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37复杂关系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15 字数:3339 阅读进度:1352/1780

果然,潘长河是不甘心的。

太和市在西陵省众多地级市中,目前在生态环境这一块是排到了末位,经济也基本上已在末位。可能在他们眼中,这太和市就是一个软柿子,捏扁捏圆,只要他手里有钱,你就得认,就得叫爸爸。

可梁健叫不出这一声爸爸,但却又没办法撕破脸。

继上次会议八天后,徐京华已经正式上任省长一职。周末时,徐京华让小许打电话,叫他过去吃晚饭,地点是在徐京华的家里。

这似乎是将他纳为亲信的证据。可梁健心中有预感,徐京华必然还会重提电池厂的事情。果然,晚饭吃好,趁着徐夫人去厨房的时候,徐京华就将他叫到了书房,将电池厂的事情提了出来。

徐京华先是拿了一样东西给梁健,东西似乎是一副字画。

“上次去你办公室,总觉得你办公室里缺点什么,正好昨天整理出一副字画,你拿去挂着应该正好。”

梁健只能接过来,打开一看,落笔处,似乎是一个近代的书画名家的名字。不过梁健对书画这一块不是很在行,但这东西应该值点钱。

顿时间,这东西就烫手起来。

梁健慢慢将东西放到一旁,笑着说道:“这我怎么好意思收?您是领导,我是下属,要送也是我送您!”

“什么送不送的!这话要是让外人听去,回头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以后说话注意点!”梁健一时没仔细就被徐京华给抓了包,梁健讪讪连忙说是。徐京华立即又道:“这东西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放着也没用。客气什么!”

话说成这样,梁健再推脱就是生分了,只好说道:“那我就收下了,谢谢省长想着!”

徐京华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点了点沙发,道:“坐。”

坐下来,徐京华往沙发里一靠,看着梁健,带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说:“你来太和市也快一年了吧?”

梁健来的时候是夏天,现在也已经夏天了。

梁健点点头。

徐京华继续说:“接下去,省里可能会派人下去到各个市县进行财务调研,你要做好准备。”

财务调研?

梁健心里微微惊了一下,抬眼问:“什么时候?”

徐京华回答:“一个月之内吧!”

梁健的心沉了沉,太和市的财政一直都是没有太大的起色,恐怕是回头又要垫底挨批了。正想着,徐京华又说道:“太和市的财政问题,省里还是十分重视的。你得要想办法。”

“我知道。”梁健回答。他当然要想办法,也一直在想办法。可是省里说重视,却一点帮助也不肯给。梁健在心底抱怨了几句。

“既然知道,就要拿出实际行动来!”徐京华的声音里忽然带了些别的意思。梁健一时没品明白,没反应过来,徐京华所谓的实际行动是什么意思。

徐京华见梁健一时没反应,又说了一句:“要经济,就得要招商,有项目进去,就有钱进去!要不然,钱从哪里来?”徐京华说完看着梁健。梁健忽然明白了,其实听到招商这两个字的时候,梁健就已经明白了,他之前的担心终于成了现实。

徐京华还是不死心,或者说潘长河还是不死心啊!

梁健只能装傻,道:“我明白,我们也一直在努力。”

徐京华见梁健装傻,笑容收了起来,神情变得冷淡了一些。梁健心里一凛,知道徐京华必然是对他不满意了,但,他不能退。

徐京华说:“梁健啊,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个社会是什么社会?金钱社会!”

梁健不说话。

徐京华接着说道:“俗话说得好,苍蝇腿也是肉。你一个都快饿死的人,有什么权利去挑剔这个肉到底是好的还是次的?”

徐京华这话的意思已经说得十分明白。梁健沉默着,意思也很明显。

徐京华神色难看了一些,哼了一声,道:“你真以为,这件事你不同意,就办不成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梁健沉吟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知道,您是看得起我!”

徐京华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语气也稍微柔和了一点:“你呀,太固执己见了!你到太和市一年,在外人看来,你扳倒了罗贯中,打倒了一连串的老虎,功劳不小。可是在上面的人来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没人会觉得你是个功臣,反而会认为你这个人,不稳定,锋芒太利,不利于团结稳定。你现在只是个市委书记,有些人看在你家里的面子上,可能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当你再往上,那些人就不是现在这个态度了,你明白吗?”

徐京华这番话倒不是唬梁健,梁健也明白。政治,讲究的是稳定。梁健当初之所以从江中到太和,不也正是这个原因吗?现在他只是市委书记,上面的人觉得再折腾也只是小打小闹,随便他。可要是他一直这样,真的会让他爬到上面去,掌握真正的权力吗?恐怕不会,他们也害怕梁健到了上面,也和现在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怎么爽快怎么来,一通打杀之后,留下一个看似清爽实则混乱的局面。越是到上面,越是没人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但他们有一套各自心理都明白的规则。他们不会允许一个不遵守规则的人坐在和他们一样的位置上,来威胁他们自己的。

这一点,梁健早就明白。只不过,有些东西是烙印在骨子里的,想改,谈何容易。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移本性,比改江山还难呢!

“这些话,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会跟你说!”徐京华见梁健一直不说话,又冷了冷脸,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听,那就当我没说。电池厂的事情,你不愿意办,自然也有人办。不过,到时候,这功劳就是别人的了。你要想清楚,当官要升职看什么!”

徐京华说完,似乎很生气,挥挥手就道:“行了,你走吧!”

“好。”梁健转身就准备走。

徐京华在背后气呼呼地喊道:“把东西拿走!”

梁健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那副字画,梁健犹豫了一下。这一下犹豫,让徐京华更加生气,瞪着他,质问:“怎么?不想要?那就放着好了!”

梁健知道,今天这字画不拿的话,那他和徐京华也算是彻底地拜拜了,但是西陵省里,梁健不能一点关系也没有。徐京华虽然做事自己有些看不惯的地方,但……梁健心里飞快地作了几个心思,终究还是伸手将那个字画拿在了手里。

“那我先走了,您早点休息。”梁健稍微弓了弓身体,就出去了。

刚带上门,正好碰到准备进来送茶水点心的徐夫人。梁健笑着打了个招呼,徐夫人得知梁健要走,立即又转身去拿了两包牛皮纸包好的点心和一套特地买给霓裳的衣服过来,一定要梁健带回去。梁健盛情难却,再三感谢后,就收下了。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小许看到梁健要走,也说一起走。他去书房转了一圈,就和梁健一起往外走。

走到门外,小许说:“载我一程?”

“没问题。”梁健拉开车门,让他先上。

坐到车上,车子启动后,小许忽然问梁健:“刚才在书房省长是不是跟你聊电池厂的事情了?”

第一次见潘长河,小许也在场。他自然也知道电池厂的事情。只不过,之前小许从不主动提及电池厂的事情,可能是因为这涉及到潘长河和徐京华之间的关系。这会小许主动提起,梁健有些惊讶。他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小许问他:“那你同意了没有?”

梁健惊讶小许这一次的刨根问底,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还没想好。”

小许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犹豫什么。梁健想了想,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如果真的知道什么,可一定要告诉我!”

小许看了他一眼,有些为难。片刻后,低叹了一声,道:“算了,还是告诉你吧,不过你可别往外说。”

“你放心,我有数的。”梁健道。

小许看了眼小五。梁健道:“你放心,他的嘴比我还严!”

小许这才放了心,道:“这个潘长河是沁海园老板娘的弟弟。”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个关系,还真有点复杂。不过,徐京华这么上心潘长河的事情,看来他和玉兰的感情应该不浅。

梁健没往下问,可小许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就一定要说完一样,继续说道:“老板娘和省长的关系已经很多年了,省长很看重她。潘长河这个人又会做事,省长女儿这几年在国外,据说潘长河在那边花了不少钱安排得很好,省长很放心!”

又是情人,又是自己的女儿,怪不得徐京华对电池厂的事情如此上心。

梁健说了句谢谢。送他到地方后,又从后备箱拿了一份礼物送他,是条领带。梁健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小许有些不好意思地收了,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才分开。

回去的路上,梁健脑子里一直想着小许给他透露的信息。如果小许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次梁健真的要是执意不让电池厂落户太和市,那么势必是要得罪徐京华的。就算徐京华表面不表现出来,心里肯定也是对他有很大看法的。

只不过,已经做了这么多事了,徐京华心里也已经有了不满意,这时候再改主意,前面的这些工作不是白做了吗?

梁健又想到放在后备箱的那副字画,心底里顿时就烦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