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376 豫元心事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11 20:40:58 字数:3281 阅读进度:1391/1780

回去的车上,梁健拿着那份合同松了口气。这安吉拉项目拖了这么久,也折腾了不少事,现在总算是尘埃落定了。他相信,那个考察团不过是走个过场。

至于,下周一的会面,梁健倒是不担心。老唐既然能应下来,那就说明他有数。

不过,静下心来,梁健对于这个于姐的心计,还是有些心惊。幸好,这个于姐没有将这些心机用来跟他作对,否则梁健还真不敢肯定,光凭自己的力量,能不能斗得过。就凭于姐能将自己背后唐家的信息挖出来这一点,就足以让梁健震惊了。

不过,于姐应该还不知道,他和唐家之间到底是一层怎么样的关系。

想到这一点,梁健觉得有必要跟老唐知会一声,他和老唐的关系,就目前来说,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免得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梁健回到办公室后,就让翟峰将广豫元叫来,下周考察团过来,现在开始安排已经比较紧张了。

广豫元站在前面,梁健在嘱咐他考察团的事情的时候,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梁健皱了下眉头,想起之前翟峰的那句话,便咳了一声。

广豫元回过神,神色上有些慌张,开口准备解释,被梁健打断:“你这几天怎么了?之前小翟还过来跟我说,说在电梯里碰到你跟你打招呼,你都没听到。遇上什么事了吗?”

广豫元闭了闭眼,那一瞬间,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之色,十分明显。旋即他摇摇头,道:“没事,就是最近有点失眠,没休息好,这个人老是集中不了精神。”

梁健狐疑地打量了他一会,他不愿意说,梁健也不好强求,便道:“既然身体不好,那这样,你回去休息几天。这次考察团的时候,就让翟峰和办公室人的去准备吧。”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梁健看着他出门时候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将翟峰叫了进来。

“豫元同志的情绪不太对,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梁健问他。

翟峰摇了摇头,道:“不清楚。”

“那你想办法去打听一下。如果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那我们能帮一把也是好的。”梁健说道。

翟峰应下后出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任何事只要用心去打听总是能打听到的。第二天,翟峰就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他进来跟梁健汇报的时候,欲言又止。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

翟峰犹豫了一下,道:“是秘书长家里的私事。”

梁健听了愣了一下,但犹豫了两秒后依然说道:“先说来听听。”

翟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他打听到的说了出来。在翟峰说出来,似乎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因为广豫元调到了这里,对家庭的照顾少了,老婆孩子不满意了,在家闹意见。

梁健听完,没说什么,让翟峰出去后,他却坐在椅子上,开始认真的琢磨这件事。这件事如此巧合,梁健可不认为是偶然。

刚好徐京华想让广豫元去省里,结果广豫元刚有拒绝的念头,家里老婆孩子就开始闹了。看来,应该是徐京华通过家里给广豫元施加压力了。否则,为什么之前不闹,偏偏在这个时候就闹了起来。

不过,梁健是更加确定,徐京华在省里的处境应该不太乐观。看来,刁一民的手段要更加的老辣,否则凭借徐京华在省里经营这么多年,怎么也应该守得住如今的大好局面。

梁健脑子里不由浮现了刁一民的身影,那个在最近的几件大事里,总是鲜少发言,但却在背后默默关注,甚至操纵着事情的发展方向的人。

刁一民这个人稳得住。而徐京华,自从他坐上省长的位置上,却开始在迷失自己。这应该就是两个人拉开距离的地方。

不过,徐京华如今这困境,和他多疑的性格,应该也有影响。否则又何至于身边无人可用,要用手段逼着广豫元回去!

如此一想,梁健倒是替徐京华担心起来了。省长的位置才坐上没多久,可别轻易就成了终点。

但这担心也不过是停留在一时的念头上。在徐京华眼里,梁健也不过是颗棋子。他坑梁健的次数也好几次了。梁健自然也不会去做什么。何况,他和刁一民这场争斗也不是他能插手的。何必上赶着去做那条被殃及的池鱼呢!

倒是,广豫元……梁健想到他,就皱起了眉头。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必然是会影响工作的。家里一闹,很难说广豫元是否能坚持住。看来,梁健还是得早做打算。

梁健犹豫了一会,将禾常青给叫了过来。叫禾常青过来,是想让他帮忙参考下这件事。

翟峰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在开会。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进门,梁健让他先在沙发上坐一会,自己忙完手头的事情,才走过去坐下。

最近有段时间没和禾常青聚了,禾常青看着倒是有几分憔悴。便开口问他:“最近工作很忙?”

禾常青点头:“是的,上面要搞学习,这两天天天开会。”

“忙归忙,还是要注意休息。”梁健道。禾常青点点头。然后,梁健进入正题:“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想听听你的看法。”

“您说。”禾常青道。

“你觉得,如果我把小沈调回来做秘书长这个位置,可行不可行?”梁健看着禾常青,问。禾常青愣了一下,然后皱眉,道:“行是肯定行,从一定程度上,秘书长的位置是要征询您的意见的。不过,小沈才去荆州市没多久,现在又调回来做市委秘书长,直接就进了市委常委,恐怕有不少人要说您任人唯亲!”

梁健听他说到这里,点点头:“我明白。你看这样行不行,让小沈回来,但先不进常委。”

禾常青看了梁健一眼,道:“按照以前的规矩,市委秘书长本身就是没有进入常委的资格的,但是现在都实行高配,如果小沈过来,又不能进常委,会不会心里不舒服?”

“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小沈这个人,我还是有把握的。”梁健道。

禾常青沉默下来,过了会,他犹豫着问梁健:“豫元同志要有调动吗?”

梁健迟疑了一下,道:“可能会去省里。徐省长打算让他进省府办。”

禾常青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梁健,但没说什么。梁健从他的目光里看出,他应该也是和他差不多的想法。

过了会,禾常青说:“如果豫元真的要走,那小沈也是不错的人选。毕竟,您和他彼此熟悉。而且小沈处事谨慎,翟峰虽然工作也不错,但毕竟还是这方面经验不太足,有他指点,也能更快的成长起来。”

梁健点点头。

这时,笃笃地敲门声响起,翟峰推门进来,说:“书记,广秘书长那边吵起来了。”

梁健眉头一皱,禾常青立即站了起来,问:“怎么回事?”

翟峰迟疑了一下,道:“好像是秘书长的夫人和他的丈母娘过来了,具体我也不清楚。”

梁健和禾常青相视一眼,道:“走,下去看看。”

两人走到下面,正好看到广豫元和一个女的站在门口,正在低声争执。说是低声,只是广豫元一个人低声,另外那个女的,嗓门却十分洪亮。

那个女的身材臃肿,看着也有五六十的年纪了,应该是翟峰说的,广豫元的丈母娘。梁健走过去,广豫元看到梁健过来,立即喝止丈母娘:“你别喊了,我们书记过来了。”

丈母娘听到声音,一转身,就朝梁健看了过来。

梁健刚要开口打招呼,笑容才绽开了一半,丈母娘冲天冲地的怨气立即就朝着梁健来了:“你就是市委书记?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豫元回省里?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这里,这个家里他都顾不上……你有没有家?我看你是没有,你自己没有,也要害得别人没有不成……”

丈母娘如机关枪一般,嘟嘟嘟地不停,梁健根本插不上话。一旁一直隐忍不发的广豫元气得脸色发白,最终忍无可忍,大吼道:“够了!你吵够了没有!”

丈母娘一怔,旋即脸上就黑了下来,抖着手指着广豫元骂:“无法无天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这么大声,你想干什么?你接下去是不是还想要打我?你有本事吼,你就来打我呀!打我呀!”丈母娘一边喊,一边还拿着脸凑过去,要让广豫元打。

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旁边办公室那些没走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了。

梁健给翟峰示意了一下,翟峰立即就去驱散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梁健则和禾常青走上前去,禾常青将广豫元拉到了一边,免得他一冲动,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而梁健则拦住想要追上去的丈母娘,道:“你应该就是豫元的丈母娘吧,那我叫你一声阿姨吧!阿姨,你觉得你这样吵,让旁人看笑话,丢了豫元的面子,豫元以后还怎么工作?”

阿姨眼睛一白,立即说道:“他从明天开始就不会再来这里上班了,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

梁健微微笑道:“阿姨,这你可就错了!这政府里,可是个小地方,您今天在豫元办公室门口指着豫元鼻子骂这么点事,我保证不用明天,整个省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能知道这事。您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