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46省城会谈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33 字数:3377 阅读进度:1361/1780

梁健也没拦他。这个人是个油子,有点眼色,却又没点眼色。贪心,又怕死。其实这样的人,适合当个跑腿办事的。

老熟人一个多小时后就将照片交到了广豫元手里,梁健已经回家陪霓裳了,广豫元又将照片送到了家里。

梁健看了之后,十分满意。那几张照片,采光角度等都十分不错,而且,照片中的风景,是一个十分僻静的地方,据广豫元说,照片里的地方是在洪村还要往里大约十公里的地方,那里有个水库,叫赋石。赋石水库与其说是水库,不如说是一个天然的大湖,周围群山环绕,山上葱葱郁郁,偶尔有飞鸟掠过水面,带起一路涟漪,犹如世外仙境一般。

水库的大坝已经有百多年的历史了,最初据说是清朝时候,某个人物在山里屯兵的时候,怕水不够喝,所以才在山谷里修的这条大坝,将山谷里面的水都堵在了里面。后来战乱,有不少人都逃到了这山里,因为有这条大坝堵起来形成的湖,逃亡的人都沿着湖住了下来。再后来,因为这里实在太闭塞,有些人又搬走了。这么多年下来,湖边只剩下一两户人家了,也都只剩下老人了。大坝在二十多年前因为一场大雨,曾有过部分溃堤,所以修缮过。

当地还有一个传说,据说赋石水库中,曾见到过水龙,不过这个也只是传说。

梁健听完这些后,当即就决定就赋石水库了。

他连夜就和广豫元两个人修改了那份考察报告,第二天就让广豫元和安吉拉的考察团约定了见面时间。

见面时间定在三天后。

考察团要求梁健去晋州见面。考察团不太热切甚至有些高傲的态度,让人有些不舒服,但安吉拉集团对于太和市来说,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机会,梁健委屈点就委屈点吧。

见面地点,也是安吉拉来定的,不是梁健不想定,而是安吉拉一开始就说了,地点由他们来定。

梁健是在半路的时候,才收到安吉拉那边的消息,地点定在了上次崔部长来的时候安排的那个桃源酒店。

梁健一听这个位置,心里顿时就有了不好的感觉。

梁健连忙问同行的广豫元:“这次安吉拉集团的事情,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广豫元说:“我听我夫人说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明白,广豫元这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安吉拉挑在桃源酒店,这说明,省里肯定已经先跟安吉拉搭上线。

如果省里插一脚,梁健要想抢这块肉,又谈何容易。

梁健想了想,发了条短信给小许:“晚上有空吗?”

十多分钟后,梁健收到小许的回信:“晚饭要陪领导。怎么了?”

“我今天在省城,有个应酬。要是你晚一点有空的话,一起找个地方坐坐,喝杯茶!”梁健回。

很快,小许来信:“好的。那晚点再联系,不过我不敢保证,你也知道,我的时间不是属于我的!”

“明白。”梁健放下短信,心里已经有百分之七八十能肯定,待会会在那边酒店见到谁。

果不其然,酒店包厢内,不仅有徐京华,还有刁一民,相国平和覃安他们。徐京华看到他们,也是很惊讶。刚进门,徐京华就问了一句:“你们怎么过来了?”

不等梁健回答,一个带着眼睛的黄头发外国人就站了起来,用很标准的中文回答道:“他们是我邀请来的。梁健书记,对吗?”

外国人站起来,但没离开位置,伸出手来要跟梁健握手,梁健只能走过去跟他握手。外国人指了指空着的那两个位置,说:“快坐。我们已经开始了。”

梁健和广豫元坐下来。

刁一民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转,然后转头就对那个外国人说道:“汤姆先生,你刚才说到,晋州的哪个地方,十分符合你们的规划?我有些记不清了!”

外国人笑着回答:“哦,是一个叫吴雷山的地方。那个地方,山顶有湖,确实不错。”刁说到这里,外国人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些美中不足的地方。”

刁一民突然看了一眼徐京华。

“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你说。”刁一民道。

外国人笑了下,道:“这个嘛,我们回头再说。总之,吴雷山还是在我们的考虑范围的。”说着,他的筷子忽然一指桌子中央那一盆粘稠的汤,问:“这个汤不错,是什么做的?我以前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汤!”

刁一民见他转移话题,又看了一眼徐京华,没说话。覃安立即接过了话,介绍了一下那盆汤。

这个饭局,因为梁健的加入,气氛就变得诡异起来。外国人多次转移话题,不想在饭桌上多谈选址的问题,意思很明显。他既想要梁健他们双方竞争,却又不想明着来。可见,这个安吉拉的负责人,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梁健一直很沉默。饭局结束,覃安提出去喝茶,刁一民没说话,徐京华开口邀请了梁健一起。

一行人看似和谐,却又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思。

到了茶室,坐了没多久,刁一民就找个机会走了。没过多久,徐京华也出去了。他出去不到五分钟,梁健就收到了小许的短信:“梁书记,省长让你到1201。”

梁健让广豫元陪着,自己找了个借口出来后,直奔1201。进门,就收到徐京华沉着脸的质问:“梁健,你怎么回事?”

梁健知道他质问的是什么,但是事关太和市能否摆脱这已经纠缠了太和市好几年的困境,梁健不能退缩。他略微低了头,装傻道:“省长,我不懂您的意思。”

“别装傻!”徐京华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很愤怒,梁健看着他眼睛里冒出来的火,有些不太明白他这个火为何这么盛。他有火梁健能理解,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么盛怒?梁健已经装了傻了,只能继续装:“我真的不明白。”

徐京华啪地一声,甩手就将一个杯子从桌子上抓起来砸在了桌上。站在门外的小许被惊得推开门进来,看到地上的碎片,硬着头皮准备进来收拾,脚才迈进来,就被徐京华吼了出去:“出去!”

小许灰溜溜的出去重新带上门。

梁健心里震惊无比。徐京华发这么大的火,他是头一回见。

梁健心里飞快地猜测着各种徐京华发火的理由,如果是因为梁健今天的出现,没有理由会这么大的火。除非,安吉拉的这件事对于徐京华也是同样重要的。

梁健忽然想到,徐京华刚刚上位,对于他来说,他也是正需要政绩的时候。再联想到广豫元消息的来源……

难道,这个安吉拉是徐京华找来的吗?

可是,刚才在饭桌上,徐京华至始至终都没说过几句话,一直都是刁一民在跟汤姆沟通。而且,后来是徐京华邀请梁健去茶室的。

但,徐京华如此的气急败坏,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似乎找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自己的人,正在撬自己的政绩,而且这还不只是政绩的事情,还有面子的问题。今天是在刁一民的面前啊!

梁健在心里理清了思路后,基本就已经肯定了徐京华大火的起因。梁健脑子里转了一圈后,还是决定,这一次说什么都要装傻到底。安吉拉对于太和市太重要,梁健不能轻易放弃。

“梁健,安吉拉的要求很高,你觉得太和市有哪个地方能符合他们的要求,你说说看?”正在梁健心里转着心思的时候,徐京华忽然就冷静下来,瞧着他,问。

冷静的徐京华比盛怒的更加让人心惊。

梁健谨慎起来,斟词酌句地回答:“我也就是瞎猫撞死老鼠随便撞撞,太和市的经济状况您也清楚,现在忽然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我总是要试试嘛!”

徐京华盯了他一眼,然后走开去一旁的柜子里又拿出来一个杯子,要倒茶。梁健忙走过去,接了过来。

徐京华看着他倒茶的动作,淡淡道:“你要是真有好的地方,倒是也可以拿出来试试。太和市也是西陵省的,只要安吉拉能落户西陵省,在哪里都一样!”

话说得好听,可梁健要是当真,那就是天真了。

梁健呵呵笑着,道:“好的。”

“那你这次过来,资料带了吗?”徐京华问他。

梁健倒水的手微微僵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没有。时间太紧张,根本来不及准备。我这次过来,主要也是先来探探安吉拉的态度的!”

“既然过来,就要准备充分。你这个态度首先就不端正。”徐京华严厉的批评。可梁健明白,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省长教训的是。”梁健回答,然后将茶杯递过去。

徐京华没接,说:“先放着吧。那个汤姆还在那边茶室,你去陪陪吧,人家毕竟是客,我们都走了,不太好!”

“豫元在那边呢。”梁健回答。

“他在那边啊!那你也过去吧。”徐京华看着他,说道。

梁健笑了一下,道:“不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回太和,还是先回去了。”

“那也行,那让豫元和你一起回去吧。”徐京华道。

“好的。那我给豫元打电话。”梁健说着就拿出手机给广豫元打电话。广豫元听到梁健说要走,很惊讶。

梁健没给他多问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走出1201的房间的时候,徐京华让小许送他上车。电梯里的时候,小许皱着眉头问梁健:“刚才发生了什么,省长发那么大的火?”

梁健耸耸肩膀,表示不知。

小许愁着脸说道:“这可是我第一回见他发这么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