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人生牵绊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17 12:17:35 字数:3445 阅读进度:1400/1780

♂,

那天的晚饭,只是餐简单的晚饭,老唐,唐一,小五,还有他。而之前梁健所猜测的晚饭肯定不是普通的晚饭,不知是猜错了,还是老唐临时改变了想法。

吃过晚饭,老唐突然说要回北京,匆匆就离开了。他们走了,梁健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同样也连夜赶回了太和。

到家已是半夜,梁父听到动静,走出房门看到玄关处黑乎乎地站着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喊起来,幸好梁健及时出声,才让梁父放下了这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

“不是我今晚不回来吗?”梁父一边走过来,一边问。

梁健回答:“那边没事了,看着时间也不是很晚就回来了。正好,明天早上还可以送霓裳去幼儿园。”

梁父站停在客厅的墙边,看着昏黄灯光下,正弯腰放鞋子的梁健,笑了下,道:“也好,霓裳吃晚饭的时候还不开心呢。明天早上醒来看到你回来了,肯定很开心。”

梁健直起身子,打量了一眼梁父,莫名地觉得他最近瘦了,不由有些心疼,忙说:“很晚了,你赶紧去睡吧。我和小五洗洗也睡了。”

“行,我去给你们烧个水。刚才我们洗好了,你妈就把热水器的插头给拔了。”梁父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

“没事,我自己来好了。你去睡吧。”梁健拦住他。

“行,那你自己来。”梁父道:“洗完记得把插头拔了,要不然你妈早上起来又得叨叨。”

梁健一听,不由疑惑:“之前不是一直都是不拔的嘛,怎么今天想起来要拔了?”

“你妈这人你还不清楚,听风就是雨的。她今天在小区里听人说了,昨天晚上有户人家的热水器突然就着火了。把她给吓得呦,恨不得以后都不用这热水器了。”梁健一边说,一边还无奈地摇头笑。

梁健也笑了起来,梁父说得倒是挺像梁母的行事风格,便道:“行,我知道了,待会洗完就拔插头,您赶紧去睡吧。”

“你们洗完也赶紧睡。”

梁父进屋,梁健和小五两人也赶紧洗漱了一下,依次睡下了。拔插头的事情,还是给忘了。第二天一早,梁母果然在叨叨梁父了,梁母一脸嫌弃,梁父一脸无奈。梁母唠叨个不停,梁父在一旁帮忙打下手,偶尔反驳两句,但却能将梁母逗笑了。白一眼,娇嗔着骂一句,处处都透着属于他们老两口的情趣。

梁健倚着墙,看着在厨房里两人的背影,听着那隐隐约约地说话声,渐渐地出了神。婚姻,或许就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无论是他和陆媛,还是他和项瑾的婚姻,都总是缺少这样的生活感,或者说烟火气。

陆媛是性格不合,志趣不同,可以不提。可是项瑾……梁健想不下去了,无论问题是什么,如今她远在重洋之外,又还剩下多少可能?

“爸爸——”霓裳惊喜的尖叫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回过头,霓裳已经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蹲下身去,将她抱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霓裳先嘟起了嘴巴,抱怨道:“爸爸,爷爷说,唐爷爷也来了,那他为什么不过来看我!我想她了!”

梁健只能解释说:“他很忙。”

霓裳哼了一声,小脸一板,道:“你们大人总是喜欢说很忙!那既然这么忙,还要把我们生下来干什么,不是自找麻烦吗?”

梁健没有来得及去高兴霓裳又新学会了自找麻烦这个词,他的心里被霓裳的这句话给震撼着。

我们总是将小孩看做小孩,认为他们小,不懂事,总是忽略着他们说的,做的,他们的感受。可,往往正是他们那纯澈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我们这些大人所看不到的。

是啊,我们这么忙,那为什么还要将他们生下来呢?既然生了下来,却又不能好好的陪伴。我们总是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样的话来说服自己,说服他人,可是真的就有这么难吗?没办法全部兼得,那在一定程度上的兼容又是否可以?

“爸爸,你给唐爷爷打电话好不好,我要问他,他打算什么时候来看我!”霓裳抱着他的脖子撒娇。梁健回过神,看着她,笑着说:“好,爸爸给唐爷爷打电话。”

拨通了老唐的电话后,梁健就将电话给了霓裳。霓裳满怀期待的等着,甚至要说的那句话都已经在舌尖上排好了队,就等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就从嘴巴里蹦出去,问老唐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电话是唐一接的。

霓裳很失望地将电话扔给了梁健,然后就跑去找小五去了。梁健接过电话,问:“我爸呢?”

“他在过安检。”电话中唐一那边有些嘈杂。

梁健随口问:“去哪儿?”

“香港!”唐一回答。

梁健一怔,昨天于姐他们也是说去香港的。难道只是巧合?还没等梁健问,唐一的电话给被老唐接了过去:“找我什么事?”

梁健收拢思绪,道:“霓裳说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看她。”

老唐听到孙女说想他,似乎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声音都轻快不少:“那她人呢,我这几天要去香港,等我香港回来,我过去。”

“好的。”梁健说。这两个字说出口,似乎就陷入了一种尴尬。挂也不是,不挂,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电话又被唐一给接了过去。

唐一说:“这要是回北京了,霓裳也能多几个人陪着,对她也有好处。你在太和,也不是长久之计,就算现在不走,过个三四年也还是要走,她这么小,让她跟着你这么这里那里的,对她的成长也没好处。你再想想,想想霓裳,也想想老唐。”

唐一的话,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进了梁健的心里。

对于霓裳,梁健的心里是有一万个对不起的。他与项瑾之间的事情,连累了她这么小就得承受母亲不在身边的痛苦,霓裳懂事,从不在他面前闹,可越是这样的懂事,就越是让他心里愧疚。

唐一的话,没说错。他不可能永远留在太和,可要是把霓裳跟梁父梁母留下,他又怎么放心。

梁健回过头去看正拉着小五要出去坐秋千的霓裳,心里的另一个声音,终于不再那么的理直气壮。

人活在世上,总是会有许多感情的牵绊,父母,爱人,子女,朋友……这些牵绊,有时候确实会给你带来许多的苦恼,可也正是这些牵绊,才是带给你动力的最大来源。

去北京的决定,是梁健出门的时候下定的决心。出门的时候,霓裳都走出了门,又回过身去,朝着正在收拾餐桌的梁母喊:“奶奶,我要送给小朋友的东西忘了拿了。”

霓裳脸上的着急和认真,忽然让梁健认识到,这么些时间,霓裳在幼儿园里已经有关系要好的朋友了。而她对于这些朋友,是那么的重视。

梁健想到,如果三四年后,他要带着她离开这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她会是怎样伤心的离开,又需要怎样的努力,才能重新去建立新的朋友关系。而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很多次。

突如其来的巨大愧疚感,让梁健一下子就在心里有了决定。那另一个不甘屈服的声音甚至毫无抵抗就举了白旗。

去幼儿园的路上,梁健试探着问霓裳:“等过段时间,我们去北京好不好?”

她转过头看着梁健,小脸上满是笑意:“好呀,我好久没见李奶奶了。”

是呀,还有李园丽。

梁健又尝试着问:“那我们以后都住在北京,你说怎么样?”

霓裳皱了下眉头,问:“那这里还回来吗?”

“应该不回来了。”梁健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霓裳的表情,看到她的小脸瞬间阴暗下来,他立即就说:“不过,如果你想小朋友了,也可以回来看他们,或者我们可以邀请他们去北京玩。”

小脸上的阴云立即就散去了,开心地说道:“那没问题。那我可以去妈妈那里住吗?”

梁健的心猛地震了一下,霓裳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好,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不好,怕伤了她的心,可是……

沉默了一会,梁健竟在小孩面前选择了逃避,避开了她纯真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笑着回答:“这个到时候再说。”

还好,霓裳很快就被路边卖爆米花的小贩将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梁健松了口气,可心里,却难以平静。

去北京的决定虽然下了,但梁健却也不急着告诉老唐。安吉拉的项目虽然是差不多了,但太和市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好。只有做好了,他才能毫无牵挂地去北京。而且,既然也决定去了,那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时间了。

楚阳突然重病的消息,是一个星期后传来的。

梁健当时正在和考察队的领队在吃饭。考察队的成员刚完成了洪村附近一带的考察,领队对洪村的人文文化很感兴趣,正在跟梁健商讨,是否可以安排一个了解洪村文化的专家过来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洪村并不是出名的古村落,要是出名,也不至于那么穷。一个不知名的村落,要想找一个了解此间文化的专家,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梁健正在想该找谁时,翟峰推门就进来了,神色不太好。梁健当时心里就一沉,听到翟峰附耳说,楚阳突然重病,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时,拿着杯子的手猛地一抖。他转头就问翟峰:“他现在人在哪个医院?”

“就在中心医院。”翟峰回答。

梁健转头跟考察队的人说:“不好意思,临时出了点急事,我得先走了。你刚才说的事,我会去想办法的。到时候我再电话通知你。”

说完,又嘱咐陪同的广豫元将人陪好。然后离开了那里,匆匆赶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