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33萝卜桥上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10 字数:3520 阅读进度:1348/1780

小许目光在她身上那美妙的曲线上流连了一会,悄悄跟梁健说道:“你猜她几岁?”

梁健打量了那个背影,道:“大概三十多岁吧?”

小许一听,神秘地笑了笑。梁健觉得他笑得有内容,便问:“难道不止?”

小许低声说:“四十六了!”

梁健微微一惊,又瞄了一眼那个纤长却又凹凸有致的背影,感慨道:“真看不出来!”

“是呀!女人啊,真是个神奇的物种!”小许感慨。梁健看了他一眼,愈发觉得这小许有趣了。梁健只来过一次,也看得出这玉兰和徐京华之间应该有点什么,应该不仅仅只是暧昧。小许能跟他聊玉兰,应该是真的把他当朋友了。

当然,小许这么快的就亲近他,除了上次的那份礼物之外,和徐京华对梁健的态度,还有这一次梁健被暴露出来的家世,应该都有些关系。

不过,官场就是这样的。

梁健倒也说不上反感。有个这样的人在省里,也不错,起码在信息上,也能及时一些。何况,接下去徐京华马上就要成为省长了,那么小许的身份也会不一样了。

今天的晚宴,除了徐京华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老熟人了,浅浅。看到梁健,她有些羞涩地打了一声招呼。

另一人,梁健没见过。小许做了介绍,是一个企业老板。企业名字一长串,梁健也没记住,名字倒是记住了,叫做潘长河。长河同志有些年纪了,地中海的脑袋,和一个电影明星很像。不过电影明星啥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记得他在那部非诚勿扰里面客串过,那形象和眼前的潘长河很接近。

长河同志在梁健面前,态度很恭敬,递名片过来的时候,都是鞠着躬的。梁健有些不适应,寒暄了几句,就坐下了。

梁健问小许:“徐部长呢?”

小许说:“他在另外一个房间,晚点再过来。他让我们先吃。”

徐京华不在,小许就代替他成了主人,招呼着。浅浅坐在梁健边上,很沉默。上次的事情过后,梁健心里有些揣摩出徐京华的意思了,对浅浅自然就要保持些距离了。

小许是个很会搞气氛的人,潘长河又可了劲的恭维梁健,梁健看在小许的面子上,又多喝了几杯。徐京华过来的时候,梁健的脸已经红了。

徐京华一进门,就笑道:“梁健今天兴致不错嘛,酒喝了不少了吧?”

梁健便趁机说道:“实在是许秘书和潘老板太盛情了,难却啊!”

潘老板正在给徐京华倒酒,听到这话,便答道:“我和梁书记是头一次见面,自然要多喝几杯。”说完,他又要来给梁健倒酒。梁健赶忙拦住,道:“潘老板,我是真的不能再喝了!我平时真的不喝酒的,今天已经喝了不少了,待会晚点还得赶回太和市,要真喝醉了,不方便。”

“这么晚还回太和?太折腾了,要不就住在这吧?我帮你安排。今天跟梁书记你一见如故,就这么不喝了,不尽兴!”潘长河说着又要来给梁健倒酒。

梁健还是拦住了,道:“真的不能再喝了。孩子身体不舒服,已经答应了今天要回去的。”

这时,徐京华说话了:“小潘啊,梁健不想喝你就别一个劲地给人家劝酒了!你呀,就这毛病不好。太喜欢喝酒!现在不是以前了,你把人家灌醉了,怎么跟人家谈事情?”

潘长河被徐京华这么一说,忙放下了酒杯,道:“徐部长批评得是!那就不喝酒了,要不喝点茶?”

“也行!我刚也喝了不少了,那酒就撤了,大家都喝点茶,正好也醒醒酒!”徐京华道:“小许,你去让老板娘泡几壶茶过来!”

小许出去了。梁健却心里已经开始警惕起来,刚才徐部长可是说到了,有事要说。潘长河是企业老板,能说的,无非是那些事情。

茶一到,潘长河就立即接了过来,先给徐京华倒上,然后又要给梁健倒茶,徐京华打断了他:“你瞎忙什么,真是一点眼力也没有。”他话音落下,浅浅忽然伸手从潘长河手里接过了茶壶,然后给梁健倒了茶。

其实浅浅这个女孩不错,安静而且长得也漂亮。可,梁健不喜欢这种带有目的性的接触,所以今天,梁健一直都没怎么跟浅浅说话,有些冷淡。可能是浅浅也察觉到了,就更加的安静了。

徐京华看了她一眼,问:“浅浅,你今天不舒服?”

浅浅迟疑了一下,点头回答:“嗯,有点。”

徐京华就说:“那你待会早点回去。”

“好的。”浅浅低声回答。徐京华看了梁健一眼,就将目光转向了潘长河,说:“长河啊,今天人我也帮你约来了,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拖拖拉拉的干什么!”

潘长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不是担心唐突了梁书记!”

“什么唐突不唐突的,梁书记又不是外人!”徐京华说道。徐京华不愧是只老狐狸,这不是外人四个字就将梁健摆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如果待会梁健拒绝了潘长河,那岂不是自己把自己当外人吗?

梁健之前霍家驹的事情,就觉得徐京华这人有些不厚道。现在愈发的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个船已经上去了,想下来却不容易。更何况,西陵省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梁健只能自己小心了。

梁健收回心思,潘长河已经开始在说了,他的意思是想在太和市建一个工厂。能有企业入驻对太和市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潘长河特地找到徐京华来走这个关系,只怕是这个项目不是什么好项目。梁健心里多了一个心眼,就问了一句:“潘老板,那你这个项目是什么项目?能给我说说吗?”

潘长河笑得似乎有些心虚:“你也知道,我是个做电池的,项目么当然是电池生产。”

电池生产?梁健轻轻皱了一下眉头,问:“这个好像污染很严重吧?”

潘长河的笑容顿时勉强起来,这时,徐京华插嘴道:“现在的技术跟以前不一样了,一切的生产都是要达到环保标准的,不然光是省里检查这一块就过不去!”

要是这样,潘长河何必心虚?梁健心想。这时潘长河又加了一句:“这个项目,我的总投资是打算在一个亿左右,前期投资是三千万。”

这数字对梁健来说,不,应该说对太和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但电池厂的污染,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太和市的环境已经是十分狼狈,如果这个时候再引进一个高污染的企业,那对于太和市的环境来说,必然又是一次猛烈的打击,对于太和市人民来说,也是。但,当着徐京华的面,梁健要是一口拒绝,徐京华的面子必然是挂不住的,徐京华也必然会对梁健有些情绪。所以,梁健只能先拖。

梁健便对潘长河说道:“潘老板能看得起我们太和市,是我们太和市的荣幸。不过,这么大的项目,我一个人说话也不算数的。这样,潘老板,你有项目计划书吗?有的话,给我一份,我回去之后,跟其他的同事商量一下,你看行不行?”

“项目计划书啊?”潘长河露出些许为难之色,道:“计划书没带,就带了份合同。”

梁健皱了下眉头,还没说话,徐京华就训道:“带什么合同?你来谈项目,连份计划书都不带,你这老板做了这么多年,是怎么做的?”

潘长河一句话都不敢说。徐京华话锋一转,却又来劝梁健:“太和市现在经济严峻,如果长河的项目能够进驻你们太和市,对太和市的经济复苏是有正面影响的。而且,我觉得,荆州那边就很适合长河的项目。你说呢?”

原来他将主意打到了荆州。梁健心里一震,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平静,道:“荆州人少,地也广,仅从选址上来说,确实比较合适。不过荆州这两年土地沙化严重,加上以前采矿过度,时不时地会发生一些塌陷,地质不稳定,这也是一大隐患。”

“这个不用担心,如果真定在荆州了,选址的时候肯定会进行严密的勘查的!”徐京华道。

“好的。那我回去跟江源同志他们商量商量!就算我定下来了,这形式还得要走的!”梁健假装松了口。

徐京华便笑道:“也是。你跟江源同志之间,这表面的功夫还是要有的。”

“嗯。”梁健点头。

徐京华又看向潘长河道:“那你这计划书准备什么时候拿出来?”

潘长河见梁健松口,心情不错,听徐京华这么问,立即就回答:“要不这样,我现在就让秘书送过来?”

“也行!那你让秘书快点。时间也不早了,梁健还得回太和,太晚了,不安全!”这看似关心的话,本应该是感动的。可梁健心里都是潘长河这电池厂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情去感动。

秘书将计划书送来后,梁健就准备走了。刚说要走,徐京华就说让梁健把浅浅送回去。送就送吧,梁健也不差这点时间。上车的时候,梁健坐到了前面,让浅浅一个人坐在后面。

半路上,浅浅忽然提出要下车。梁健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这半路上,车子也少,就有些不放心。可浅浅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让梁健送,就是要下车。

梁健劝了几句不听,就索性不管了。

将她放下后,小五将车子开出去一段后,梁健就让车子停在了路边,后视镜中,浅浅在路边蹲了下来,不知道怎么了。

梁健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让小五将车子绕了回去。浅浅蹲在路边,似乎在哭。梁健心里烦躁,下车将她拉起来,塞进了后面。

浅浅也不闹,但也不说话,抹了眼泪,就靠在窗边,看着窗外。

梁健也懒得去安慰他,潘长河电池厂的事情已经够让他烦心了,实在是不想再去安慰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女人。

到了地方,梁健将车子停下,浅浅就下车了。梁健等了会,看着她走进小区后,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