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43风言风语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24 字数:3393 阅读进度:1358/1780

唐宁国始终没有细说这件事,梁健也不好逼问。

出院回到太和,梁母他们都多有怨言,在他们看来这一次梁健话都没说一声就消失了好几天才接到唐家传来的消息,他们那几天心里的忐忑不安是可想而知的,这里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小五拦着,他们就要冲到市政府去找人了。

梁健又安慰又赔不是,总算是将两位老人心里的怒火给平息下来了。霓裳搂着梁健的脖子不撒手,小家伙几天不见梁健,似乎都瘦了一圈,把梁健心疼得都揪起来了。

在家休息了一天后,去单位。翟峰看到梁健来上班,原本愁云密布的脸一下子就明亮了起来,跟着梁健进办公室后,返身就把门给带上了。

梁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翟峰支吾了一下,道:“这几天您不在,单位里都在传一些不好听的话。”

“什么不好听的?”梁健一边在位子上坐下来,一边问他。

“他们都在传您这次消失这么多天,是被纪委带走了!”翟峰说的时候,目光小心翼翼地盯着梁健的脸色。

梁健笑了笑,问:“还有其他的吗?”

“有些人说您被带走,是因为电池厂的事情,说您拿了回扣了。还有的人说,您跟太和宾馆的那位女经理有不正当的关系。”翟峰一一都说了出来。

杨弯的事情,梁健倒是不惊讶。现在他和杨弯一个小区,杨弯又经常帮他照顾霓裳,有些流言蜚语他早就是料到的。只不过电池厂的事情,梁健还是惊讶了一下。他和潘长河之间的来往,一直都是比较隐秘的,除了他身边的几个人,并没有人知道。而且,电池厂的事情,始终都没有经过他的手,而且梁健也从来没有正面发表过什么意见,那这个传言是怎么出来的?

所说传言大多都是捕风捉影,但总得要先又个影子才能捉得到吧?梁健有些想不明白。他皱了皱眉头,问翟峰:“电池厂的事情,是谁传出来的?”

翟峰犹豫了一下,道:“我目前知道的是,市政办的姜美婷同志。至于,是她听来的还是怎么样,我并不清楚。”

梁健没说什么。不过姜美婷这个名字是记在脑海里了。

翟峰出去后,梁健想了会,给广豫元打了个电话。

“这几天我不在,单位里传了不少风言风语,其中就有电池厂的事情,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梁健问。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说:“电池厂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应该是招商局那边传出来的消息。我问过潘长河,是他的手下在跟招商局那边的人吃饭的时候喝多了说漏嘴传出来的。”

梁健听完他的话,又问:“那说回扣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广豫元支吾了一下,才回答:“这个应该是后面的人添油加醋说的,您也知道,一句话经过三个人的口就能变得面目全非!”

梁健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心里多少对潘长河有些不满。关键这个事,你还不能较真。要是你较真了,没有都成了有。这就是人性的阴暗面。

人总是喜欢将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往坏的方向想。

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只能是冷处理。等他们说腻了,也就不说了。不过,这成为饭后茶余的谈资,还真不是一件痛快的事情。

还好,人的新鲜度总是很短暂的,而这个社会,每天都不缺新闻。两三天过去,梁健的这个新闻就成了旧闻,再加上,梁健若无其事地回来,有些流言就不攻自破,理智的人,自然也就会选择缄默。

后来,禾常青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试探着问过他,这几天突然毫无消息地消失是去了哪里。

梁健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老唐将梁健送回太和后,当天就走了,这之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联系上,不是没人接就是忙音,倒是李园丽给梁健打了两个电话,虽是嘘寒问暖,但总觉得她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没说。

梁健猜测着,她想说的是和唐宁一一家有关,尤其是那个唐靖宇。梁健没有说穿,唐宁一是老唐的亲兄弟,怎么处理,他自己心里有打算,梁健作为小辈,不宜插手。而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确实他对这一家子没什么好印象。

老唐跟梁健恢复联系是在一个月后,当时梁健正在山口区的某个山里。老唐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当时绑架梁健的人也已经找到了,问梁健要不要过来看一眼。

梁健只问了他一句:唐宁一呢?

老唐沉默了半响后,回答:“他毕竟是我的亲兄弟。”

梁健也沉默了一会,回答:“我知道。你做决定就好。”

老唐希望梁健什么时候抽个时间,跟他一起去一趟周家。梁健有些犹豫,回答让他先想想。

挂断电话,梁健立即就将思绪放到了眼前的事情上。

这一次,他们是来山口区一个叫泾县的地方来调研。泾县是山口区的一个特级贫困县,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去泾县就一条路,都是修在半山腰的。而这条路,在06年的时候,一场大雨,造成山体滑坡,这条公路最主要路段都被冲毁了,后来财力有限,也就一直没有好好的修复过,就是将山体滑坡冲下来的山石泥土清理掉了,但是坑洼的路面,经过几年的风雨摧残就更加的不堪了,有些地方,更是坍塌了,原本两车勉强能过的路面,现在一车都得要小心一点。

这一次,省里提出要精准扶贫,推进医保。市里开会之后,决定分批对太和市内各个贫困县进行实地调研,摸底百姓生活,切实了解农村医保的普及情况。

太和市总共两个特级贫困县,一个在荆州,一个在山口区。娄江源去了荆州,梁健自然也不能落后,就来了山口区。

当时到了山口区,山口区的区领导暗示梁健可以不用亲自到场,到时候在半路上,叫记者拍个几张照片,回头他们再派人去泾县拍几张照片,处理一下,发篇文章就可以了。

梁健不屑做这种做样子的事情,既然选了这里,那肯定是要去的。山口区领导拦了好几次都拦不住,只好战战兢兢地跟着来了。

谁料,这路才走到一半,就出问题了。

之前有提到,这去泾县的路因为之前有过多次山体滑坡,再加上一直没有好好修复过,路况已经很差。这个地方又是连续转弯,路面多处坍塌,很多地方看着十分凶险,梁健坐在车上的时候,一旁是岩石断裂的山坡,一边是望下去有几百米深的山谷,饶是胆大,再加上小五的技术,心里还是有点慌的。

梁健正准备让翟峰叮嘱前面的车,慢点开,注意安全的时候,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梁健的车在中间位置,最前头的是一辆区里的车,车里坐着一个区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和一个办事员。

车子在转弯的地方,可能是速度过快,一时方向没有来得及转过来,加上路面上多是沙石,轮胎在地面抓力不够,一下子车前轮就冲了出去,悬在了半空。

还好,后面跟着的车急刹车刹住了,没有上去补一刀,否则的话这车恐怕就只能是谷底见了。

现在那车上三个人都还在车上。车子一半在公路上,一半悬空着,谁也不敢动。这个地方距离区里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路不好走,救援车一下子也肯定赶不过来。一个小时,对车里的那三个人就是一种度日如年的煎熬。

这次随行的山口区区委书记和区长都已经吓白了脸,来来回回地踱步,不知所措。

车子就这么悬着有七八分钟了,六辆车里下来了二十几个人,一个个都围着,七嘴八舌地讨论,却没有一个拿出可行的办法来。

最后还是小五从梁健车后备箱找出来一条粗绳子,小心翼翼地过去绑在了车子尾部,又将另一头绑在了就近的一辆车的车头上,确认牢固后,小五坐近后面那辆车,挂进倒车档,同时让其他几个人上去开车门,先将车里的人救出来。

选人上去开车门的时候,不少人都犹犹豫豫,不敢站出来。梁健看不过去,自己站了过去,他一站过去,区委书记和区长也立马跟了上去,他们两个一动,其他人也要一窝蜂地过来,被梁健又给喝止了:“我们三个人够了,你们在后面站着就行!”

被梁健一喝,其余人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陆续地将车里三个人全部救出来后,小五又凭着自己高超的技术,又将那辆车给从悬崖便拉了回来。

不过车子虽然拉了回来,但似乎哪里出了问题,已经不能再点火了。没办法,这个地方只能一辆车过,泾县之行,今天肯定是不成了。

梁健他们又原路返回,一路折腾,回到山口区已经快天黑了。梁健执意要回市区,山口区的领导心里忐忑,想要留下梁健,晚上好好表现一下,可梁健没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们心里就更加的忐忑了。

而梁健赶回城里,是因为上次的失踪给霓裳带来了很大的心里创伤。孩子都是很敏感的,梁健和项瑾之间的矛盾虽然尽量不在霓裳面前表露出来,但孩子心里还是有感觉的。项瑾如今又远赴美国,带了唐力,却没带她,她虽然表面上装作无所谓,但实际上心里却很脆弱,很受伤。梁健上一次的失踪,让她以为梁健也不要她了。虽然没闹,但梁健回来后,好几次夜里她都梦靥,哭喊着爸爸不要走。梁健心里一边自责一边心疼,所以最近他基本是能推掉的应酬,每天都一下班就回去陪她,希望能抹平她心里的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