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 人心不足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19 00:17:55 字数:3226 阅读进度:1402/1780

“你不服?”梁健看着他冷笑了一下:“你连拿着爆竹堵门伤人的事情都做了,让你承担受害者的医药费你说不服了,那那个受害者还不服呢!他做错什么了?”

男人的脸绷得死紧,黑中泛红就更加黑了,如果额头上加个月亮,估计就能成包公了。两片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嘴唇泛着白。半响,忽地蹦出一句:“我没那么多钱!”这话一出口,他身上那股大义凛然地气势已经悄无声息地没了,脑袋也低了下去。

“你没有,你家里总有吧!”梁健道。

“我家里也没钱,总之就是没钱,你要杀要剐随你便!”男人忍不住吼了起来。梁健看着他脖子上梗起的青筋,知道吓唬已经够了,便说:“你也不用吼,没钱也可以,我还有条路给你走,你要不要走?”

男人一怔,盯着梁健,眼睛里都是不信任的光。打量了梁健许久,才试探着问:“你先说说看。”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今天闹事又是为了什么。”梁健说完,男人就不信任地看着梁健问:“就这么简单?你骗谁呢?我为了什么,你不知道?”

“就这么简单,我也确实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信不信由你。”梁健看着他说。

男人狐疑不定。旁边,明德适时补刀:“十几万医药费呢,你想想,你有没有那么多钱!”

梁健又道:“我就这么点要求,你就算信了我,对你也没什么损失。而且,即使你不说,我要想知道,其实也不难,去查一查总能查到。”

“那你怎么不去查,干嘛还要来问我?”男人立即就吼道。

梁健道:“因为我相信,你要不是没办法了,也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每个人都会犯错,如果我今天不给你这个机会,那你这一辈子可就毁了。你想想,你要是进去坐牢了,你家里人怎么办?”

男人脸上再也没了之前的义愤填膺,明德趁机就说:“我们书记人好,你还不说?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庙了!”

男人看了看他,再看看梁健,终于松口了。

正如梁健所猜想的,男人为的事情,就是跟安吉拉有关。只不过梁健没想到的是,有些人竟是这么‘神通广大’,真把洪村的地给买走了。近千亩的地,花了四百万,一亩地不到一万的价格。这样的价格,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般,低得让人不敢相信。按照国家标准,就算是最差的荒山征收补偿标准,也是在每亩两万左右的价格。人的贪心哪……

梁健想到潘长河那张总是堆着笑的脸,话永远说的光溜无比,可这颗心,怎么就这么黑呢!

当初,梁健是顾忌着他背后的徐京华,所以没将话说绝了,可现在他后悔了。他就应该说绝了。不过,他心底也清楚,即使他话说绝了,这个潘长河也未必会放弃。

梁健问眼前的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洪天宝。”男人回答。

“名字不错。”梁健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先跟他去一趟医院。”

“去医院干什么?”洪天宝皱起了眉头,整个人都立即绷了起来,像是一只竖起了刺的豪猪。梁健知道他担心什么,道:“放心,医药费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我既然说了,就会做到。不过,你把人家炸伤了,于情于理,你也应该去看望一下,道个歉吧?”

洪天宝低下头,嗫喏道:“我不是故意的。”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犯错的人都不是故意的,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推卸责任的理由。你是个男人,有勇气拿着爆竹去堵门,为什么连个道歉的勇气都没有?”梁健看着他说道。

洪天宝不说话了。

梁健看看明德,明德会意,站了起来,带着他要走。梁健叫住他:“把手铐解了吧。”

明德有些意外地看了梁健一眼,为难道:“这不太好吧。万一……”他话没说完,不过梁健知道他的意思,笑了下,看向洪天宝,道:“我相信他不会跑!”

明德有些不情愿地将手铐解了,带着人出去了。

梁健打了电话给翟峰,让他把信访办的负责人给叫过来。来的是个办公室主任,今天的事情,就是他在现场负责的。

他进来的时候,梁健抬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办公桌前的位子,示意他坐下。他沾了半个屁股,背微微弓着,很拘谨。

“今天闹事的那个洪天宝,据说之前就去过你们那边反映过洪村的事情?”梁健问。

这位主任一听这话,汗立即就下来了,支支吾吾地回答:“这个……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你不是主要负责接待上访群众的吗?怎么会不清楚?不清楚,你来干嘛?”梁健一连串问了他三个问题。主任的脸从红到白,再到惨白,眼睛不安地四处乱瞧,两只手不停地给自己擦汗。

“你很热吗?”梁健问他。他讪讪地笑:“不热不热,还好还好。”

“不热你擦什么汗?”梁健又问。

他忙改口:“热!有点热!呵呵!”

“说说看,那个人为什么闹事?”梁健一边故作随意地问,一边低头去看文件。

那人见梁健似乎不是很上心的样子,微微松了口气,眼珠子一转,就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还没上班他就拖着一箱子的爆竹来了,拿着个打火机说要把信访办给炸了,我这还没来得及问,他就把人给炸伤了,梁书记,我是真不清楚他是为了什么,您说,会不会是这人脑子不清楚啊!”

“我看是你脑子不清楚!”梁健将笔一扔,抬头就朝他说道。主任一愣之后,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就又提到了嗓子眼,刚下去的汗又上来了。他呵呵地讪笑,强装镇定,装傻道:“梁书记,我不懂您的意思。”

“不懂?你要不是脑子不清楚,怎么会以为我那么好糊弄,随便扯个谎,我就能让你糊弄过去?”梁健看着他说道。

主任的脸瞬间惨白,立即坐也不敢坐了,站了起来,弓着腰,恨不得头都要低到地板上去,拼命解释:“梁书记,我说的是真话,我真没糊弄您!您一定得相信我,我怎么敢糊弄您!”

“好,那我再问你一遍,那个人到底为了什么事情闹!”梁健盯着他问。

他的身体抖了两抖,支吾了半天,小声地回答:“好像是……是为了……为了地的事情!”

“说大声点,跟蚊子一样,说给谁听!”梁健斥道。

他咳了一声,大了点声音,又将此话重复了一遍,说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梁健的脸色。梁健板着脸,面无表情,又问:“什么地?”

他再次小声地回答:“好像是洪村的地。”

“什么好像不好像,到底是还是不是?”梁健又训斥道。

“是!是的!”他颤声回答。

梁健盯了他一眼,又问:“你是牙膏吗?”

“啊?”主任懵了。

梁健哼了一声,道:“我挤一挤,你说一点,我不挤你就不说是吗?”

主任红了脸,低头沉吟了一会,虽然还是断断续续,用了好多个好像,但还是将事情的大概给说了出来,跟洪天宝之前说的差不多,不过买地的人是谁,这位主任没说。

要说他不清楚?梁健打死也不会信。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看你怎么看。安吉拉项目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洪村的地涉及到安吉拉的项目,要是聪明点的人,知道了有人买地,肯定第一时间就跟上面汇报了。他没汇报,说明有人早就跟他打过招呼,既然有人跟他打过招呼,他会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怎么回事?就算不是完全清楚,皮毛总该知道一些。

梁健看着他,想了一下,道:“这件事,你们就没去调查过?”

主任支吾了半天,道:“工作太忙,没抽出空来。”

梁健冷笑了一下,道:“行了,你出去吧。”

主任站在那里,不敢走,怕一走,自己头上这帽子就没了。

梁健自然清楚这人心里想什么。哼了一声,道:“这件事闹成今天这样,你这个主任要负一大半责任,应该怎么做,我希望你自己心里清楚。行了,赶紧出去!”

主任‘一步三回头’地走了。门一关上,梁健想给潘长河打电话,心里那股气在左突右冲的,实在难受。可电话都按好了,梁健又将手机给放下了。这个时候给潘长河打电话,并没有什么用。除了威胁他几句,说几句气话之外,能做什么?潘长河要是能被他几句威胁几句气话就能说服,那他也根本就不会去做买地的事情了。

所以说,梁健要是想把这个公平还给洪村的人,还得从其他地方入手。

梁健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个人,山口区的区委书记韩国明。在他那边,梁健应该是有一份人情在的。上次世隐山庄的事情,不知道韩国明有没有记他这份情。梁健想着,就将电话打到了韩国明的办公室。

“我是梁健。”电话一通,梁健就道。

对面惊了一下,忙道:“梁书记,您有什么吩咐吗?”

梁健冷哼一声,道:“韩国明,你胆子不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