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71 演技比拼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52 字数:3199 阅读进度:1386/1780

朱琪来找梁健,是大概十点半左右。她刚从医院回来,医院那边,已经谈妥。对方家属一见朱琪带着律师过去,首先就有些慌。听律师跟他们讲了公共场所猥亵女子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后,这些人立即就软了下来。最终,同意不追究汤姆的刑事责任,除了梁健这边承担全部医药费之外,另外再赔付三万块钱。

对方虽然血流的多,但其实伤得并不深,只是看着恐怖而已。对方也就是个小企业的普通员工,三万块钱相当于大半年的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所以没费多少口舌,这件事就这么谈妥了。朱琪让律师将准备好的合约拿出来,给他们签了,当场就把钱给了,医药费那边也跟医院谈过了,到时候医院会直接跟她来结账。她走的时候,对方的家属还送了她。

梁健看着她,道:“处理得不错。”

朱琪微微一笑,道:“其实这都是您的功劳,要不是您提醒我带个律师,也没这么容易就能谈妥。”

“我只是提了一句,具体工作是你去做的。”梁健笑着说道:“行了,你去忙吧。”

朱琪犹豫了一下,问:“那于姐那边要不要通知一声?”

梁健回答:“待会我给她打电话好了。”

朱琪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出去了。

对方有错在先,现在能拿三万块钱,估计应该不会再闹。暂时看,这件事算是压下来了。只不过,梁健并不想那么快让这个汤姆出来。待个两天,应该是没问题的。

于姐那边倒是也沉得住气,一直就没打电话来问梁健事情的进展如何。她不问,梁健也就乐得装作很忙。

这样又过了一天,第二天早上梁健刚到办公室,明德忽然就过来了,一脸愁苦地站在梁健的办公桌面前,道:“梁书记,这个汤姆要不还是放了吧?”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人家都不急,你这么急干什么?”

明德犹豫了一下,道:“今天早上,省公安厅的一位副厅长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了这件事。他的意思是,如果对方不打算起诉,那么就把人放了。”

明德一口气说完后就眼巴巴地看着梁健。

梁健皱了下眉头,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都知道消息了,看来昨天那位于姐没动静,是和省里那边在联系,她怕什么呢?

梁健想了下,问明德:“你跟那位副厅长是怎么说的?”

“我说,我们正在努力和对方沟通,尽量能让对方放弃起诉的权利。现在让汤姆先生暂时留在局里,也只是不想以后让对方抓住把柄,遭人诟病。”明德回答。

梁健看了他一眼,这话梁健也没明着跟明德说过,他能这么回答,说明他应该是仔细琢磨过梁健的态度,也是了解过对方那边的情况的。

梁健赞许地看了明德一眼,但话还是不能说穿,于是就道:“朱琪同志已经跟对方谈过赔偿,对方态度有所松动。不过现在还不能放他,不然我们作为政府,公信力又在哪里?何况,汤姆的性子太招摇,以后我们和安吉拉合作,势必会有很多接触,他这样的性子,不打磨下,恐怕也有得我们头疼!”

公安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明德一边直属于上级公安管理,一边又要受党委政府这边牵制,梁健的话他不敢不听,上面的话他也不敢不听。梁健要是不松口,明德这夹心饼干就不好做。于是,他一听梁健这话似乎没有要放了汤姆的意思,顿时就急了,张口就说道:“这汤姆跟省里的多位领导关系都不错,我们这样为难他,到时候省里问起来恐怕不好交代啊!”

梁健盯了他一眼,道:“你觉得是我在为难他?”

明德脸色顿时就白了起来,忙解释:“我这一时口快,您当然不会存心为难他,您是公事公办!”

梁健看着他,抿着嘴不说话。明德站在那里,额上开始见汗。房间里的空调似乎失去了作用。

几十秒过去,明德愈发的紧张。

“既然是公事公办,又有什么不好交代!”梁健终于开口。明德松了口气,可脸色却是愈发的难看。他是有苦说不出啊!今天早上,那位副厅长的口气可不太好啊!但,这话也不好对梁健说。梁健来太和一年时间,他也在他底下做了不少事,梁健的性格他也多少摸清楚了。梁健是属于猫的性格,只能捋顺毛,不能逆着毛捋。而且,他最近还听到些消息,关于梁健和北京某位大领导的关系……明德想到这里,又在心底叹了口气,偷偷瞄了眼梁健,心道:你有靠山,我没有。你在省里那些领导面前能硬气,可是我不能啊!一硬气说不定这帽子就没了!

梁健见他眉头皱着的模样,也就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明德虽然缺少点果断,但从这一年多的工作来看,他在执行他的命令这件事上还是完成得不错的。梁健也不想寒了他的心,于是放缓了语调,问他:“汤姆现在情绪怎么样?”

明德情绪有点低落,声音都低了几分:“他好吃好睡,倒是没怎么样。”

“那这样吧,再关一晚上,明天放他出来。”梁健说道。明德一听,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整个人立即就精神了起来,脸上的也舒缓了,立即说道:“好的。”

梁健心底里笑了一声,这明德还真是一点都不藏情绪。脸上却依然严肃,道:“放归放,但是该走的程序要走!”

明德一下子转不过弯来,问:“什么程序?”

“你们平时放一个人要走什么程序?”梁健反问。

明德愣了愣后,明白了过来,犹豫了一下,问:“这不太好吧?”

“你不用管好不好,照做就行了。记住,对方并没有放弃起诉的权利,这件事虽然我们暂时帮他压了下去,但如果对方追究,还是得要找他的!”梁健道。

明德皱了下眉头,看着梁健,犹豫了好一会,也没应下来。梁健沉下脸,问:“怎么?有难度?”

明德在梁健的目光下,迟疑了一会,终究还是应了下来。

梁健看着他苦瓜一般的脸,想了下,道:“如果上面问起来,你就说这么做是我吩咐的。”

明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出去后,梁健坐着想了会,决定给于姐打个电话。从昨天到现在,于姐虽然没给他打电话,却联系了省里,看来是有所察觉他估计没那么轻易会放了汤姆,所以想借省里的手把汤姆给从公安局捞出来。这么说来,于姐对汤姆这件事的淡定,看来也是假装的。

电话接通,于姐道:“梁书记,我现在不方便,晚点给你回电话。”说完,不给梁健机会,就挂了电话。

梁健听着嘟嘟的声音,皱了下眉头。于姐忙什么?他给杨弯打了个电话,让太和宾馆看了下于姐是不是在房间,很快杨弯就回复,于姐确实是在房间里的。

那么她多半应该是假装不方便。那她假装不方便是为了什么?

梁健想了下,看了看时间,已经七八分钟过去了。他又将电话给于姐拨了过去。电话一通,梁健就抢先道:“你现在应该方便了吧,我想跟你谈一下汤姆的事情。”

于姐果然回答:“梁书记请说。”

“这两天我的人已经跟对方谈过了,明天去走个程序,汤姆就能出来了。不过,对方要求暂时保留起诉的权力,如果后期他因为这次的事故引起更大的问题的话,可能还要追究汤姆的责任。”梁健道:“毕竟我们的身份不是普通人,在这件事情上,我要考虑的比一般人要多。所以这件事上,略微委屈了一下汤姆先生,还希望你和汤姆先生能理解。”

于姐道:“你放心,我理解。而且,这也是汤姆他自己闯的祸,他承担责任说应该的。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为难。”

两人就好像是两个演员,正在互相比拼演技,每个人都在背后藏着另一番话,另一番心情,彼此都清楚,彼此都不拆穿。

梁健道:“那这样,明天我来接你一起去接汤姆先生,然后一起吃个饭,给汤姆先生去去晦气!”

“好。那我在酒店等你。”于姐应得很爽快,从她的声音中看不出任何一丝对梁健的不满意。

挂了电话,梁健将翟峰叫了进来,道:“你待会跟豫元同志说一声,让他把安吉拉项目的合同去准备好,明天用。”

翟峰愣了一下,道:“这个项目的合同之前一直都是在省里的。”

“我知道。”梁健答,看了他一眼。翟峰立即就不再多问了。

他出去后,立即就去广豫元的办公室找了广豫元说了这件事。广豫元一听,也是说了和翟峰一样的话,翟峰将梁健回答的那三个字告诉了他。广豫元眉头一皱,然后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翟峰一走,广豫元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一会,才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

“喂,许处长啊,我是豫元哎,省长现在有空吗?”

“对,我有点事想找他商量一下!”

“好的,那麻烦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