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26酒后美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06 字数:3385 阅读进度:1341/1780

接下去又喝了好一会,基本都是杨弯陪着秦海明喝。等到散席,秦海明和杨弯的脸颊都是红彤彤的。

秦海明他们一行人,就安排住在了太和宾馆。梁健说要送秦海明到房间,秦海明却点名要杨弯送。

梁健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之前喝酒也就算了,现在又来这一出,这秦海明也未免太有些肆无忌惮了。

正要说话,杨弯却抢在前头说道:“秦所长,我这自己都走不稳了,还怎么送您呀!您就饶了我吧!”

秦海明佯怒道:“这句话我就不喜欢了,怎么就成我饶了你了!我哪里为难你了?”

杨弯忙赔笑:“您没有。我这不是酒喝多了,不会说话了么?”说着,不等秦海明说话,又立即跟着说道:“要不这样,明天我来给您送早餐如何?今天,您就好好休息,养好精神。”

秦海明眼珠子一转,目光在杨弯的胸前微微一溜,然后笑道:“行!那就听你的。”

好不容易将他们送回房间后,梁健和广豫元站在电梯里,板着脸怒声道:“这秦海明,太不知好歹!”

广豫元看了他一眼,附和了一声:“确实有些过分。”但话音落下后,他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越是这样的人,其实越好对付。起码我们知道他喜欢什么,可以投其所好。现在我们有求于他,只要他将事情办好,其他的,我觉得都可以暂时忍忍!”

梁健转头冷冷地瞧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应该让杨经理送他去房间?”

广豫元忙摆手解释:“当然不是。但是,不是杨经理,可以是其他人啊!”

梁健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到楼下,杨弯还没走,坐在大堂的休息区,有个服务员给她拿了杯水。

梁健脚步顿了顿,杨弯像是有感应一般,立即就将目光看了过来。杨弯一看到梁健就站了起来,踩着不太稳的高跟鞋朝着梁健走了过来。

“梁书记,能不能搭个顺风车?”杨弯的眼睛里都是水汪汪的醉意,声音都是软软的,让人拒绝不了。

“行。”梁健没拒绝,转头又叫广豫元:“你也一起吧。”

“我自己打车好了。”广豫元回答。

“没事,让小五送一趟好了。”梁健道。

广豫元看了看杨弯,没再拒绝。

上车的时候,广豫元拉开了车门,下意识地打算让杨弯和梁健一起坐,梁健坐进去的时候,故意说了一句:“杨经理喝了酒,就让她坐前面吧。吹吹风,醒醒酒也好。”

广豫元又去拉开了前面的车门。

车子先到梁健那边,梁健下车的时候,原本让小五再给杨弯也送到楼下,可是杨弯坚持在这里下车。

梁健也不好强求,等小五带着广豫元开走,梁健看着有些醉态的杨弯,有些不放心她一个人走回去,就说:“那我送你到楼下吧。”

杨弯那水汪汪的眼睛瞧他一眼,带着一点娇羞的味道,轻轻嗯了一声。

时间已经不早,小区里灯光昏暗的路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两旁树木繁盛,很是静谧。杨弯的房子在小区最后面的一排高层里,从梁健家的位置走过去,也要五分钟左右。两人一左一右,慢慢地走着。

刚开始,谁也没说话。走了一会,杨弯忽然轻声问到:“梁书记,你今天是不是有些不开心?”

梁健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问:“为什么这么问?”

杨弯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你今天都没怎么说话。”梁健忽然注意到,她用的是你。

梁健笑了笑,没接她的话。

慢慢地,就到了杨弯楼下。梁健停下脚步,刚要说话,杨弯抢先开口:“上去坐坐?”

“不了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去陪霓裳了。”梁健道。

这时,正好有人从里面出来,从他们两人旁边路过。

“这破电梯,修了一天了还没修好。这楼梯里的灯又是坏的,大半夜的,吓死个人咧!”路人抱怨的声音传到两人的耳朵里。杨弯看着他,昏暗中,分辨不太清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水汪汪的,让人狠不下心来。

梁健在心底无奈地叹了一声,道:“走吧,我送你上去。你住几楼?”

“十六楼。”杨弯道。

“这可有得爬了,你能爬得动吗?”梁健问杨弯。杨弯吐了吐小舌头,做了一个鬼脸,道:“爬不动就只能睡楼道里了。”

梁健笑了笑。

杨弯虽然穿着高跟鞋,爬楼的速度倒是也不慢,梁健最近锻炼不多,十六楼,倒是爬得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到了十六楼,杨弯就说:“进去坐坐吧,休息一下,喝口水。”

梁健实在是腿酸,也渴。犹豫了一下,就跟着进去了。

杨弯的屋子里,一进门,便有一股幽香。屋子不是很大,是小套,但布置得很用心,开放式装修,放大了空间感,给人的感觉很舒适。

梁健坐下后,杨弯去倒了两杯水,也在他旁边坐下了。梁健喝了口水,坐了两分钟,就准备走。刚站起来,杨弯忽然就说:“梁书记,我有些晕,能帮我拿个解酒药吗?在那边的柜子里。”她伸手指着电视旁边的一个小柜子。

梁健看了看她,她脸颊红得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连脖子里也是红的。梁健便站起来,去给她找了药拿过来,杨弯服下药后,手撑着脑袋,看梁健。目光里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怎么回事,都是梁健不想承认的丝丝暧昧。

“梁健~”杨弯忽然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梁健晃了晃神,生活里喊他梁健的女人可不多。项瑾远在国外隔着一个太平洋,胡小英也远在千里之外,隔着千山万水。

梁健出神的时候,杨弯的手忽然伸了过来,拉住了梁健的手,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触手很烫。梁健一下子就惊得回过了神,忙问:“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杨弯微微地笑,答:“我没事。”

梁健皱着眉头,看她的模样,有些担心。心里也奇怪,今天杨弯酒虽然喝得多,但应该没有上一次和他吃饭的时候喝得多,怎么今天会这么醉?

这时,杨弯又松了他的手,撑着站起来,口里还嘟囔:“我去洗把脸清醒下,你等我一下。”

她迈一步都晃悠,又不让梁健扶,梁健只能跟在后面。她走到洗脸盆旁,弯腰洗了把脸,手肘撑着洗脸盆的两边,脑袋抵在水龙头上,维持了好一会儿,梁健都差点以为她就这样睡过去了。

抬头,她像是忘掉了梁健就在她身后,一边嘟囔难受,一边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她穿得是连衣裙,拉链在背后,许是喝多了,手脚不那么听使唤,好一会儿都解不开那个拉链,竟发起了脾气。梁健看着她跟一条衣服置气的样子,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可爱。

他恍惚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可是他记不起来,何时也曾有过这样的一幕。

又折腾了一会,杨弯忽然停下了,一转头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愣了愣,而后咧嘴一笑,道:“梁健,你怎么在这?”说完,又抬手一拍自己的脑袋,呵呵地傻笑:“看我,我忘了,是我邀请你来的。”说着,往梁健这边走过来。还没靠近的时候,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梁健栽过来,梁健慌忙伸手接住。

她身体一扭,一手搂住了梁健的脖子,仰着头,看着梁健,醉意朦胧的眼睛里,闪过许多迷离。

梁健不敢看她的眼睛,沉声道:“你喝多了,我扶你去床上。”

说完,扶起她就往卧室走。到了卧室服侍她躺下后,杨弯去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闭着眼睛,嘟囔:“不要走!不要走!”

梁健最是心软,几声一嘟囔,心就软了。便在床边席地坐了下来,等杨弯睡熟了,才站起来,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水,又把她的手机拿过来一起放在了床头柜上,这才悄悄离开。

回到家,霓裳已经睡了。

梁健洗漱了一下,却没什么睡意。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夜空,脑袋里不受控制地想着之前杨弯摔倒在他怀里时,看他的那个眼神。

还有那一声,梁健。

第二天早上六点,梁健的手机嗡嗡地震了两下。梁健已经起来了,正靠在床头看书,听到手机震动,便拿过来一看,是杨弯的短信。

“不好意思,昨天失态了。我没做什么吧?”

梁健回:“没有。”回复完,就将手机又放回了床头。

小区另一头,杨弯靠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简单的两个字,表情有些复杂。她想回复点什么,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拿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呆,才悻悻地将手机扔到了一边,自嘲地笑了笑。

九点,梁健去太和宾馆接了秦海明的人,直奔荆州市。梁健和杨弯在酒店大堂打了个照面,笑了笑,谁也没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倒是秦海明上车之前,非要和杨弯来个拥抱。杨弯不好意思拒绝,看了梁健两次后,半推半就地被秦海明抱在了怀里。

看着秦海明的手在杨弯的背上蹭上蹭下,梁健对秦海明又多了些厌恶。再想到,昨天晚上,杨弯说早上会给他送早餐,心里更是又多了些不舒服。即使,他明白这些不舒服其实没有理由,站不住脚,但一上车,梁健的脸还是忍不住挂了下来。

和他坐一起的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又转头去看了看窗外站在酒店门口的杨弯。

到了荆州市,秦海明倒是没弄出其他的幺蛾子出来。开了个会,吃了个午饭,梁健下午有个会议,就先回来了。剩下的事情,由广豫元在那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