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52医院探视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37 字数:3366 阅读进度:1368/1780

徐京华最近确实焦头烂额。一边,刁一民暗中用了手段,扣着本来准备拨给山口区的首笔修路款一直不下发。相国平又整天哄着汤姆那个好鬼,偏偏他,要顾虑汤姆的身份,不能奈何。一边,沁海园出了事。沁海园烧了倒不是大事,就是花点钱,不过玉兰受了伤,而且是烧伤。这两天,徐京华去过医院两次,都没能见到她。她避而不见。更关键的是,沁海园大火的事情,他还没回过神来,派出所那边就已经结了案。那几个混混似乎早就统一好了口径,加上有人从中故意作梗,饶是他觉得疑点重重,却也不好强硬要求。毕竟他和玉兰的关系还是需要低调的。尤其是他现在到了这个位置上。

梁健得知消息后,亲自又赶了一趟晋州,去医院看望玉兰。玉兰左半边脸有深二度烧伤,下巴位置更有三度烧伤,也就是说,会留疤。玉兰是个漂亮有气质的女人,对于女人来说,哪怕是个普通女人也是极度在意自己的容貌的,何况一个漂亮女人。

梁健看到的玉兰,穿着病号服靠在病床上,头朝里望着窗外,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隐约可以看到一些晋州城的灯火。左边脸上都是纱布裹着,原本的长发也剃掉了不少,露出了青皮。床边,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坐着,正在削苹果。

听到开门的声音,女孩刷地就转过头来,充满了警惕,看到梁健,她愣了一下,眼里有些迷茫,而后目光落到了跟在梁健后面的广豫元身上,便站了起来,她像是认得广豫元。

“广叔叔,这位是?”女孩子放下苹果,问到。床上的玉兰也转过了脑袋,她神情很平静,看到梁健,还微微笑了一下。只不过嘴角刚翘起,便皱起了眉头。

“梁书记,豫元,你们怎么过来了?”她坐直了身体,声音有些含糊地说道。

梁健走进去,广豫元将拿来的礼物放在了床尾处。

“小依,给叔叔们倒水。”玉兰吩咐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小姑娘立马去倒水了。梁健好奇地看了一眼那小姑娘,心里默默猜测着她的身份。

“你怎么样?”梁健坐下来,问。

玉兰平静地回答:“还好。也不是很严重,估计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她似乎不想谈及太多这方面,说完,立即转移话题,问:“你们刚从太和过来的吧?”

“我们过来有点事,听小许说你受伤了,就过来看看你。你没事就好了。”不等梁健回答,广豫元就抢先说道。

听广豫元提到小许,玉兰的眼神中神色有些变化,犹豫了一下,问:“省长他……这两天还好吗?”

广豫元回答:“小许也没多说,我也不敢多问。”

“哦。”玉兰有些失望。

梁健他们也没多待,聊了没几句,就告辞出来了。走到外面,梁健问广豫元:“那个叫小依的姑娘,是她女儿吗?”

广豫元回答:“据说是领养的,不过,她自己也没孩子,一直就当亲生女儿养。这小依也乖巧,很小就会照顾人了!”

“怪不得。”梁健道:“老板娘看着挺年轻的。”

广豫元笑着接了一句:“现在的女人,二十七八岁左右就开始停止生长了,再化个妆,你根本看不出年龄。那个有名的钱雅芝,都六七十了,看着就好像三四十一样。这网上都说这叫逆生长。”

梁健笑着看了他一眼,道:“没想到你还看这种娱乐新闻。”

广豫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偶尔也换换心情嘛!”

两人从医院离开后,又去了一趟徐京华的家里。徐京华不在家,这一点梁健已经从小许那里知道消息了,不过是来送点东西。依然还是小东西,徐夫人喜欢。

送完东西离开没多久,徐京华的电话就打到广豫元的手机上了。

广豫元就坐在梁健边上,梁健隐约能听到徐京华的声音。

他在问玉兰的事情。广豫元照实说了几句,然后就听到那边嘟嘟地声音。

挂完电话,广豫元问梁健:“你说,沁海园的事情背后到底有没有猫腻?”

梁健想了一下,回答:“离沁海园最近的酒吧要开车十几分钟,而且沁海园在社会上名声并不大,一般人不指路,都不一定能找得到。”

话虽不正面,但已经足以表达梁健的意思。广豫元皱了眉头,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有一点还是想不明白。烧了沁海园,对背后那个人来说,有什么好处?难道纯粹就只是为了要弄出点事情来?”

梁健耸耸肩,道:“谁知道!算了,这事情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眼前最重要还是安吉拉的事情。”说着,转过头看着广豫元,问:“据说,最近相国平和那个汤姆走得很近,出入酒店都勾肩搭背了?”

广豫元哼了一声,道:“这相国平以前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花花公子,属于那种夜夜戏花丛,天亮不回家的家伙。后来查得严了,加上现在网络发达,大家都收敛,他也就低调了下来,这回碰上了这个汤姆,好了,两个色鬼,一拍即合!”

相国平这事情,梁健倒还是头一回听说。好奇地问广豫元:“这些,你怎么知道?”

广豫元说:“自从相国平到了省里,办公室的几个漂亮点的姑娘,都跟他吃过饭了,省里现在他也算是有名了!”

“他这也叫低调?难道就没人举报他?”梁健更加诧异。

广豫元嘿了一声,道:“说来也奇怪,这凡是跟相国平接触过的女人呀,个个都说他好。还真没举报他的,可能这也是他的一种本事吧!”

梁健不说话了,这世上确实有那么一种男人,有这样的本事。以前欧洲就有这样一个画家,就是这么受欢迎。

聊着聊着,便回到了太和。广豫元半路下车,打了个车回酒店了。梁健则回金色水岸。刚下车,还没进门,梁健的电话响了。一看,竟是老唐打来的。

梁健刚买进门的脚步又退了出来,站在院子里,接起电话。

“爸,这么晚还没睡?”梁健笑着问。上次两人通话是梁健去山口区调研的时候。当时,老唐曾提出要让梁健一起去一趟南苏省,去一趟周家。梁健没同意。这一次打电话来,不知道又是什么事。

他们父子,似乎一直都是无事不联系的状态。

电话里传来老唐低沉的声音:“我知道你平时忙,但是周末总是有时间的吧。这个周六,我跟周家已经约好了。机票我也已经给你定好了,到时候我们苏江机场见。”

“爸,我没说过我会去周家!”梁健皱起了眉头。

老唐道:“梁健,我老了,唐家最后还是要交到你手上的。周家对我们唐家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不要逃避!”

“爸,我不是逃避!”梁健烦躁起来:“我只是……”

“只是什么?”老唐打断他:“难道你就真的这么不想接手唐家?”

梁健沉默。

“你要记住,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比拳头大的世界。你以为罗贯中的那次事情,要是没有唐家出手,你能赢得下?”老唐那略带嘲讽的语调,让梁健觉得屈辱。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没有唐家帮忙,我不可能赢得下!但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唐家,你就是一个市委书记,甚至很可能马上连市委书记都做不成了!”老唐说道,透着些许无情。

梁健内心地某个地方被刺痛了。虽然他知道,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老唐说的也是现实。但老唐是他的父亲,他怎么能这么说?

或许,人就是这样复杂的。明明就是现实,明明自己也承认这个就是现实,可是别人说出来摆在面前的时候,就是要自欺欺人。仿佛不欺骗一下自己,就证明不了自己了一样。

而,往往折腾到底,能证明的,也就只是现实而已。

梁健明白,可此刻却又控制不住,像是一个怄气的孩子,大声吼道:“行!那我们就试试看,看看没有唐家,我是不是能够坐得稳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突然传来嘟嘟地短音。老唐挂了电话。

吵架永远都是把双刃剑。

电话挂了,可梁健没了睡意。他在那个翟峰给霓裳弄来的秋千里坐了下来。梁父悄悄地走到了身后,递给了他一根烟。

“喏,火机!”梁父又将火机递了过来。梁健看了他一眼,歉疚地说:“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本来也没睡着。年纪大了,觉浅,又少!”梁父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梁健点着了烟,抽了两口。

“跟老唐吵架了?”梁父问。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也不是吵架,就争了几句。”

梁父叹了一声,道:“他年纪也大了,能让让的地方就让让!”

梁健看了他一眼,无奈又苦涩地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也知道我性格。”

“性格嘛,是会变的。”梁父说着,抬头看着星空,忽然岔开了话题:“今天竟然能看到星星,难得!以前在乡下的时候,一到晴天,就能看到满天的星,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吃好晚饭,搬个长条凳放在道场上,然后人躺在上面,看星星。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还是我把你抱到床上去的。”

梁父说的,梁健印象不太深了,不过倒是记得有一次睡午觉从长条凳上摔下来,磕掉了一颗门牙。还好,那时候正好换牙,那颗牙本来就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