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48茶凉了吧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34 字数:3225 阅读进度:1363/1780

但,对于徐京华,梁健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得罪。

梁健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点。徐京华为什么这么在意安吉拉的项目,无非也就是为了政绩。那么只要将保证这个政绩是他的,那么项目在哪里是不是不重要?

梁健怪自己当时一时没想明白。此刻想明白之后,自然是豁然开朗了。梁健立即又重新拨通了小许的电话。

小许接到梁健的电话,有些惊讶,问:“有什么事吗?”

梁健道:“徐省长现在忙吗?我有点事想跟他汇报一下。”

小许沉默了两秒后,才回答:“他现在正在跟人谈话,要不晚点吧。”

梁健念头一转,心里揣测,这多半只是一个徐京华不想跟他沟通的借口。于是,便道:“那要不这样,晚上省长有空吗?我想请他赏光吃个饭。就去沁海园好了。”

小许道:“沁海园一般不是熟人是不接的。”

梁健愣了一下,他对沁海园不了解,之所以提沁海园,是因为那位玉兰和徐京华的关系,梁健觉得徐京华会更容易接受。可他忘了,正是这样的关系,他提出来去沁海园,会容易让人有所防备。

但话已经说出来了,梁健立即一笑,道:“这不是有许处长你嘛!”

梁健这一声许处长,让小许比较受用。小许沉默了片刻后,道:“那我先去问问,不保证一定能成。”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梁健道。

挂了电话后,梁健收起笑容,心里多少有点苦涩。轮职位,他比小许高多了,不过是因为他是徐京华的秘书。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梁健接到了小许的回电。小许表示,徐省长答应了,地点还是在沁海园。不过,徐省长会晚点到。

虽然小许说徐省长会晚点到,但梁健还是尽量早地到了那里。小许已经跟玉兰打过招呼,房间还是那间梁健已经去过两次的房间。

梁健准备的礼物,早早地拿进来,放在了房间里的柜子里。至于小许的那份,则是留在了车上。

梁健在房间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等到人来。先来的,竟是浅浅。再次看到浅浅,梁健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上次浅浅的行为,让梁健有些不喜欢,再加上徐京华那隐隐约约的意图,梁健对浅浅下意识地就冷淡了许多。梁健一冷淡,浅浅就更加的不说话了,坐在那里,像是一尊雕塑。

小许是第二个到的,进门跟梁健打了招呼后,看到浅浅,立即就笑道:“浅浅,你坐了这么久了,怎么都没给梁书记倒杯茶!”说着,拿过梁健空掉的茶杯,自己给倒上了。

浅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小许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浅浅忽然站起来,说:“你帮我跟徐省长说一声,我先走了。”

小许一下就站了起来,皱着眉头,有些着急地问:“这是怎么了?闹什么脾气呢?”

浅浅目光在梁健身上扫过,又落在小许脸上,冷冷道:“没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她拔腿就走。小许人精,浅浅刚才那一眼,小许就猜到了什么。立即一拉梁健,道:“梁书记,你帮忙去劝劝,浅浅姑娘平时对你评价高,应该能听你的劝。”

梁健不想去劝,可小许开口了,梁健要是不意思意思,也不太好。便站起来,跟了出去。到外面,刚才还大步的浅浅,倒是慢了下来。梁健追了两步,到了身边,问:“许秘书让我来劝劝你,你要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就等徐省长来了再走吧。回头我让司机送你。”

浅浅转头看了他一眼,答:“不用你送。也不用等徐省长来,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又要走。

梁健要是这样还听不出这浅浅是对他有气,那就真的是蠢了。今天他是来找徐京华谈事情的,如果让浅浅的事情影响了徐京华,不太值得。梁健压下心底的那些火气,伸手拉住她,道:“你要是对我有意见,你可以直接说,没有必要在这里耍脾气。”

浅浅站住脚,抬头盯着他看,半响没说一个字。梁健被她看得有些不耐烦,快忍不住的时候,浅浅终于开口:“你知道为什么徐省长每次见你,都喜欢叫我一起来吗?”

梁健想说知道,但那个答案对于浅浅来说,似乎又有些残忍。梁健忍住了,摇头说不知道。

浅浅又问:“那你知道我跟徐京华之间的关系吗?”她忽然就不称呼他为徐省长了。

梁健愣了一下,忽然有种预感,浅浅或许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梁健还是摇头。

浅浅忽然笑了一下,有些凄凉。梁健更加迷惑了。浅浅还是要走,梁健拉住她,道:“无论怎么样,你有气就对我撒,今天,还请你帮个忙,先留下来。”

“请我帮忙,是不是要有些诚意?”浅浅盯着他的眼睛,说。

梁健问她:“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浅浅看着他,一会后,忽然道:“做我男朋友。”

梁健震惊不小,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半响才缓过神,沉下脸,道:“你这是胡闹!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浅浅却笑了一下,道:“你老婆在美国,都要跟你离婚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谎言被拆穿,有种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游街的羞怒感。梁健忍住了,但声音难免冷了下来,道:“但只要一天没离婚,那么在法律上,我还是有妇之夫。所以,你的要求,恕我做不到。其他的条件,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你都可以提。”

“其他的条件?”浅浅笑了笑,道:“那要不就陪我一个晚上吧!”浅浅那双看似单纯的眼睛,盯着他,让他有种不认识的陌生感。浅浅一直以来给他的感觉都是比较安静文气的,虽然这两次有点脾气,但主要也是因为梁健内心的排斥。此刻,浅浅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梁健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

“你走吧。”梁健也是起了火气,直接说道。

浅浅收起笑容,道:“好。”说完,还真的走了。

回到屋子里,小许见梁健没和浅浅一起回来,愣了一下,然后就着急起来,问:“她真的走了?”梁健点点头:“我尽力了,不好意思。”

小许皱着眉头,叹道:“这祖宗!”

梁健忽然意识到,小许对浅浅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便试探着问他:“这浅浅到底是什么人?”

小许诧异地看了一眼梁健,问:“你不知道?”

梁健摇头。

“徐省长没和你说?”小许问。

梁健努力回想了一下,当初认识浅浅是因为煤工局局长的事情,当时徐省长怎么介绍的浅浅梁健记不太清了,但似乎并没有确切地介绍浅浅的身份。

梁健摇了摇头。

小许脸上掠过些复杂的神色后,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小许是不想说。梁健也就不多问了,有一天是会弄明白的。

徐京华来了之后,没看到浅浅,有些诧异,问梁健:“浅浅那丫头呢?”

梁健回答:“她走了。”

“走了?”徐京华皱了眉头,惊讶地看着梁健:“为什么走了?”

梁健迟疑了一下,小许就跟上回答:“好像有事吧,急匆匆就走了。”

徐京华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坐下来后,小许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只剩下两个人后,徐京华慢条斯理地喝着茶,睨一眼梁健,问:“找我什么事?”

梁健目光看着身前的那个茶杯,茶杯里的茶是之前小许给他倒的,此刻已经凉了。梁健看了几秒钟,开口回答:“我来找您,是想跟您聊一聊安吉拉的事情。”

徐京华嗯了一声,神色上沉了一下,又立即回复正常。

“你想聊什么?”徐京华问。

梁健略微在心里整理了一下后,道:“前段时间我去市下面的山口区的山里进行调研,发现了一个地方很适合这一次的安吉拉项目。我想让省长帮我看看。”

说着,梁健将上次拿给汤姆看的那几张照片同样放到了徐京华面前。徐京华瞄了一眼,有所动容,拿起照片仔细看了看后,放了下来,口中轻描淡写般地评价:“是不错。”

梁健跟着立即问道:“您觉得,跟吴雷山相比怎么样?”

徐京华的目光一下就犀利起来,盯着梁健,几秒后忽又收起目光里的犀利,道:“各有各的优点。你这个地方,山区交通不便,安吉拉如果投资在那里,相比于吴雷山,成本要大不少。”

“确实,山区是交通不便,那边的路况很差。所以,我才更希望安吉拉能落户在那里。这一点,我希望省长您能帮忙。”梁健说道。

徐京华眼睛一眯,问:“你希望我帮忙?怎么帮?”

梁健看着他,道:“我希望您能帮太和市出面谈这次的项目。”

徐京华面有惊色一闪而过。

梁健紧跟着就说道:“您是省长,您说比我有分量得多。而且,太和市的情况您也清楚,太和市真的很需要您的帮助。”

徐京华眼睛眯成一条线,看着低眉的梁健,半响,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拿起茶壶,道:“你的茶凉了吧,倒了换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