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56 招待地点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40 字数:3337 阅读进度:1371/1780

这两天无奈重感冒,更新落下了,抱歉。本想着不吃药抗一抗,无奈发现,年纪大了,不吃药不行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

…………

第二天是周末,梁健带着老唐还有霓裳他们像普通的一家三代一般,去乡下玩了一圈,傍晚回来,将老唐送到了机场后,又返回小区。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小五难得在开车的时候,主动找梁健说话:“昨天首长走的时候交代我,以后每天让我花一个小时,教你一些简单的技巧。”

梁健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什么技巧?”

小五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回答:“打人的技巧!”

梁健这才想起,前一天从苏江回来的时候,老唐提过让唐一教他一些防身技巧的话。没想到,老唐是这么认真,这么快就开始让小五实践了。

梁健没说什么。

过了会,小五忽然又说道:“听说,前天那小子被送到沅江那里去了。”

“谁?”梁健诧异地看向他。

“周明义。”小五回答。

梁健怔了一下,虽然他不知道沅江是哪里,但听小五这话的意思,这应该算是周家对周明义的一种惩罚。看来,唐家在周家眼里还是有分量的。不过,从那天的事情来看,周家老爷子显然自恃辈分长在那,所以架子摆得很大,将周明义送到沅江这事,应该不太可能是他决定的,很有可能是周教授决定下来的。

周明义是这个周教授唯一的儿子,做这个决定,想必也经历了一番心里挣扎吧!恐怕,今后周家和唐家之间,又要多些裂缝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暂时还不用他操心,市政府大门已经在眼前了,梁健将思绪收了回来。这里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去处理了。

刚到办公室,就收到一条重要消息。

梁健进门的时候,广豫元已经在他办公室了,正拿着拖把在拖地。梁健愣了一下,回身看了一下翟峰的办公室,门开着,人应该在里面。复又回头,问直起身子准备跟他打招呼的广豫元:“怎么你在拖地,小翟呢?”

广豫元笑了一下:“我来得早,等着也是等着,就让他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您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完了。”说罢,又弯腰将剩下的一片角落给完成后,才将拖把放了回去。

梁健走到桌边,桌上已经放了一杯还在冒热气的茶了。摸了摸,温度正好。

“坐吧!”梁健指了下桌对面的椅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他:“这么早过来,什么事?”

广豫元坐下来,回答:“昨天半夜小许给我发的消息,昨天徐省长去了一趟北京后回来就见了省公安厅厅长,两人在办公室聊了有将近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聊这么长时间,不可能是闲聊。不过,找公安厅厅长聊这么长时间,能聊什么?梁健不由好奇问道:“省长最近打算要搞什么大动作吗?”

广豫元神色有些奇怪:“小许说,可能打算对省里的某些黑恶势力下手!”

梁健皱了下眉头。黑恶势力这四个字可以说是一个禁词,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说的。一旦提到黑恶势力,那必然是一次大事件。徐京华想做什么?罗贯中事件已经是一次比较大的洗牌了,难道他还想再搞一次?北京那边未必会允许这样频繁的动作吧?

梁健看着广豫元,问:“小许是怎么知道的?”

广豫元摇头:“这个我倒是没问。不过,我觉得有可能。你还记得沁海园的大火吗?”

被广豫元这么一提醒,倒是可以理解了。不过,徐京华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搞这么大的动作,那么这个玉兰在他心中的分量倒是可想而知了。

梁健想到了一句古言,冲冠一怒为红颜。玉兰也算得上是个美人,徐京华虽不是个英雄,可也算是一方大员了。如果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情事,或许也能写一篇荡气回肠的小说。

不过,没想到徐京华也有这样的情义,倒是让梁健有些料想不到。看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还真是句哲理。

但,也难保这消息只是小许误传的。只是,无论如何,这事情对梁健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于是,梁健就对广豫元说道:“这事情,你听听就算了,别往外说。许秘书搞错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广豫元一听这话,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支吾了几秒后,忽然说道:“听说,放火的那几个混混和相国平的秘书有些关系。”

梁健心里震惊了一下,虽然早就猜测那事情估计是有人想搞徐京华,但真的听到还是有些吃惊的。不过,这事情不是能乱说的事情。梁健微微沉下脸,问:“有证据吗?”

广豫元摇了摇头。

“没证据就别胡说!”梁健看了他一眼:“你今天很空?要是很空的话,就去一趟荆州,盯着点潘长河的那个电池厂的事情,要是万一搞出了什么幺蛾子,不仅我跟你脸上难看,徐省长脸上也难看!”

广豫元讪讪地回答:“我昨天已经去过一趟了。目前群众反映还不错,有钱拿都很开心。”

“那那些暂时联系不到的呢?楚阳怎么处理?”梁健问。

广豫元回答:“暂时议定一起发放到各自的村上,由村上掌管。”这和之前楚阳来找梁健说得一致。

“行。”梁健道:“还有其他事吗?”

广豫元欲言又止。梁健最不喜欢这样忸怩的样子,看了便觉得有些心烦,便训道:“有话就直说!”

“我想请您帮个忙。”广豫元有些难为情。

梁健皱了下眉头,直觉告诉他,这忙应该不是个简单的忙。他迟疑了一下,问:“什么事?”

广豫元犹豫再三,才开口说出来:“您能不能帮忙约一下毕副部长?”

梁健心里突地一下,立即就想到了广豫元之前说的那些话,他神色一沉,问:“是省长的意思?”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道:“他倒是没提。是我自己想请你帮这个忙。”

梁健看着他,猜测着他这句话的真假各有几分。过了会儿,他问他:“就算省长真想对黑恶势力动手,这好像不是毕副部长的职责范围吧?”

广豫元道:“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既然省长没提这个事情,那我觉得你还是别自作主张比较好!”广豫元听完,脸色尴尬。坐在那里,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一大清早,遇到这事,梁健的好心情没了,多了些烦躁。当时广豫元来太和,是梁健的无奈。如今,这无奈终于也在开始往如鲠在喉般的难受发展了。

市委秘书长是市委书记的左膀右臂,这样一个关键位置的人,如果心里装着一个更重要的人,只要涉及到和这个人相关的事情,就会容易出问题。

广豫元一直以来都是坚持梁健的,但在和徐京华有关的事情上,就容易找不到自己应该所在的位置。

比如这次的事情,不管徐京华找毕副部长想做什么,都不应该由他广豫元来跟他谈。同时,梁健也想不明白,徐京华到底找毕副部长是想干什么?

梁健想了一早上都没想明白,刚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之后,忽然省里传来消息,三天后,安吉拉的考察团会正式到山口区考察。到时候,相国平副省长会随行陪同。

梁健心里一个咯噔,看来徐京华在安吉拉的项目上,已经落了一截了!

梁健想到了之前广豫元说的,那几个混混和相国平的秘书有关。或许,这是真的。这也许就是相国平的分心之术呢!利用沁海园的事情分了徐京华的心,他则趁机将安吉拉的项目一把牢牢拽在了手里。

不过,不管拽在谁的手里,只要位置是在山口区,那么对梁健来说,影响就不大。所以说,无论这一次陪同安吉拉项目考察团来的是谁,梁健都要好好的招待。

三天时间有些紧。广豫元和市政秘书长一起负责这次招待的详细安排,列表后,拿给各自的领导看。

广豫元和政府那边沟通后,就来找梁健了。广豫元给梁健带来的消息是,政府那边的意思,是想把这次招待的标准往上提一提。

这次安吉拉项目过来考察,虽然陪同的是省委副书记,但安吉拉这个项目是省书记和省长都无比重视的项目,所以娄江源的意思,把这个标准再往上提一级。

但是太和市就这个水平,再往上提,也提不到哪里去。

根据广豫元所说,政府那边的意思,即娄江源的意思,是想把招待地点换掉。以往每次招待,基本都是在太和宾馆的。领导来也是住在太和宾馆。

可是,如果换掉的话,换哪里合适?太和市唯一一个五星级酒店经历了火灾后,也已经不适用了。而且那样的地方,也不适合用来进行这么重要的招待。闲杂人等太多。

梁健问广豫元,娄江源的意思是什么?

广豫元回答:“江源同志的意思,大概是想将招待地方放在山口区,让考察团的同志更加直观深刻的感受到山口区的自然和人文风景。”

山口区?梁健皱了下眉头。山口区并没有什么上档次的酒店,而山口区的区招待所肯定也是不合适的。

但,马上梁健就想到了一个地方的,那就是梁健去过好几次的那个山庄,如今改名叫做世隐山庄。

不过那地方现在背后老板和徐京华之间那千丝万缕的联系,梁健要是把招待地方放在那里,倒是也耐人寻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