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74 背后目的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11 20:40:55 字数:3261 阅读进度:1389/1780

放下酒杯,梁健皱了下眉,最近不常喝酒,其实这酒量已经不比以前,今天连着喝了不少酒了,此刻已经有点酒意上头,正想着是不是要去个洗手间略微清醒下,这时,旁边于姐忽然说道:“梁书记今天带合同来了吧?”

梁健吃惊不小,看了眼广豫元后,转向于姐,道:“果然,于姐面前,还是什么都藏不住。我确实带来了。”

“那就拿出来吧。”于姐说。

梁健震了一下,心里难以抑制地冒出一股喜悦,但又不敢确定,于是一边让广豫元将合同拿出来,一边试探着问于姐:“你同意了?”

于姐没说话,接过合同,转手又递给了汤姆,然后才转头对梁健说道:“合同我会拿回去看,明天早上再答复你,你看行不行?”

“这当然行。”梁健也知道,一口吃不成胖子。他本来还在想找个机会将合同拿出来,没想到于姐自己提了出来。只是,她这么一主动,梁健原本准备好的手段,暂时是用不上了。看来应该她跟徐京华那边应该是有联系的,对于今天的晚宴,应该也是早有准备。

合同的事情一摊开,那也就是说,这顿晚饭,也差不多是到了该收尾的时候了。这时候,之前出去的杨弯推门进来了。

于姐看了眼杨弯,道:“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梁健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于姐说结束,他自然乐得顺水推舟。走出去的时候,汤姆慢了几步,落在了后面。梁健头有点晕,就没注意到。

走出没多远,忽然后面传来点声响,正要转头去看,忽然于姐叫住了他。

“梁书记,我认为,一个人只要管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足够了,你说呢?”

梁健虽然有点多,但还没醉,这话在脑子里稍微一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脸色有些严肃,于姐又说道:“你是有家庭的人,所以我猜测,你跟这位杨经理应该是没什么特殊关系的对吗?”

梁健眼睛微微一眯,忽然道:“她是我女儿的干妈,不知道这层关系算不算是特殊关系?”

于姐显然对干妈这个称呼不陌生,嘴唇一抿,沉默了一秒,道:“感情之事是私事。我认为,除非你和她是情人关系,不然的话,还是保持一点界限比较合适。而且……”说到这里,于姐忽然顿了顿,然后才接着说道:“安吉拉的项目虽然我是主要负责人,但汤姆的身份并不简单。话我不便说穿,梁书记是个聪明人,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梁健当然明白。不过,他也有他的坚持。如果要让他为了这个项目,将杨弯送给汤姆,梁健做不到,恐怕杨弯也不会随着他的心意来控制。

梁健看着于姐,回答她:“我只能说,只要杨弯是自愿的。”

于姐看了他一会,忽然道:“你确实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不过,这一次汤姆恐怕是认真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会对她用什么手段。”

“希望你说得是真的。”梁健只说了这么一句。于姐神色微微一凝,然后又微微一笑,道:“梁书记打算一直在这里看戏吗?不如,去我房间坐坐?”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美女相邀,自然不能推辞!”

跟着于姐去房间的时候,梁健悄悄吩咐了明德让他盯着点这边。汤姆这人,梁健还是不放心。就像之前他跟于姐说的,如果是杨弯自愿的,那梁健自然不会插手,虽然他并不喜欢汤姆这个人。但如果汤姆想要来强的,那很抱歉,哪怕是你是天王老子,梁健也不会睁一只闭一只眼。有些事,是底限,是原则。当然,任何事情,都是有技巧的,这一点,这些年这一路走过来,梁健对这一点的认知,是一直在深刻。

技巧是十分重要的。

于姐的房间一进去,于姐就将门给带上了。梁健皱了下眉头,但转过头看着于姐,脸上没露丝毫痕迹。

会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木盒子。坐下后,于姐将东西往梁健面前一推,道:“这是送你的,打开看看。”

梁健坐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个木盒,因为这个木盒的材质是比较珍稀的紫檀木。这种紫檀木在唐家有不少摆件,梁健见过不少次,所以才能一眼认出来。不过这盒子的紫檀木和唐家的紫檀木不太一样,是属于紫檀木中的鸡血紫檀,其色似鸡血红。这个紫檀木的盒子,有二十公分左右见方,而且看其表面花纹,似乎这盒子是用一整块木头直接制成的,除了盒子和盖子之间是分开的,其余地方并无任何拼接之处。盒子表面光滑并带有光泽,在灯光下,其血红之色,泛着一种妖艳的光芒。

紫檀木价格如何梁健倒是不清楚,不过能用这么个盒子装起来的东西,想必也不会是什么便宜货。梁健没伸手,淡淡笑道:“无功不受禄,何况这次还让你和汤姆受了不少委屈,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东西呢?”

“这是我个人送你的,跟汤姆没关系,跟这个项目也没关系。”于姐道,目光望着他,眼睛里忽然冒出一种让梁健莫名觉得警惕的光。

梁健心里一下子警醒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于姐长得还不错,尤其是那一头如缎的头发,再加上她此刻浑身上下所透出来的那种自信从容的气质,而且,她年纪并不大,看皮肤看脸绝对不超过三十岁,从一个男人的角度讲,于姐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但,梁健并没有什么心动感觉,他也不会认为于姐会对他有什么想法。他虽然自信,但并不自恋。所以,于姐突然送他东西,必然是有什么原因的。

梁健还是没动,看着于姐,斟酌了一下,道:“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些政府里的人,都是身不由己的,这东西,我真不能收。”

于姐似乎有些失望,叹了一声,道:“有原则的男人很容易吸引女人,可是当他把这个原则用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真是让人讨厌!”

她说这话时,目光深深地盯着梁健。梁健承认,要说自己心里没点yy那是不可能的,可这点yy还不足以让他抛弃理智。他愈发的肯定,眼前这个女人,必然是有什么目的的。梁健觉得,不能在这个话题上跟她纠缠下去,她既然准备了这个东西,按照她的心计,必然也肯定打算好了如果自己不接受这个东西她要怎么做。想到此处,梁健就道:“其实,我有件事,一直很好奇,不知道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你。”

于姐安静了两秒钟,原本略微前倾的身体,微微往后靠了靠,道:“你说。”

“你的真名就叫于姐吗?”梁健问。

于姐笑了一下,道:“你觉得呢?”

梁健故意想了一下,回答:“我觉得是一种尊称。”

于姐抿嘴笑了起来,几秒后回答:“我可以把这个回答当做是你对我的一种夸赞吗?”

“我只是说出了我真实的想法。”梁健回答。

于姐笑了会后,道:“这是我的真名。”

梁健露出错愕的表情,而后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你别介意。”

“没事,我身边的人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都会觉得很诧异。其实我懂事后,我也觉得很诧异,我觉得以我父母的知识水平,不应该给我起这样一个名字,可他们确实给我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不过,习惯之后,也还好。而且,这个名字很多时候,给我带来了很多便利。”于姐回答。话音落下,梁健正要接话,于姐却话头一转,道:“我听说,梁书记其实应该是姓唐的,对吗?”

这话,犹如一颗炸弹,震惊之余,梁健一下子就对眼前这个女人完完全全地警惕起来。梁健和唐家的关系,虽然已经不是绝对的秘密,但目前知道的人,绝对不多,除了唐家周家还有自己那位老丈人,和几个大人物之外,其余知道的,屈指可数。而眼前这个女人,两人真正意义上深入的接触都没有过,她却已经将他身上这个最大的秘密给挖了出来,那么他身上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梁健不能不警惕!

他的警惕,也许太明显了,立即就让对面的于姐感受到了。于姐微微一笑,道:“看来应该是真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梁健慢慢地镇定下来,看着于姐,她先是要送他礼物,他不收,那么这一招,应该就是她准备好的后手!

梁健目光一凝,道:“于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这样来试探我。”

于姐估计是没料到,梁健能这么快镇定下来而且说出这么一句话,有些意外。但马上,她就又露出了她那种胜券在握的笑容,道:“既然梁书记已经把话说穿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需要你帮我引见一下唐家现在的当家人。”

梁健看着她,沉吟了一会,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于姐笑了笑,道:“太和市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钱。这一点,我可以帮你解决。”

“那如果我选择不帮你呢?”梁健又问。

“你放心,我不会因此而影响到现在这个项目的合作的。”于姐平静地说道。可梁健,却在心里一寒。眼前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