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67又见夫人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49 字数:3211 阅读进度:1382/1780

耿直想,梁健说不定是真看好他,至于刚开始的不和善,可能是刁书记那边不喜欢他,所以,他也只是替刁书记那边敲打敲打他。再想想,梁健说的那句做人做事做官都不能太急的那番话,忽然又觉得梁健这是在提点他,告诉他别急,要沉住气。

耿直想,要论资历和位置,如果娄江源下台,那他就好比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一般。可能这也是梁健让他不要急的原因之一。这么一想,耿直倒是自己给自己安下了心,还真安安心心地到疗养院去护肝去了。

梁健听翟峰汇报这件事,笑了笑没说什么。

相国平出院了。梁健知道这消息后不久,娄江源忽然就回来了。据禾常青打听来的消息,相国平出院后,家都没回,直接去了刁书记的办公室,然后下午就召开了临时会议。会议上,相国平拍了两次桌子,会议结束,娄江源就被放回来了。

娄江源回来后,梁健让翟峰买了东西去看他。他没去。梁健去了省里。

他先去了一趟省政府,但是没进门,只是将一些东西留在了门口保安室。东西让小五弄成了快递包裹的样子,让小五装作快递员放在了保安室。东西放好后,梁健往骆平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骆处长,我是梁健。”电话一通,梁健开口。

骆平惊讶了一下,问:“梁书记啊,有什么事吗?”

梁健回答:“也没什么事。我刚刚路过省政府的大门,给你在传达室放了点东西,回头你拿一下。”

骆平沉默了一下:“梁书记你这样做不太好,还是赶快拿回去吧!”

“江源同志今天已经回太和了,官复原位。我是想谢谢你,希望你不要推辞。你放心,东西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规矩我懂,不会让你为难的!”梁健道。

骆平没出声,应该是在犹豫。梁健没给他犹豫的机会,说了句有电话进来,就抢先挂了电话。

然后,梁健转道去了相国平的家里。

地址是让禾常青打听来的。

开门的是保姆。看着梁健,狐疑地目光上下一打量梁健,充满了警惕地问:“你找哪位?”

“我找相书记!”梁健回答。说完,不等保姆问,又将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

保姆一脸冷漠地甩了一句你等着,然后就啪地一声甩上门,进门通报去了。过了好长一会,门才重新开了。

进门,保姆直接引着他往书房走。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小美,谁来了?”

保姆奇怪地没有回答上面的声音,反倒是看了两天一眼,冷冷道:“问你呢!”梁健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个保姆对他冷倒是可以理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保姆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省委书记家的保姆和市委书记家的保姆地位是不一样的。不过,这保姆对那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实属奇怪。

梁健脑子里掠过一丝疑惑,然后仰头对着上面喊道:“我是梁健。”

很快,楼梯上就出现了一个身影,站在阴暗里,朝着这边望。

梁健知道,是她。他犹豫了一下,微微弯了弯腰,道:“相夫人好。”

阴暗中传来哼地一声,然后是笃笃地脚步声。梁健知道,这一句相夫人惹她不开心了。不过,他可没义务来哄这位非凡妇女开心。

俗话说得好,谁的老婆谁来哄。

保姆推开书房的门,梁健进去后,保姆就把门给关上了。相国平躺在沙发里拿着pad在看,听到声音,目光一动不动,随手指了指沙发,道:“坐吧。”

梁健坐了下来。他还是在那玩pad。

梁健则悄悄地打量着他。他随意地瘫在那里,那姿态,虽然轻松但实在和一个省委副书记的身份符合不起来。

梁健脑中又想到了那位起了一个词牌名的相夫人,忽然觉得这两人还真是挺配的。都是这么的非凡!

梁健坐了许久,这位相副书记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放下了他的pad,将目光看向了梁健,姿态却依然是那副懒散的模样。

“都找到这里来了,什么事?”相国平淡淡说道,态度毫不和善。

梁健笑了下,道:“我只是想来谢谢您。”

“谢我?”相国平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了过来,然后冷笑了一声,道:“谢我干什么?再说了,要谢也应该是娄江源他自己来!”

“求你帮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跟江源同志他没有关系。所以,应该我来。”梁健回答。

相国平像是看一个奇葩一样看了他一会,然后忽地一伸手指了指旁边茶几上的茶杯。梁健一愣后,明白过来,立即探过身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相国平接过,准备喝的时候,忽然停下,盯着梁健,问:“没下毒吧?”

梁健怔了怔,旋即微微一笑,道:“您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相国平眉毛一挑,竟也笑了起来,道:“说得好!”说完,就将杯里的水一口喝了下去。喝完后,手一伸,梁健自觉地将杯子接了过来,放了回去。

相国平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姿态,眼睛都眯了起来。

梁健见他似乎有赶人的意思,立即就识趣地站了起来,准备告辞。说完要走,刚转过身,还没走几步,忽听得相国平在背后说道:“安吉拉的项目关键在汤姆那个女秘书身上。”

梁健吃惊地回头看他一眼,然后认真地说了一声谢谢。虽然梁健早已猜到,但相国平能说出这个消息,梁健还是应该谢谢他,认真地谢谢他。

相国平没再说话,呼吸声渐重,好像是真的睡着了。梁健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关上门,一转过身,正好看到相夫人从那个旋转楼梯上下来。两人目光一对,梁健便移开了。倒不是慌,只是两人的身份,该避的嫌,还是要避。

梁健行了个礼,就准备走。却没料,这相夫人却似乎是唯恐天下不乱,竟然喊了一声:“梁健,你等等!”

没想到,她倒是记得他的全名。只不过,这个时候梁健也顾不上惊讶,心里只剩祈祷,祈祷这位大姐可千万别搞事。

可这相夫人不搞事,那就配不上她那特立独行的作风了。

相夫人毫不避讳地盯着梁健,神情冷淡,但口中的话可一点也冷淡:“来都来了,就留下来吃个晚饭吧!”

保姆早就注意到了这边,听到这话,适时地提醒:“夫人,我晚上就准备了三个人的菜。”

相夫人头也没回就答:“那你再去买一点。”

保姆不说话了。梁健只好婉拒:“谢谢夫人的邀请,不过我待会有事……”

“有事,也不急这一顿晚餐。”说完,她不给梁健反驳的机会,扭头又往上走了。

梁健看着那个窈窕的背影,心里冒出一阵火气。这相夫人到底想干什么?要说她不懂避讳,梁健打死都不信。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她就是故意的。那她为什么故意呢?

原因梁健不知道,也不想去探究,这可是朵带刺的成熟玫瑰,谁去摘十有**都要被刺个鲜血淋漓。梁健对她没啥兴趣,也不想当她手里的那把枪。所以,他没打算留下来。正好保姆过来,梁健就对冷着脸的保姆说道:“麻烦你待会跟相夫人说一声,我真有事,就不打扰了。谢谢夫人的盛情邀请。”

保姆很不和善地瞧了梁健一眼,哼了一声,低声嘀咕:“谁还真想留你下来吃晚饭不成……”

梁健瞧了她一眼,之前没仔细瞧,这回可是瞧清楚了。这保姆,二十多岁的模样,长得还算端正,但也不出彩。不过,腰细臀肥,曲线不错,尤其是那双腿,直,长。她穿了一条热裤,短得能看到大腿根部。肌肤不白,但胜在这腿线条流畅,胖瘦均匀,而且,不像是一般女孩子的腿,她的腿上是那种有肌肉的腿,让人感觉充满了力量,青春的力量。

保姆见他瞧她,眼睛一瞪,开口骂道:“看什么看!”

跟一个保姆没啥好计较的,梁健没说话,扭头准备往外走。保姆许是觉得自己被蔑视了,自尊心收到了侮辱,神色一怒,冲过来就喊道:“你站住!你必须……”她顿了顿,想了想,才将这句话说完:“必须给我道歉!”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扯住了梁健的衣服!

保姆始终是保姆,梁健不想跟她计较,但不代表她就可以为所欲为。梁健脸一沉,喝道:“你干嘛?松手!”

“你必须道歉!不道歉就别想走!”保姆尖着声音,拉着脸喊。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要爆发的怒火,尽量平静地说道:“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所以麻烦你松开手。”

“不行!你必须给我道歉!你就一个小市委书记,凭什么看不起我!信不信我让相叔……”话到这里,她忽然停住了。目光盯着梁健的背后,脸上露出些怯意。

“怎么不说了?”乐清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梁健略略吃惊,回头一看,乐清平一脸薄怒地站在不远处,盯着保姆小美。

小美忽然哼了一声,但色厉内荏,没什么震慑力,只有敢怒而不敢言的怯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