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58 情况急变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41 字数:3519 阅读进度:1373/1780

随行的是相国平和汤姆各自的秘书,还有就是娄江源娄市长和他的秘书。广豫元留在了那里支持现场,以免事情再扩大化。

等相国平和汤姆送进急救室,梁健正在想要不要和娄江源讨论这件事是个什么情况,娄江源先走到了梁健身边,道:“梁书记,借一步说话?”

梁健让翟峰在门口守着,和娄江源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站定后,娄江源先开口,问:“这件事,你怎么看?”

事情发生到现在,梁健虽然不清楚相国平和汤姆二人到底是怎么中的毒,但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的。正好在世隐山庄,而又正好,就相国平和汤姆两个人中毒了。这很明显,就是为了破坏这一次的行动。而之前改选招待酒店的事情应该也是这个目的。但,这件事当中,梁健还是有两个地方是还没想明白的。

第一个地方,在梁健看来,徐京华是最有动机来破坏这次行动的,可是改选招待酒店的事情,是娄江源提出来的。

第二个地方,就是相国平和汤姆的中毒了。中毒就他们两个人,这太明显了。一看就是有人故意要针对他们两个。而下毒者可以更好地掩护自己的意图,将毒下到所有人的饭菜里,把这件事弄成一个意外,栽赃到酒店方面。最后让太和市和酒店方面一起来背这个锅。

这两点是梁健想不明白的,虽然如果要强行解释也不难,但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不过,这些话梁健都没有说出口。毕竟两人之间关系不如从前,如今立场不同,必要的警惕还是要有的。

梁健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道:“暂时还不好说。你有什么看法?”

娄江源脸色凝重,回答:“我觉得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他的意图应该就是不想让这一次安吉拉的项目成功落户山口区!”

“那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梁健问。

娄江源摇摇头:“毫无头绪。”

梁健看着他,沉默了一会,道:“从时间上推断,很大可能是在晚饭包括之后那段时间里中的毒。不过,晚饭的时候,并没有外人在场。当场的那几个人我认为会下毒的可能性不大。最有可能还是在ktv那段。那里面光线昏暗,又多了几个陌生女人。那几个女人,什么来历,你我都不清楚。”

“这个混账吴波!”娄江源脸色阴沉地骂了一句!

梁健忽然想到一事,忙问:“你们出来的时候,那几个女人还在吗?”

娄江源皱了下眉头,道:“不是很清楚。当时大家都慌了,谁还顾得上那几个女人。”

“我给豫元打个电话。”梁健走到一边,给广豫元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广豫元有些气喘吁吁地,梁健问他:“你怎么了?”

广豫元回答:“刚才酒店保安说有人在大门东边约一百米左右的位置准备翻墙出去,我带了人准备过去看看!”

这个时候翻墙出去,很可能就是下毒的人。梁健也顾不得跟他说女人的事情了,赶紧让他先过去查看情况。

挂断电话,梁健走过去跟娄江源也说了下情况。正好这时候,翟峰匆忙地跑过来。

“怎么了?”梁健见他神情不对,心立即就提了起来。翟峰喘了口气,道:“医生让你们过去一下。”

梁健皱了下眉头,和娄江源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各自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妙的神色。脚下步子立即就迈了出去,小跑着来到抢救室门口,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一起站在那里,正在低声交流。

梁健率先开口问到:“医生,人怎么样?”

医生被打断,抬眼看向梁健,道:“那个外国人没什么事,洗过胃了,观察一晚上,他醒了就没事了。”

“那另外那位呢?”梁健慌忙问到。因为担心消息外传,梁健并没有跟医院透露那两位的身份,当时只是联系了医院院长让他安排了最好的医生。院长估计并没有跟这位医生透露梁健他们的身份。

医生看了看梁健,目光又在娄江源脸上扫了一眼,然后冷漠地说道:“你们应该都不是这位病人的家属吧,他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需要手术。”

梁健的心猛地往下一沉。这时,娄江源焦急地插进话来,追问道:“医生,你能详细地说一下吗?”

医生看了看他,回答:“这位病人不仅有高血压高血脂,之前胃部应该动过大手术!这一点,你们都不知道吗?”

梁健听完,心脏像是被绑了一块大石头猛地向下坠去,他看向一旁的相国平的秘书,问:“手术的事情你知道吗?”

秘书摇头,都快要哭出来了。

梁健看向娄江源,如果要通知家属的话,这件事肯定是瞒不住了。当然这件事只要相国平他们一醒就会瞒不住,但现在瞒不住,和到时候再瞒不住,那是两回事。这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差距,足够梁健做很多事,比如找出下毒的那个人。

但是现在情况这样,梁健要是坚持瞒着不通知家属,到时候相国平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不说责任问题,梁健内心也是会有歉疚的。

梁健正准备让秘书打电话通知相国平的家属,同时通知省里,突然,娄江源开口问医生:“医生,他现在的身体条件能不能支撑转院?”

“不行!”医生摇头。

梁健的心又是一沉,看来这情况是很不好。

这时,护士递过来一张纸。梁健皱着眉头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是一份手术风险告知书。医生这时才说到:“算了时间紧迫,病人胃部出血状况比较严重,你们谁在这个上面签个字吧!另外,尽快通知家属过来吧!”

梁健和娄江源相视一眼,这字不是那么好签的。要是相国平没事,那还好。要是有个什么情况,这个字签了,那就是责任。这一点,他和娄江源都清楚。两人心中都有犹豫。但,字总要有人签。

“你们快点!时间拖得久了,耽误了,你们来承担这个责任吗?”医生冷喝了一声。梁健一咬牙,接过护士递过来的笔,在那张纸上刷刷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医生,拜托你了!”梁健郑重地将告知书递了过去。

医生看了一眼,收了告知书,转头就进去了。

门一关,梁健立即让相国平的秘书通知相国平的家属,还有省里。这边吩咐完,梁健走到角落,想了想,找出徐京华的电话,打了过去。

这会已经是半夜了,徐京华已经休息了。梁健接连打了两个,才被接起。徐京华的声音传过来,有些愤怒地问:“这么晚了,最好是重要的事情!”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着平静一点:“相副书记和汤姆先生食物中毒了,现在在医院。汤姆先生没什么大碍,但是相副书记的状况不是很好,有一定的风险。”

梁健的话说完,徐京华那头沉默了大约两三秒钟,然后才听到他的声音:“他现在在哪个医院?”

“太和市中心医院。”梁健回答。

徐京华又问:“通知家属了吗?”

“已经让相副书记的秘书打电话通知了。”梁健道。

“我现在出发,你随时汇报情况。”徐京华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梁健心里却想到了刚才他说相国平情况不好的时候,徐京华那一瞬间的沉默。这个几秒钟的沉默,来得很奇怪。

梁健本来心中对徐京华有怀疑,但不肯定。但这几秒钟的沉默,却让梁健瞬间肯定了下来。不过,还有一点,梁健不太肯定。那就是,他知不知道相国平的身体状况。如果是知道,那么现在这个结局,很可能也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如果早已预料到,那么刚才那几秒沉默,他在想什么?如果不知道,那么刚才那几秒的沉默,应该就是意料之外的惊讶了。

正揣测的时候,广豫元来电话了。

“怎么样?”电话一接通,梁健就快速问到。广豫元一开口,梁健就知道了结果。他声音颓丧,果然人根本就没抓到。等他们过去的时候,人早就没了踪影。三四个保安站在那里,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假模假式地在四处张望寻找。

这边没有收获,梁健又想到刚才想说没说的那个女人的事情,就问他:“之前ktv的那几个女人都还在吗?”

广豫元回答:“应该都在!”

“那几个女人重点盘问一下。另外,吴波也重点照顾一下。”梁健冷声命令。广豫元也不笨,梁健这么一说,他要是还不明白,这几个女人是重点怀疑对象,那也不配当这个秘书长了。

可是,让梁健没料到的是,这吴波还真是个搅屎棍。那几个女人又被他秘密送了出去,就和他怎么弄进来广豫元不知道一样,他怎么弄出去的,广豫元也不知道。

这下,梁健不仅对吴波生气,对广豫元也多了一丝怀疑。这事情,背后主使很可能是徐京华,那么凭借广豫元和徐京华的关系,加上广豫元作为这次招待的主要安排人,难道他真的就一点不知情。

想到这里,梁健忽然背上就一凉。凉出了一身冷汗。

梁健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不能再让广豫元处理了。他立即给公安局局长明德打了个电话。明德今天本来也应该在那边和酒店方面一起负责安保问题的。但是他请假了,去的是一个副局长。对于这个副局长,梁健不放心。所以,还是给明德打了电话。

明德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惊讶。打着哈欠问梁健:“梁书记,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啊!”

梁健道:“你现在立即去一趟世隐山庄,把山口区区委书记韩国明和山口区区长吴波带回来,我要见他们。”

明德一怔,试探着问:“出什么事了吗?”

“你去了就知道了。赶紧的吧。时间紧张。”梁健道。

“好的。”明德说:“那我现在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