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66 革命本钱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48 字数:3200 阅读进度:1381/1780

相夫人的全名是乐清平。这让人想到古时的词牌名,清平乐。梁健当时有想,或许替相夫人取名的人,是个痴迷诗词歌赋的文人吧。

他和相夫人的那一趟无名山之行,终究还是传了出去。不过,故事中的相夫人,只是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人,两人为幽会,躲到了一个荒山上。大家都在暗中说,梁健这是渴久了的山狼寻肉吃,只要是肉味,哪里还管这肉是牛肉还是猪肉,是肥肉还是瘦肉,即使是腐肉,恐怕也要咬上一口。

流言总是没那么善良的,人们心里那些阴暗的想法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宣泄一下。梁健从省里回来才两天,这话就传遍了整个市政府。梁健是去做电梯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回办公室的时候,他把翟峰叫了进来,问起了此事。

翟峰站在办公桌前,欲言又止,花了好几分钟才将这事给说出来。梁健倒是没多少惊讶。不用查,话肯定是那个司机传出来的。还好,他当时就对这个司机有所警惕,当着他的面,一直都没称呼过相夫人这三个字。所以,这流言虽是传得惟妙惟肖,但大家也都只是在心底里琢磨琢磨,这美艳妇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翟峰愈来愈懂得梁健的心思。不用梁健发话,就已经暗中操作,当天那位司机就卷铺盖回家了。理由是,司机公车私用。半个月前,司机曾在工作时间将车子开了出去,去火车站接了自家的一位亲戚。这种事,其实很寻常,不过是正好撞到了。不过这事一出,政府里这么多司机,倒是一个个都乖巧了许多。有事白天没事,也不敢偷溜出去打牙祭了。

很快,距梁健的省城之行已经晕过去了五天。省里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娄江源依然还没回来,但刁一民说已经定下的结果,也迟迟没有公布出来。

不过,娄江源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天,市府里开始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有些知晓当时世隐山庄发生的事情的,自然就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纸总是包不住火。很快,世隐山庄的事,也就传了出来。于是,娄江源要坐牢的话也传了出来。没等上面下文,有些人就已经开始为了娄江源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开始奔波了。副市长中,除了刘韬之外,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位在常务副市长耿直同志,闷声不响地就偷偷跑去了省里。

耿直去省里的事情,是刁一民的新秘书给梁健打的电话说的。

刁一民秘书办公室的电话,梁健是认识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梁健以为是为了娄江源的事情。电话一接,对方先说到:“梁书记,我是小骆,刁书记的秘书。”

“骆处长,你好。是不是刁书记有什么吩咐?”梁健问。

秘书骆平回答:“刁书记没有吩咐,是我想跟梁书记你说点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方便,你说。”梁健道。

然后,骆平就将耿直同志到省里去的事情说了。耿直同志不仅求见了刁书记,还走了不少领导的办公室,用骆平的话说,省里能在常委会议上说得上话的领导的门他都一个个拜访到了。当然,一半领导都没见他,不过他拿着东西上门,领导不见,秘书办公室的门都还是进去了。这一进去,东西自然是留下了。

骆平没说他这里有没有耿直留下的东西,不过,骆平作为省委一把手的秘书,想必礼物应该不轻。

骆平说完后,对梁健说道:“梁书记,这话本来是不该我说的。不过,您上次为了娄市长的事情来见过刁书记,我就擅作主张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刁书记对耿直同志的事情,意见很大。”

“我知道了。多谢骆处长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梁健回答。

“那您先忙,不打扰了。”骆平挂了电话后,梁健仔细琢磨着骆平最后面的那句话。他提到了上次他去找刁书记的事情,他知道他是为了娄江源去的,而后又提到刁书记对耿直去跑官的事情意见很大。这两件事单独看,似乎看不出什么,但放在一起,仔细一琢磨,就琢磨出味了。

娄江源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结果出来。说是铁证如山,可却一直拖着,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应该还是有人不希望娄江源下台的。不管那些人或者某个人不希望他下台的原因是什么,但在梁健看来,只要他能护住娄江源这一次不被冤枉就行。

耿直同志的车子刚进停车场,就被人从车里叫到了梁健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耿直就问:“梁书记,您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梁健抬头看他,问:“听说你去省里了?”

耿直脸上掠过一丝不自然,旋即立马笑道:“是的,去看了看以前的老领导。”

梁健呵了一声,道:“是吗?那你的老领导还挺多的。没想到省委常委的领导都是你的老领导。关系这么多,以后记得也拉我一把。”

耿直的笑容僵在脸上,讪讪说道:“梁书记您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懂?”

“刚才省委刁书记的秘书骆处长给我打电话了,说你给他送了不少礼。今天大出血了吧?”梁健看着他,直截了当地揭穿了他。

耿直脸色顿时变白,羞怒复杂的神情浮现在脸上,半响,才说出话来:“梁书记您放心,我送的也都是些寻常的东西,这也是为了想要拉近市里和省里的关系,搞好上下级的关系,有利于市里工作的开展。”

“那倒是辛苦你了,花钱花时间花精力,看来今年太和市的十佳劳模要颁给你了!”梁健嘲讽道。

耿直被噎得脸都黑了。抿着嘴,憋了半响,终于憋不住,开始撕破脸了:“梁书记也不必冷嘲热讽,这送礼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您要是看不惯,可以让纪委查我。不过我问心无愧,送得都是些寻常东西,我相信组织是公正的。”

“你放心,你要是有问题,不用我说,纪委也会查你。不用这么急着想要证明自己。你心里面那点小九九难道我不清楚?”梁健冷冷地瞧了他一眼,然后拿着水杯走到一旁去加水。

耿直站在那里,脸上一阵黑一阵白。

梁健倒满水,放下热水壶的时候,又开口说道:“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想往上爬,很正常。这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士兵,这不想往上爬的官也不是个好官。不过,爬也要分你怎么爬,什么时候开始爬。做人做事,尤其是做官,不能太急。一急,就容易坏事。就好像你这一次,江源同志的事情还没定数呢,你这么急干什么?生怕人家江源同志会回来,急着赶着要去添把火,彻底把江源同志给烧死在那?”

梁健的话,说得耿直抬不起头。

梁健往杯子里吹了口气,热雾散开的时候,水面里的涟漪也正好散开。他又问:“你知道为什么大部分领导都不见你吗?”

耿直沉默了许久,摇了摇头。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那就回去好好想想。我听说你上次体检出来,肝的指标不是很好对不对?”

耿直一惊,猛地抬头看向梁健,愣愣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作为书委书记,关心一下你们的方方面面,也是应该的。”梁健笑着说道。许是他的笑容太真诚,耿直眼神中露出些迷茫。

梁健走回办公桌后坐下:“你现在年纪也不是很大,再努力努力,再上两个台阶应该不成问题。”说到这里,梁健故意停了停,看到耿直目光里突然爆发出来的光芒,不由在心底冷笑了一声。

人啊!

“梁书记真的这么认为吗?”耿直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梁健笑着回答:“怎么?你难道认为自己没这个能力?”

耿直兴奋地搓着手,忙回答:“当然不是。我对自己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那就好!”梁健道:“既然如此,那对自己的身体就更要注意了。你说对不对?主席都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对!您说得是,我以后肯定好好保养身体,保证不辜负梁书记对我的期望!”耿直愈发的兴奋了,之前还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涨红犹如一只西红柿了。

梁健看着他,笑了笑,道:“嗯,好!那这样,这几天你就去疗养中心好好疗养几天,先想办法让指标恢复正常,然后再回来工作!”

耿直愣了愣,也许是还沉浸在梁健给他描绘的蓝图中,竟没反应过来,愉快地答应了。可他从梁健办公室出来,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的时候,忽然就琢磨出一些不对来,但一时,还没转过脑子来。

梁健和娄江源之前关系不好,这件事,市政府的大小领导大多都知道。耿直也是因为这个,所以就没转过来,在他的认知里,梁健没有任何理由去为一个政治对手做事。

梁健让翟峰打了电话给疗养院,吩咐疗养院那边要好好地照顾耿直,尤其要注意他的肝指标。耿直接到疗养院的电话,听到他们为他专门定制了一套护肝计划,心里本来的那点疑虑又打消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