分开也好。

梁健苦笑了一下,这时梁父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力道不重,却又很重。

梁健回头朝梁父笑了笑。

“人老了,这身体就不行了。这都快六月份了,还觉得有点凉。我先进去了,你也早点睡。”梁父说完,转身往里面走。

走到一半,忽然又转头看着梁健,道:“以后,你要多花点时间陪霓裳。我和你妈虽然都会疼她,但是我们到底只是爷爷奶奶,代替不了你们的。”

梁健心里一痛,道:“我知道。”

梁父看了他一会,就掉头进去了。梁健心情沉重,又抽了根烟,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身进屋。

又过了几天,天气开始入夏,白天已经开始有三十多度了。沈连清给梁健打电话,询问蕲州沙漠所的人什么时候过去。他说,娄江里的水位已经开始明显下降,这一个星期已经下降了十公分了。再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月,娄江里就要没水了。

现在才刚六月,天气就已经这么炎热,据省里气象局预测,今年的夏天估计又是一个少雨的夏天,如此看来的话,如果不想办法,恐怕今年的荆州又会很难过。

梁健想了想,亲自联系了蕲州沙漠所所长秦海明。秦海明接起电话,不等梁健开口,就说道:“时间已经定了,下个星期,我们就过来,我亲自带队,怎么样?”

梁健忙笑着说道:“那就太感谢秦所长了。”

秦海明在电话那头嘿嘿笑着:“感谢不能光嘴上说对不对,梁书记?”

梁健心里骂了一句,嘴上却还是笑着说道:“当然,你放心。只要你能帮忙解决荆州的问题,其他的都好说。”

“好!好!那下周见。”秦海明笑道。

梁建问:“下周周几?我好早做准备,为你们接风洗尘。”

秦海明道:“这个倒是不好说,我们过来的时候,就顺便沿路勘查下荆州的环境,具体时间定不下来,到时候再联系吧。”

秦海明这话倒是让梁健又对他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感受。或许,他贪归贪,办事也应该还不错。

梁健将秦所长的回复,给沈连清发了条短信。发过去后,想了想,又发了一条,问了问楚阳的情况。

沈连清说,楚阳回去后,倒也没多大变化,就是话比以前更少了。

梁健又问了问十首县水库的事情,沈连清说工程已经重新开始启动,他发动了群众,大家凑凑,凑了笔钱,加上朱老板的妻子也拿出了一笔钱,虽然还有缺口,但是新找的工程队表示可以接受欠条。

小沈办事梁健还是放心的。他想到之前胡全才的那个东西,也不知道老唐那边估价估得怎么样,到时候卖掉了,倒是可以支援一部分。

不过,这是后话,到底什么时候能拿到钱,还不知道。梁健也就没告诉小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