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72 花花心思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09 18:59:53 字数:3222 阅读进度:1387/1780

广豫元拿着合同来找梁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很好。梁健看在眼里,心知,这脸色应该是摆给他看的。广豫元手里的合同,不是那么容易拿来的,他是想用这脸色来告诉梁健,你看我为了你一句话,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你可得记我这功劳。

梁健自然也要趁势关切一句,不然这人心说不定就冷了。人心都是要捂的,靠什么捂,拿手去捂也捂不到,拿话去捂是这社会最常见的现象。

梁健问:“没为难你吧?”

梁健没点名,简简单单五个字,广豫元抬头看他一眼,重新低头时,回答:“没有。合同我已经改过了,您过目一下。”

梁健接了过来,随手就放到了一边,道:“你改过了,那就不用看了。”说着笑了笑,接着道:“对了,你晚上没什么事吧?”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道:“没事。”

“那待会一起吃晚饭吧。”梁健道。

“好的。”广豫元应下。

梁健没跟他说,具体和谁吃晚饭,广豫元也没打听。他走后,梁健却拿过了放在一旁的合同翻开看了起来,仔仔细细,小到每一个标点符号都研究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将翟峰叫了进来,让他把这份合同拿去打印三份。

晚饭安排在太和宾馆。汤姆是中午的时候才由明德亲自送到太和宾馆的。据翟峰从太和宾馆那里听来的说,汤姆一路进宾馆的时候,脸臭无比,往日的绅士之风,早已扔到了爪哇里。

快下班的时候,梁健让翟峰通知广豫元准备一下,待会跟他一起出发。翟峰刚出去,手机就响了。

梁健一看来电显示,心情立即就凝重起来了。电话是徐京华办公室打来的。

梁健等了等才接起电话,冷静的开口:“徐省长。”

“安吉拉同意跟你签约了?”果然,徐京华还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梁健回答:“目前还没有,不过我有这个信心。”

徐京华那边安静了两秒钟,道:“有信心是好事,不过,我听说最近那个安吉拉的负责人汤姆出了点事,被你关了起来?”

梁健道:“事情是这样的,汤姆去酒吧的时候把一个年轻人给捅成了重伤,我也是为了保护他,同时更好地处理这件事,只能让他先委屈下在明德同志那边暂时住两天。您放心,这件事现在已经解决了,对方有松口的意向,汤姆也已经回到酒店了。”

“你要考虑影响,考虑对方的感受,这一点我清楚,不过安吉拉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你也要清楚。”徐京华说道,声音带着几分严肃。梁健知道,他是打算在这件事上做点文章,起码也要教训他几句。梁健有这个心理准备,所以,只是维诺地回答:“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清楚孰轻孰重。”徐京华的声音又重了几分。

梁健没接话。这话不好接,人已经放出来了,难道还要让时光倒流,将这件事重新再发生一遍?而徐京华的目的,估计也只是想让梁健低个头,认个错。

可梁健为什么要低这个头,认这个错。目前,事情还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为什么要低头认错?

他的沉默,似乎激怒了徐京华。很快,他的声音里就不只是严肃,而是怒气。

“安吉拉的总部已经不止一次给我打过电话提过这件事,他们对这件事表示十分的不满意。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必须得要给汤姆就此事道歉。”徐京华以一种强势的态度命令梁健。梁健心里涌起些反感。

刚开始时,徐京华给梁健的感觉只是一个精明又懂得韬光养晦的领导,可自从他坐上这省长之位后,却似乎有些迷失了。他变得激进,变得易怒。

梁健不由走了神,想,权力对人的诱惑,看来再聪明的人也未必能逃过。

他一走神,徐京华更加生气,沉喝:“道歉,你听到了吗?”

梁健回过神,道:“您放心,安吉拉的项目我有信心。”

“我不管你有没有信心,这件事,你必须得跟汤姆道歉。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件事是怎么回事!那个太和宾馆的女经理,不就是你故意下的套吗?”徐京华忽然说道。

梁健心中一惊,眉头一皱,立即想要反驳。可话到嘴边,梁健忽然就停住了。反驳有用吗?

徐京华能知道这件事的细节,说明有知情人跟他汇报过。谁会跟他说这些,答案很明显。梁健没有再往下想,他略作思索后,回答:“待会我约了汤姆吃饭,您说的,我会记着的。时间快来不及了,您要是没其他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挂了。”

梁健说完,不等徐京华发话,就擅自挂了电话。

电话刚放下,正好翟峰来敲门了。

“书记,车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可以走了。”翟峰站在门口,低声说道。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好的,我知道了。”

收拾了东西,下楼。广豫元已经在车子旁边等着了。梁健看了看广豫元,转头对翟峰说到:“你不用陪我,先下班吧。”

“好的。”翟峰将他的手提包交给了广豫元,等梁健的车启动后,才离开。

车上,梁健故意让广豫元和自己坐到了一起。车子开出市政府大门后,梁健转头看了他一眼,假装随意地说道:“刚才徐省长给我打了个电话。”

广豫元脸上有一瞬间的抽动:“省长有什么指示吗?”

“指示倒是没有,就是询问了一下安吉拉项目的谈判进度。”梁健回答。

广豫元沉默了下来,一会后,忽问:“这次汤姆的事情,对项目的谈判真的不会有影响吗?”

梁健目光直视着前面,问:“一个项目和政府的公信力相比,你觉得哪个更重要?”

广豫元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而后略作沉吟后,答:“这件事,政府并没有直接出面,我觉得对公信力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梁健转头看他,道:“如果我们当时就把汤姆放了,对方跑来派出所要人的时候,就和公信力有关系了。看事情,别看得那么简单!”

“但是……”广豫元还想要反驳,梁健打断了他:“你认为汤姆在安吉拉里面算是一个什么角色?”

广豫元一下子就愣了。他皱了皱眉头,试探着说:“不是此次项目负责人吗?”

梁健笑了笑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广豫元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抿起嘴不说话了。

很快,车子已经到了太和宾馆。早就出院的杨弯在门口等着。看到梁健的车子停下,就快步迎了过来。

广豫元先下车,看到杨弯,淡淡地打了个招呼。杨弯迷惑地看了一眼广豫元,来不及细想,梁健已经下车,她立即又过来跟梁健打招呼。

梁健看了下她的额头,纱布已经取下来了,上面贴了一个创可贴。便问:“伤口怎么样了?”

杨弯温柔一笑,道:“没事,就是点擦伤,本来也没不是什么大事。”

“女人都爱美,这伤又在额头上,还是注意些好,别留了疤。”梁健说道。杨弯眼里路过一丝水意,笑容愈发的温柔,道:“多谢梁书记关心,我会注意的。”

“嗯。”梁健点点头,岔开话题:“他们人下来了吗?”

“还没有。”杨弯一边引着梁健往里走,一边回答。

梁健听后,便道:“那我上去接一下他们,你带豫元先去包厢。”

“好的。”杨弯应下。她将梁健送进电梯后,又带着广豫元去坐另外一部电梯。

梁健到于姐的房间门口时,看到门开着。明德在里面坐着。于姐旁边那间房间,应该是汤姆的房间,门关着。

梁健敲了下门,明德循声看了过来,看到是梁健,立即站了起来。梁健一边走进去,一边扫视了一下房间,里面没看到于姐的身影,便问明德:“就你一个人?”

明德点头,旋即下巴指了指隔壁,低声道:“都在隔壁。”

梁健皱了下眉头,心里一下子就往其他地方想了过去,也难怪梁健思想不正派,毕竟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汤姆又是个色狼,难免让人想歪。不过,于姐和汤姆有那种关系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毕竟没一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男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整天花天酒地,左拥右抱。

梁健就和明德一起坐了下来,等着。

大约等了十来分钟,隔壁房间的门开了。于姐先出来,然后是汤姆。这回,汤姆走在了于姐的后面。于姐的身份似乎不打算再藏着了。

看到梁健在房间里,两人都愣了一下。于姐倒是神态自如,汤姆有些尴尬。

梁健笑着迎了过去,跟于姐打过招呼后,主动朝汤姆伸出手,道:“这次委屈汤姆先生了,还希望汤姆先生心里不要怪我才好!”

汤姆没动,这时,于姐轻轻哼了一声,汤姆这才不情不愿地伸出手跟梁健算是握手言和了。

梁健故意说道:“杨经理都已经准备好了,在包厢里等着了,要不我们下去吧?”说话时,他看到,汤姆的眼睛里忽然一亮。

梁健心里不由得沉了沉,难道这汤姆经过这一次,还没收起他那花花心思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