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 毫无商量

小说: 权路迷局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2016-11-19 20:18:11 字数:3357 阅读进度:1403/1780

韩国明本身就不是一个胆大的人,要不然当时世隐山庄的会面,韩国明起先也不会让吴波这么抢风头。当然,吴波那是运气不好。要不然,此刻吴波应该是风生水起的。此刻,胆小的韩国明被梁健这一吓,顿时腿就软了,说都说不利索了:“梁……梁书记,您……我……我是有什么地方……没……没做好吗?”

这样胆小的人,跟他绕太多弯子没什么用!梁健直接问道:“洪村卖地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韩国明沉默了下来。虽然只有几秒钟,可已经让梁健心中有数了。胆小的韩国明也会撒谎,只不过他的心里素质太差,发抖的声音早就将他出卖了。

“什……什么卖地!我……我不清楚!”

“行了,你别装了。人都已经闹到我这边了,今天早上差点没把我的办公室都给炸了,你还说你不清楚!你要是真不清楚,那你这区委书记还是不要做了!洪村现在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不清楚,那还要你这区委书记干什么?”梁健的话,让韩国明顿时就吓破了胆,立即就将实情给招了。

韩国明说,潘长河确实找过他,一开始他也不答应,还想着给梁健打电话,不过徐京华的秘书小许给他打电话了。他一想省长都同意了那肯定没问题。加上潘长河又说,梁健也是同意的,让韩国明不用问。韩国明就真信了,这件事就这么给批了。

“你脑子里装的是豆腐吗?”梁健听完,气得骂了一句。韩国明连连道歉。听着他那边可怜兮兮的声音,梁健的心又软了几分,可那股气堵在胸口,无处发泄,实在难受。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这股子气给压了下去。冷静了下来后,他问韩国明:“现在钱都已经发下去了吗?”

韩国明支支吾吾地不敢说。

见他这样,那股子刚压下去的怒气又冲了上来,梁健吼道:“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韩国明这才把实情说了出来:“现在已经到村里了。”

梁健心里一惊,这钱要是到了老百姓手上,这事情想要补救起来,可就难度大了。潘长河这王八蛋,还真是想要把他架在火上烤啊!梁健在心底将潘长河狠狠地问候了一遍后,对韩国明说道:“你现在赶紧给下面打电话,无论如何这钱先不能发下去!”

韩国明一听,犹豫起来,在那边可是个不停。

“可是什么?有话就说,支支吾吾地,像个女人一样干什么!”梁健气得说话也没了往常的斯文。

韩国明低声道:“当时跟村民签合同的时候,合同上有写好一个星期内会把钱都发到他们手中。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我不管你跟他们是怎么约定好的,总之这个钱无论如何都不能发下去。你要是办不到,就自己辞职吧!”梁健冷声道。

韩国明被这么一吓,立即就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打电话,让他们先把钱扣着。”难得,韩国明终于把话给说连贯了。

韩国明这人虽然畏畏缩缩,做事不利索没魄力,但这头上悬着把刀,料他也不敢在这事上出岔子。梁健略微放了放心,只要钱没到老百姓手上,那这事,说不定还能悄没声息地解决了。

梁健坐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钱虽然扣下了,但潘长河那边才是大问题。潘长河这人就是只笑面虎,表面上永远恭恭敬敬,笑笑呵呵的,可背地里,却是刀子一把接一把的。这件事,梁健还真得好好想想,怎么跟他盘旋,怎么把这局面给收起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梁健正想着,电话就来了。

梁健接起电话冷笑了一声,道:“潘老板真是好大的神通!”

潘长河立即赔笑:“梁书记这不是在笑话我吗,我就是通天的神通,那也跟您没法比呀!”

“是我跟你没法比,这不,我都被你玩得团团转,蒙在鼓里自个还不知道呢!”梁健嘲讽道。

潘长河笑了两声,道:“梁书记,您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知道,您是为了洪村的事情,生我气呢!这样,您给我个机会,晚上一起吃个饭,让我好好给您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这事情还不够清楚吗?”梁健冷声道:“你也不用想着来给我用糖衣炮弹。我就一个态度,这事情没这么办的,我不同意!你哪怕说破了天,我也还是不同意!”

潘长河接过话:“梁书记,您这不是让我为难嘛?这事情……这事情……哎,算了,我就跟您直说了吧,这事情吧,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

梁健拿着手机眉头一皱,问:“受人之托?那你倒是说说,你这是受谁的托?”

“这个不好说,说不得!总之,您心里有个数就行,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您难做,安吉拉那边,我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潘长河这话说得信誓旦旦。可梁健心里,却是冷静得很,潘长河的这话要是能信,那他这市委书记还真是白当了。而且,就算他潘长河的话能信,梁健能拿安吉拉的项目去冒险?何况,这事,也不光是安吉拉的事,这其中还涉及到了洪村老百姓的利益。你潘长河要是心不那么狠,胃口不那么大,那梁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不定也就给他放过去了,可潘长河的胃口实在太大,大得梁健哪怕闭着两只眼睛,都没办法看过去。

梁健朝潘长河说道:“潘老板啊,你要是还把我当回事,那你就给我个面子,把钱收回去,合同作废,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要是想跟安吉拉搭上线,到时候我来帮你牵线,你看行不行?”

梁健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闭着的,拼命地忍着心中的怒火,看在他背后徐京华的面子,说了这个提议。可潘长河的胃口还真是缩不回去了,一听梁健这话,先是笑了一声,然后道:“梁书记,我一直都是很尊敬您的。真的,我跟您岁数相差不大,但您能坐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这一点我一直特别佩服。不过,刚才您这话,我就觉得您说得有点太没水平了!”

梁健睁开眼,心里反倒是彻底的冷静了下来,问:“是吗?那你说说,这话哪里说得没水平了。”

潘长河缓缓回答:“您看啊,我跟您认识是通过徐省长对不对?”“对。”梁健轻轻哼了一下,他已经猜到他后面想说什么了。果不其然,潘长河接着就说道:“我要是只是想跟安吉拉搭上个线,我需要您来帮我说话吗?我何必舍近求远,对不对?”

“对!你说得很对。”梁健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梁书记这是生气了?”潘长河笑着道:“您别介呀,我也就是说了句实话!”

“怎么会,你背后是徐省长呢,我怎么敢跟你生气。行了,就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事要忙。”梁健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刚挂,又响了。还是潘长河,梁健没接,摁掉了。过了没多久,小许的电话来了。梁健接起,就直接说道:“许处长啊,你要是为了潘长河的事情给我打的这个电话的,那你还是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的态度是不会变的。”

梁健话这么一堵,小许尴尬地笑了两声后,道:“我是为了之前拜托您的那件事来的。昨天碧婷给我打电话了,说是面试过了。我是来谢谢您的。”

“我也没做什么,她能过笔试,说明她还是有实力的。不过就是说句话的事,许处长交代的,自然要办妥。”梁健收起刚才火气,道。

小许就说:“还是要谢谢梁书记的。现在很多人都是笔试过了,面试被刷下来。碧婷有多少实力,我还是清楚的。这样,您什么时间有空,我和碧婷一起请您吃个饭!”

一说吃饭,梁健就警惕起来。上次也是小许请他吃饭,结果潘长河也在。这一次,不会又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吧!

梁健便回:“饭就算了吧,我最近也挺忙的,抽不开时间。这样,等回头有时间了,我请许处长吃饭。”

“这怎么能行。再忙,饭总还是要吃的。明天,明天好像是星期六了吧,晚饭,晚饭怎么样?”小许说道。梁健刚要拒绝,小许又立即说道:“梁书记不会这个面子都不给我吧!您要是这个面子都不给,我怎么好意思拜托您以后再多多照顾下碧婷呢?”

“许处长的面子当然要给,不过,明天是真没空。今天我这边刚出了点事,这两天估计都是抽不出时间来的。这样,等下个星期,具体时间我再联系你。到时候我去省里专程请你吃饭怎么样?”梁健答。

两人就这样一来二去,梁健一直不松口,小许或许觉得没意思,后来还是放弃了。电话一挂,梁健呼地吐了一声长气。

可,慢慢静下来后,梁健却多想了那么一点,这电话,怎么会是小许打过来的?如果潘长河真是想让徐京华那边来说服自己,电话应该是徐京华打才对啊,小许一个秘书,又哪里来的分量?难道,小许真的只是简单的为了上次的事情想请他吃个饭?

梁健晃了晃脑袋,将这个念头赶出了脑袋。无论是谁来打这个电话,这件事,都是毫无商量的。

洪村老百姓的利益不能就这么被牺牲了,安吉拉的项目也不能这样被人拿去利用。太和市经不起风险。这次的项目要是吹了,再等下一次这样的机会,还得等多久?梁健没把握,太和市更加没有这么多的时间。