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55 不欢而散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39 字数:3401 阅读进度:1370/1780

周明伟站在那,脸上的笑容僵化了一秒后,说道:“那就过去坐着聊聊天。”

梁健起身,转身看着他,道:“不用了!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失陪!”

另一桌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除了周明义之外,其余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梁健径直走了出去。

另一桌上,周教授讪讪一笑,对老唐说到:“看来梁健是生气了!”

“他只是去个洗手间,老周你想多了。”老唐回答。周教授看了他几秒,转头让周明伟去找梁健。

周明伟出去没多久,周明义也出去了。

梁健洗手间出来,正好看到周明伟和周明义站在那。他扫了他们一眼,自顾自洗了手后,准备往外走。

周明伟追过来,并排走着,道:“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痛快,那我替我们周家给你道歉!今天确实是我们失了点礼数。”

梁健冷笑道:“不敢当!你们周家是什么身份,你周明伟是什么身份,怎么当得起!不过,你们今天也让我见识了,所谓的大家族的气度休养,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周明伟脸色不太好,抿着嘴没说话。不过他能忍着,后面的周明义却忍不住。伸手就拽住了梁健的胳膊,等梁健被拉得转过头时,劈头盖脸就骂道:“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突然间冒出来的一个儿子,谁知道是不是哪个野种生的,拿来冒充抢家产的!”

梁健毫不犹豫地抬起另一只手,一拳头砸在了周明义的左脸上。

“妈的,你敢打我?”周明义回过神来后,立即扑了上来。周明伟到底是周明义的兄弟,看似是在分开两人,实际上却妨碍了梁健的动作,几个来往下来,梁健吃了不少的拳头。不过,周明义也没好到哪里去。

里面的人很快就被惊动了出来,小五第一个冲出来,保护住梁健的同时,一脚踹在了周明义的肚子上,周明义跟个沙包一样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然后撞在墙上,看他身子斜着往下倒,一脸扭曲的表情双手捂着肚子,呻吟声都发不出来了。周明伟慌了,慌忙松了梁健去查看周明义的情况。

“明义,你怎么样?”周明伟焦急地询问。随后赶出来的几个周家的人也赶紧上去查看。周教授迈步之前,深深地看了老唐一眼,路过梁健身边,也盯了梁健一眼。

老唐走过来,问梁健:“怎么回事?”

梁健揉着有些疼的嘴角,刚才被周明义一拳打在了这里,而后冷冷回答:“你问他们!”说完,他转身就走!

“站住!你不能走!”喊话的是周教授。

梁健没停,不过,马上就有人过来拦住了梁健。小五一见这架势,立即也站到了梁健身前,和他们对峙起来。

“老周,你要知道,要论打架,你这些人可是连塞牙缝都不够的!”老唐已经冷下了脸,淡淡说道。

周教授看向他,道:“我知道,论打架你是行家!不过,今天这事,他总得要给个交代吧?”

“交代?什么交代啊?”老唐讥讽道:“你们周家两个人打我们一个,还想让我们给你们一个交代?老周啊,你是不是整天搞研究把自己搞傻了!”

周教授一时语塞,这时,周明义忽然嘶声喊道:“是他先动手的!他不能走!”

“是吗?”老唐看着他:“那你倒是说说,他为什么要打你?”

周明义眼神闪烁,嘴里喊道:“我怎么知道!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说打人就打人!”

“是吗?”老唐又问了一句。

这时,周教授接过了话:“老唐,我们两家是世交,今天这事,我们可以不计较,不过,道个歉总是应该的吧!”

老唐笑了起来,道:“对,道歉是应该的。”说完,他转头对梁健喊道:“梁健,你过来。”

梁健皱了下眉头,他实在厌烦了这种交涉。但,老唐毕竟是他的父亲。梁健犹豫了好一会儿,转身走到了老唐身边。

谁料,老唐的下一句却是:“好了,你们可以道歉了!”

周家的那几人都怔了一下,周教授脸色难看,沉声喝道:“老唐,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唐冷笑了一声,道:“老周,你儿子是什么货色,我不知道。但我儿子是什么样的,我清楚!梁健不会无缘无故地打人,你要是不信,你可以问问明伟!我相信,明伟应该不会撒谎吧!”老唐看向周明伟。

周教授也看向了周明伟。

周明伟犹豫了半响后,低声对周教授说道:“明义……确实说了一些不太好的话!”

周教授脸色更加难看,盯着坐在地上的周明义,那目光恨不得吃了他。周明义不甘心,吼道:“我说得再不好,他也不能打人呀!他凭什么打我!”

“闭嘴!”周教授大吼一声,周明义终于噤声。周教授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火冒三丈的怒气,然后转身朝着梁健和老唐他们,迟疑了几秒后,作了一揖。

“对不起,是我教子无方!”

梁健没想到,周教授竟能真的道歉,还能躬下腰来。一瞬间,有些无措。老唐倒是动作快,一步上前,就已经扶住了周教授。

周教授直起身子,老唐开口说道:“这是小辈的事情,本来我们是可以不插手的!但你今天这个道歉我接受,梁健是我老唐唯一的儿子,你作为我朋友,应该清楚,他在我心里的分量!今天我们是客,可你们周家这待客之道,实在是令人有些失望!”

老唐说着,松开了手,又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

周教授一听,眉头一皱,立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老唐看着他:“老周,你应该去问问你家老爷子,他是什么意思!”

周教授闻言顿急,可欲言又止。

这时,周明伟上前一步,道:“唐叔,爷爷他年纪大了,有些时候也喜欢闹个脾气,您别计较。今天明义不懂事,我替他给您和梁健道歉!”说罢,也弯下了腰。

“你小子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大方懂事!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不计较,也不打算计较!”老唐看着周明伟,说道:“不过,周家,你说了算吗?你要是能说了算,那我今天就不计较!你要是说了不算,那你可没资格来跟我提这个要求!”

周明伟脸色一沉,只能沉默。周家,他暂时确实还不能说了算。周教授见状,又开口说道:“老唐,你刚才也说了,我们是朋友。你今天,就卖我个面子,行不行?”

老唐神色冷峻,看着他,道:“老周,今天可不是我不卖你面子,是你们唐家没给我面子!你也不用说了,今天就这样吧!回头告诉你家老爷子,我老唐就这么一个儿子,让他自己掂量掂量!”

老唐说完,和梁健扭头就走。周教授要追,被唐一拦了下来。周教授看着唐一,苦着脸说:“一哥,你帮我劝劝老唐!”

唐一神色也不太好,道:“宁国这次过来,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要是按照他以前的脾气,你觉得你儿子今天还能跟梁健打架?你还是去劝劝你们老爷子吧!另外,也好好管管你儿子吧!”

周教授脸色变得苍白,看着唐一许久没说出话来。半响,他叹了一声,对周明伟说道:“你去送送,把之前准备的东西都带上。”

周明伟点头,朝着电梯那边赶去。

电梯里,老唐打量着梁健。

“怎么了?”梁健被他看得不自在,问。

老唐笑了下,道:“回头让唐一教你点防身的功夫!”

梁健怔了一下,道:“这个,用不着吧?”

老唐道:“小五总有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会个三拳两脚,我也放心一些!”

梁健听后,沉默了半响,道:“今天让你为难了,抱歉。”

老唐笑了一下,道:“抱什么歉!其实,要不是因为我不好动手,不然我早就自己动手了!周明义那小子确实欠揍!”

梁健忍不住笑出了声。他知道,老唐只是在宽慰他而已,再想到之前老唐对他维护,心中不由一阵感动。

到了一楼,等车的时候,周明伟追了下来。周明伟又跟梁健和老唐道了歉。老唐看着他,道:“送你一句忠告,你要不要听?”

周明伟低着头,道:“您说。”

“离周明义远一点,别让他把你也拉了下去!”老唐说完,不等周明伟反应过来,就转身上了车。梁健随后也上了车。周明伟在原地愣了会才回过神来,眼神复杂地看了眼那漆黑的车窗,然后转身上了前面那辆车。

周明伟一直将他们送到了机场登机口。周家送了不少东西,不过老唐就收了一样,其余的都在他的坚决要求之下,让周明伟拿了回去。

老唐留下的,只是一份苏江的土特产。这次,虽然不欢而散,但对于梁健来说,倒也没影响心情。去的时候,梁健不知道到底是去做什么。回的时候,梁健还是不知道,到底来做了什么。但从之前老唐和老周的对话里可以推断出来,今天来的目的,很可能和梁健有关,或者说,和上次绑架的事情有关。不过,梁健也不想多打听,老唐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回去的时候,老唐和梁健坐了同一班飞机,飞太和。唐一和另外那位律师则是直接回了北京。老唐说要去太和看看霓裳。

到家里,梁父梁母已经做了一桌子菜等着了。霓裳看到老唐,有些生疏,不过到底血浓于水,没多久,她就已经爷爷爷爷地喊着要让他讲故事了。

老唐和梁父也许久没见,吃晚饭时,两人弄了点酒,聊着一些他们才知道的往事,兴致似乎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